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给沈德咏副院长一个“立案信访”反例/唐士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4日 转载)
     为了我案查错纠偏,20个月来,京沪两地踏破铁鞋无觅处,满目公职部门皆冷血。徒呼奈何!
      今晨上网浏览新闻,在“上海法院网”见最高法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先生在沪主持召开全国法院“立案信访”建设经验交流会的报道, http://www.hshfy.sh.cn/shfy/gweb/xxnr.jsp?pa=aaWQ9MTE3OTAxJnhoPTEPdcssz 据报道,最高法院很重视“立案信访”建设,这从沈德咏讲话中的一“强调”二“指出”三“要求”更“强调”的层级关系中清晰可见。我注意到,在这次交流经验会上,上海市高院在全国多家省市高中院中,第一个介绍了他们“立案信访”建设的经验,沪一中院有关领导也在场。
       正如沈德咏副院长所言,“立案信访”建设当然重要。可是,沪上三级法院果真重视“立案信访”建设吗?请允我向沈德咏副院长提供一个反面案例。 (博讯 boxun.com)

      关于各级各类法院信访工作的各种难肠,中科院研究员于建嵘先生已有大量调查研究并有系统报告,作为一个工龄不算太短的新闻记者,舆论监督耳闻目睹,非常清楚这一点。故此,当沪上两级法院“选择性失明”枉法裁判、明目张胆制造冤假错案后,有关办案法官一再伪善地建议到上级法院申诉“上访”,本人明确表示拒绝。6月12日,即二审错判做出以后第八日,本人即依法向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暨审委会提交书面“再审申请书”,希望通过“院长发现”环节查错纠偏,维护法律尊严。
      但奇怪的是,这一再审申请在潘福仁院长暨审委会多位领导桌上转了一圈,随后转给了审监庭庭长盛焕炜先生,时间跨度长达5个多月,沪一中院迄今对此再审申请书既不做出依法受理决定、又不依法驳回通知本人,究竟是何道理?因为法院有关方面冷漠、生硬、蛮狠,错案纠正遥遥无期,本人及全家面临断炊实在等不及,9月7日我前往法院恭候“院长接待”。没有想到的是,本人不仅没有等来院领导接待,反而随即发生了令人惊恐的一幕:6个不明身份的彪形大汉从法院出来,扭着我胳膊连推带搡,数次将我推出接待室,暴力威胁“架土飞机”,两次扭着推着将我往另一边的“信访”接待室驱赶……虽经中国记协、市高院法警队督查,沪一中院至今没有就当天的恶劣事件做出一个负责任的处理!
      明明是向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暨审委会提交“再审申请书”,可法院一再违法死拖硬缠不予处理;为了暴力威胁将我赶去“信访”,法院内部6个彪汉明显得到授意一拥而上,拒不透露身份对本人野蛮动粗。为什么?是因为启动“再审”查错纠偏不好使,和稀泥、猫盖屎的“信访”就管用吗?非也。
      请让我用20个月的依法维权辛酸经历证明这一观点。我案的错,虽然最后是由二审违法终审错判造成,但追根溯源问题首先出在一审。
      关于本案一审期间法院程序违法、实体违法的大量的质疑与检举,三家市级政法机构接到媒体舆论监督批转件后,曾经两次批转要求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处理。一次是,去年10月30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在接到沪上新闻媒体转来的我案检举材料,以沪会群(2008)第33999号文批转给徐汇区人民法院处理。问题出在徐汇法院,现在让徐汇法院主动纠错,可能吗?按照市人大常委会有关方面的建议,本人数次跟徐汇法院负责此事的该院立案庭陈姓法官联系,未果,没有办法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另一次是,沪上新闻媒体介入舆论监督,批件转给上海市纪委、监察局处理,纪委监察局综合处按照分工转给信访办处理;信访办按照有关规定,以(2008)沪纪监第011240号文转给市高院处理,上海市高级法院亦是“甩手掌柜”自己的茶让人代喝,即于今年1月15日以(2009)沪高院信访第587号文批转徐汇法院处理。结果呢?一模一样,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上述两件检举材料,均由沪上新闻媒体参与舆论监督转处,又有市人大常委会、市纪委、市监察局重量级机构批转,徐汇法院既未向上级机关回复处理结果,也不向检举人回复处理结果,可见今日司法“信访”已经败落到何种可喟可叹可悲的地步!
      今天上午,我跟市高院有关方面联系,有关负责人建议我以上述批转文号跟徐汇法院联系。电话打到徐汇法院立案庭,一位女法官听完本人问询,说你不要挂电话,我帮你问问……少顷,这位女法官回来,说你直接打021-64680966转2205陈法官。遵嘱立即联系陈法官,电话长时间无人接听……既然前面那位法官已经出去问过陈法官,我打过去,陈法官长时间不接电话,“那是为什么呢”?按照最高法院沈德咏副院长的说法,“人民法院为人民”的啊,徐汇法院概莫能外,但上述种种的确匪夷所思,更让诉讼当事人寒心,让一个维权新闻记者看清楚对外宣示“严肃执法”的徐汇法院是这般的不负责任啊。
      “立案信访”建设很重要,由于有了互联网这个传播平台,沪上三级法院有关方面既能通过网络宣贯最高法沈德咏副院长的重要讲话,也能全面了解维权新闻记者唐士军对于本案错漏的一系列质疑与揭露,也都参与了本文述及的有关本案可悲可叹的“信访”处理,但问题至今没有一个合理合法的结局。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另外,为了让上级部门领导给予关注,督促属下严格依法办案,使本案查错纠偏早日付诸实践,本人公开致信最高法新闻发言人孙军工 http://blog.china.com/u/080413/132658/200907/4992799.html 我估计孙军工先生肯定看到了,但就是没有任何消息反馈回来;要找市政法委书记吴志明先生反映,好不容易到了“宛平路9号”,连政法委的门都进不了,不要说吴书记见不到,就连吴书记麾下一个工作人员一听棘手情况,也拒不报明身份急急躲上楼去了。 “那是为什么呢”?
      没有办法,再次通过最高法院网站提交质疑检举材料。最高法经过“受理”“处理”程序,20多天后,给了我一个“特别提示” http://bbs.view.qq.com/b-1001025770/20819.htm ,一个或者45天即可结案的简易程序劳动争议案件,沪上司法“二进宫”耗时20个月仍然乱麻一团,本人走过的“法律程序”还不够多吗?两级法院依法按程序办案了吗?对此“特别提示”,我的感觉是百无一用。这是为什么呢?“有关部门”的确应该反躬自省!
      一个绝非孤案的反面材料,提供给沈德咏副院长,希望对全国法院系统全面加强“立案信访”建设,有一点反思的价值与益处。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 09.11.12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给俞正声书记提供一个“法治”案例/唐士军
  • 唐士军:写给最高法政府信息公开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
  • 唐士军:恳请曹建明检察长过问这一冤假错案
  • 唐士军:在韩寒的热议中,承受沪一中院的冷
  • 唐士军:有感于温家宝总理的“更正信”
  • 唐士军:与潘福仁羊焕发决斗书
  • 宛平路9号:访上海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不遇记/唐士军
  • 静坐抗议十一日:只盼沪一中院里升起个太阳/唐士军
  • 静坐抗议六日谈:沪一中院“春色绿了”/唐士军
  • 唐士军:救救“重度昏迷”的沪一中院
  •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