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唐士军:在韩寒的热议中,承受沪一中院的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5日 来稿)
    
    “花费2亿元人民币,总计更换5000块路牌。除一下,也就说,每块路牌的费用是4万。”
     (博讯 boxun.com)

    前两天,韩寒发表博文《G8高速公路》,对上海高速公路高价换牌,温习了一下“除法运算”,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就此话题,宽带山、XCAR、篱笆网等论坛众多网友参与热议,为韩寒的“除法运算”叫好的声高,认为文章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上海最贵的铁皮出炉了”;“4万块钱1块,真是太贵!真是最贵的铁皮!” ;“没想到上海路牌和我买的车牌一样贵,这下我心里稍微好受点了。”
    
    当然没有百分百的“伟光正”,网友们并不是一个高声赞,也有网友认为韩寒说得不正确,“没有那么简单的,不只是路牌的问题,配套的全部要换掉了,包括各类宣传、印刷品、地图、旅游图册,等等等等”……
    
    韩寒博文说的对不对,网友们的热议怎么样,需要主管部门出面说话。谁是主管部门?从《青年报》何楣、马鈜合写的报道《韩寒调侃高速路高价换牌 主管部门否认4万1块》中,http://news.qq.com/a/20091014/000965.htm我们注意到两家主管部门出来说话,它们分别是上海市公路管理处和建交委,虽然其“换牌工程庞大而复杂”、更有利于“识途”等说辞,是不是名副其实还有待继续观察与考证,但它们及早出来公开答疑,我看就值得肯定,因为这和沪一中院、沪检一分院对于本人关于我案的系列公开质疑,
    http://www.baigoogledu.com/search.asp?q=%CC%C6%CA%BF%BE%FC+%BB%A6%D2%BB%D6%D0%D4%BA&num=20
    长时间装聋作哑、不置一词、不予理睬相比,不知要高出多少――真理越辩越明,真理不怕辩论,害怕辩论的不是暗箱操作、就是阴谋诡计!
    
    按说,法院应该把诉讼当事人的事情当作头等大事,但是通过一年多的亲身体验,才深切发现,我的案子压在法院一年半载没进展,我本人因为被用人单位推定解雇非法剥夺劳动权,全家人面临断炊急得火烧眉毛,而负责办案的沪一中院,办案人员只重视“政治学习”才不管你的死活,法官只听有关领导指挥就是不按法理“出牌”;案件不予监督不动弹,找死找活找不到潘院长的人影,一封公开信给潘院长,潘大爷委派属下大员接待,声称让我“相信法院肯定会严格依法办案”,可是没过多久,以国家的名义耍流氓,一份错漏百出、明显枉法偏袒新闻单位、侵害新闻记者的胡判乱决正经八百就出笼了――经各界朋友多方正义良心推介,贻笑大方的本案一二审判决,早已是天下皆晓,相信各位都已经心中有数。
    
    这两天,中国记协维权处的有关负责同志,就本人反映的情况跟沪一中院了解情况,本案审判长羊焕发博士对中国记协讲了两句话,一句话是,9月7日在法院受到6名黑恶粗暴推殴,是因为我“影响了法院工作”,另一句是“我们认为,判决没有问题”。
    
    对于羊焕发博士的这两句话,我依然表示强烈不满,因为您记住您不是大老粗,您是民商法学博士,您代表法院回答有关问题要有法律依据要负责任,不能和6个不具名的彪形大汉一样,简单粗暴蛮狠不讲道理,一推了之吧?
    
    关于第一句,您说据有关方面反馈,我当时因为手机没有电,借用法院内部电话跟您们法官大爷内部联系一下,这是“影响法院工作”,结果是6个来历不明彪汉出来,恫吓、威胁我,数次将我推出大门、搡下台阶,请您以法学博士的博学论证一下其中的孰是孰非、谁善谁恶?您可以调查取证验明本人因为一个内部电话之请用未果遭致如此暴力对待,究竟给法院工作造成了什么影响,我来承担责任嘛!但是您作为审判长的合议庭,以耍流氓的方式枉法终审错判,支持用人单位一再劳动违法以至于推定解雇,最终与用人单位合谋枉法剥夺本人新闻记者的工作权,您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法院至今有一句公开的负责任说辞吗?
    
    关于第二句,您说“我们认为,判决没有问题”,您说法院和唐士军的分歧主要是在“用工之日”的认定上存在分歧。的确如此。对于一二审判决,我已经有多篇文章进行质疑和剖析其中的错漏与舛误,我认为本案劳动关系“用工之日”的确定是一个突破口,并专文请教民一庭吴薇庭长,
    http://bbs.view.qq.com/b-1001025770/18966.htm
    一直未见吴薇庭长拨冗作答,不知是“政治学习”太忙的缘故,还是不屑一顾、何足挂齿?
    
