[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这个标题是我在博客中国一篇文章里看到的,那篇文章虽然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引起了我的思索,当然我知道,我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我先前虽然已经在多篇文章里谈到在民主到来之前,我们应该如何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促进民主早点到来(例如《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但是,那与指手划脚、八卦到教人家如何去“生活”,完全是两回事。
     “生活”应该是高于政治,高于“民主”的。民主政治在地球上扎根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在这之前,人类也一直在“生活”。所以,民主虽然可以部分改变我们的生活,让生活更美好,可民主未到来之前,我们还得生活,而且,对于大多数人,还得过“不民主的生活”。 (博讯 boxun.com)

    博客中国有网友写文章指责传播民主、推广普世价值的人(也就是他所说的启蒙者)要对上海杨佳之死负责。他的逻辑是,如果你不宣扬那些个人主义和人权至上,教唆民众敌视政府的价值观,杨佳会那么生气,继而杀人吗?
    他举的例子有些极端,但却有他的那套道理。确实,如果那杨姓兄弟是一位逆来顺受的臣民,他就不会那么激动,也就不会杀人,自然也不会被杀了。进一步推论:如果我们不提民主,鼓吹什么普世价值,弄得大家都心里痒痒的,甚至误导了一些年轻人,让他们自以为已经是公民了,甚至是主人了,从而没大没小,要行使根本不存在的所谓公民的权力,动不动就要挑战权威,监督政府,揭露腐败,要上访等等,这个社会会不会真的更加“和谐”呢?至少不会有那么多生气的人,即便人家把我们当屁民,我们也感激地笑着翘起屁股。
    按照这位朋友的逻辑,我们甚至可以继续推论:在强奸案发生后,不去追究强奸犯,而是和声细语地告诉被强奸的妇女如何在遭受强奸的时候,摆正自己的姿势,让强奸来得更顺滑一些……
    对于这件事,我想用一个治病救人的例子来谈谈我的看法。如果有一个人病了,而他自己却不知道,那么,我们应不应该告诉他?
    我认为,应不应该告诉他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我认为告诉他对他及早治病有好处,因为他得的那种病可以治愈,早动手术早好,拖下去的话,就小命难保;第二种情况则是病人得了无法治愈的癌症,我告不告诉他,他都会死。这种情况下,我和大多数医生一样会选择不告诉他,否则,只会让他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都生活在死亡的恐惧中,那其实比死亡本身更加可怕。
    说到中国的前途,说到民主、自由和法治,情况大体相同:到底中国有没有希望?到底我们这个社会能否进入到真正的现代文明——公民社会?法治、自由和民主会降临中国吗?如果不能,那么,我现在整天在这里鼓噪,把那些永远不会到来的法治、自由和民主说得天花乱坠,弄得年轻人都不想生活在当下了,我这不是害人吗?
    当然,我并不认为中国没救了。我认为民主、自由和法治一定会到来。我相信,绝大多数读者是理解我的博文的,他们从我博客里看到了希望,受到了鼓舞,并更积极和乐观地生活着……
    可是,我也不得不承认,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确实在读了我的文章后,有些被“误导”,在他们自以为看得更清楚,想得更明白之时,产生了迷茫,甚至对现在的生活也失去了乐趣。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两个小时前,我打开了和讯博客的私信,其中一封信这样写道:“我所有的垃圾思想都来自您的博客。原来我是一个思想单纯而快乐的人,而现在心中总有那么多的不平和烦恼,而这一切都拜您所赐。这样的遭遇不知能否成为加您为好友的理由?”
    如果只是今天收到这样一封信,我不会写这篇文章,然而,这种来自年轻人的信,我不是收到一封,也不是一百封,电子邮件和博客信箱里应该已经存有上千封了。就在昨天打开邮件时,还有两位年轻人写来了几乎一摸一样的信:杨老师,一直阅读你的文章,民主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啊,……真觉得没有办法在这里生活下去了,你能告诉我如何出国?你能帮助我吗?
