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参加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经济专业委员会年会随感/周立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9日 转载)
    
     2009年10月10日,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经济专业委员会年会在本市贵阳召开,我虽非该委员会会员,但因地主之利也参加了两天的会议。
     (博讯 boxun.com)
    
    
     10月10日上午8时30分,我进入设在贵州民族大酒店七楼的会议室,会议还没开始,贵州省律师协会的张国强秘书长看见我后对我说,过会他要送我两本书看,我问是什么书,张秘书 长说是今天主角坐在台上的中华律师协会经济专业委员会主任肖金泉大律师的杰作《谁来拯救美国》,看着他略带神秘的表情,我说:谁来拯救美国?难道是中国吗?美国需要拯救吗?美国还要拯救世界呢,我还真想看看这本书。   
    
    我又问张秘书长:你说我为什么想看这本书吗?他看我一眼,我对他说,这是因为我不相信美国需要拯救,更不相信中国能拯救美国。
    
    在当天会议开始前,我从张秘书长处得到了《谁来拯救美国》,同时还得到了肖金金泉律师与黄启力律师合著的《中国司法体制改革备要》。   
    
    中午休会,我与几个同行聚餐时,我讲到可能全中国最有钱的律师都集中到了经济专业委员会了,从上午他们演讲的内容看,我感觉他们身上商人的属性已经超过了律师的属性,世上有做各种生意的人,他们可以说是做法律生意的人。当我翻阅《谁来拯救美国》时,我觉得这个书名不过是“标题党”为吸引人的眼球而已,令人失望。在11日下午,肖金泉律师在会上讲话时也说之所以将书名定为“谁来拯救美国”完全是出版社的主意,纯粹是为了吸引读者的眼球,他也承认中国拯救不了美国。   
    
    当我在两天会议间歇时间中看完肖律师十万字的〈〈中国司法体制改革备要〉〉后,才真正认识了肖律师,对他油然而生敬意。我基本上是一口气读完的这本书,我好像感觉到了一个知识分子一个法律人为国家为民族的命运殚精竭虑的一颗咚咚直跳滚烫的心。肖律师为中国司法体制设计的“三审制”、将“调解”和“执行”功能从法院分离出来的建构,从我这个老律师的实践来看是十分科学和实用的。肖律师不是简单地设计了一个司法建构,而且还对之所以这样建构的必要性和科学性作了非常有说服力的论证。我们经常出庭的律师都有这样的感受:一个案件到了一个热衷于调解的法官手头后,这个法官是如何的向双主当事人讨价还价,他们所谓“背靠背”“面对面”的调解办法不过是对双方当事人吓诈,这个时候的法官没有一点法律威严公正化身的影子,很多时候成了和稀泥的和事佬,有时候的当事人是含恨接受了屈辱的城下之盟。调解是中国司法的特色,但是这已经严重损害了法官公正严肃依法裁判的形像,为了解决这一矛盾,按肖律师的设计则是在法院之外专门设立一个专司调解的不属于法院系统的机构,将相应的案件从法律上规定调解前置,调解不成再起诉到法院,这个时候法院就不再调解只能依法判决。
     
    法院身负审判和执行,在现实中的弊端已经非常突出,近一半的民事(行政)判决的案件不能兑现判决书,俨然成了“法律白条”,这个时候当事人就会连带认为法院判决书是没有威信的,损害法院审判的公信力。另一方面对法院法官执行过程中的渎职侵权行为,利害关系人又只能告诉到执行的法院,寄希望于法院自己改正错误,这样的机制是不科学的。将执行功能分离于法院,建立行政性质的全国有行政隶属关系的司法执行系统,既避免了“执行难”对法院公信力的损害,更能采取有力有效的措施解决“执行难”。对执行机构及人员的侵权渎职行为,利害关系人可以起诉到法院,有了这样科学的司法监督,则能保证执行过程的公正性合法性。
       
    肖律师设计的司法体制,并没有否定和动摇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权,相反是对之的促进和保护,这是建立有中国特色的司法体制的可行蓝本。遗憾的是我被感动了没有用,在中国体制之下肖律师纵有经天纬地之才,即算你是古今天下第一国师,如果不被贤明的君王青睐,除了引得我等凡夫俗子感动唏嘘外,恐怕没有作用。肖律师自然深明这个道理。他说,这本书他让一个可以接触非常高层的老领导看了,这个老领导对他说,好啊,好是好,可是领导们太忙了,马上要开会了,领导们都在想着他们的位子会不会保得住呢,他们没有时间看你的书啊,你能不能将全文压缩到五千字呀!
    
    肖律师的郁闷是显然的,但这不是他个人的悲哀,而是全中国人的不幸。肖律师虽然已经身家千万(或更多),还经常是巨商大贾党政要员的座上宾,在他纵横捭阖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的内心孤独苍凉。
      
    肖律师设计的司法体制,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个司法体制要促进和保护的执政党是百分之百以国家民族的命运为依归的,没有自己作为一个党派独立于人民群众的特殊利益,他寄希望于在这样体制下的法官能够忠于法律。
       
    肖律师在书的前言中说: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中国的法律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制定的,法律的贯彻实施是党的方针政策得以落实的保障,而法官能够忠于法律,实质上就是忠于党的方针政策。这个逻辑是我们这一代法律人在教科书上学来的。但是如今好像已经过时了,现在的检察官、法官和律师们在具体的工作中很难找到法律至高无上的感觉了。“三个至上”(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和法律的要求至上)成了全国法院审判工作的指导思想,最近连续两年的司法资格考试都有论述“三个至上”正确性的考题,这个时候所谓“法官能够忠于法律,实质上就是忠于党的方针政策”的逻辑已经不能成立了。   
    
    法律是对公民权利的保护,是对国家权利的制约。在没有法治而行人治的国家,当权都就能随时根据自己的喜好和利益要求修改法律制定法律,更能在法律之外随时找到有法不依的理由和借口(比如三个至上)。肖律师设计的司法体制无疑也是束缚国家权利政党权利的,要想让当权者自动放弃为所欲为的特权,而作茧自缚,这样的设计其可行性在当今中国又有几何呢?
        
    肖律师老家是贵州毕节,他自称也是贵州人,他没有因为现在已经获得的巨大名利而忘记了一个知识分子忧国忧民的情怀,我为有这样一个老乡同行而高兴。
    
    向肖金泉律师致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Modified on 2009/10/19)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家赔偿案件为什么不能风险代理/周立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