    您是法学博士,我想您一定清楚“用工之日”是劳动关系建立之日,因此,除非劳动关系建立于某法颁行的那天,“用工之日”肯定不能等同于某法颁布实施之日。本案劳动关系建立于2008年1月1
    日吗?非也。那么,劳合法里面那么多适合本案的条款您不用,您怎么偏偏喜欢用牛头不对马嘴那么一条呢?您是在帮劳动者维权合法权利呢,还是与不法新闻用人单位合谋加害维权新闻记者呢……
    
    一篇一篇又一篇,我的质疑文章连篇累牍;全家人因为本人遭遇劳动侵权,被您领衔的合议庭,以国家的名义耍流氓,与用人单位合谋,枉法终审剥夺了工作权利并失去有尊严的劳动收入,从而面临断炊――熬过了一天一天又一天,终审错判出来都四个多月了,等得我白发三千丈,对于尔等的司法的公正都快失去耐心了,您作为负责本案的审判长,至今不出来公开说明您枉法的正确、我依法的错误,或者以国家的名义谴责我公开了您的秘密,或者以国家的名义拿双铐进行打压使您显得更加威武雄壮,而是装聋作哑、视而不见、不置一词,您脸上一点不发烧吗?
    
    按照民事诉讼法179条的规定,我再次帮沪一中院捋捋头绪,看看这些被一二审“胡子眉毛”一把抓的情形,要不要依法再审:
    
    (一)
    本案劳动关系经过被告农民日报社的一再撒谎、抵赖折腾,被法院依法认定。按照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有关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提供必要劳动条件、实行同工同酬、及时足额向劳动者支付薪金、办理社会保险;劳动争议发生,上述举证责任主要在用人单位。而本案中,用人单位不能依法提供证据已经严格履行上述合同义务,劳动者一再主张上述权利,一二审法院一再“躲猫猫”不予支持作壁上观,甚至故意偏袒违法用人单位、极端为难劳动者,到了令人忍无可忍的地步?为什么这样,难道法院被不差钱的农民日报社“潜规则”啦?法院的“黑社会化”倾向如此明显,的确让人莫名其妙!
    
    一审胡判乱判,只能依法上诉。二审期间,本人向法庭提交了两份重要新证,被二审法院“选择性失明”无视,两份新证恰恰证明了农民日报社在一审期间提供了假证,一审采信假证严重导致判决失当,二审不予纠正竟然以“完全正确”理由维持原判,不仅背离法治、更是伤天害理。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947940.html,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947943.html
    上述新证,足以推翻原判关于本人月薪的枉法认定,不予再审纠正错误,如何能取信于我、如何取信于民?!
    
    (二)
    
    1.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均规定实行同工同酬,本案双方对薪金支付标准各执一词,劳动者提供的证据已经形成证据链,证明用人单位一再撒谎,而法院不顾一切,一再采信谎言胡判乱判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如果不是贪赃枉法、徇私枉法,合理的解释究竟是什么?本案中,法院认定本人与农民日报社自
    2006年3月建立起劳动关 系,农民日报社始终不能就既长期不依法调入劳动者工作关系也不依法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实行“同工同酬”“及时足额”支付薪金,而是奉行“内外有别、厚彼薄 此、就业歧视”做出解释,并依法向法庭提供哪怕一份有效证据。劳动者不是到农民日报社讨饭去的,他是依法凭职业资质、能力应聘就业的,用人单位背信弃义一再克扣、恶意拖延薪金发放,是在“打发叫花子”吗?背离同工同酬法定原则,法院一再强奸劳动者必须同意接受“月基本薪1000元”的枉法认定,究竟意欲何为?如此胡作非为本来就荒唐之极、不可理喻,二审法院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闭着眼睛“伟光正”,直叫一个爽?
    
    2.劳动法与劳合法明确的劳动合同关系到底有几种?农民日报社与法院合谋法外“创造”的第四种劳动关系--“不定期的劳动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农民日报社一再谎称双方不是劳动关系,被驳回后又谎称双方实为为无法律依据的“不定期的劳动关系”,法院匆忙采信谎言胡判乱判究竟是为什么?法院既然依法确认本案劳动关系自2006年3月建立,而且迄今依法存在,这一劳动关系存续时间长达3年4个月之久。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关系建立满一年不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视为双方建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应当立即建立书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该法规定劳动关系存续时间的计算,包括劳动合同法之前的存续时间。可见,本案劳动关系,应当自2008年1月1日建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那么到2008年10月23日一审判决出来,徐汇法院的合议庭组成人员,难道昏庸到不知道我
    们双方应当建立怎样的劳动合同?为什么要让违法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不想签就不签”牵着法院的鼻子走?这正常吗?法院的法官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干黑活”?作为上级法院,负责终审的沪一中院为什么不予审查?这正常吗?
    
    3.劳动法和劳合法均规定,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提供必要劳动条件、办理社会保险等。而本案中,一审事不关己、二审高高挂起,竟然称本人一再主张这些权利,要求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对已存在劳动关系负责”,法官竟然违背常理,坚称劳动者上述“权利主张不明确”。办案法官的诸如此类举动,正常吗?难道法院是农民日报社出资开办的“私家法院”?如果不是,请问怎么会如此大胆枉法?
    
