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唐士军:恳请曹建明检察长过问这一冤假错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1日 来稿)
    
    尊敬的最高检曹建明检察长:
     (博讯 boxun.com)

    我是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本人因严重不服一件民事诉讼案件,沪上两级法院严重背离法治精神,胡裁乱判制造冤假错案;接到再审申请的二审法院沪一中院,有于有关领导顶着拒不依法对这些“秃子头上的虱子”进行审查,拒绝通过“院长发现”环节查错纠偏,依法向上海市检察院申请抗诉。没有想到的是,受理抗诉申请后,沪上三级检察机关大玩“躲猫猫”游戏:案件由市院批给区院处理,区院摆样子、搞形式、走过场,完全成为法院枉法的“说客” http://bbs.view.qq.com/b-1001025770/19067.htm ,糊里糊涂“审查”后报给一分院,一分院有关方面不问青红皂白,最后竟然做出一个不负责任的“不立案决定”!这一“决定”,到底由谁审查通过的?是谁签发的?谁盖印的?检察院的大印,是谁都可随便盖的吗?http://tangsjt.blog.china.com/200910/5320686.html一分院民检处候处长至今不能回答本人上述质疑;受到本人一系列强烈质疑后,一分院将责任完全推给区院,找区院分管领导邵副检察长,看起来纠正错误还要等到猴年马月;回到原点找市检察院,民检处钱检察长好像也不太愿意急我所急,接到我的书面投诉后他的建议是:最好还是向法院申请再审,检察机关就是启动一个再审程序……是法院对本人再审申请严重违法不予处理,本人才依法向检察机关申请抗诉的,检察机关依法予以立案、启动再审程序,本人期待的就是这个!可是,沪检一分院严重背离法治精神,糊里糊涂做出一个“不立案决定”,使得检察机关由法院枉法的“说客”,最后升格为法院枉法的“帮凶” http://bbs.view.qq.com/b-1000001173/48994.htm 严重损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败坏了检察机关独立司法检察的形象,丧失了检察机关应有的司法监督公信力!鉴于沪上三级检察机关,至今不能正视本案中存在的严重错漏,缺乏必要的认真负责精神,对于已经做出的错误决定至今不予撤销,造成了检察机关与法院合谋枉法,继续加深对申请人合法权益的侵夺,现就本人依法向检察机关提交、被检察机关选择性失明的书面检举材料,请教最高检曹建明检察长:一二审法院存在的这些问题,像有关检察官所说的法官办案中出现的“瑕疵”呢,还是法官贪赃枉法、明目张胆枉法裁判,与不法用人单位沆瀣一气加害于依法劳动维权的新闻记者?申请人寻求司法救助依法申请抗诉,检察机关像这样无所作为作壁上观,是在显示法治社会检察机关独立司法检察的独当一面呢,还是用事实证明检察机关至今不过是人治社会一个“聋子的耳朵”?请最高检曹建明检察长拨冗就本案过问一下沪上检察机关,请他们用事实证明沪上检察机关不是人治社会“聋子的耳朵”。谢谢。顺颂
     曹建明检察长大安!
     唐士军 09.11.1
      
    (有关材料附后)
      
