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广东基层教师质疑绩效工资 用我的钱来奖励我?(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2日 转载)
    
    
广东基层教师质疑绩效工资 用我的钱来奖励我?

     义务教育学校的教职员工从2009年1月1日起实施绩效工资。但绩效工资的筹资任务,主要由基层财政来完成。
    
      我省一些欠发达地区,教师正常工资的发放,已让地方财政捉襟见肘,很难再拿钱支持绩效工资改革。
    
      于是出现了一种截留部分津贴作为奖励基金、“用自己的钱奖励自己”的变通方法。这给教师最大的影响就是,本来就不富裕的基层老师,在绩效工资时代,可能遭遇工资“不升反降”的困境。
    
      记者深入各方调查,细致反映这项改革中的利益切割,试图将改革一线的问题充分呈现出来,提供进一步决策参考。
    
      教职员工绩效工资改革必然会遇到很多困难,当前暴露出的问题,当为所有参与改革者重视。
    
      “从自己身上割下一块肉,自己再赎回来”
    
      “不会涨工资,而且肯定有老师拿不回原来的钱。”原来叽喳的会场,校长此话一出,顿时安静。
    
      两周前,茂名市第四中学教师大会上,校长这样传达绩效工资实施方案。
    
      今年3月,省人事厅、财政厅和教育厅联合下发《广东省义务教育学校绩效工资实施意见》。四中教师陈娜(化名)和同事开始关注绩效工资改革,聊天时“涨”声一片。如今,涨工资的期望眼看落空。
    
      为了给老师讲清楚茂名如何实行绩效工资,校长打了个比方:
    
      某老师每月50元基本工资,100元津贴补助。实行绩效工资后,100元中70%成为绩效工资的基础部分,这70元钱和50元基本工资每月固定发放;另外30元作为绩效工资奖励性部分,由学校具体考核分配。“如果表现不好,这30元可能全部扣下,奖给别的老师。”
    
      按照这种算法,陈娜工资卡里将减少200多元。“感觉就像从自己身上割下一块肉,自己再赎回来。”
    
      更让人忧心的是,“赎回”期限连校长也不确定,“奖励性绩效工资有可能一学期,也有可能一年发放一次。”
    
      去年从师范学院毕业,拿着1100元的工资,陈娜经常教育学生,生活艰难,要努力学习。但学生说:“老师,你认真读书上了本科,但工资还没外面服务员多。”
    
      老教师可能损失更大。
    
      茂名某中学的卢老师,34年从教,“从来只听说涨工资,没听过降工资”。
    
      有人将绩效工资形象概括为“开前门、关后门”,前门指绩效工资,而“关后门”就是要全面清理规范原有津贴发放。
    
      卢老师教龄长,津补贴高。实行绩效工资以后,每个月津贴将被扣掉700多元,由学校统筹安排。而这差不多是他每月房贷的数字。
    
      他的同事,不少买了摩托车,课余时间跑客运赚钱。为了还房贷,卢老师也萌生此意。
    
      其实,无论是中央还是广东省的官方表述中,“绩效工资”和“涨工资”从未画上等号,而只是“保证教师平均工资不低于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
    
      事实是,公务员工资在调整中看涨。2008年,全省公务员月均工资水平为3772元,而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仅为2608元,差距达1164元。
    “肉”从哪里来
    
      为什么要“在教师身上割肉”?
    
      7月底,省财政下拨资金6.69亿元,缓解绩效工资对欠发达地区财政造成的压力。但按照文件精神,绩效工资所需经费,仍实行以县为主,省级统筹、中央适当支持的原则。
    
      也就是说,绩效工资的主要筹资任务,仍压在县级财政肩上。
    
      茂名市教育局人事科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实行绩效工资有两种途径,一种是政府拿出真金白银,给教师涨工资;另一种在老师原有工资里做“加减法”。
    
      央视报道,北京市政府投入20亿元实行教师绩效工资,北京13万中小学老师,每年可多出1万5千元收入。这即第一种途径。
    
      和广东许多欠发达地区一样,茂名目前走的是第二条路,因为“财政真的拿不出钱。”以茂名市茂南区为例,每个月6000多名中小学老师的工资,区财政还要向市里“借几百万元”,“再拿钱搞绩效工资,会要了政府的命。”
    
      9月份,实施方案刚出台时,茂名市某中学全体老师在操场“散步”以示抗议。某老师在珠三角任教的同学,实行绩效工资后,每月多了1000多元。这一对比,屡被茂名的同行提起,“不加钱就算了,还玩这种数字游戏”。
    
