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专家解读“东亚共同体”构想: 未来难走欧盟路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7日 转载)
    
    来源:广州日报
     (博讯 boxun.com)

    “东亚共同体”难走欧盟路
    
    每周圆桌
    
    东亚共同体
    
    梁云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高洪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
    
    “东亚共同体”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但这一构想却在10日的第二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上成为共识,并被写进《中日韩合作十周年联合声明》。旋即, “东亚共同体”几乎成为一个全球性热点话题。美国官员也公开表态:美国不接受任何排除美国的地区共同体。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无疑成为一个“赢家”,无论如何,他极力追捧的“东亚共同体”构想终于得到了回应。
    
    按照鸠山的设想,“东亚共同体”应该以欧盟模式为蓝本建立,它将成为与美国和欧盟并驾齐驱的世界经济“第三极”。那么,鸠山提出这一构想到底意欲何为?仿欧盟的“东亚共同体”是否可行?东亚一体化面临哪些难关?为此,我们邀请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梁云祥教授和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政治研究室主任高洪研究员来对此进行深度解读。
    
    鸠山提出建立“东亚共同体”的动机是什么?它为何能成为中日韩领导人的共识?
    
    动机:日本欲返亚洲 与美国亲疏适度
    
    梁云祥:其实,“东亚共同体”的概念并非鸠山由纪夫首先提出来的,东盟以及日韩等国都曾经提出过这一设想,各方提出的内容都不相同。鸠山由纪夫认识到,由于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对日本的政治经济影响力越来越大,继续坚持向美国一边倒的政策必然对日本不利,于是就提出所谓的“东亚共同体”构想和“对等的日美关系”诉求。
    
    一方面,在不放弃日美同盟关系的同时,日本想适当拉开与美国之间的距离;另一方面,更加重视发展与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之间的关系,更多将自己当作亚洲国家,通过“东亚共同体”的构想推进亚洲国家之间的合作。
    
    鸠山提出的“东亚共同体”的构想并不是特别清晰,没有明确的范围,也没有大致的路线图。正因为没有提得很具体,只是泛泛而谈,所以没有国家反对。
    
    此外,区域一体化已经成为一种潮流,很多人羡慕欧盟和北美共同体,希望东亚也能形成类似的共同体,这也对各国形成了一种压力。可以说,“东亚共同体”作为一个远期的目标,无疑已经成为各方的共识,谁都不能表示反对。
     高洪:鸠山此举恐怕更多地缘自国家战略的需要。因为日本民主党对国际形势的判断是日本需要与美国适当拉开距离,在重返亚洲的过程中与中国开展合作最符合日本在现阶段的国家利益。“东亚共同体”这个东西,我们过去也考虑过,但是日本方面向来不积极。
    
    现在,日本经济在GDP总量上、在创新能力上、在单位GDP能耗上都优于中国,而中国在某些技术转让方面还有求于日本。但在十年后,中日经济力量的对比就远不是现在这样。日本现在急推“东亚共同体”的构想未必没有抓紧时机、在美日同盟的保障下建立一个中国难以发挥领导作用的东亚经济共同体的想法。至于三国对这一构想达成共识,是作为整合区域经济的长远目标来看的。
    
    广州日报:鸠山希望“东亚共同体”以欧盟模式为蓝本建立,并把它定位为与美国和欧盟并驾齐驱的世界经济“第三极”,这一设想是否现实?中国需要什么样的“东亚共同体”?
    
    展望:诸多因素制约 欧盟蓝本难实现
    
    梁云祥:就长远来说,欧盟式的“东亚共同体”不失为一个理想的目标。从宏观、理想化的角度看,把关税取消,使用共同货币,可以降低交易成本,对整个地区的繁荣当然是有好处的。但欧盟的形成取决于该地区国家间特殊的历史、同样的经济发展水平、同样的政治制度和文化价值,而这些在东亚国家之间都很少存在,这就使得欧盟式的“东亚共同体”无法在可以预见的时间内实现。
    
    首先,欧盟各国整体经济水平差别不大,地区一体化后不会对经济造成巨大波动。但东亚各国经济发展水平就存在相当差距,经济相对落后的国家就不乐意放开市场,因为其经济可能会一下子被冲垮。
    
