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司马南就南方周末“独家访奥及开窗事件”答记者问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5日 转载)
    来源:司马南博客 
    
     ---奥巴马当然很高兴地看到在中国共产党统治的腹地,尚有一块精神上属于美国,但同时又作为中共党报形式存在的特殊媒体,这个媒体兼有“中美国”特征:意识形态是美国的,推崇模式是美国的,报纸卖给中国人看,传播的是美国“己所不欲”的价值。 (博讯 boxun.com)
    
    ----以此为标志,南方周末完成了由“犹抱琵琶半遮面能量积蓄状态”到“公开亮相跃身台面肆无忌惮状态”的转型,同时完成了“自己摇旗呐喊试图引发有关方面重视”到“获得海外有关方面全力支持与积极策应”的转型。南方周末用自己的行动生动地诠释了“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借力打力”三个成语,从容、潇洒、大方、毫无羞耻地在自己的报头下,贴上了“颜色革命的桥头堡”的标签。
    
    ----奥巴马已经拍屁股走人了,临走“扔了一颗自由的炸弹”(外电评论语),由此带来的冲击波与放射污染反复提示我们,奥巴马的另一个真实的身份----体现美国软实力,意在不战而屈人之兵,无时不企图再现苏联帝国解体奇迹的的美国意识形态战争的总指挥。
    
    ----“南方周末故意开天窗”这件事,要是以他们宣扬的所谓“普世价值”为标准来处理,那就没法办了,瞥着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的脸色和意愿行事,这事也没法办。但是,按照中共80余年一贯的“严格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的原则,按照“新闻的党性原则”,按照“全党服从中央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按照 “外事工作无小事”、“外事工作授权有限”的“周恩来定律”……这事有什么难办的吗?这事情该怎么办难道不是明摆着的吗?假如这事情该怎么办却偏偏不怎么办,不是很奇怪很令人匪夷所思吗?
    
    ----现在有美国总统撑腰了,假使有关方面“以韬光养晦决不当头”为处理事情的宗旨,再也不敢对南方周末吭气,结果就是养虎贻患呗,南方周末便神气活现地代表美国意志呗,“在这里读懂中国”就是对中国的事情阴阳怪气加颐指气使呗,好比一个肉虫已经长成翻飞的蛾子,它会玩起“维亚-小扶摇”,我要飞翔……
    
    ----析南方周末的走势,眼下,已经获得了“战略再保证”框架之内“美国租媒”(美国租界媒体)的特殊的政治地位,“新自由主义的大本营”已经远远不能概括南方周末的特质,其必然会以曲折委婉的花样翻新的手法,一如奥巴马个人的演讲风格一样,进一步挤压蚕食中国的舆论阵地,“呛声”(台湾人熟悉的词)中央,拿出一连串新的动作来。
    
    ----奥巴马深思熟虑后,为南方周末长脸,相信是对南方周末此前鞍前马后传播美国版普世价值的一种肯定,也是对其今后大放厥词信口雌黄提供“战略再保证”。有人再敢对南方周末怎么样,那就成了对美国总统的不敬,成了“两国关系问题”了。
    
    问:司马先生辛苦了!您刚从外地回来,我们就迫不及待地采访您,请原谅,这个选题实在是比较棘手、独特、敏感。您是否注意到了南方周末独家采访奥巴马及南周开天窗事件?
    
    司马南:我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
    
    问:您怎么分析这一事件呢?
    
    司马南:到目前为止,还有许多细节不清楚,你知道,证据不充分、亦即证据的有限性,会导致结论的偏差。不过从已有的信息来分析,大致的判断已经能够做出。
    
    先从奥巴马角度说,他当然很高兴地看到在中国共产党统治的腹地,尚有一块精神上属于美国,但同时又作为中共党报形式存在的特殊媒体,这个媒体兼有“中美国”特征:意识形态是美国的,推崇模式是美国的,报纸卖给中国人看,传播的是美国“己所不欲”的价值,且以这样的美国价值,或曰他们自定义的普世价值为标准,专门找茬儿,剑指中共,专门替美国人说那些美国人自己不好说的话,这等好事,焉有不支持的道理?
    