      “散步”没一会,几位女老师表示家中有事,陆续离开,其他老师也一哄而散。
    
      老师不敢太“造次”,他们绩效工资中的30%,还掌握在学校手里。
    
      按照规定,绩效工资中70%的基础部分随原基本工资每月发放,其余30%由财政“截留”后直接划拨到学校,作为奖励性绩效工资。
    
      茂名市财政局教科文科工作人员称,该局每年10月返还全年“截留”绩效工资中的四成,另外六成第二年3月返还至各学校。
    
      按每位老师平均截留300元计算,茂名有1万多名教师。这笔钱,由谁保管,会不会被挪用,甚至滋生腐败。一时间,议论纷纷。
    
      上周,茂名市人事局和教育局召开紧急会议,明确表示,原来方案废除,头一个月截留的绩效工资,将于第二个月返给学校,由学校自行考核分配。
    
      老师们又开始担心,这么快就开始分配奖励性绩效工资,绩效考核方案在哪?谁能多拿钱,谁的工资将开倒车。
    
      改革的复杂性在这件事上显露无遗。
    
      绩效时代的教师生态
    
      无论如何,绩效改革的成败,还要看其对教师积极性的真正激励作用如何。
    
      茂名市教育局曾下发关于绩效考核的指导性意见,明确奖励性绩效工资应“坚持向作出突出成绩的教师、一线教师、骨干教师和班主任倾斜,适当拉开分配差距。”但只是大方向,每个学校实施细则,由各学校自行掌握。
    
      当校长念出这一条时,陈娜觉得自己有希望,她一人挑起了初二四个班历史课教学,还当班主任,方案明显有利于自己。
    
      以前不少同事常夸自己能吃苦有前途。现在,夸奖变成了“你教这么多班,下个月肯定拿很多绩效”。作为一名教师,对钱的这种追逐她有点不舒服。
    
      而以前死活不肯当班主任的、以前只肯教一个班的老师,现在都松了口。
    
      地处郊区,陈娜所在学校生源逐年减少,很多老师一周才两三节课。以前是大锅饭工资,课时多无非是每节课多3元钱,大家差别不大。现在,教师争取绩效或许成为常态。
    
      绩效工资的改革确实改变了教师圈子的生态。
    
      “这正是绩效工资的初衷,奖勤罚懒。”茂南区教育局长李伟表示,老师多劳多得,贡献将在工资中得到体现。他认为,之所以有杂音,因为做得好的老师欢迎,得过且过的老师当然不愿意。
    
      但李伟最担心的,是各学校在分配这部分绩效工资时,会出现不够透明,领导一言堂现象。
    
      老教师卢老师早有心理准备。他告诉记者,并非自己偷懒,而是没有勤快的机会。他在的高一年级,只有一位老师可以教两个班,这位老师还兼任班主任、级长和学科主任,一个人干四五个人的活,因为他是学校领导班子成员。
    
      卢老师透露,以前,加上岗位补贴、巡班补贴、课时补贴等,学校领导一个月能拿1800元补贴。绩效工资实行后,领导的津贴没有了。“所以要拿我们这30%补”。老卢这样说着气话。
    
      他担心绩效工资将成为“紧箍咒”,老师本来就不宽裕,他们急于挣回本属自己的本分。因此,靠着这30%,校长能把教师管得服服帖帖吗。
    
      采访中,一位初中校长直言,“领导负的责任大,压力大,总不可能拿得比普通老师少吧,只能‘拆东墙补西墙’。”他认为,如果不当班主任,也没有任何职务,普通老师将在此次改革中确实将“降薪”。
    
      不容忽视的改革“冷淡症”
    
      事实上,中央和广东省文件都明确指出,中小学绩效工资应从2009年1月1日起开始施行。
    
      改革的延后,源于利益调整的艰难。
    
      各地人事部门牵头此次改革。茂名市茂南区人事局副局长凌富伟为了这项改革已经忙了将近一年。
    
      绩效工资是大势所趋,文件规定,社会关注。而凌富伟最头疼的,仍是涨工资的钱从哪里来。
    
      “涉及的利益盘根错节,始终在博弈”,凌富伟称,拖到现在才动手,最关键的原因,还是拿不出钱,导致改革显得步履匆忙。
    
      其实,茂南区还有一些外援。由于省财政专项资金投入,县、区一级财政有相应的配套资金。以茂南为例,每年将得到717万元专项资金支持,平均到每个老师头上有105元。但由于原来津贴全部取消,这105元中30%还要作为奖励性绩效工资,老师工资卡上的数字于是就未见涨。
    
      “每一个细节的确定,都走得很艰难谨慎”,凌富伟坦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投入足够的钱,地方政府只能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先吃透政策,再“结合本地实际,进行特殊消化。”
    
      茂名某学校政教主任马老师参与了整个操作过程,他理解老师的心情,又知道政府的难处。谈及看法,沉默半天他才憋出一句,“上面说要改,不得不改”。
    
      “让老师期望大,失望更大。”他说。
    
      这种对改革的冷淡,真实而不容忽视。 (博讯记者:梦已醒)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绩效工资改制最怕权力自肥/朱大鸣
  • 绩效工资改革方案应吸取已有教训/雷泓霈
  • 公共部门推行绩效工资是个难题/吴木銮
  • 事业单位实施绩效工资制有利无弊?/陈守礼
  • 事业单位和垄断企业应慎搞绩效工资/童大焕
  • 公务员最该拿绩效工资,教师应该领德勤工资/李海年
  • 广东卫生厅官员回应医生绩效工资标准
  • 中国--国务院决定事业单位绩效工资分三步实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