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重庆市信访办改善了吗/田嘉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7日 转载)
    
    虽然写过好几篇关于信访的帖文,但直到2007年4月3日以前我都没有实地到过信访办。不管是党委的,还是政府的,以及人大的、政协的,都没有去过。对于信访办的所有知识和印象都是来自电影、电视,报纸,文学作品,以及网络文章。我从这些渠道中得知,在信访部门工作的人员,有些人很冷漠,遇事推诿,态度生硬;但也有非常负责任的,有些信访办主任不但认真负责地为上访人员解决问题,还和上访者交上了朋友,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有位信访办负责人因病去世,人们自发地为他送行,痛哭失声,场面感人。这些,就是我对信访部门的认识。
     (博讯 boxun.com)

    至于信访部门的工作场地和环境,我一直认为与医院的诊室相同。上访人员都坐在长椅子上排队,有人叫号,叫到的人依次进入房间,接待人员都象医生那样冷静而有规则,上访者与接待人员面对面,就象患者与医生面对面一样,倾诉,述说,接待人员就伏案记录。不知为什么,我想象的信访办就是这样的。也许,在潜意识里我把上访人员的诉说与患者的诉说归成了一类。他们都有求助的愿望。而信访办,就是满足上访者求助愿意的地方。这个地方,是代表党和人民政府接受民众诉说的。然而,当我真的去了一次信访办,我的全部想象立即坍塌了。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2007年4月3日下午,我和另外两位职工来到重庆人民信访接待室,原来,信访办是这样的:
    
    重庆市人民信访接待室座落在重庆人民大礼堂斜对面的一个支马路里。约有中小学教室那么大,有排椅,但无课桌。我们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还以为人家在开会,在门口观察了一下,确认不是开会,都是来上访的,人们随意地坐着,里面充拥着类似于火车候车室里的那种嘈杂和气味。于是我们就进去。
    
    进门之后向右看,就看到很长也很高的柜台。柜台后面坐了两位工作人员,他们的面前有本子,正在记录什么。我们明白了,“医院诊室”的想象根本是错误的,上访人员就要在这又长又高的柜台前站着向工作人员倾诉了。
    
    右边工作人员面前围了几位女上访者,看来一时半会是说不完的。我们就到左边接待人员那里等待。先是有几个人高喉咙大嗓门地说了些什么,走了。然后是一位老太太,边说边抹眼泪,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柜台很高,约1.5米,老太太年纪很大,即使没有80岁至少也有 70岁了。但个头比较矮,大约与柜台同高,为了能和工作人员对话,老太太努力地仰起头,还不时地抬起脚后跟。同时,又不断地在抹眼泪。这一幅景象深深地印入我的脑海,令我震憾,一闭上眼就看到,挥之不去。
    
    工作人员说不上热情,但也绝不冷漠。他们的表情是充分职业化的,公事公办,不卑不亢,面带若有若无的笑,我说不上是微笑还是似笑非笑,反正,是充分职业化的那种笑。显然,他们都是训练有素,而且绝对不会感情用事。看来,他们对苦难困顿以及委屈冤屈早已经司空见惯。
    
    老太太边抹眼泪边垫脚后跟边仰头的诉说终于完了,工作人员也记录完了。上访也就结束了。老太太边抹眼泪边离去了。我心中不是滋味。
    
    我想,论年龄,老太太即使不是工作人员祖母那一辈的,至少也是母亲那一辈的。但在老太太艰难的诉说过程中,工作人员丝毫也没想到应该请老人家坐下,为老人家端来一把椅子,送上一杯开水。没有。工作人员心安理得地坐在很高的椅子上,足可居高临下地观察这位老年上访者,气定神闲地记录着。他只是照章办事,何错之有?可是,高达1.5米的柜台,不给上访人员准备坐椅,是由重庆信访办定的“规矩”吗?什么人定下这种没心没肺的规矩?上访人员应该也有隐私,也有伤心的事,也有不愿意在公众面前展览的事。为什么不能为他们准备一些“单间”?做为直辖市,经济腾飞日新月异,GDP在10年内几乎翻了一番,三个月就更换一次地图,已经建起了36座大桥的重庆市,没有经济实力为上访人员准备一些“单间”、没有经济实力为他们准备几把椅子?我的心在痛。我和我的同行者已经没有心情向工作人员诉说了,我们只是把事先写好的材料递给工作人员,待他作了必要的记录,我们就匆匆离去了。老太太上访的那一幕,将永远留在我的心里,我心中的痛难以诉说。
    
    去年媒体曾经报道过,重庆新任的市委书记汪洋在与群众摆谈时,身边的工作人员几次喝令群众“站起来说话”。被汪洋同志严厉批评并制止了。汪洋说:群众为什么要站起来说话?应该站起来说话的是我们。对这篇报道我感慨良多,为此还写过一篇帖文,很说了些赞叹的话。可是,有关部门并没有举一反三。重庆市的信访办仍然是让群众“站起来说话”。也许,汪洋书记还没有来得及到信访办去视察?
    
