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全运会“发飙”是国人素质差吗/李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9日 转载)
     中国人素质低!我们常听到这样的说法。近年来,随着出镜人数的剧增,有关国人素质的话题更加火爆。在英美生活多年的剑桥大学讲师刘瑜在《礼仪之邦》中写到了中外之间的巨大差距:她在英美生活的时候,人与人之间都相当友善,陌生人只要目光相接,一般都会点头微笑致意,邻里之间也充满的关爱与温情。但回国后,人与人之间的冷漠甚至敌意让她非常不习惯,感叹“我们礼仪之邦的文明早就超越了伪善,走向了赤裸裸的冷漠,赤裸裸的恶意。”
    
       这话国人听了不舒服,但却是残酷的事实。在香港求学六年后回来,我也和刘瑜有同样的感受,颇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人与人之间那种动不动就剑拔弩张的亚战争状态。恶意、争执、攻击、发飙,在我们这里发生的频率似乎太高了。 (博讯 boxun.com)

    
      正在举行的全运会似乎又在给中国人素质低的说法提供佐证,全运会几乎成了发飙会:
    
      有柔道亚军拒绝最后的称重,怒踢广告牌并狂骂:“太黑了!”;有在记者会公开发飙:“我拿的是银牌,但是我觉得我才是冠军。”;有双方观众群殴的;有狂奔150米追打主裁判的;有在赛后继续在场上站立八分钟拒绝退场的······
    
      面对如此之多的发飙事件,有人或许会说这是国人素质低的力证。然而对此我却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这些事件恰恰说明了中国人人际关系紧张、爱发飙的根源不在于什么民族劣根性,而在于缺乏公正。所谓的“中国人素质”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个伪命题。
    
      为什么这么说呢?有个很清晰的比较,为什么每次全运会这么多发飙的,而奥运会上却极少?原因很简单——公正!奥运会是在公正的环境下竞争,即使输了,也心服口服。反观全运会,当各式各样的“内定”、“黑哨”、“黑腿”充斥着赛场的时候,我们还能指望被暗算的选手心平气和地向对手表示祝贺?
    
      所谓的国人素质问题也一样,同是中国人,我在特区香港极少见到有人争执发飙,因为那里健全公正的制度设计几乎不给你什么发飙的机会,在你遇到不公待遇的时候,你很容易可以诉诸正常的制度来讨回公道。如果遇到警察野蛮执法,你不用发飙,投诉会帮你把他收拾得服服帖帖;如果遇到有人欠债不还,也不用提刀上门讨债,法庭会帮你拿回每一分钱。回到内地之后,我却经常忍不住要发飙,各种各样的霸王条款,无人制衡的专横,不发飙那叫没正义感。
    
      公正是人类文明始终追求的核心价值之一,因为只有公正才能最大限度地降低人们之间的矛盾与摩擦,减少斗争与消耗,促进优胜劣汰、罚善惩恶,最终促进人类的进步与繁荣。
    
      那么怎样才能实现公正呢?契约论是构建现代民主政治的核心支撑之一,其道理再简单不过,所有参与者都参与规则的制定,大家以契约同意的方式将一部分权力让渡给某个权威机构执行规则,契约同时包含监督制衡机制以保规则的执行符合签约者的本意。既然是大家自愿达成的公正的社会契约与制度,而且不走样,自然会得到最大多数人的认同,争端也会被降到最低。
    
      而在现实中,全运会的一些规则(或者说潜规则)是由少数人专横地制定并执行的。跳水名将熊倪的启蒙教练马延平说,中国跳水目前最高领导周继红不仅决定了金牌的归属,而且还决定了裁判的阵容,甚至包括裁判的“生死”。这样产生的规则(其实已经很难称之为规则),谁会服呢?矛盾与怨恨就是这样挑起来的。
    
      港片里有句话很经典:“我最恨人家用枪指着我的头!”专横无理最容易产生怨气,如果还加上一句“我就无理了,你能把我怎样?”当你确实不能怎样的时候,你就只剩下发飙了。发飙其实很可怜,因为它是弱者最绝望的反抗。更可怕的是,这些由基础制度设计不合理生出来的怨恨会在社会各个环节传导,你对我发飙,我对他发飙,不断找下一个出气筒。以至于大家都变得凶恶,但是大家都觉得很委屈。
    
      这与中国人的素质无关,只和公正有关。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