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国访民真牛:给我们八分钟,我们给你八年/杨恒均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5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岁末年初的两个月是我休假兼读书的时间,一般都远离喧闹的大陆,远走他乡,两耳不闻中国事,一心只读我想读的书。连每天的上网时间也限制在一个小时之内,当然,电子邮件是不能不打开的,这毕竟是我同外界最常用的联系渠道。
     (博讯 boxun.com)

    
    
    仅仅这两天,就有十几位读者通过邮件发来了“命题作文”:某某地方被强制拆迁、机场滞留而不能回来的同胞、深圳颁布了如此荒唐的访民规则,还有福建三位因言获罪的朋友身陷大牢,当然,更多的是关于广州番禺的垃圾焚烧厂……
    
    
    
    出国前到将要受到垃圾焚烧厂影响的丽江花园去看朋友,问一位房产公司的代理如何看垃圾焚烧厂,他无奈地说,政府说没有毒,只不过夏天会有垃圾臭味吹过来,不过,别担心,不只是丽江花园的居民闻得到,估计有三十万人的居民都受到影响。
    
    
    
    我大吃一惊,广州闷热的夏天已经够呛了,再加上垃圾的味道?这是二十一世纪正在崛起的中国南方最大城市的体味?为什么要在这个地区建立垃圾焚烧厂?我走过世界上那么多城市,有哪一个现代化城市里的三十万——或者说三万居民,在夏天到来的时候,会和焚烧垃圾的味道共处?做出此项决策的官员们,你们的嗅觉是不是有毛病?
    
    
    
    单单嗅觉出毛病还关系不大,但很显然,他们的眼光也出了问题。就我在广州买房后的短短十年经验来判断,不到十年,番禺垃圾焚烧厂附近的区域将会成为另一个人口集中的繁华区域,到时受到垃圾臭味袭击的人口就不是三十万或者四十万了。可为什么官员们做决策时如此的鼠目寸光?
    
    
    
    有人说了,人家眼睛盯着钱袋,不用看到更远。再说,现在建,到时可以再搬迁嘛。是啊,正如我对中国城市的观察,马路上施工过的新土还没有干,就又被扒开了,不停地埋管子,换设备,都是垄断企业一声令下,你不更新设备,断你的气!结果,水泥地和柏油马路几乎被翻熟了,当然,据经济学家说,每“翻”一次马路,GDP也会跟着翻滴。只是可惜了纳税人的血汗钱。
    
    
    
    不过,对广州番禺的垃圾焚烧厂,我一直不太介意。原因很简单,在这么近居民区的市区范围内建立垃圾焚烧厂,不可能不触犯众怒,到时民意难违,有好戏看,我就打酱油路过,或者围观一下,最多做两个俯卧撑。果然,昨天广州就出现了大批居民上访的情况。我想这一下领导应该听到民众的声音了吧?
    
    
    
    据说昨天上访过程中出现一个很牛的现象,一名警察走进举着各种标语牌的静坐的人群中,要求上访的群众推选五位代表进去见领导。结果,群众异口同声地喊道:你们选五位领导出来见我们!
    
    
    
    在邮件中看到这样一句话,我简直被彻底雷倒了,几乎是目瞪口呆,多牛逼的主人翁精神啊,多牛逼的二十一世纪的广州啊,多牛逼的公民啊——这种公民,怎么能够咽得下垃圾的臭味?
    
    
    
    不过,当晚看到的消息和邮件却令人沮丧,公仆们没有出来见“主人”,口气反而越来越强硬。同时,一封老友的电子邮件证实缺乏政治嗅觉的不是那些领导,而是我杨恒均,“目光短浅”的也不是决策者,而是我老杨头。
    
    
    
    朋友在信里告诉我,垃圾焚烧厂涉及到一些大人物的利益,大到能够让广州当局挺起腰板,大到连汪洋都不能挺起腰杆;和厦门PX不同的是,厦门民众有开发商的支持,而番禺这里,本来就是广州比较没有地位的人集中居住的地区,以前都是农民的地方,更不用说背景了。
    
    
    
    朋友说,这次估计没有办法扭转他们的决定了,有钱的想办法搬家吧,没有钱的可以买口罩,或者适应几年,鼻子也就习惯了。至于说是否有毒,也只有政府说了算,对于我们这些和屁民一个级别的垃圾民来说,只有等到能够“开胸验肺”,或者毒死几个给他们看看,估计才会有效果,不过到那时,现在的决策者早就赚得满满当当地退休了,新上任的也正好想建新的垃圾场,从而从新分配利益……
    
    
    
    朋友的来信话锋一转,大有推不倒政府决策就向我老杨头撒气的架势:你小子,整天鼓捣什么民主自由和法治啊,这么重要的有关民生的事,你躲得远远的,你即便不回来和我们一起上访,也应该写点什么吧?你真让人失望……
    
    
    
    各位,朋友说到这个份上,还让我如何静下心来读书?其实,你知道我每个月收到要求我关注的上访,希望我写文章呼与鼓的信件有多少吗?我就是每天去一个地方,每天写一篇博文,都远远不够。而且,说心里话,我那些博文真有什么作用吗?真能够帮助到上访者吗?
    
