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武振荣:论“割肉”__立即民主之(2)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4日 转载)
    
    论“割肉”
     __立即民主之(2) (博讯 boxun.com)

    武振荣
    
    “割肉”:股市用语,“指高价买进股票后,大势下跌,为避免继续损失,斩仓出局,低价赔本卖出股票”(《百度百科》),是说这样的行为对于行为人来说,是于心不忍,但又不得不为之的。如果说现代政治在某种意义上也具有市场交易的性质,那么,在政治上也存在一个“割肉”的问题,本文就议论它。
    
    我在《一分钟政改方案》中说道,真正推进中国政治改革的事情一分钟就可以做得了,可是,现在已经搞了30年政治改革的中国至今也看不出眉目来,关键的是政治改革遇到了“割肉”的问题。立即民主是一种刀下见菜的事情,它一定要消减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别的不谈,就数以万计的共产党各级机关掏自己的钱包,用党费买房、租房这一点来说,是要在党身上“割肉”的,肯定,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不“割肉”他们的处境会越来越糟糕,到最后,他们就会“输掉”一切,正如他们的林彪副主席生前所说的那样“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就会一下子变成叫花子”。
    
    用历史的分析眼光看问题,他们若是在30年前或者40年前就“割肉”,那么,他们今天再“割肉”就不会遇到很大的痛苦,无论怎么说,要“割”的“肉”不会很多,块头也不会很大,只是事情发展到今天的这个地步,那一刀子“割”下去,会掉很多“肉”。谁叫中国0.4%的家庭(主要是高干家庭)坐拥了60-70%的社会财富呢?
    
    中国有一句话,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可不是么?“改革”的肥水已经全部地流到了掌握“改革”的人的田地里了,人们群众的田地好象是干涸了的池塘底,龟裂得起皮了。在“改革”前,人民群众还有廉价房可住,还能够看得起病,孩子还可以上得了学,可是呢?改了30年,今天,好家伙,“教改把你父母逼疯,房改把你腰包掏空,医改为你提前送终”(见胡星斗辑录的《中国民谣选》)。
    
    就人性恶的观点看,共产党高层也是人,他们也是邪恶的,因此,他们利用“改革”之机会给自己搂饱的事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问题就在于他们“私欲之壑”是永远填不满的,搂得越多,欲壑就越大,以至于发展到最后,把中国社会财富的100%都填了进去,他们也嫌不足啊!看来,毛泽东的笔杆子——姚文元在生前曾经写文章说过,“共产党内的资产阶级”是“中山狼”“恨不得把社会财富一口吞掉”的话倒是一副很好的自供状啊!
    
    今天,事情发展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共产党高层不“割肉”,“改革”就像一只将要死的蚕,连一根丝也吐不出来。因此,如果说中国还存在着共产党“生”的希望的话,那么立即“割肉”是他们的唯一的选择。在上文中,我说共产党中央机关搬出中南海的决定可以在“一分钟”内做出,那么,在宪法上取掉“共产党领导”的字样,也只需“一分钟”,同样,在国家组织中取消“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的事情,“一分钟”亦可以做到;如做出“释放全国在押政治犯”、“新闻自由”等决定,也只需“一分钟”。所以,共产党高层如果真正愿意推动中国“改革”,而不是利用“改革”耍花招,今天他们的任务不需要用“党”的脑筋去制定什么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党的脑袋在经济和社会事务上是不关用的),而是制定那种在“一分钟”内就可以立马见效的政治上“退出”计划。国家的事务归人民,军队归国家,党“退”到“社会团体”里去,在“法律范围内活动”——中国改革的大纲就立了起来;纲举目张,改革的一河水,霎时间就活了!我不明白,今天中国社会的“决策阶层”为什么舍去“一分钟”可成之事,而执意去做那些在时间里可以把人拖垮而又根本不可能做成功的事情呢?中国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不是“当权者吃力不讨好”的话,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一个聪明的股民,在股市上,当割肉时毫无犹豫的割肉,这样的行为值得共产党高层效法,如果说这样行为是为未来盈利做准备的话,那么,股民在当割肉时不割,就必然要损害他的长远收益;比此更要紧的是,共产党高层在当“割”的时候不“割”,那是会“要命”的。在今天,政治的道理已经变化得如此简单明了,用赵本山小品中的“卖拐”的方式继续忽悠人民已经办不到了!一句话:你们自己不“割肉”,人民就要“割”你们的“肉”!
    
