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重庆副县长受贿51万/邬锦晖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4日 转载)
    来源: 重庆晚报
    
     重庆开县县委原常委、常务副县长徐长春,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受他人贿赂共计51万元。昨日,市二中法院对该案公开宣判,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徐长春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其所得赃款依法予以追缴。而在此前受审时,徐长春承认所有指控收受“好处费”的事实,但他一直辩称:“我只收钱,但没有帮忙。” (博讯 boxun.com)

    
    贪官的丑恶嘴脸,往往在落马后站在被告席上时,总是以标新立异的说辞来为自己开脱,混淆视听,仿佛这样一说就可以推卸责任,以求得法律的宽大处理。殊不知,他们在接受别人大把大把的钱财贿赂时,不可能没想到“有朝一日”,但由于权欲熏心,肆意妄为地受贿,而一旦落马,便总想找出种种借口来为自己搪塞。
    
    “我只收钱,但没有帮忙。”这话听起来多像哥儿们之间的客套寒暄,说得真是冠冕堂皇,大有气壮山河之势,动人心魄。但笔者总觉得,这位副县长大人,正是利用自己这副丑恶嘴脸,为掩盖自己受贿的罪证寻找一个下马的台阶,其丑态昭然若揭。
    
    请看看这位副县长的丑恶嘴脸:面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他称自己收钱是事实,但没有为行贿人办事,收钱完全是“朋友”间的礼尚往来。何谓“朋友”?如果这位副县长不在其位,没有权力,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别人还会以“朋友”身份行贿吗?明白人都清楚,在官场,行贿总是有所图,谁愿意把大把的钞票无缘无故地送给一个毫无权势的“朋友”?正是这种权势,才打通了贪官们的受贿之路,才有“拿人钱财,为人办事”的“礼尚往来”。
    
    徐长春说他“我只收钱,但没有帮忙”是站不住脚的。据重庆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徐长春在2002年至2009年期间,利用其任开县副县长、开县新城建设委员会主任等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现金共计人民币51万元。
    
    那么这51万元是怎么来的呢?2005年至2009年5月期间,开县建委职工肖某(另案处理)为感谢徐长春在其承接开县中学房建工程、开县水务集团管网工程、开县新城建设开发公司人行道硬化工程及调动其侄儿工作等方面的“关照”,先后7次送给徐长春现金共计40万元。2002年至2004年间,重庆某建设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王某为请求徐长春在其承包开县水泥厂工程时帮忙,先后两次送给徐长春现金共计11万元。
    
    这就是徐长春为了开脱自己的罪行,所谓“朋友”间的礼尚往来。试问,这种往来除了权钱交易还有什么?真是恬不知耻,竟然还有脸面为自己辩解。像这样的贪官,受贿的数额虽然不大,但其危害性不可低估。退一步说,如果徐长春这次不翻船,他便可以利用手中获得的不义之财,向更上一级权势者卖官,到那时,“一旦权在手”,他行贿的数额就不是51万这个小小的数额了,说不定会上百万、甚至千万。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比如原吉林省白山市政协副主席、市委统战部部长李铁成,从他1992年担任靖宇县副县长起,就是从几千元、几万元受贿开始的。随着他权力越来越大,从县长到县委书记,再到白山市政协副主席、市委统战部部长,权欲、金钱欲愈发膨胀,直至2003年1月28日因卖官受贿144万余元被吉林省吉林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贪官的嘴脸是最丑恶的,贪官的心灵是最黑暗的。不要以为贪官说几句忏悔的话就对他们施以仁慈,那是对人民的犯罪,更是对法律的亵渎。请问,在改革开放前的年代里,有没有“贪官”之说?那时的官员如焦裕禄等,哪一个不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认真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看看现在的官员,谁不在为自己、为家人、为亲朋好友谋私利,有谁想过真正去“为人民服务”?不是买官卖官,就是行贿受贿,拿人民的血汗钱为自己谋求高官厚禄。多么令人悲哀啊!
    
