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文希/奥巴马就这么被中共当局“打耳光”?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5日 转载)
    
    2009年11月14日至18日,美国总统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此前,由于奥巴马是2009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再加上美国一贯的人权外交政策,舆论因此普遍对奥巴马寄予希望,认为他肯定会向中共当局提出人权要求。
     (博讯 boxun.com)

    为此,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天安门母亲、保护记者协会、人权观察、记者无国界等国内外组织纷纷致信奥巴马,要他向中共当局提出人权要求,并要求中共当局释放刘晓波、谭作人、黄琦、郭泉、谢长发、高智晟、胡佳、师涛、陈光诚、郭飞雄、靳海科、吕耿松、杨天水、郑贻春等政治犯。
    
    不过,在人们纷纷寄希望于奥巴马的时候,笔者却不寄希望于他。虽然访问之前,奥巴马曾信誓旦旦地对路透社记者表示,“将会直接同中国讨论人权、言论自由及民主发展等问题。”可是,笔者依然不相信奥巴马的这一表示。
    
    在笔者看来,奥巴马不会认真地与向中共当局提人权要求。一方面是因为,早在今年2月20日,奥巴马内阁的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曾说:“我希望人权、台湾和西藏问题不会妨碍其他更广泛问题的解决。”另一方面是因为奥巴马的亲共嫌疑。他的启蒙恩师——弗兰克•马歇尔•戴卫斯是一名共产党员,弗兰克的共产主义思想肯定会影响到奥巴马,以致在奥巴马内阁中,拥有自称是共产党的范•琼斯(Van Jones)与宣称仰慕毛泽东的安妮塔•邓恩(Anita Dunn)这样的内阁成员。需要提及的是,正是这位担任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的邓恩,今年五月曾向一群美国中学生发表演讲说,“我喜欢的两个政治哲学家毛泽东和德兰修女”。不仅如此,奥巴马访问期间,其两男一女三位随从还去瞻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独裁者毛泽东的尸体。对此,美国老歌手安迪•威廉曾说,奥巴马是个共产党。
    
    也正是因为奥巴马的亲共嫌疑,以致从今年8月开始,北京后海的一家纪念品商店自行设计了一款叫“奥巴毛”(Oba Mao)T恤衫和小钱包、招贴画等小物件。在这款T恤衫上,奥巴马身穿中共红军的军装、头戴中共红军的军帽(也就是毛装)。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款T恤衫卖得异常火热,引起《联合早报》、法新社等海外媒体的关注。需要提及的是,在奥巴马访问之前,中共当局却因为害怕这款T恤衫冒犯奥巴马而禁止出售。
    
    有意思的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驻华女记者张秀春(Emily Chang)在中共当局禁售之前购买了这样一件T恤衫。奥巴马访问期间,张秀春将这件T恤衫在上海地铁的商场里展示并准备进行电视拍摄时,却被商场的保安和警察拘留了两个小时。对此,美国《洛杉矶时报》发表了《奥巴毛文化衫探视中国言论自由的限度》进行评论。
    
    正是基于上述两个理由,笔者对奥巴马不寄予希望。果不其然,在访问过程中,奥巴马并没有公开同中共当局讨论人权问题(只提到达赖喇嘛),也没有见到任何一位中国民间人士,甚至连其广受赞誉的关于互联网的谈话也存在瑕疵,“我认识到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传统”。其意思很明显,就是奥巴马理解中共当局进行互联网封锁的中国传统。
    
    也正是由于存在亲共嫌疑,不敢向中共当局提出人权要求,使得奥巴马反而被中共当局狠狠地打了耳光。而且,这样的耳光一个比一个更直接。
    
    在其访问之前,中共当局将大量的上访人士、维权人士、民主人士进行监控、拘押或“旅游”,如胡石根、张祖桦、姚立法、李海、王德邦、齐志勇、李金平、张林、朱虞夫、张鉴康、温克坚、李方平、黎雄兵、赵连海、张辉等许许多多的人。这就是说,奥巴马的访问不仅没有给我们带来人权益处,反而给我们带来了人权灾难。
    