    一个城市的工作搞得怎样,可能有很多考核指标,GDP,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数据,市容市貌的改观,路桥建设的飞跃,等等。但是,有一个地方能够最真实、最直观、最有说服力地体现该市的工作状况,以及当地的干群关系,社会和谐,百姓的满意度。那就是信访办。那里,是一扇窗户,是一面镜子,也是一处“软肋”。亲爱的领导,别把信访办搞成了“被遗忘的角落”呵。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打黑除恶”成果佳薄熙来深获民心
  • 纸片如雪花,飞向主席台:重庆打黑,请汪洋同志出来走两步
  • 重庆两起翻供事件不简单 背后有黑手?(图)
  • “虚抑革命 ”之三:后法西斯主义已然成型:薄熙来的重庆经验/陆士绅
  • 重庆十一良辰吉日不准离婚 免独自忧伤?(图)
  • 三峡总公司:三峡致重庆气候异常说法没根据(图)
  • 薄熙来为什么邀请邓楠去重庆?/姜维平
  • 重庆打黑 打贪 砸烂了公检法/孙维本
  • “钉子户”再现四川重庆说明了什么?
  • 薄熙来画饼充饥:重庆人平均6,5年能够买房?/姜维平
  • 6.5年收入买套房 重庆狠招揽民心/黄屏
  • 三峡工程让重庆更脆弱?
  • 学重庆,铁拳重击"权、钱、黑交易链"
  • 有人对重庆“打黑除恶”疯狂反扑重庆挺住
  • 难道重庆禁烟也属打黑/张铎
  • 重庆老汉因吸烟被拘五天,法与理碰撞尴尬了谁?/崔济哲
  • 同僚会场被带走 重庆公安副局长们噤若寒蝉/吴强
  • 黑恶势力决不止重庆才有/曲吉山
  • 从已经瓦解了的重庆黑恶势力我们看到了什么?
  • 重庆警方公布击毙劫持人质男子现场照片(图)
  • 重庆涉黑案之最 黎强案被告多达31人为
  • “不了解重庆的情况”黎强曾向薄熙来叫板
  • 周永康批示重庆打黑行动 称之为“民心工程”
  • 张清扬:重庆公交“黑老大”案开审,31名被告出庭(图)
  • 揭秘重庆富豪黎强涉黑案:家族化运营黑帮公司(图)
  • 重庆高院在綦江审理张起上诉案
  • 重庆富豪黎强受审 起诉书念了一上午
  • 重庆发现千亿级特大气田 被称为“亚洲第一大气田”
  • 重庆打黑列地方应对网络舆情榜榜首 (图)
  • 重庆黑老大黎强被控9宗罪明日公开受审(图)
  • 重庆打黑全程回顾:8厅级官员落马 2000人被抓(图)
  • 重庆打黑回顾:8厅级官员落马 2000人被抓(图)
  • 重庆最大涉黑团伙明日开审 曾组织操纵民众上访 
  • 重庆"打黑"检察机关共批捕700人 未准逮捕72人
  • 重庆举行大规模突发事件应急演练(图)
  • 重庆24名黑老大全部落网 查封冻结资产15亿(图)
  • 重庆举行大规模突发事件演练 薄熙来观摩(图)
  • 重庆打黑战果累累:“公安局大楼空空如也”
  • “知青”情结带给我的厄运人生/重庆刘玉
  • 重庆上空的乌云
  • 谴责重庆师范大学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介入我的感情生活!!/启靖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且看重庆高官如此“抗旱”
  • 重庆警察绑架无辜者,洗劫百姓家园
  • 教师要生存--重庆市渝北区全体教师的呼吁
  • 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黄波的三大功劳
  • 重庆台商投訴:严历督促司法不公問題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井喷:我是重庆开县人,我有话要说
  • 重庆“中巴车”同犯罪分子勾结,交警实际上是车主
  • 中国法官的耻辱——评重庆高院第57号裁定书
  • 重庆发生惨剧 压死9名学生 每人仅获赔8千元
  • 重庆发生野蛮执法事件 孕妇肚子被撞下身出血
  • 重庆巫溪:野蛮执法致人间惨剧 汽车坠崖1死1伤
  • 重庆一名村民被公安毒打致死
  • 否认调戏女老板 重庆派出所长称只是拉了衣服
  • 找三陪未果 重庆一派出所所长当众扒女老板衣服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捡废铁惹恼保安 重庆一男子被活活撵入嘉陵江:警察寞然视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