    贪官是从来不要脸面的,那么就把这些贪官的脸面交给法律和人民来撕毁吧,看看他们有多大的能力,因为这个社会毕竟还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天下。无论贪官在法庭上忏悔也好,痛哭也罢,都难以洗刷他们对人民所犯下的罪行,人民终将会把他们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酩:楼市需要重庆式的“打黑”
  • 北京人对重庆“打黑”的议论/张波
  • 惊爆薄熙来重庆打黑内幕:出动国安杀手秘密抓捕对手
  • 重庆检方应慎用“黑社会”罪名
  • 重庆打黑本身就是政治运动
  • 孙金栋: 中央无力打黑 重庆打黑褒贬不一
  • 魏风先: 重庆打黑震坏了党?
  • 薄熙来重庆打黑的人权担忧
  • 重庆打黑除恶有感
  • 重庆要及时追挖腐败/姜泓冰
  • 薄熙来重庆打黑的政治目的
  • 侃侃重庆审黑庭上黎强的“雷人”语录
  • 希望中央巡视组到重庆是“加油”而不是“踩刹车”
  • 重庆市信访办改善了吗/田嘉力
  • 重庆“打黑除恶”成果佳薄熙来深获民心
  • 纸片如雪花,飞向主席台:重庆打黑,请汪洋同志出来走两步
  • 重庆两起翻供事件不简单 背后有黑手?(图)
  • “虚抑革命 ”之三:后法西斯主义已然成型:薄熙来的重庆经验/陆士绅
  • 重庆十一良辰吉日不准离婚 免独自忧伤?(图)
  • 重庆老翁“玩命”与官员“逗你玩”
  • 重庆打黑:新一轮4起重大涉黑案提起公诉
  • 重庆打黑再出重拳 又一批重大涉黑案曝光
  • 少付其22万补偿 重庆六旬老汉树上住三个月被刑拘 (图)
  • 重庆古迹夜雨寺惨遭损毁 市长批示如同废纸 (图)
  • 重庆“讨薪农妇”写信邀温总理尝“放心猪”(图)
  • 重庆市政府回应:忠县“楼脆脆” 将要拆除重建
  • 重庆甲流感确诊2000例 预防甲流不能乱用“达菲”
  •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文强案和彭长健案进入司法程序(图)
  • 重庆忠县公布“楼脆脆”事件调查结果和整改方案
  • 重庆基层肃警: 黑社会是公安养大的(图)
  • 重庆忠县公安局原政委受贿12万元获刑十年半
  • 重庆忠县公安局原政委受贿12万元获刑十年半
  • 重庆至成都航线停航 高铁发展促运输格局大洗牌(图)
  • 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明年春天访台湾?
  • 重庆江北推行有奖实名举报 挖出受贿窝案
  • 薄熙来感谢重庆武警支持"打黑"重大斗争
  • “打黑举红”重庆追寻红色GDP掀旋风
  • 重庆19名厅局官员贪20.66亿
  • 请查查重庆市政府公布的各类“政绩”数字的真伪
  • 重庆冤民向中央巡视组举报“干部大走访”弄虚作假
  • “知青”情结带给我的厄运人生/重庆刘玉
  • 重庆上空的乌云
  • 谴责重庆师范大学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介入我的感情生活!!/启靖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且看重庆高官如此“抗旱”
  • 重庆警察绑架无辜者,洗劫百姓家园
  • 教师要生存--重庆市渝北区全体教师的呼吁
  • 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黄波的三大功劳
  • 重庆台商投訴:严历督促司法不公問題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井喷:我是重庆开县人,我有话要说
  • 重庆“中巴车”同犯罪分子勾结,交警实际上是车主
  • 中国法官的耻辱——评重庆高院第57号裁定书
  • 重庆发生惨剧 压死9名学生 每人仅获赔8千元
  • 重庆发生野蛮执法事件 孕妇肚子被撞下身出血
  • 重庆巫溪:野蛮执法致人间惨剧 汽车坠崖1死1伤
  • 重庆一名村民被公安毒打致死
  • 否认调戏女老板 重庆派出所长称只是拉了衣服
  • 找三陪未果 重庆一派出所所长当众扒女老板衣服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捡废铁惹恼保安 重庆一男子被活活撵入嘉陵江:警察寞然视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