    如果说上面的耳光还不是直接的话,那么下面的耳光则是直接的,直接打在奥巴马的“脸上”。在上海与中国青年交流,奥巴马本来希望参与交流的人员,一半由中共当局安排,另一半由美国驻华大使馆挑选,可是却遭到中共当局的拒绝。中共当局将所有参与人员都安排为负责政治工作的人员,如复旦大学团委研究室常务副主任程熙、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团委书记黄立鹤、上海交大密西根学院学生党支部副书记钱文韬,并在会前进行培训,不让他们提出格的问题。果然,在交流会上,这些事先经过培训的人员提出的问题都带有官方口吻,这些问题都不是真正的问题。为此,奥巴马不得不指定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来提出关于中国防火墙的问题。虽然洪博培有备而来,此前曾邀请一些网络著名人士进行交流,但让自己国家的大使来提问,实在有点滑稽,也让奥巴马有点被打耳光的感觉。不仅如此,奥巴马这一关于防火墙的发言,依然被中共当局的防火墙所阻挡。
    
    对此,奥巴马肯定觉得不爽,到北京后,立即要求美国大使馆安排《南方周末》来对他进行专访,以此来肯定中国的“自由媒体”,而报中共当局打耳光之仇。中共当局对此当然不同意,中宣部三次予以拒绝。为此,奥巴马放出“如果不是《南方周末》,那么就不接受任何中国媒体的专访。”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当局不得不安排《南方周末》进行专访。
    
    不过,中共当局依然做了手脚,又一次让奥巴马被打了耳光。中共当局安排了《南方周末》党性最强的主编向熹来进行专访。这还不够,中宣部还要求《南方周末》按照他们设计的问题进行提问,于是大家看到的《南方周末》专访完全是《人民日报》的风格。又何止如此呢?中宣部进而要求《南方周末》不得将专访上网,并向全国各个媒体与网站发出通知,禁止转载专访。实际上,《南方周末》除了发表专访之外,还准备发表两篇有关奥巴马的文章,最后都被中宣部临时撤下。为此,《南方周末》只得以一整版开天窗的方式来抗议。在开天窗的地方,《南方周末》打了自己的宣传标语:“在这里,读懂中国。”可是,奥巴马从这里却读不懂中国。中共当局正是将禁止转载奥巴马的专访,作为送给奥巴马的回国礼物。
    
    奥巴马连续被中共当局打了耳光,说明奥巴马玩不过中共。如果要玩赢中共,奥巴马必须公开大声地向中共提出人权要求。这正是奥巴马启程访问之前,刚刚于11月12日在华盛顿去世的,美国著名外交官兼亚洲事务专家、前驻华大使李洁明(James R. Lilley)生前对美国政府的警告:“美国情报界有些人把中方的一切举措都从最积极的角度来看待,这很让人担心。”
    
    在1989年到1991年期间,李洁明担任驻中国大使。此时,中国发生举世瞩目的“六四”事件,李洁明勇敢地保护中国的民主人士,其中包括方励之及其夫人。方励之说,李洁明后来告诉他,以往和中方谈判,我们往往是输的,但是在你这个问题上,我们赢了!
    
    李洁明一生反共,据传他曾在1985年成功策反了俞强声。俞强声是中共元老黄敬之子,也是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的哥哥。由于俞强声当时担任中共安全部外事局主任,他的被策反,不仅令中共潜伏在美情报界40多年的间谍金无怠曝光,而且使中共情报系统大崩溃。为此,1983年才成立的中共安全部被迫脱胎换骨地大改组,部长凌云被解职,多名相关人士被处分。
    
    对奥巴马而言,要想与中共当局打交道,需要将其亲共思想排除,认识到共产主义比法西斯主义更为邪恶。正如著名思想家佛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引用列宁老友马克斯•伊斯门的话语:“斯大林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相比,不是更好,而是更坏,更残酷无情、野蛮、不公正、不道德、反民主、无可救药。”对此,只需要将斯大林主义换为共产主义即可。奥巴马总统需要认识到,放弃人权外交原则,实行国家机会主义的所谓“巧实力”外交,讨好或放纵中共当局,最终将会使自身和自由民主的美国的国际形象蒙羞。除此之外,奥巴马还需要从其前任罗纳德•里根和乔治•布什身上吸取智慧,也更需要从李洁明身上吸取智慧。只有这样,才不会在下次与中共当局打交道时,再一次被打耳光。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林文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