    问:那么从南方周末角度解读这件事,您有什么分析呢?这几天南方周末的人和粉丝在博客里直喊牛叉啊。
    
    司马南:从南方周末的角度说,这是个标志性的事件,它实现了“两个转型”。
    
    多年的努力终于修成正果。牛叉一下是小事,显摆一下是小事,正值发行旺季拿奥巴马当广告也是小事,真正的大事是:以此为标志,南方周末完成了由“犹抱琵琶半遮面能量积蓄状态”到“公开亮相跃身台面肆无忌惮状态”的转型,同时完成了“自己摇旗呐喊试图引发有关方面重视”到“获得海外有关方面全力支持与积极策应”的转型。一句话,南方周末终于找到一个好的时机,用自己的行动生动地诠释了“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借力打力”三个成语,从容、潇洒、大方、毫无羞耻地在自己的报头下,贴上了“颜色革命的桥头堡”的标签。
     问:哈哈哈,太形象了!语言的生动,是否与对问题的认识深刻有关?不,老师,可以暂时换个话题吗……南方周末在我们这么大的一部分青年学生中影响比较大,有人认为,这张报纸胆子大,话说得有劲,也有的人觉得他有的观点不对劲,但是说不清楚问题在哪里。您去年以来一直对南方周末持批判态度,您的许多文章在我们AC网站上发表之后,年轻的网友觉得醍醐灌顶,很受启发,脑子变得清醒了。您这种坚守精神,还有对这种现象,您解释一下好吗?
    
    司马南:记得你们不止一次问过我,为什么在汶川地震后要连续对南方周末进行批判?印象中,我回答说“他们要《痛出一个新中国》,这是标志性事件,相当于关于颜色革命新的动员令,此动员令意在统摄南方周末一切反体制言论。对此,我们不能不警醒,不能没有人回应。没有人回应就等于默许…….”还记得吧?
    
    问:记得。您自己形容自己是一杆老枪。“老枪”令人肃然起敬,“一杆”是否有些孤独?
    
    司马南:别人我管不着,自己抱着一杆老枪,这狙击手我当定了。“此生有涯愿无尽,心期填海力移山”,梁漱溟的句子,我与他的心是通的。修佛者发愿,无非“度、断、学、成”四字:度,是度众生;断,是断烦恼;学,是学法门;成,是成佛境。四字都好,就是不易做到,否则岂不都成佛了。那么,问题来了,我们必须回答一个问题:明知成不了甚家子佛,还发不发愿呢?还度不度众生呢?还断不断烦恼呢?还学不学法门呢?
    
    你们知道,我没并有佛教信仰,但是这个道理是很好的。
    
    专门针对南方周末评论的批评文章,我总共写了大概几十篇吧,现在你们看,这个“局”(北京人土话叫“抖了一个攒儿”)是不是已经越来越明显了?曹禺先生的话剧到了结尾的时候,各个方面的力量都参加进来,全都积极亮相,矛盾错综复杂,“大焖锅”很快就要“大起底”了。
    
    那个普世价值啊,不是空中飘来的漂亮的虚有之物,而是人家的一个总纲。那个叫“普世价值”的玩意儿,不是你起名叫他“普世价值”他就是普世价值了,这和自定义“一加二等于四就是公理”一样荒唐,在十进制的算数当中,没有这个公理嘛。依一己私利自定义个“普世价值”,要别人无条件遵从,这与真正的“普世价值”有什么相干?但是,他们笔下的那个叫“普世价值”的玩意儿,在南方周末诸多的评论中,已经被神话到了“衡量执政党正确与否的标准”,成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目标与准则”。
    
    南方周末的评论大张旗鼓地肆无忌惮地鼓噪这个玩意儿,颇有新鲜感与迷惑性。可你想啊,用这么一个玩意儿来作为衡量中国党中国政府中国人民的行为准则,不是太离谱了吗?黄纪苏先生说得好,“南周可以当‘美国制造’在中国的专卖店,但不能强迫中国人都买美国货。”
    
