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30日 来稿)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安徽芜湖的王先生因注册了“鲁迅.cn”、“鲁迅.中国”以及对应的繁体汉字域名,结果被鲁迅之子周海婴诉至法院。10月26日下午,此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开庭审理。王先生称自己的举动完全是为了纪念鲁迅,即使输了官司也会觉得自豪。(10月28日《新安晚报》)
     (博讯 boxun.com)

    几个月前,因为人教版的中学语文教材删减不少鲁迅文章,曾引发媒体和网民的激烈讨论,鲁迅在他离世这么多年后还能这么红,这也许是他自己做梦都不曾想到的。笔者向来不太喜欢鲁迅的文章,因为其文字非古非今,读起来让人觉得很不自然。在精神境界上,鲁迅的文章也乏善可陈,他的所有作品几乎都在将矛头对准当时的老百姓,对统治阶级火力欠猛。事实上,一个社会如果出现了很多问题,统治阶级无论如何都是应该承担主要责任的。
    
    一代文豪鲁迅作古已有73 年之久,因为他曾被毛泽东大加赞赏,所以在今天被很多人视为了一个神圣般的人物。非常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反右期间,一些早前比较敢言的文人几乎均被划为右派,最后,很多人都不幸锒铛入狱甚至是被整得家破人亡。可以肯定的是,鲁迅如果能活到反右和文革时期,他的下场必定好不到哪里去。
    
    有人说鲁迅是非常有勇气的文人,我却不敢苟同这个观点。首先,鲁迅所处的时代看似非常黑暗,其实,言论空间却非常大,当时不仅仅有数不胜数的敢言知识分子出现,而且就连中共地下党员都能上街发宣传革命的传单,这是很多看过“红色”电视剧的人都不会不知道的情景。所以说,对鲁迅以及很多异议知识分子而言,国民党统治时期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开明的时期,远非后来的时代所能望其项背。
    
    另外,我们可以从各种史料中得知,即使鲁迅在当时能自由发表针砭时弊的文章,但仍然换了100多个笔名,如此频繁地换笔名,不能说明当时的言论环境有多么恶劣,而正说明鲁迅不够坦荡,不敢用真名和常用笔名发表作品大致只有两种原因,要么是害怕当局报复,要么就是觉得文章写出来后问心有愧。在当时,除了共产党的地下党员遭到迫害之外,你几乎很难找到遭迫害的文人。所以,我更宁愿相信鲁迅是一个世故文人,虽然不能说他贪生怕死,但怎么也无法说他无所畏惧、大义凛然。
    
    批百姓和反传统几乎贯穿着鲁迅所有的文学作品,可是,我们有没有想过,鲁迅为什么对普通老百姓一肚子气?为什么对传统文化恨之入骨?答案只能从鲁迅的经历中找。鲁迅的性格比较孤僻内向,因此不太容易和人相处,他所呆过的地方很多,但他并没有受到很好的礼遇,这使得他有一种失落感,所以看那些老百姓会觉得很不顺眼,于是作文加以挞伐。另外,鲁迅因为和许广平非法同居,名不正言不顺,且生下了一个私生子周海婴,所以更是遭到了周围老百姓的诟病,这使得鲁迅对老百姓和传统文化更加的反感。
    
    鲁迅虽然英年早逝,但终究没有断子绝孙,这是他比很多人都幸运的地方。周海婴作为鲁迅的私生子,虽然也不是太光彩,但因为鲁迅在中国文坛上的“崇高”地位,所以,也没有人会对此进行太多的指责。再则,周海婴虽然是私生子,但他毕竟是无辜的,要怪也只能怪鲁迅和许广平不小心。
    
    中国人有句熟语叫:“子不念父过”,这一观念在如今的名人之后身上似乎表现得尤为突出,譬如说毛新宇,虽然毛泽东在历史上犯下了不少错误,但他却从来不会对毛泽东有半句批评,而老舍之子舒乙和鲁迅之子周海婴也一样,都在帮忙将自己的先人神化。虽然笔者并不推崇鲁迅,但并不否认他的批判精神,即使只是批判老百姓在现在看来也还是难能可贵的。可是,周海婴身为鲁迅之子,不仅仅写不出什么有影响的著作,而且从来不敢对这个社会有半句批评,更遑论批评统治阶级了,这难道是鲁迅希望看到的,依我看,如果鲁迅泉下有知,定会大骂周海婴这个不肖子孙。
    
    如今,有鲁迅迷抢注有关鲁迅的域名,这应该是值得周海婴肯定的事情,不料,他却将此视为恶意,愤怒地将其告诉法庭。由此可见,周海婴的心胸比针眼还狭小。鲁迅如果活到今天,可能会被周海婴气死。此案尚未宣判,从法律上讲,抢注域名的王先生没有任何违法的环节,即使他的初衷不是出于对鲁迅的崇拜,是出于商业目的,那么周海婴和其他人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对其进行道德上的谴责,没必要动用法律资源来“讨公道”。假如周海婴最终赢了,那将是中国法制的耻辱。
    
    2009年10月29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