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茶香阁:腐败是当前中国的中心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在当前中国所面临的各种问题中,范围最广泛、危害最严重、影响最恶劣、形势最紧迫的,无疑就是腐败问题。这一点,正逐渐成为党内党外、国内国外、体制内体制外难得的共识。
     (博讯 boxun.com)

    但是,对于反腐败在当前工作中的位置,对于反腐败与经济发展之间的轻重缓急关系,却似乎还没有在认识上“与时俱进”。反腐败一直没有成为工作中心,没有真正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反而常常让位于经济增长的“硬指标”,或者受制于担心影响经济的“软借口”。
    
    腐败已深入中国社会
    
    经过这二三十年的发展蔓延,腐败如今已深入到中国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涉及到每一个阶层,也影响到社会的每一步运作。起初,腐败先在党政机关中滋生,然后,又蔓延到立法、司法部门,以及教育、医疗、学术团体以至军队等等。
    
    同时,企业界的腐败问题也不断发展,并与党政机关的腐败结合起来,更加变本加厉。形势发展到今天,整个社会的几乎每一个环节,都无法避开腐败问题的影响。城管、消防、各种行业协会、民间团体,这些本来似乎没有多大权力的机构,也逐渐腐败起来;不少本来没有什么权力的人,也通过勾结、依附腐败的权力而分得利益。欺行霸市、横敲竖诈的“黑社会”尚且不说,就连水中打捞尸体这样的“业务”,也能看到权力腐败的影子!
    
    在中国当前的种种社会问题中,腐败处于最中心的位置。往深层次说,腐败是旧的政治体制与新的市场经济体制之间矛盾的产物,是这种矛盾的集中反映,是监督和制约机制长期缺失的结果。往现实的层面说,腐败对当今的社会造成了罄竹难书的危害,是当今很多问题和矛盾的根源。
    
    从“党的执政能力”,到国有资产的流失,从贫富悬殊、发展不平衡,到社会的公平和稳定,从“三农问题”,到环境生态危机,从教育、医疗问题,到国企的管理和效益,从食品安全,到征地拆迁、民众上访等等,都与权力腐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这些问题的解决,都是以腐败问题的解决为前提的,都有赖于一个廉洁、进取、有效率的干部体系。
    
    腐败也制约经济发展
    
    对于腐败问题,一直有一种想法,认为腐败是一定发展阶段的产物。经济进步到一定程度,腐败问题将会自动得到遏制,或者,至少可以先集中发展经济,将来再回头来解决腐败问题。现在投入很多精力去反腐败,不但事倍功半,而且会影响经济发展。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反腐败止于“人人喊反”/王希忠
  • 李成言:一党执政必然腐败?
  • 用网络打击腐败
  • 政治腐败者 实制造革命党之主品也/邵建
  • 中国的民间腐败现象的探讨
  • 查土地腐败的关键是敢不敢趟“深水”/施根贤
  • 真诚呼吁,温家宝总理能顺应严厉打击腐败的时代潮流/高达泉
  • 有些女人为何喜欢被腐败官员玩弄?
  • 新一轮大学改革将带来更多腐败/田辉
  • 高新民:四中全会反腐败有两大新突破
  • “四中全会”: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陈破空
  • 四中全会:反腐败斗争又前进了一步/姚克明
  • 中国腐败的司法部门是社会上最大黑恶势力
  • 巍龙:官僚腐败下的中国之痛!
  • 王寿臣:大学学术腐败为何愈演愈烈
  • 中共党建面临新使命 信仰不纯、腐败问题需根治
  • 毛泽东的后遗症­——贪污腐败/黄天罡
  • 高新民:腐败水深 改革不易
  •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 湖南越狱案曝管理漏洞 曾出腐败监狱管理局长(图)
  • 百起高校“大兴土木”腐败案调查 膨胀:监管的空白(图)
  • 武大腐败案续 公寓承建方负责人被带走(图)
  • 嘉兴查处46名官员 揪出历年来最大腐败案
  • 武大原校长谈高校腐败 陈昭方出事早有预感
  • 因举报腐败官员王培荣教授被剥夺教职
  • 中纪委第四次全会召开 强调保持高压惩腐败
  • 中共定多项腐败新罪名
  • 报道揭露政府腐败人物 渭南广电报记者挨整
  • 武大腐败案细节披露:行贿人妻子举报致案发
  • 中纪委又给一批腐败官员"下套" 谁胆颤心惊?
  • 中国校官腐败正吞噬大学精神
  • 重庆高院防止腐败将执行权一分为四
  • 武汉大学腐败窝案进入侦查阶段 定性罕见大案(图)
  • 重庆高院将执行权一分为四 防司法腐败
  • 河北唐山举报腐败的访民刘凤芹在劳教所中被迫害致死
  • 报喜不报忧贪官污吏乐悠悠:节日腐败变本加厉
  • 中国无法伟大的五十个理由 揭腐败真相
  • 中国新一轮反腐风暴直指土地储备的腐败
  • 因司法腐败导致无家可归,郑州台属向政府申请乞讨证(图)
  • 辽宁吴新因举报腐败遭非人迫害十余年
  •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法院腐败
  • 反贪污\反腐败斗争----十三年没有赔偿的冤案控告书/王付明
  • 中国共产党内长期腐败,创立了新三座大山
  • 北京密云村支书腐败滥权玩弄妇女致民怨沸腾
  • 党政不分政府腐败信访维权艰难!(图)
  • 河南内乡县公安局长“崔阎王”的腐败生活(图)
  • 铲除腐败 还我民权 / 毕和英
  • 一名天津检察官被逼上访 看司法腐败
  • 反腐败要行胜于言!民主是基础!法制是保证
  • 徐州腐败暗无天、制造冤案罪滔天
  • 请关注沧州一件腐败案中的黑恶势力
  • 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最“腐败”乡长、书记
  • 杭州市委恶意陷害举报人 官场有四类人不愿反腐败
  • 恐怖的郑州市中原区司法腐败,逼得国民没有容身之地.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控告:一起特大典型的司法腐败,合伙职务犯罪,渎职侵权案!(图)
  • 从一县委书记的腐败堕落轨迹看"贪妻贪夫"现象(图)
  • “吃吃喝喝”算不算腐败
  • 李桂荣:揭发腐败何罪之有,毒打致残天理难容!(图)
  • 西宁民选村委主任难敌腐败团伙 竟被诬陷入狱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神州无净土 腐败深入寺庙:三大古寺的和尚集体嫖妓
  • 黑恶当道,腐败官僚助纣为虐,苦难村民,盼和谐、盼青天/福州晋安村民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从一个孤儿寡母头顶七大冤案试看丹东市公检法的枉法腐败
  • 湖南省文化局腐败内幕:网吧证抄作买卖达18万元/张
  • 解读基层腐败官员邪恶害民歇后语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司法腐败的丧钟到底在为谁而鸣?/陈嬿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无孔不入继续腐败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郑天翔:中国的腐败问题及其根源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