    4.按照劳合法第40条,用人单位可怎样依法终结与劳动者双方的劳动关系?法官大人,难道需要诉讼当事人亲自背诵给他该条款详细内容吗?如果背不出,就公然与违法用人单位合谋捣糨糊坑害被侵权劳动者吗?本案中,农民日报社称依据劳合法第40条“终止”了双方劳动关系。按照该条规定,农民日报社没有能够向法院提 供哪怕1条必备条件,法院依据什么认定农民日报社“终止”双方劳动关系“并无不当”?
    上述种种枉法认定,均缺乏主要事实依据,不予纠正,法律之尊严,被沪上法院扔到爪哇国去了!
    
    (三)
    一个劳动关系,究竟有几个用工之日?必然是一个。劳动法律是用来调整劳动关系的,而不是“阉割”“强奸”劳动关系的。用工之日,不是法规实施之日,不可能出台一部法规,同一劳动关系就会出现一个新的“用工之日”。就这样一个司法常识,我们的法官大人凭什么长期视而不见?习惯性不断胡作非为制造冤假错案乐此不疲?其中的利益黑幕到底有多厚?本案劳动关系从2006年3月建立,这一劳动关系之“用工之日”为2006年3月22日,因此,这一劳动关系到2008 年1月1日,已经有1年9个月,早已超过劳合法“满1年”之规定。而本案一二审判决依据的条款竟然称“自用工之日满一个月不满一年”者云云,难道法官的眼 睛出毛病了?没有看清楚“用工之日”和“法律实施之日”
    是两个概念?据沪上一位良知不泯的检察官介绍,法院的法官一贯就是这么“自由裁量”判案的!
    本案明显错误适用法律,何来司法公正?
    哈哈,难怪说冤假错案堆成山、上访队伍千千万万呢,指望这样的“葫芦僧断葫芦案”,司法公正“躲猫猫”、社会正义“打酱油”,法官大人天天政治学习,案子不理堆成山,一被问责胡判乱判,和谐社会怎么建立?难道法院在建设和谐社会中的作用,就是这样的野蛮与霸道?
    
    (四)没有程序正义,何来实体公正?按照一审庭审笔录,被上诉人委托代理书在2008年9月19日开庭时未加盖公章,法官要求一周内补盖,代理律师表示补盖后及时送达。可现在,上诉人在一审案卷中发现,被上诉人之委托代理书签章日期为“9月17日”,竟然比“9月19日”开庭日还提前了2日,“补盖”让时光倒流 回去2日,岂不怪哉?这一做法显属于作弊,可见此案一审审理程序违法。为追求司法公正,本人请求一审法院按缺席判决或重新开庭,法院未予支持,甚至最后涉嫌徇私枉法,做出错误判决;二审期间,沪一中院又是违法延期审理,一再被问责后,最后慌里慌张,错误终审维持原判。一二审程序违法直接影响了本案公正判决,最后以错误一审二审形成冤假错案,严重背离法治精神,亵渎了圣神的法律尊严!
    
    以上所述,作为民商法学博士,羊焕发审判长当然比本人更搞清楚谁是谁非,应该怎样处理。否则,您作为法学博士,我真替您脸红!
    
    应该看到,本案一二审一错再错,明显不是技术水平原因,办案人员涉嫌与不法用人单位同流合污、沆瀣一气,玩忽职守、暗箱操作、枉法裁判,种种迹象表明,办案法院存在的问题,不是一两个办案人员的问题,而是合议庭甚至整个法院的问题,这个问题的长期被忽视和无视,有关方面不作为,有关办案人员得不到依法处置,继续在岗违法办案,司法公正从何而来?法院的公信力还要不要?
    
    在韩寒“高价换牌”的热评中,强忍着、耐心承受法学博士、审判长羊焕发先生对于本人系列质疑的法理上的空前冷漠。我注意到,韩寒的质疑,一发出来,有关方面很快就有了回应。我的系列质疑,发出四个多月,一百二十多天,始终得不到沪一中院公开回应,许多本该摆在桌面的话,沪一中院好像特别喜欢“私下说”。因此,希望沪一中院私底下不要总是吃哑巴亏,就本人关于本案的系列质疑,羊焕发博士、潘福仁院长替法院公开进行辩解,二位老爷一开尊口,大牙肯定不会掉下来。
    
    公开驳我,不会有错。不比二位,本人不擅撒谎,万请老爷相信!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 唐士军 09.10.14
    
    24小时联系方式: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士军:有感于温家宝总理的“更正信”
  • 唐士军:与潘福仁羊焕发决斗书
  • 宛平路9号:访上海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不遇记/唐士军
  • 静坐抗议十一日:只盼沪一中院里升起个太阳/唐士军
  • 静坐抗议六日谈:沪一中院“春色绿了”/唐士军
  • 唐士军:救救“重度昏迷”的沪一中院
  •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