       对我案一二审判决有关违法事实的检举书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民检科乔君英检察官:
    我是(2008)沪一中民一(民)终字 第5210号案件上诉人、(2009)沪检民行申0158号案件申诉人唐士军,现因本案由市检察院批转你院处理,本人特就一二审判决涉及法院审判人员及被申请人有关严重违法事项检举如下,请贵院依法调查处理:
    1.按照一审庭审笔录,被上诉人委托代理书在去年9月19日开庭时未加盖公章,法官要求一周内补盖,代理律师表示补盖后及时送达。可上诉人在一审案卷中发现,被上诉人之委托代理书签章日期为“9月17日”,竟然比“9月19日”开庭日还提前了2日,“补盖”竟然让时光倒流回去2日,岂不怪哉?这一做法显属于作弊,可见此案审理程序违法;
    2.由此可见,此案一审开庭审理之前律师委托代理无效。况且,一审期间被上诉人一直未能依法提供按照同工同酬标准向上诉人支付薪金之原始凭据,也未提供依法与唐士军签订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文本,未能提供哪怕是一点点有关上诉人劳动合同违约之证据。可见,在这一案件中,是被上诉人不依法签订劳动合同、不依法足额按期支付劳动者薪酬,争议发生后又不能依法补救,而是高高在上说一不二,强逼上诉人“另签合同”未果后,匆匆忙忙违反劳合法第40条规定,违法“终止”了双方劳动关系。故此,一审认定被上诉人“终结”双方劳动关系“并无不当”,显然违法,是十分严重的不当,判词严重背离了“法律准绳”;
    3.上诉人在一审卷宗资料中惊奇地发现,同时被上诉人下属《中国现代企业报》员工,一审代理人之一李志芳从事报社通联工作,他持有新闻出版署统发“新闻记者证”,而长期在新闻采编一线、“2006年度报社优秀员工”的上诉人,却持有报社非法提供、无法律效力的“新闻采访证”。由此可见,农民日报社存在内外有别、厚此薄彼的严重的劳动违法、就业歧视问题;
    4.一审错判以后,本人多次跟办案法官王仪蔚提出质疑,问她为什么法庭不依法维护双方劳动关系?王法官一次说,你没有提出啊;第二次说,反正也不是我一个人判的。随后多次联系审判长马勇刚和人民陪审员钱骏声,均被一审法院搪塞过去。二审合议庭枉法“维持原判”,更是无法无天!成立合议庭是为了更好地办案,而不是办了错案责任全推给“合议庭”,谁都不负责任!
    5.下面逐条分析被二审枉法“维持”的一审判决,其中一系列常识性错误,明显不是技术水平原因,办案人员涉嫌与不法用人单位同流合污、沆瀣一气,玩忽职守、暗箱操作、枉法裁判。对此严重违法的行为,我先后向该院两位副院长(一位是接待日孙副院长、一位是主管崔副院长)和王立人院长分别书面反映,均未引起重视。可见徐汇区法院存在的问题,不是一两个办案人员的问题,而是合议庭甚至整个法院的问题。二审“乱麻一团”,枉法“维持原判”,更是随心所欲,严重背离“法律准绳”。这直接扼杀了诉讼当事人对司法公正的信心和建设未来和谐社会的信心。一审判决书主要内容及其质疑附后:
    