    我们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怎么可能改成美国人推销的普世价值呢?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怎么统一于南方周末传销的普世价值呢?社会主义的共同理想如何演化为跟美国人一致的普世价值呢?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也不等同于一切以你美国利益为最大为标准的什么普世价值啊。
    
    所以,现在看来,南方周末的问题,不是什么认识偏狭问题,不是什么理论分歧问题,更不是什么文章写法问题,而是政治问题、意识形态问题、国家安全问题----在复杂的国际背景下,有人公然挟洋自重,利用西方意识形态和文化的强势,内外呼应高压渗透,试图逼迫中国党和政府改弦更张就范于此,放弃毛邓及其接班集体力行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和模式。
    
    问:突然想到一个比方,可不可以认为,南方周末象是高速生长的外来物种,对中国的本土生物构成侵害,即所谓生物入侵?
    
    司马南:我不反对这个比喻,但是,南方周末的倾向和问题,我主要是强调他的某些评论文章的反体制倾向已经足够明显,这些明显的东西,更像是萝卜……
    
    问:萝卜?是萝卜两个字吗?什么意思呢?
    
    司马南:拔出萝卜带出泥嘛……看到萝卜,眼里便只有萝卜是不够的。孤零零的萝卜在那里,不错,可天下哪有刚拔出来不带泥土的水光溜滑的萝卜呀?我们必须看到此萝卜生长的土壤和环境,要闹清楚此萝卜与彼萝卜的区别。
    
    如果说,过去南方周末的评论文章当中流露出来的,深情歌颂呼唤什么普世价值,把所谓普世价值神圣化,转弯抹角地反体制倾向是“萝卜”的话,那么这一次,奥巴马总统来访言论上与南方周末的普世价值传销不谋而合,行动上拒绝中国其他媒体的采访,却独家接受南方周末的采访,还要留下手书对南方周末表示鼓励肯定赞赏,就是那个“泥”了。透过“泥”的周边环境看“萝卜”,才能够真正看清楚南方周末这个萝卜何以为“萝卜”。
    
    问:您为什么总能够看得深入一些?我们有的时候还真是不清楚,比方那个普世价值,在读您的文章之前,我们全然没有感觉……
    
    司马南:别这么说,我老眼昏花,绝非目光如炬。不是独我看得深,明眼人有的是。对南方周末评论员文章误国误民的倾向提出批评的大有人在,关于普世价值问题,李慎明、赵汀阳等先生的文章远比我的认识高明。前几天我还看到司马平邦小弟的一篇调侃南方周末评论员痛快淋漓的文章,文中把南方周末评论员为重庆黑恶势力叫冤喊屈,叫板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的荒谬与矫情,抖落一个利索。我即书一副对联相赠。
     问:您估计这件事会怎样了结?
    
    司马南:现在,几件事纠结到了一起----奥巴马打破惯例,在出访前不接受出访国媒体采访,来华后又拒绝了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的访问申请,却单方面发出邀请要南方周末的人到国际俱乐部酒店专访他本人,这是一件事;“南方周末故意开天窗”是与之相关的第二件事;海外媒体(《洛杉矶时报》、《纽约时报》等)以及《大纪元》一类反华媒体兴高采烈地兴风作浪唯恐天下不乱是第三件事。
    
    第一件事,奥巴马是地球村村长家的法定代表人,是不合理的国际分工体系的创始国的老大,是与我做生意的最大贸易伙伴美利坚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乃为上台后即发布“继续向阿富汗增兵”的美国陆海空三军总司令,无论他如何花言巧语佯作低调施展个人魅力,假装怎样怎样讲求与访问国平等,其丛林法则下高端动物的本质没有任何变化。
    
    所以,出访前,白宫说不接受出访国记者的访问,也就只好如此;来华后,他不愿意接受中国三大媒体的采访,中国三大媒体也就只好就地稍息;他突然要求单独接受南方周末的访问,美国驻华使馆一杆子就插到了南方周末编辑部。
    
    奥巴马已经拍屁股走人了,临走“扔了一颗自由的炸弹”(外电评论语),冲击波与放射污染反复提示我们,奥巴马的另一个真实的身份----体现美国软实力,意在不战而屈人之兵,无时不企图再现苏联帝国解体奇迹的的美国意识形态战争的总指挥。
    
    第二件事,南方周末借故开天窗……
    
    问:您认为南方周末是“故意开天窗”,而不是“被迫开天窗”?
    
