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仗义每多屠狗辈—为张林募捐有感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2日 转载)
    张林更多文章请看张林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老路
    
    
    
    
仗义每多屠狗辈—为张林募捐有感

     捐款
    
    张林出狱后一身伤病,还张罗为杨天水募捐。老路在纽约听说后,张罗给张林弄点银子,还发了个帖子,但是据说没有人理睬。只有民主党美国总部主席的刘东星先生伸出援手,11月10他们组织民主运动干部学校的学员们为张林募捐。
    
    募捐会上老路说:张林是安徽蚌埠人,出生于1963年6月2日,1979年9月,16岁 考上中国最好大学——清华大学,读书核物理专业,但是张林讨厌专制制度下的中国大学教育,也不想为独裁的中国政府制造原子弹等杀人武器,所以积极参加校园民主运动,曾任《清华大学历史地理学社》社长。
    
    毕业之后不久,张林就辞去公职,在安徽、海南、云南等地从事专业民运。多次越境,多次被关押。 1989年6月的六四期间,他组织领导皖北地区民主运动和发表大量演讲,六四屠杀之后被判刑2年。 1994年5月,他在北京参与筹办“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及其他民运活动,被送回安徽省处劳动教养3年。1997年9月服刑期满后,获得赴美签证来到美国。 但是张林认识到中国民主革命的主战场在国内,于1998年10月闯关返回中国从事民运,第2天被警察抓获,处3年劳动教养。2005年,张林因撰写文章批判中共专制独裁践踏法治被安徽省蚌埠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罪判刑五年。2009年秋释放,居住在蚌埠,继续受到当局的迫害和歧视。
    
    张林从青年时代参加民主运动,先后四次被中共独裁政权判刑或劳教,先后坐牢13年,最好的青春年华都耗在了牢狱里面。由于长期的关押和受虐,张林满身伤病,腿脚不能走路。但却永远不后悔选择的民主道路,永远不会放弃为自由民主中国而献身的理想。
    
    我们今天在美国搞民主运动,没有恐惧和威胁,也没有衣食之忧,但是民主战士张林却在国内受苦,他本来有很好前程,但是,他却放弃了这一切,甘愿为祖国的未来和人民的解放而牺牲。他现在满身伤病,妻子没有工作,还有两个女儿要养活,生活极端艰难。今天我们要为他奉献一点爱心。
    
    老路说完后,自己捐款并代表杨宽兴刘建永捐了款,民主干部学校的学员们纷纷捐款,一个叫陈燕芳的女学员红着眼睛捐出100美金。很多人都是60、50、40的捐。其实这些学员都在打工,很多人没有身份,收入微薄,当他们听说了张林的事迹,都非常感动。有个叫王星星的女学员说,我们在大陆都受歧视,没有人权和公正,张林搞民主运动就是想改变这样的社会现实,他是我们的先驱,是我们的榜样。女学员孙晓燕没有参加募捐会,但当她听说募捐已经结束之后,深夜打电话给老路询问张林的地址,表示要安排国内的朋友给张林送钱去。
    
    民主干部学校的学员们捐了1700多美元,刘东星先生自己垫钱凑足2000美金,又垫上手续费当日寄给了张林。钱虽然不多,但却是民运同道对张林的一点心意,希望张林能够藉此度过眼前的关口。
    
    老路在网上发起募捐活动之后,只有新西兰的草虾、欧洲的小乔和泰国的郭庆海先生表示支持,在纽约生活优裕、衣着光鲜的那些民运大佬们一个子都不出,他们大都有博士、教授、研究员的头衔,出有车、食有鱼,是成功人士,但却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听说有某主席也成立了个基金会,也弄到2000美金,但他自己一个人就拿走了1500美金,说要捐给国内的朋友,具体给谁,谁都不能问,保密。为什么不能给张林呢?张林还是他们的战友,与他们并肩战斗过。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人!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十年换甲子-十一国庆随想/老路
  • 刘路:老路为什么为“特务”辩护?(图)
  • 穿新鞋走老路的立法院令人不齿/单福山
  • 老路 诛心:由来已久的民运之耻
  • 解读杨佳案件法院判决/老路
  • 再走49年共产党的老路?——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张鹤慈
  • 老路:胡主席是人民的爹?
  • 老路: 大陆粪青都是猪么?
  • 老路:丹徒看守所会见杨天水
  • 老路: 给因绝食而陷狱的小乔、欧阳小戎
  • 老路:一个英雄贬值时代的“胡言乱语”—兼答郭国汀兄
  • 老路:冷眼看退党
  • 老路: 把绵羊和山羊分开—漫谈维权路径之二
  • 中国银行董事长:国有银行不会再重蹈“大不良”老路
  • 珠三角谁是真正龙头老大?深化改革不能“穿新鞋走老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