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韩寒的角色扮演说起/赵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5日 转载)
    
      在我的印象中,韩寒本来就是,或者一直就是非常火的,而最近一段时间似乎变得更火了一些。究其原因,是因为韩寒不但成了《南都周刊》的封面人物,而且也成了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重点报道的人物。然而,两家刊物的判断还是有所区别的。在《南都周刊》眼里,韩寒是“公民韩寒”,他所扮演的角色是“公共知识分子”;而在《时代》周刊那里,韩寒却是“中国文学的坏小子”(China's Literary Bad Boy)。与此同时,我也见到了周筱赟先生在香港《明报》上发表的《韩寒就是当代的鲁迅》的文章。忽然之间,韩寒成了诸多判断句琢磨的对象,这在以前似乎还没出现过。
       对于如此这般的定位,韩寒以他惯常的言说风格做出了回应。比如,当《青年周末》记者问他“你怎么看待别人封你为‘公共知识分子’ 这个称号”时,韩寒的答复如下:“公共知识分子和公共厕所有时候是一样的,供人临时发泄,泄完了还不打扫,并且必须是免费的,你要是收五毛钱草纸费就还得踹你两脚墙。一个城市如果没有公共厕所,那么很多人只能在街上拉屎了。所以这个角色有时候其实很可悲的。但是,如果整个城市的人,哪怕家里有卫生间的人都来这个公共厕所大便,那么这个社会也许是乐观的。”这应该是一个很机智、很巧妙、很低调也很混不吝的回答。这个回答让人看到了韩寒对公共知识分子的态度,通过他的“解构”,公共知识分子的功能或作用也变得更加意味深长了。 (博讯 boxun.com)

      但我还是想认真琢磨一下韩寒的角色扮演。韩寒横空出世以来,似乎已扮演过多种角色。起初,他只是“新概念作文大奖赛”一等奖的获得者,同时,《三重门》也把他打造成了一个叛逆者。后来,他被媒体标举为“80后”作家的领军人物。再后来,他变成了一名职业赛车手,他也因此改变了旧时代文人那种白面书生弱不禁风的形象。而自从他开博以来,他又成了“意见领袖”。据说,一旦有公共事件发生,许多人就会去韩寒的自留地里瞧瞧,看看他是如何说法。那些说法通常都是机智的,一针见血或点中死穴的。于是看者无不称奇称快。我想,那些说法一定改变或矫正了许多人的看法。
      显然,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韩寒开始了“公共知识分子”的角色扮演。2004年,《南方人物周刊》评选“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时,韩寒并未入选;四年之后,在那份网上流传的《2008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的文本中,韩寒已与艾未未、北岛、陈丹青等人并列其中。这意味着韩寒已不是当年的韩寒了,他已具备了在公共问题上发言的能力,也具有了比较强大的号召力与影响力。
      尽管如此,韩寒的公共知识分子角色还是受到了一些质疑。比如,一位朋友与我讨论公共领域问题,便对当年《南方人物周刊》评出的公共知识分子王朔很是不屑。而以此类推,韩寒岂不是也能成为公共知识分子?显然,这位朋友对于王朔、韩寒的入选或将要入选并不满意。而不满意的理由无非是当年的《南方人物周刊》制定了如下的入选标准: “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若用第一条标准衡量王朔或韩寒,他们或许都不太够格。但问题是,他们确确实实已进入了公共知识分子的榜单。
      这就有了一个如何看待公共知识分子的问题。自从知识分子诞生之后,其传统已被左拉、萨特、萨义德等等所反复固定与润色。然而在西方,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知识分子的传统似已难以为继,许多人毫无疑问是专家、学者、教授,但他们却不再履行知识分子的使命。雅各比在《最后的知识分子》一书中讲的就是这个问题。按照笔者看法,当代中国以1989年为界,也发生了从知识分子到知道分子的文化转型。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西方人才发明了“公共知识分子”一词,而中国的媒体也借用了这一说法。在我看来,用“知识分子”指称大家熟知的那种形象和行动,本已足矣,而之所以还要“公共”一下,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拯救行为和保护措施。在此意义上,知识分子成了一种濒临灭绝的物种。
      当然,说到中国的情况,情况也许会更复杂一些。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生存于体制内的知识分子,其公共性往往是比较弱的。虽然他们从来也没有停止言说,但他们却常常是面向专业问题说话而并非面对公共问题发言。或者即使是面对公共问题,也常常是浅尝辄止或欲言又止。相比较而言,体制外的知识分子则胆子更大一些,冲劲更足一些。他们并非不讲究说话的技巧,但他们更看重表达的及时性与有效性。于是,当体制内知识分子沉默不语或窃窃私语的时候,体制外的知识分子则大踏步地走进了公共领域之中。当年的王朔是这样,如今的韩寒依然如此。在这个意义上,韩寒以及韩寒的同道们确实肩起了拯救知识分子的重任。他与他们所选择的角色扮演是一种回归,更应该是一种自我解放。
      然而,在韩寒究竟是不是公共知识分子的问题上,我还是有些犹疑。如果说他是,他离我理想中的公共知识分子还有一定距离;如果说他不是,谁又能拍着胸脯说自己是呢?也许,我们不应该把那个标签看得太重要,重要的是一个时代应该有一个时代的声音。韩寒以他独特的表达方式撞击着我们这个时代这堵厚厚的墙,并且撞击出了它的种种喜剧色彩乃至闹剧色彩,我想这已经足够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