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只需8岁智商——立即民主之(7)/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6日 转载)
     来源:民主论坛
    
     1978年的中国“改革”,实际上也可以说是符合“一分钟方案”思维模式的,是由安徽凤阳的十几位农民做出的。长期一来,生产队地里不打粮食——这个困扰着5亿农民几十年的问题,竟然在一夜间被解决了。分析这种变化,可以说它是中国农民对中国共产党农村政策、农业决策和农业方针的一次全面抗议、全面对抗和全面造反!它非常清楚地说明治理国家的真理已经从“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手里转移到普通农民手里。对此的正确解读,不是中国吹鼓手们所说的“总设计师如何了不起,如何英明,如何伟大”,而是:事情本当如此,却没有如此。 (博讯 boxun.com)

    
    初期,“改革”的操作是对的,但是对它的宣传和鼓吹却一开始就错误。最先是华国锋的“英明”,而后是邓小平的“伟大”,而真正“设计”“改革”的普通农民倒成为“改革”的应声虫了。因此,在中国农民用改革的“铁锹”刨出了治国所需要的“8岁智商”时,社会主流意识却倒退到“万岁者”居住的“宫殿”里去了。
    
    要理解“人类发展的客观规律”、“人类历史进步的主动力”或者“宇宙的物质性质”,那确实需要“马克思式”的高智商,可是,要理解“农村责任制”——只需用8岁智商。1989年,中国农民排斥了高智商,就了低智商,农村的一河水就开了。这样的事情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启发:治国所依据的智商往往就低不就高。正因为如此,在治理国家的问题上,我要和“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唱对台戏”,我主张“8岁智商”立国、治国论。
    
    “一分钟方案”实际上就是在“8岁智商”的基础上产生的和运行的,其优势就在于它没有“理论”,即使有“理论”,也不需要“智慧”的消化过程(时间的省略),只要求“实行”。也就是说,它之中包涵的道理具有“自明”的性质,在许多场合下,它可以“不言而自明”。
    
    客观的讲,邓小平本人不是一个“鼻子上插葱——装象”的人,他倒是较为实在的,他没有用“理论”包装“政策”的兴趣,但是他代表了一种虚伪的制度,所以在他没有死时,中国就出个可以和“毛泽东思想”平起平坐的“邓小平理论”。是啊!就是这个“理论”,接班人靠它接班,当官的靠它当官,发财的靠它发财,更不用说,数以万计的“理论工作者”靠它吃饭。“改革”在今天其所以走进了死胡同,原因在于“指导”“改革”的“邓小平理论”(“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中的“猫”和“老鼠”都死了!
    
    前些日子,我看到陈为军导演的一部有关小学生选举班长的电影,叫《请为我投票》,很有看头,也很有意思。电影中,陈导演给出了一个看是平常却异常重要的信息:“民主只需要8岁智商”。如果应该人具有8岁智商,那么在选举中,他艰苦眼高呼:“给我投票!”因此,要搞民主根本不需要“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一类东西,也不需要“邓小平理论”,更不需要江泽民的“代表”和胡锦涛的“科学”,你只需要你自己的“坚持”——立即民主就是这样的思想。把“请为我投票”的话的意思扩大一下,言下之意是:“我可以当国家主席!”
    
    陈导演的电影是讲中国一座小学的情况,可是,我从这一部电影,想到了韩国前总统金泳三的往事。上中学的时候,十几岁的金泳三就在自己的床头写下了了“未来大总统金泳三”的条幅,他的同窗好友看了,非常生气,认为他太猖狂,就撕了条幅,可是他又写了第二幅;第二幅被撕后,写了第三幅……,1997年,他当成功地选韩国第14任 总统,圆了自己的总统梦。在韩国民主化的过程中,这一出中学生要当总统的故事被传为政治佳话。
    
    在来韩国的7年时间里,我亲眼目睹了两次大选,既看到了乡村出身的卢武铉如何带着一身农民气走进青瓦台的情形,也看到了一个小时卖过爆米花、青年时当过推土机手、中年时期成为企业家的人——李明博如何登上了总统的宝座,而他俩在当总统前,没有一个被定为“接班人”,完全是韩国人民选择的。说到这里,并不是韩国人民的智力就比中国人高,而是在韩国政治选举的设计中,遵循世界通行的民主原则,公民选举所需之智力就低不就高。中国坏事的根源在于它颠倒着行,要把普通人“提高”到可以当“马克思”的高度,于是,达不到此种高度的人,就得作假,虚假之风便刮来了,从毛泽东一直刮倒胡锦涛,且愈刮愈烈。哪一个身居高位的人不是“假货”呢?他们从里到外,都是假的啊!
    
    立即民主所主张的“一分钟方案”就是要“打假”,“打”政治上之“假”,让货真价实的人从“人套”中出来,表现出人的“原本正装”。
    
    回想过去的岁月,我们中国人好好象打摆子,一会儿发烧,一会儿发冷,这虽然不好,不是一种健康的现象,但是它却象征着我们民族摆脱中古时代一来所形成的“冷漠与麻痹”。因此。民族内心事实上经历着一场革命;问题是,当我们普通人没有能力把这种革命的意义独立组织起来时,就认为这是“折腾病”,于是,我们就服邓小平的“药方”来治病,结果呢?我们的烧虽然退了,却得了慢性病,发展到今天,已经是半身不遂了……,脑子清醒着,可是身子就是挪不动,胳膊和腿都不听使唤。
    
    2009-9-20《民主论坛》上载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革命与政府——立即民主:一分钟政改方案/武振荣
  • 就高不就低的问责制/武振荣
  • 革命与政府 立即民主(18之5)/武振荣
  • 主力军问题:立即民主之(4)/武振荣
  • 顶和踩立即民主(之3)/武振荣
  • 武振荣:论“割肉”__立即民主之(2)
  • 立即民主:一分钟政改方案/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下)?/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上)?/武振荣
  • 论民主的精神/武振荣
  • 请不要为的实现设置“条件”/武振荣
  • “寂寞党”论/武振荣
  • 关于民主运动中的少数民族问题/武振荣
  • “6•4”之后的中国人权问题/武振荣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80后问题/武振荣
  • 妇女与民运/武振荣
  • 群体事件面面观/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