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革命与政府 立即民主(18之5)/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4日 转载)
    
    民主牵着两个头:一头是人民;一头是政府。在人们对政府享有权利
     时就存在着民主,反之,政府只对人民行使权力,就没有民主。 (博讯 boxun.com)

    
    在中古时代,严格的说,也存在着人民对政府享有权利的时期,不过
    那都是属于非常时期,享有权利的行为也带着极端的性质,且时间又
    很暂短,一晃过,之后人民又失去了权利。分析此种现象,与其说统
    治者收回了人们权利,不如说人民放弃了权利(可能是维持权利所需
    要的成本太高、太大、维持起来太辛苦)。
    
    但历史的实现又给出这样的一条真理:“若无权利,人将归于家畜”
    (鲁道夫.冯.耶林著:《为权利而斗争》)。因此,人要摆脱“家
    畜”的困境,人生活于其中的社会里却又不得不酝酿着非常方式,于
    是,历史就呈现出一治一乱的周期,而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就衔接在它
    后面。上一个世纪60年代,毛泽东所说的“天下大乱,到天下大治”
    的话,是对此的一种直觉式感悟。
    
    非常时期──站在法律观点上看,是非法时期,所以,人类进步的指
    数如果以此可以读出的话,那么,民主的本意就包括着如何使人民对
    政府行使权利的“非法行为”合法化之内容。所以,大凡存在着人民
    对政府享有权利的场合里,都存在着民主。显而易见,在民主化之前
    的国家和社会里,民主的存在是间断性的,完全没有民主的社会是极
    少见的。就此看中国近60年历史,除去最近的这20年时间好象是风平
    浪静外,前40年里倒是充满了斗争与民主。民主的风暴屡屡发生,甚
    至连毛泽东也承认:“每隔七、八年来一次。”
    
    ◆1957年的知识分子鸣放运动,
    ◆1966年的人们造反运动,
    ◆1976年第一个天安门运动,
    ◆1979年的自由化运动,
    ◆1989年的“6.4”运动,
    ◆……
    
    就是证明。正因为这一条民主的主线索一直存在,所以,人民在经过
    20时间的韬光养晦后,才有我说的立即民主!
    
    纵观60年以来的中国历史,可以说人民一直在压迫中寻求解放,在专
    制中寻求民主,其行为虽然也夹杂着可恨、可憎、可恼、可笑的成
    分,但是也有着可泣可歌的事迹和人物啊!问题在于,当我们把这样
    一部历史浸泡在痛苦的泪水里时,人们的任务就是向隅而泣。立即民
    主──说到底是不可能在此境遇里产生的。
    
    60年的经验与教训集中于一点:就是人民对政府享有权利的事情得要
    有一个科学的量度,即人民通过法律限定政府寿命,使每一届政府在
    当死的那个时间上立即死掉,而在这一刹那间,新政府就呱呱坠地
    了。于是,传统社会的一治一乱,就被现代社会里政府的一死一生给
    替代了。旧政治到新政治的过渡也就藉此而完成。
    
    在上述时间里,我们中国人民有过一次地自下而上“砸烂”各级政府
    的运动,但是却没有由此给新政府判定寿命。运动过后,旧政府带着
    新面具(“革命委员会”)给“复辟”了就顺理成章。在而后的时间
    里,虽然有形式上的“政府换届”,可在“换届”中,旧政府不死,
    把自己的老命又延续在下一届政府里去了,是傻瓜都可以看见的现
    象。所以,就整体看,政府仅仅在形式上是“新”的,它的命是
    “旧”的,并且是“长命百岁”。就此,你分析从周恩来政府到温家
    宝政府──这60年的政府历史,都是一条陈旧腐朽的生命在延续。可
    见,光是“砸烂”政府还不够,人民在法定的时间内还必须用一把刀
    子,割断政府的命脉,一分钟也不许它存活。只有这样,民主的辩证
    法就体现在旧政府的死和新政府的生上面了!
    
    按照世界通行的经验,一届政府的寿命在三~五年之间,这就是说,
    每隔三~五年,不待人民革命,政府的寿命因法律判定而死亡。于
    是,传统的革命就变成了大选。在中古时期,革命是人们的节日,过
    它是要用“世纪”计算的,中国清朝、明朝的寿命都超过了二个世
    纪,而现在,三~五年过一个节日,其热闹程度不亚于传统革命。
    
    你只要稍有知识,就不难发现,大凡在要政府命的日子里,人民都欢
    天喜地,兴高采烈,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所以,民主的一个办法
    是,只要人民高兴,就让政府短命。于是,政府的“长命灯”就这样
    地给熄灭了。在今天,在我们中国,你说到民主,请千万不要扯到其
    它的事情(经济、文化、宗教、风俗习惯)上去,一定要对着政府的
    “长命灯”,立即民主,就是呼吁中国人民立即去吹灭“共产党政
    府”的“长命灯”!吹灭了它,民主就到位了!
    
    因为诸多原因,共产党“长命灯”着了60年。因灯身太高,芯子太
    大,燃势太旺,所以一、二个人、甚至一万人、十万人是吹不灭的,
    这就需要我们亿万人民都来吹;大家都来吹的场面就是民主运动。朋
    友们:我知道你们今日暼着一口气,好!到时候我们一起吹灭那“长
    明灯”。
    
    (2009-09-19)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主力军问题:立即民主之(4)/武振荣
  • 顶和踩立即民主(之3)/武振荣
  • 武振荣:论“割肉”__立即民主之(2)
  • 立即民主:一分钟政改方案/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下)?/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上)?/武振荣
  • 论民主的精神/武振荣
  • 请不要为的实现设置“条件”/武振荣
  • “寂寞党”论/武振荣
  • 关于民主运动中的少数民族问题/武振荣
  • “6•4”之后的中国人权问题/武振荣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80后问题/武振荣
  • 妇女与民运/武振荣
  • 群体事件面面观/武振荣
  • 启蒙与梦/武振荣
  • 鼠标能点出民主吗?------《民运政治论纲》(之9)/武振荣
  • 三句话/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