    司马南:当然是故意啊,哪里有什么被迫。而且这个故意已经有长时间的情绪酝酿和技术准备,是在周密分析研判国内外各种因素基础上作出的最终决定,其试图出奇招、走偏锋、铤而走险、孤注一掷。
    
    据今天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对某些海外媒体集中批评中宣部居中操纵南方周末采访奥巴马一事,美国驻北京使馆新闻发言人苏珊.史帝文生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指出,专访是根据奥巴马来华后临时要求安排的,“奥巴马临时突然指令驻北京使馆作出的采访安排”。她强调,采访期间,中宣部官员不但一个也不在场,现场也没有其他媒体。 请特别注意这句话:“驻北京使馆就与南方周末报取得联系,邀请该报社的编辑在18日早上采访奥巴马”。
    
    由此可见,美方与南方周末一是单线联系,二是直接采访,三是南方周末的人秘乘美国使馆的车子(见本文后附录)进入总统下榻的酒店直至所在楼层。根本没有什么采访前访题被审查一类事实。
    
    问:南方周末的人会辩解说,我没有开天窗啊,“读懂中国”这是自己的广告啊!留白很大,这是我的素雅的风格啊。
    
    司马南:他当然可以这样说,他还可以作更花里胡哨的辩解,但是,这种“版面语言”尽人皆知,四川人有俗语:“坟包包上撒花椒,你麻(骗)鬼呀”,哪个人会相信南方周末的掩耳盗铃式的解释呢?我之所以说他故意,纯系主观故意,你们一定想知道根据在那里,告诉你们,采访奥巴马的文字记录稿,南方周末透露出来的与白宫网站公开的内容完全一致,没有任何差别。我的半吊子英语不足以判定这件事,专门请了朋友,两个英语专家比对后的结论是“内容一致,几乎没有哪怕是细微的差别”。
    
    那么好了,这么一个完全表面化的无甚特殊的采访内容,怎么会遭到禁止?南方周末的人造谣说这个内容被当局禁了,旨在凸显当局无理,营造自己开天窗的悲壮和不得已,手法拙劣到如此地步,只能从他的目的里找根据了,其心奉的目的决定了,就是要寻找借口羞辱当局,引发全世界关注,将较为地下的斗争转变为狐假虎威有人撑腰的公开叫板抗衡。
    
    有几条具体意见必须提醒南方周末诸君:
    
    1、尔等至多不过是美国分化中国传媒的一颗棋子,大不必激动过头;2、故意在头版及二版开莫名其妙的天窗,大家都看得清楚居心确无良善;3、面对巨大的“谣言”潮,故作镇静而不予澄清,其心不善,其技不巧,其谋不周;4、将奥巴马题词及不同版式发于网上,显系南报内部人员所为,佯作无辜何异于掩耳盗铃?
    
    问:那,这事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司马南:小伙子啊,“怎么办”在这里用得好。
    
    列宁写过一部重要作品,标题就叫《怎么办》。
    
    印象中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曾表示要送美国总统奥巴马一本共产主义的导师列宁写的《怎么办》。《怎么办》是列宁在1902年写的一本书,主要探讨布尔什维克为了夺取政权需要做的一些事情,特别强调了反对经济主义的思想,并提出了“时刻准备着”的口号,为社会主义革命成功提供了理论基础。
    
    坦率地说,“南方周末故意开天窗”这件事,要是以他们宣扬的所谓“普世价值”为标准来处理,那就没法办了;同理,瞥着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的脸色和意愿行事,这事也没法办。但是,按照中共80余年一贯的“严格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的原则,按照“新闻的党性原则”,按照“全党服从中央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按照“外事工作无小事”、“外事工作授权有限”的“周恩来定律”……这事有什么难办的吗?这事情该怎么办难道不是明摆着的吗?假如这事情该怎么办却偏偏不怎么办,不是很奇怪很令人匪夷所思吗?
    