    还有更极端的,追看我的文章一年两年了,终于审美疲劳,终于顶不住了,大喊一声:你让我每天都想着民主自由,可我又得生活在这个G8现实里,你不赶快把民主自由弄过来,你这不是毁我吗?我现在都失去了生活的乐趣,都快阳痿了……
    说实话,如果我们不摆正理想、思想和现实的位置的话,不把政治和生活适度分开的话,很可能还真有大问题。也许有人要指责我,说我写一套,做一套,口是心非或者言行不一。是的,在对待我的年轻读者时,我确实是有所顾忌的。我想送给我大多数读者这样一句话:你可以像伟人一样思考,也可以像思想家一样写作,但你最好像一名普普通通的人一样“生活”。
    那么,一名普通的中国人是怎么生活的?我举个例子,我和我的读者是坚决反对腐败的,我以前也号召过大家一起反腐败,可我却同时深深的认识到,如果按照现代文明界定“腐败”的概念,那么,这种腐败已经深入到我们政治、社会和生活的任何一个角落,甚至你自己的肌体和大脑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真要求受我影响的读者不但要揭露他们单位领导的腐败,而且要以身作则,不能涉入任何腐败和不正之风,说实话,以我对中国的了解,读者们迟早都会背着背包,到我家门口来,要求我养活他们的。这就是中国的现实,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当然,我不能指导年轻人选择某种生活,更不能阻止他们选择某种他们自愿选择的生活。如果你真要在一个远非公民社会里生活得像一位“公民”,在远非民主的社会里先过上“民主”的生活,在一个主人管着你的社会里却把自己当成主人,我不但不会反对,而且会尊重你,为你喝彩,并被你感动。但你知道那条路有多艰难吗?你知道自己会因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我知道其中的滋味,特别是对亲人的歉疚,你一辈子都还不清。所以,在任何时候,当年轻人问我该如何生活的时候,我都会让他们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过中国“特色”的生活吧。我真的不愿意误导年轻人,让他们为了更美好的生活而牺牲现在的生活,甚至提前过那种与当今社会格格不入的“极端”生活——虽然,我知道,真正“极端”的其实不是他们,而是我们现在的社会……
    今天的话题有点沉重,我也不愿意继续深入下去,最后,来点轻松的吧——
    民主到来之前,我知道怎么生活,除了继续为一日三餐奔波之外,尽量把业余时间都用来推进中国的民主事业,而且不求他人,只要求自己,尽量做到“文如其人,人如其文”。
    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我倒是有点担心,民主到来之后,我老杨头怎么生活呢?到那时,我这些冒着风险,让那么多网友深夜阅读并热泪盈眶的文章成了真正的“垃圾”,连小学生都知道了,我还能写啥?民主小贩还能贩卖些什么?
    我琢磨着,如果有钱,我会去开一个小商店,或者小书屋,没钱的话,就到路边摆小摊——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还不至于老到摆不动小摊。也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路过老杨头的小摊时,能够稍微停留一会,和我一起回顾那段我写博客你看博客的激情燃烧的岁月 ……
    
    杨恒均 2009/11/2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国访民真牛:给我们八分钟,我们给你八年/杨恒均
  • 杨恒均:我们为什么需要博客?
  • 杨恒均: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 杨恒均:李光耀为何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 杨恒均: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杨恒均
  • 杨恒均: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 杨恒均: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 杨恒均: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图)
  • 杨恒均: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图)
  • 杨恒均: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图)
  •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杨恒均
  • 杨恒均: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 杨恒均: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图)
  • 杨恒均:论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 杨恒均:懂中文的陆克文为何读不懂中国?
  • 地主老爸放言:又到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啦!/杨恒均(图)
  • 杨恒均:我的“一字之师”刘晓波博士
  • 杨恒均:海外华人比“海内华人”更爱国吗?
  • 杨恒均: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图)
  • 杨恒均:在CCTV和CNN上检阅国庆大阅兵有感
  • 杨恒均:谁是共和国的敌人?(图)
  • 封网、封锁消息迫使乌市民众走上街头/杨恒均
  • 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们的神话是如何破灭的?/杨恒均
  • 杨恒均:广州比欧洲安全吗?(图)
  • 杨恒均: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图)
  • 杨恒均: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 杨恒均: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 德国之声邀请杨恒均讨论互联网与中国人权
  • 杨恒均:谈谈应该如何面对假间谍和真特务
  • 专访杨恒均:你是不是在鼓吹暴力?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杨恒均: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图)
  • 中国大陆博主网友评论杨恒均博客
  • 杨恒均:生日这天见证一自杀农民工获救(图)
  •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杨恒均(图)
  • 杨恒均: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 杨恒均:公布官员财产一定要等到他们真心配合的时候?
  •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 杨恒均:我的朋友许志永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