    其次,东亚国家之间在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方面存在这巨大差距。例如,日本不承认中国为市场经济国家,因为主导中国经济是国有企业,这与日本所信奉的经济制度不符合。最后,东亚国家彼此间存在着历史及领土问题的纠纷。例如,日本一直未能像德国那样对自己的侵略历史进行充分的反省。
    
    对于所有的东亚国家来说,如果只是谈建立“东亚共同体”没有什么不好,加强国家之间的交流合作也是好的事情,但是这个东西不像说起来这样简单,里面包括很多问题,比如“东亚共同体”的政治基础是什么,合作的内容是什么,谁起主导作用等。东亚一体化进程并非一个单一的行动,它涉及诸多外部因素。例如,从安全机制上来讲,日美之间可能更亲近些,而上海合作组织的存在又让日本感到不安。
    
    高洪:在东亚实现欧盟为蓝本的共同体很难,至少在目前是如此。有许多不确定因素值得我们关注,经济方面要防止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其他方面的障碍,如社会制度差异、历史认识问题、领土争端等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中国所期待的东亚共同体是平等而符合我们自身发展需要的组织框架,但在不同阶段和具体的领域上会有所不同。
    
    广州日报:很显然,“东亚共同体”的建立不能无视美国的存在,我们应该怎么考虑美国因素的作用?
    
    美国:虽不乐意亦难反对
    
    梁云祥:对于“东亚共同体”,美国人从感情上肯定不太乐意。美国是希望每个地区都有其盟国,地区之间国家的关系最好永远超不过美国和某一地区盟国的关系。美国在东亚具有强大的战略利益,但如果“东亚共同体”包括美国,那意义就不大了,和APEC也没什么差别了。就日本民主党而言,他们更想在美国与亚洲间建立平衡。在不同问题上,日本新政府的侧重会不同,在安全、政治问题上可能和美国走得更近,在经济问题上则更重视中国。但美国在一些方面也没有办法,心里再不愉快也没有办法出面干预,比如在中日韩合作以及东盟“10+3”方面。
    
    高洪:日本试图把“东亚共同体”建成一个综合开放性的、排在美国欧盟之后的第三极。如果真的包含美国有点滑稽,逻辑上有一点乱。在经济危机的打击下,美国不得不重视快速崛起当中的中国。这个时候,美国就格外需要加强日本的关系。对于“东亚共同体”的构想,关键是美国如何对待东亚可能出现的共同体,以及日美关系向哪个方向和程度去调整。
     广州日报:构建“东亚共同体”,目前应该首先从哪些方面着手?中国应该发挥什么的作用?
    
    未来:经济先导步步为营
    
    梁云祥:毫无疑问,东亚一体化首先必须从经济层面入手。日韩之间正在进行建立自由贸易区的谈判,而中日之间、中韩之间启动自由贸易区的步子就要缓慢得多。其实,在经济合作层面上,有一些东西是可以比较具体的。比如,现在亚洲国家把美元作为出口货币,目前由于受金融危机影响,亚洲国家也想建立亚元。另外,在大的框架下,尽管不可能立刻实现“东亚共同体”,但在一些领域,比如经济、文化交流、环保、气候变化方面东亚国家之间有可能会有更紧密的合作。
    
    高洪:要一步一步地走。首先实现东亚三国经济合作的紧密化,这个紧密化实现之后才有自由贸易区的实现,然后才能考虑所谓亚元的问题,最后才能走向经济意义上的共同体。对于中国来说,不能因为说“东亚共同体”是由日方推动的,就担心我们会不会上了人家的圈套。我倒是比较乐观地认为,随着经济平稳持续的发展,我们很有可能将来在共同体上起主导作用。
    
    欧盟的形成取决于该地区国家间特殊的历史、同样的经济发展水平、同样的政治制度和文化价值,而这些在东亚国家之间都很少存在,这就使得欧盟式的“东亚共同体”无法在可以预见的时间内实现。
    
    ----梁云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首先实现东亚三国经济合作的紧密化,这个紧密化实现之后才有自由贸易区的实现,然后才能考虑所谓亚元的问题,最后才能走向经济意义上的共同体。
    
    ----高洪(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政治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东亚共同体:中国可否拿起美拴住日本的狗链
  •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东亚共同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