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反恐战争与文明的冲突 -- 从德州屠杀事件谈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8日 转载)
    
    来源:昭君博客
     昨天发生的德州Fort Hood 军人医院屠杀事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细节曝光。目前知道的是,约旦裔,生于佛州,毕业于V Tech生理及心理专业, 在这个军人医院担任mental health professional 的少校军医哈桑,突然开枪射击,导致13死,29伤,自己也身受重伤,目前在医院接受治疗。据说他在读书时就曾经有过心理困扰,为此接受过咨询;在服役和医院工作期间,也常因为自己的穆斯林背景而遭受同事的取笑;但最直接的屠杀诱因,可能还是他本月底即将被派往伊拉克这个事情。据说他曾经进行抗争,不愿意被派到可能对自己的族裔进行残杀的战场,但反抗无果。这是否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不得而知,但我觉得 这应该是一个合理的推测。 (博讯 boxun.com)

    
    现在就预言此事对在美的穆斯林,尤其是在军队的穆斯林的处境会有什么影响,可能尚早。但直觉地感到,这件事对本来就已经十分脆弱的种族关系会有负面的影响。9/11 以后曾经有段时间,穆斯林在美国犹如过街老鼠,被人们本能地视为“恐怖分子”的一部份。许多和恐怖组织毫不搭界的穆斯林和宗教组织,仅仅因为他们的宗教和种族背景,一直被媒体和大众视为“异类”,加以防备甚至无端的骚扰调查。不可否认,在穆斯林这个群体中的确有许多极端宗教分子,在理念和行动上支持帮助基地组织和他们的恐怖行为。据说哈桑就曾经在网上发布过激烈的种族言论(但现在尚未证实)。当然,这样滥杀无辜的行为绝对不值得称道,但我们在谴责他的同时,是否也应该看到事件背后的深层原因呢?本文就想从这个悲剧事件出发,谈一探反恐战争和文明的冲突这两个“大话题”。
    
    伊拉克战争打了八九年,其公开的目的早已从当初的“反恐”演变成了后来的“赶走独裁者,解放伊拉克人民”。不管这样的变化本身是否是欺上(UN)瞒下(美国民众)的“偷换概念”,这最后拿来盖脸的战争理由本身就是牵强附会的拉起虎皮做大旗。且不说赶走独裁者是本国人民自己的事情(当然你可以说,既然是独裁统治,被统治者怎么可能有力量赶走统治者呢?不靠外界的“民主”力量怎么可能呢?),就算你一个外来者要“解放”人家,也要问问人家愿意不愿意呀。就算伊拉克人民当初是欢迎美国大兵来解救他们于水火,恐怕也没指望他们一待就是八九年吧?不管你怎么标榜自己在那里是为了维持“和平”,你真刀真枪的在一个独立国家地盘上的存在是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问问伊拉克人民,有多少真的把美国人看成是解放者,又有多少把他们看成是侵略者?为什么有那么多过去的“良民”,不惜自己的生命代价,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地下反抗者”的行列?他们的行为,和二战中法国游击队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吗?我这里当然不是把美军和二战期间的德军比较,但从被占领国的人民的角度来看,两者似乎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仅仅因为美国把这场战争贴上“反恐”,“正义”的标签,就能够把他们打入“恐怖分子”的地狱吗?
    
    Don't get me wrong, 我绝对不是在为制造9/11 等恐怖事件的本拉登之流辩护(话说回来,在阿富汗的反恐也反了八九年了,这始作俑者还没影子呢,这本身不就是很讽刺吗)。但即便是开始正义的战争,也很可能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变质,更不用说伊拉克战争这种从一开始就名不正言不顺的战争了。而且,和以往美国卷入的一些战争,比如二战,越战,和韩战不同的是,反恐战争涉及到两个宗教体系之间的冲突,也因此,在意识形态的冲突之上,又增加了“文明的冲突”这个复杂的因素。
    
    亨庭顿在那本影响极大的著作“文明的冲突”中这样写道:,“普世文明”一词可以指西方文明中的许多人和其他文明中的一些人目前所持有的假定、价值和主张。 这可以被称为达沃斯文化。。。 然而,在世界范围内有多少人共有这种文化?在西方之外,可能不到五千万人,即少于世界人口的1%,也可能少至世界人口0.1%的人。它远不是普遍的文化“。 他指出,”西方消费模式和大众文化在全世界的传播“, 并不是他们所代表的“普世价值”在全球得到认同的标志,因为, “在中东的某个地方,几名年轻人满可以穿着牛仔裤,喝着可乐,听着摇滚乐,但他们却可能在向麦加顶礼膜拜的间隙,造好一枚炸弹去炸毁一架美国飞机”。正如美国人在7 -80 年代大量消费着来自日本的汽车,电器和其他商品,却并没有变得日本化一样。在阐述为什么尽管全球化已经成为二十一世纪的趋势,但却不会带来真正的“全球化文明”的时候,他这样说道:“任何文化或文明的主要因素都是语言和宗教。如果一种普遍的文明正在出现,那就应当有出现一种普遍语言和普遍宗教的趋势”, 而这,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是不可能真正发生的。如果说过去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印度教等几大宗教在全球处于比较平衡的势均力敌的状态的话,最近十几年伊斯兰教在全球的发展却加速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对立。从人口上看,西方基督教徒1900年估计占世界人口的26.9%,1980 年是30%,目前占33%;穆斯林从1900年的12.4%增加到1980年的16%,而三十年后的今天已经占全球人口的23%(印度教为第三位,占14%)。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力量的对立,是否和美国在全球反恐战争的推广有什么内在的关联呢? 反恐战争,是否会真的像一些人预见的那样,渐渐地向“宗教战争”或者“圣战”的方向发展呢?而一旦陷入这个怪圈,这场战争就成为了不可赢的战争。
    
    在这里我无意为某种宗教辩护。说实话,对于这两种宗教我都了解得不多(相对来说可能对基督教要多一些),也没有太强的倾向性。这里只是就事论事。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美国的一些媒体都把伊斯兰教描述成一个有暴力倾向的宗教。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样可以为那些极端的恐怖行为提供“意识形态”上的解释,并为反恐找到理论根据。但我们要看到的是,这些极端的理念并不见得是伊斯兰教的主流; 而伊斯兰教作为一个宗教,并不见得像人们所认为的那样具有攻击性。说到底,基督教也并不是一个那么和平的宗教,尤其是当基督教作为一个组织受到其他文明的威胁的时候。过去的十字军东征,中世纪基督教在欧洲的黑暗统治,都是证明。
    
    不可否认,任何宗教都是排外的。但我觉得基督教在这点上似乎尤其突出。以前就这个问题和这里的另外一个博主幕容青草有过很多讨论,这里一起贴出来,作为一个不是语的结语。
    
    一家之言,欢迎讨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