    今天,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讲“政治纪律”,理直气壮地讲“党性原则”,理直气壮地讲“全党服从中央”,理直气壮地讲“政治家办报”,理直气壮地讲“外事工作内外有别”,理直气壮地讲“外交工作无小事”,理直气壮地讲人民的根本利益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如果这些原则都不讲了,或者不太讲了,或者表面上讲一讲,而并不真的准备实行之,当然就没法办了。你们说对吗?
     问:可是,强调这些老话,怎样理解改革开放呢?怎样理解与美国的战略合作呢?
    
    司马南:不矛盾啊。你看啊,咱改革开放不假,咱战略合作也不假,但是,改革是“我主义”的完善,不是“他主义”替代、吃掉“我主义”;开放不是要把国界的界碑搬走,更不能须臾忽视国家的核心利益;合作,是寻求共同利益,扩大共同利益,而不是牺牲自我利益,迎合别人利益。
    
    我主义的完善,我体制的创新,我模式的发展,我道路的坚守,悉赖于必须有强大的民族内聚力,必须有民族内聚力下的整个社会的有组织性。这一条不能动摇,不能松懈,一俟动摇松懈,必会丧失一切。
    
    必须明确,美国总统是美国总统,美国总统不是中国总统,他不应该,也没有资格“统”到中国来,他不应该,也没有资格一杆子“统”到中国党报版面上来。
    
    南方周末主动迎合美国意识形态的进逼,是必须立即纠正的错误倾向,纠正这些错误倾向的方法,不能从外交谈判的措辞当中去寻找,只能从我党的纪律原则当中去寻找。
    
    有趣的是南方周末主笔鄢烈山最近谈到“南方周末是党报”,这很好,这位仁兄终于记起了一个基本事实。常识告诉我们:党报应该由中国共产党“党管”,不应该由美国总统“统管”。但愿鄢烈山们不会被“独家访奥”的胜利冲昏头脑,也能顾及起码的逻辑,凭借自己的智商推论到这一步。
    
    “党管逻辑”是以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为宗旨的,“统管逻辑”是以美国人的根本利益为宗旨的。这两个利益、两种逻辑有交汇点,那是 “求同”,即在在平等互利前提下的经济合作、战略合作。但是在交汇点以外的地方尚有“存异”。面对“存异”的广阔领域中尖锐的对立和冲突,南方周末听谁招呼,捍卫谁的利益,这是必须回答的一个问题。
    
    南方周末已经用自己的行动作了回答。南方周末今天已经完全阳谋化、公开化。此前所有的遮掩都已经显得太落伍,他们再也不屑于这样遮遮掩掩了。
    
    问:那么,事情到底会怎样发展呢?您的预计是什么?
    
    司马南:现在有美国总统撑腰了,假使有关方面“以韬光养晦决不当头”为处理事情的宗旨,再也不敢对南方周末吭气,结果就是养虎贻患呗,南方周末便神气活现地代表美国意志呗,“在这里读懂中国”就是对中国的事情阴阳怪气加颐指气使呗,好比一个已经由肉虫成长为一个翻飞的蛾子,它会玩起 “维亚-小扶摇”,我要飞翔……
    
    析南方周末的走势,眼下,已经获得了“战略再保证”框架之内“美国租媒”(美国租界媒体)的特殊的政治地位,“新自由主义的大本营”已经远远不能概括南方周末的特质,其必然会以曲折委婉的花样翻新的手法,一如奥巴马个人的演讲风格一样,进一步挤压蚕食中国的舆论阵地,“呛声”(台湾人熟悉的词)中央,拿出一连串新的动作来。
    
    问:从安全角度说,美国总统到中国访问,这是一件天大的事,保卫总统的安全工作,无论中方还是美方都会力求做到铁壁铜墙天衣无缝,怎么能搞出本来不应该出现在采访地点的人,竟然越过安全部门道道封锁,乘着美国使馆的车来觐见美国总统呢?是中国方面的情治人员严重失误,还是美国谍报机关配合?
    