     一审判决书(主要列举错漏与舛误部分内容):……原告唐士军诉被告农民日报社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8年5月14日受理……2008年9月19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唐士军,被告农民日报社的委托代理人李政寰、李志芳到庭参加了诉讼(因委托代理书未盖农民日报社大印,主审法官当庭指出代理无效,表示将按缺席宣判。随后,法官允许其一周内补盖好算有效……法官此举,率性而为,于法无据。不仅如此,后来的“补盖”竟然还让时光倒流,比庭审还提前了2天。可见用人单位和法院对于法律规定的轻视到何种程度!)。本案现已审理终结。经审理查明,原告唐士军于2006年3月为被告农民日报社下属的《中国现代企业报》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唐士军的工作地点在本市。唐士军持有加盖了“中国现代企业报编辑部证件专用章”的《新闻采访证》。该证载明:唐士军所在单位为“中国现代企业报”,发证日期为2006年5月25日。(按照国家新闻出版法规,该证违法。原告供职期间曾向被告多次提出要求换发;劳动争议发生后,又数次向国家新闻出版署反映)……唐士军自2008年1月起的工资未领取到。2008年2月之后,唐士军被刊用的稿件为一份,发稿日期为2008年3月4日(唐士军不再履行合同,不再发稿(劳动)是何原因,是他本人原因?还是不可抗原因?还是被告原因?法院不予查明责任在谁,抡起大斧乱劈,如何维护诉讼当事人的权益?)。
    ……庭审中,农民日报社提供了2006年4月至2008年2月期间唐士军发稿情况及工资明细表(代理律师庭审代理无效,应该按缺席宣判,况且律师提供的还是假证――被告长期未向原告提供工资支付原始凭据,庭审期间也是。庭审记录显示,因双方工资支付标准发生争议,原告通过庭审再次提出,审判长要求被告提供,被告至今未予提供工资发放原始凭据。法院不顾程序、采信假证,断案依据何在?胡乱断案,能不出错才怪呢!)……本院认为……在唐士军未能提供其他证据推翻该明细表内容的真实性(对此工资明细,原告早已言明虚假。被告应当依法承担不予举证的不利后果。法院怎么会就此草率认定假证,嫁祸于人,让原告承担这种不利后果?)情况下,本院对此予以确认(数额没有异议,有异议的是支付标准,是同工同酬吗?法院查清楚这个问题了吗?),以此认定唐士军2008年1月、2月应得工资的金额。此外,庭审中,双方对唐士军于2008年3月4日被刊用的最后一份稿件均认可应得稿酬75元(质疑同前)。
    本院认为,唐士军于2006年3月为农民日报社下属的《中国现代企业报》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双方当事人之间因此建立起劳动关系。农民日报社作为用人单位,应及时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而其直至2008年1月15日才与唐士军签订《劳务合同》,确属不妥。(法律规定,劳动关系建立一个月内应该建立书面合同。截止目前,劳动关系建立3年4个月不建立书面劳动合同,这是多么嚣张的违法啊!对此,判决书竟然认定为“确属不妥”?“确属不妥”四个字代替“严重违法”,是对不法行为的纵容,更是对法律的亵渎,是对劳动者权益的严重无视)且从该份双方未签订的《劳务合同书》内容可见,其中关于医疗费用等方面的条款,确有违反劳动法律法规之处,唐士军因此未予签名同意,理由正当。(这种认定看起来很漂亮,但对于维护劳动者之合法权益于事无补。这个合同违法,那么双方应该签订什么样的合法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很清楚,但他们假装糊涂,合议庭应该指出,为何避而不言予以告知?)现唐士军要求农民日报社支付二倍工资,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但由于双方劳动关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施行前已建立。根据该法规定,对该类劳动关系,尚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该法施行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故农民日报社应承担自2008年2月起的二倍工资。唐士军要求2008年1月的二倍工资,缺乏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该法没有规定用人单位可以免除这一责任;况且该法同时也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不签合同者,被视为已经形成无固定期合同,应当立即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并从用工之日起次月开始,每月双倍支付劳动者工资。因此,法院的认定明显错误)。
    由于双方之间未签订劳动合同,关于劳动关系的存续期限并无约定(包括未约定合同关系终止时间。录者注),故双方之间系不定期的劳动合同关系(更为准确的表达是劳动合同法规定,双方未约定劳动关系终止时间的劳动合同,系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按照法律规定,原被告已经于2007年3月21日建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那么到了2008年10月23日,一审判决出来的时候,难道劳动合议庭不知道劳动双方应该建立怎样的劳动合同?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农民日报社通过唐士军实际工作岗位所在的《中国现代企业报》,单方面终结双方的不定期劳动合同关系,并无不当,故双方劳动关系自2008年4月1日起终结。农民日报社应支付唐士军工资至2008年3月止(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合同有“解除”“终止”之说,劳动关系要“终结”只有等劳动者到了退休年龄。没有证据证明原告已到退休年龄。再退一步讲,即使双方要“解除”要“终止”劳动合同,也是有很多条件的,还得在两个平等法律主体之间发生。《中国现代企业报》要是平等主体,何不作为被告参加这一诉讼?显然,一审判决的这一主体认定,完全是一个常识性错误。其次,被告依据什么条件“终结”这一劳动合同的?劳动合议庭无法自圆其判。另外,劳合法有“不定期劳动合同关系”的规定吗?既然没有,合议庭犯如此常识性错误,背后原因究竟是什么?劳动关系存在,支付薪金逃不掉)。至于唐士军的工资金额,如前所述,本院根据唐士军每月基本工资……元另加稿酬的工资结构,结合农民日报社提供的唐士军发稿情况,酌情予以判处(关于工资标准,双方争议明显,法院未予查明,更不依法决断,而是事不关己胡乱应付“和稀泥”,不仅不能依法保护劳动者的劳动权益,反而助纣为虐继续加深了对劳动者劳动权益的侵害。录者注)。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 2009.7.12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士军:在韩寒的热议中,承受沪一中院的冷
  • 唐士军:有感于温家宝总理的“更正信”
  • 唐士军:与潘福仁羊焕发决斗书
  • 宛平路9号:访上海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不遇记/唐士军
  • 静坐抗议十一日:只盼沪一中院里升起个太阳/唐士军
  • 静坐抗议六日谈:沪一中院“春色绿了”/唐士军
  • 唐士军:救救“重度昏迷”的沪一中院
  •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