    在60年前,更甚在90年前,民主是一种主义或者一种理论,可是在今天,民主已经是我们中国人生活里的一种常识了。因此,关于中国民主化的问题,不再需要“理论”或者“思想”的帮助了,它只需要社会上享有权力的人“放权”,“一分钟方案”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台的。民主不再同GDP、GNP挂钩,不再同国民识字率联系在一起,不再同公路、铁路的人均占有长度,电话、广播的普及率混为一谈,也不再和道德、宗教、传统等这类软东西捆绑在一起,电视、电脑这些新媒介的兴起,已经为民主铺平了道路,一个人在网上可以对全世界范围的事情任意搜索,从去里约热内卢的飞机票价到伦敦超市上的果冻,从政府的法律、发布的信息,到驴友们的旅行计划,从美国国家大选到日本地震等信息,一击鼠标,就可以阅读。没有电脑的人,坐在电视机前,也可以看到世界的方方面面,对此,谁可以再给普通人下“无知”的论断呢?在过去普通人是以“读”或者“学”摆脱无知状态的,现在,人们以“视”和“听”的方式摆脱了无知,投票所要求于选民的“知识”就这样的因着技术进步被每一个人廉价的获得了。所以,在今天这个网络的时代,你要说中国人没有投票的知识、水平和能力,鬼才信哩!
    
    其实,在共产党高层“割肉”的时间里,人民处于“等待”状态,所以高层专制分子若继续用“改革”的谎言欺骗人民,人民就不得不靠自己,人民一旦靠了自己,那么革命的局面就不可避免,共产党的“坛坛罐罐”难免被“打烂”,到那时,他们想哭都哭不出来了。
    
    在本文的议论中,我可以把“一分钟方案”看成是中国人民的最后等待和期待。共产党——这个中国政治市场上最大的一股,是在“割肉”行为之后最后的保住自己(哪怕以垃圾股的方式),还是被彻底的淘汰出局?就在于他们是否愿意实行“一分钟方案”。“一分钟方案”对于他们来讲,容易得如同在地上拣起一根麦秸,这样的事情他们不肯做,那就等着人民把“他们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吧!
    
    在我这样年龄的人的记忆中,除了毛、林、周3人外,共产党高层的那一帮子人,谁个没有一段被人民“打翻在地”的历史呢?历史啊,历史,你到底有什么意义?到底能够说明什么?到底会不会重演?这才需要哲学的思维啊!
    
    即便是这样,我还不得不指出,共产党高层现在拒绝“一分钟方案”不仅仅是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虑,还有着一种巨大的难以言说的恐惧,那就是他们怕在民主化后受到法律的制裁。柬埔寨的乔森潘、前南斯拉夫的卡拉季奇、前东德的昂拉克 、智利的皮诺切特在各自国家的民主化后受到了法律的制裁,这对他们的未来刻画了一副非常恐惧的图象,所以在他们这些人活着的时候,能够看到自己死时非常风光的进入八宝山也就心满意足了,至于说,死了以后的事情,“哪怕洪水滔天!”
    
    情况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我的这“一分钟方案”的文章岂不是白写了吗?不,不是的,因为与此一种方案连带的另一方关乎着中国广大人民对于民主的简化理解与看法,所以即使共产党高层这一头按兵不动,广大人民的这一边对于民主的简化理解却可以大大加快中国民主化进程的步伐,这叫“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2009-9-17《民主论坛》上载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立即民主:一分钟政改方案/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下)?/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上)?/武振荣
  • 论民主的精神/武振荣
  • 请不要为的实现设置“条件”/武振荣
  • “寂寞党”论/武振荣
  • 关于民主运动中的少数民族问题/武振荣
  • “6•4”之后的中国人权问题/武振荣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80后问题/武振荣
  • 妇女与民运/武振荣
  • 群体事件面面观/武振荣
  • 启蒙与梦/武振荣
  • 鼠标能点出民主吗?------《民运政治论纲》(之9)/武振荣
  • 三句话/武振荣
  • 泰山与麦秸/武振荣
  • 论解放/武振荣
  • 论当前政治批判的错误倾向/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