    司马南: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应该问总统先生和美国中情局。他们这种事情从来不知会司马南。
    
    问:导师讲过当年方励之李淑贤夫妇在美国大使馆藏身的事情,单就这一点,我发现与今天的事情有些相像,我有点佩服南方周末的人,想不到他们与国家安全部门周旋的能力也很了得。
    
    司马南:具体细节不了解,无从评论。我只能说,南方周末同仁今天起点很高,方励之李淑贤夫妇不具可比性。方李已经是骨灰级人物,南方周末搞事者正值年少,此事件对中国新闻事业发展,对社会和谐有序的建构,对中美关系影响深远。处理好这件事,需要务实灵活的处事风格,更需要“国家利益第一”的政治信念。
    
    问:南方周末与奥巴马到底谈了什么?南方周末的人故作神秘偏偏不讲,但是,司马老师您看了吗,一些人的个人博客,他们掩抑不住眉梢喜悦,却又作出一幅受了大委屈的样子,事情相当吊诡……
    
    司马南:我看了一些国内外对此事的报道,周边的好事之徒、遥远的大纪元同好,均不断造谣谎称奥巴马接受南方周末访问言及民主、人权、新闻自由等为中国当局所不容。可是从已经公开的那几段采访记录看,干巴巴地没有任何新意。我们身在国内,当然清楚地知道他们造谣,奥巴马甭说他讲民主自由,他爱讲什么讲什么,上次小布什总统来,不是大讲一通基督教吗,CCTV照例直播。
    
    我个人浅显的看法是,奥巴马与南方周末没有、也不需要谈什么敏感和保密的内容。独访美国总统,美国总统声援称赞南方周末的新闻效应已经足够了----它本身就在传递着独特的信息----只有南方周末才是美国当局真正喜欢的报纸,奥巴马与南方周末要的是同一个东西:瞧一瞧,看一看啊,我们才是真正的“心心相印”的“面对共同挑战的伙伴关系”。
    
    奥巴马这一次破例为南方周末长脸,相信是为南方周末以往鞍前马后传播美国版普世价值的一种肯定,也是对其今后大放厥词信口雌黄提供切实的“战略再保证”。有人再敢对南方周末怎么样,那就成了对美国总统的不敬,成了两国关系问题了。
    
    南方周末,至少是它的评论,相当程度上,庄严地代表着美国的利益。过去,人们不理解,为什么南方周末不遗余力地传播美国的价值,并将其易名为普世价值(美国国内极少有人使用这个概念),将中国改革开放称作向普世价值及看齐的过程,将中国人抗震救灾的努力,视作兑现普世价值承诺的过程,将对执政党的最高褒奖歪曲为是否践行了美国人的普世价值……过去,人们更不理解,为什么南方周末不间断地以各种形式咒诋毁毛泽东同志,诋毁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老一辈革命家为创建新中国建设新中国所建立的丰功伟绩,将建国的前30年与后30年人为地对立起来……今天,这一切有了答案,我们应该感谢奥巴马,感谢南方周末。毛主席向来喜欢从逆向思维的角度,重视反面教员的作用,今天,我们这些后来者也应该有这样的胸怀、境界和智慧。
    

_(网文转载) (Modified on 2009/11/25)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富汗“被连任”的总统/司马南
  • 钱学森晚年研究特异功能/司马南
  • 把中石油中石化卖给煤老板如何/司马南
  • 独立人大代表司马南选择改变自己
  • 批判司马南/应学俊
  • 司马南借民主绝对化来否定普世价值观/鲁国平
  • “民主杀手”司马南再次挥刀砍向民主/李悔之
  • 李悔之/凤凰网拍案惊奇——连评论司马南文章的帖子也要审查才能显示
  • 新浪网,连与司马南论理的文章也不能登?天理何在?
  • 黔驴伎穷司马南--驳司马南《居心叵测的闲言》/冼岩
  • 司马南的悬赏骗局/冼岩
  • 司马南惧怕同类,方舟子开始“发财”/冼岩
  • 冼岩:司马南、何祚庥的双簧,方舟子的乖巧
  • 陈宽:何祚庥、司马南、方舟子互扇对方耳光
  • 胡僵化 习端架 刘云山照本宣科/司马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