    
    
    我知道看我文章的大多是和我一样的无权无势的人。我写博客,他们留言,通过这个方式,展示我们这些无权者的权力。仅此而已。
    
    
    
    再说,经过对全国各地上访的观察,我感觉到上访的作用实在是很微弱的。这么多年全国各地风起云涌的上访,掌握权力的人真正解决了几个问题?而更可悲的是,那少有的几个被解决的问题,上访者最后得到的,远远少于他们付出的。更不用说,能有几个上访的案子真正推进了规则、法律和制度的完善?
    
    
    
    可是,上访却是我们这个神奇国度里民众唯一能够使用的办法,也是一种和写博客一样的“无权者的权力”。盼望开明的皇帝,祈求大公无私的包青天,跪求良心发现的“父母官”……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也一直在写这个问题,我不是不去上访,而是想找到更加有效的“上访”办法。我甚至不忍心多看中国目前的那些上访案子——它们只让我看到了以眼泪和血汗铺成的上访路,以及掌握了权力者的傲慢和无耻。
    
    
    
    在这种不受限制的权力面前,除了和你一样,跪下来祈求,否则,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所以,我唯有继续写博客,继续看书,继续走我的路,希望有一天,我能够看到上访的希望,或者其他的希望——所以,对不起了,各位,今夜,我继续读我的书……
    
    
    
    今天晚上我读的书中除了两本世界哲学,一本小说之外,还有一本是长达1000页的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自传《我的生活》,很吸引人,一直看到深夜两点多钟,仍然不想睡觉,正准备放下书时,被一句熟悉的话吸引了——
    
    
    
    在克林顿竞选胜利在握的时候,他的竞选车队经过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子。这个小镇子的居民实在太少,团队没有安排在这里停留造势。当车队经过镇子旁的大路时,司机看到路边远远有几十个民众在那里等待,好像要上访的民众。当时克林顿忙了一天,已经累坏了,车队继续前进,不准备停下来。
    
    
    
    就在接近那堆人群时,克林顿看到了那队人,他随即命令车队立即停下来,然后,他领着夫人希拉里走下车,后面跟着自己的竞选团队,来到几十个美国市民中和他们讨论自己的经济政策和环保、医疗改革,一一回答民众的提问和质疑……
    
    
    
    克林顿为什么要下车?他看到了什么?那些美国民众给他下跪了?写了肉麻的欢迎标语?还是他需要在这里拍下亲民的镜头?都不是,当时那稀稀落落的民众挺胸抬头,趾高气扬,歪歪斜斜地站在路边,没有喊口号,也没有标语——不,他们写了一个牌子,就像昨天广州上街的市民举的那种牌子,只是美国市民举的牌子上面写着:“给我们八分钟,我们给你八年!”
    
    
    
    克林顿看到的就是这一句话,这句话触动了掌权者的神经,于是,他谦卑地走下了竞选大巴,像一个仆人走向自己的主人那样。是的,那些人不是来请求和他见面的“访民”,而是要给他下指示,听他解释自己的政策的“选民”;他们不是来恳求他如何制定政策,惠及民生的,他们是来告诉他,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不管你多忙,你都应该停下来,听听他们的意见,说说你的政策,他们满意了,他们将选你当总统,将把权力交给你,将让你未来八年住在白宫里!
    
    
    
    这个故事我其实早就听说过,但第一次看到克林顿讲述,并且是在我的朋友们在广州上访了一天无果,在我想为中国的访民们寻求更好的解决之道,在我准备用自己的博客“上访”的深夜里……
    
    
    
    给我们八分钟,我们给你八年!在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语面前,傲慢了几千年的权力顷刻间低眉顺眼下来;在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语背后,我们深深地认识到,解决腐败的绝对权力的唯一办法是解决权力的来源问题……只要不是你手里的选票把他们推到权力的宝座上,即便你已经把自己当公民,把自己当主人了,喊出了连美国公民都喊不出的“你们选五个领导出来见我们”的无与伦比的名句,又能怎么样?
    
    
    

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主人啊?
    
    
    

杨恒均 2009/11/23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我们为什么需要博客?
  • 杨恒均: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 杨恒均:李光耀为何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 杨恒均: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杨恒均
  • 杨恒均: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 杨恒均: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 杨恒均: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图)
  • 杨恒均: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图)
  • 杨恒均: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图)
  •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杨恒均
  • 杨恒均: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 杨恒均: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图)
  • 杨恒均:论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 杨恒均:懂中文的陆克文为何读不懂中国?
  • 地主老爸放言:又到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啦!/杨恒均(图)
  • 杨恒均:我的“一字之师”刘晓波博士
  • 杨恒均:海外华人比“海内华人”更爱国吗?
  • 杨恒均: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 杨恒均: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图)
  • 杨恒均:在CCTV和CNN上检阅国庆大阅兵有感
  • 杨恒均:谁是共和国的敌人?(图)
  • 封网、封锁消息迫使乌市民众走上街头/杨恒均
  • 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们的神话是如何破灭的?/杨恒均
  • 杨恒均:广州比欧洲安全吗?(图)
  • 杨恒均: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图)
  • 杨恒均: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 杨恒均: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 德国之声邀请杨恒均讨论互联网与中国人权
  • 杨恒均:谈谈应该如何面对假间谍和真特务
  • 专访杨恒均:你是不是在鼓吹暴力?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杨恒均: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图)
  • 中国大陆博主网友评论杨恒均博客
  • 杨恒均:生日这天见证一自杀农民工获救(图)
  •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杨恒均(图)
  • 杨恒均: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 杨恒均:公布官员财产一定要等到他们真心配合的时候?
  •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 杨恒均:我的朋友许志永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