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金栋: 中央无力打黑 重庆打黑褒贬不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1日 转载)
    
    对重庆打黑除恶褒贬不一,薄熙来说它是“有杂音”。但是,中央高层一锤定音:打黑除恶是“民心工程”。薄熙来依然有备而来,10月28日借与政法系统座谈,作出重庆打黑除恶洋洋近6千言的经验总结。(10月29日中广网)
     (博讯 boxun.com)

    本人根据薄熙来总结,把重庆打黑经验概括为“四有”:一是有中共中央明确要求。打黑除恶不是重庆的发明创造,是中央要求的“规定动作”。二是有历届领导高度重视。重庆直辖以来,历届书记、市长们,都对打黑除恶态度鲜明,力度很大,工作很实。薄熙来只是接过打黑除恶“接力棒”。三是有兄弟省市经验借鉴。广东、湖北、上海比重庆抓得多,成绩大,声势大。四是有广大干警真抓实干。办案人员“五加二”、 “白加黑”,日以继夜,工作辛苦,精神饱满。
    
    重庆的打黑除恶之引起全国公众舆论的关注,在于它取得的赫赫成果和领导者的过人胆识和斗争艺术。应该说,浩浩褒奖之声远远盖过微弱质疑之音。聪慧过人的薄熙来,为了冲淡个人政绩,而把政绩分割成四块,奉送给上级、前任、外省和下级。他的聪明之处,还在于他回避了虽然历届都抓打黑除恶,为什么除恶不尽?为什么黑社会和“”黑保护伞”如此猖獗?黑社会从滋生和恶性发展的教训在哪里?
    
    依照笔者的分析和判断,教训过去的打黑除恶,没有做到除恶务尽,没有铲除滋生黑社会的土壤。黑社会产生初期,往往是零星的体,并没有形成紧密团伙;往往对社会造成浅层次危害,并没有深入到政权内部、要害领域;往往势单力薄,不具有强势的政治、经济实力。只要断其经济上的“造血功能”,他们就失去了生存和发展的土壤和条件。只要拿起坚强的法律武器,坚持露头就打,坚持除恶务尽,就不可能发展到黑社会如此猖狂的地步。
    
    笔者毫不保留地赞成薄熙来在座谈会上的表述:打黑除恶是个硬碰硬的斗争,也有如毛主席所言,这“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温良恭俭让。”我们政法战线给大家发了枪支警具干什么?是因为有危害人民的势力,要维护社会秩序。我们工作中要谦虚谨慎,但绝不能对黑恶势力温柔放纵。我们温柔,黑恶势力不会温柔,而且要杀人的!对少数人的宽容,就是对大众的不公、不负责任。我们的沉痛教训就在于,对黑恶势力打击力度不够,对铲除滋生黑社会的土壤认识不足,留下了僵而不死、死而复生的后患。这些话,薄熙来受为官“潜规则”制约,不便于公开表达。本人斗胆挑明,也算是对重庆打黑的“微弱杂音”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孙金栋:不合理的“老板工会”理应不合法
  • 孙金栋:合法不合理收费无人“自身革命”咋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