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張英:致习近平先生的公開信——敦促中共開放言禁報禁網禁黨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5日 来稿)
     中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先生:
    
     你在北京的中共大陸獨立建立暴政六十年黨慶不久,在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的中華民國九十八年雙十國慶前夕,來到民主歐洲五國訪問,已在布魯塞爾出席「歐羅巴利亞-中國藝朮節」開幕式,今到法蘭克福出席國際書展開幕式,這次進行的主要是文化經濟之旅,顯示中共國「軟實力」,爭取國際的「話語權」。法蘭克福書展是世界上最大的圖書博覽會,中國是今年第六十九届的主賓國。為此,我們寫這封公開信,敦促你已參與執政的中共最高當局:順應廣大民意和世界潮流,開放言禁報禁網禁黨禁,還各民族自由民主人權! (博讯 boxun.com)

     一、納粹中共殘踏人權犯人類滅絕罪乃世界之最
     我們之所以首稱「納粹中共」,就因為當年納粹德國比法西斯意大利更法西斯,而與希特勒都信奉國家社會主義的中共,竟比納粹希特勒更納粹。希特勒曾在歐洲侵略擴張,中共曾在亞洲輸出革命,但希特勒戰爭時期屠殺猶太人卻保護日爾曼同胞,中共和平時期不僅屠殺藏人維吾爾人,更屠殺漢人等中華各族同胞,其六十年恐怖主義,累計逼害一億二千多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全球死亡三千多萬人的四倍!希特勒如地下有知,自嘆弗如中共寡頭。
     六十年來,由于中共言禁報禁和黨禁,中共「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主義」,毛澤東時代的假大空偽就是「金科玉律」,這一億二千多萬中國人遇難冤死,一半發生在中共盲動胡鬧的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三面紅旗」失敗,大飢荒三年餓死五千九百五十多萬鮮活生靈的大災難,其中遇害絕大多數是「翻身當家作主」的農奴,坐以待斃,還包括許多非法勞教的「右派」,中共卻毫無悔罪之意。
     另一半的六千多萬冤魂,則發生在中共的專制極權,窮兵黷武,輿論一律,以俄為師,獨宗馬列,「陽謀」殺害的土改、反霸、鎮反、肅反、三反五反、整肅天主教和一貫道、批判《武訓傳》、批判俞平伯《紅樓夢研究》、批判梁漱溟思想、批判胡適「唯心主義」、批判「反冒進」、反胡風、反右派、反右傾、反「修正主義」、武力顛覆西藏達賴喇嘛政府、在新疆野蠻核試爆毒害維吾爾族人,直到文化大革命批判《海瑞罷官》、《三家村》和「四家店」、紅八月「破四舊」、批判劉鄧資反路線、「三支兩軍」武鬥、清理階級隊伍、上山下鄉、一打三反、清查「五一六」、批林批孔、評《水滸》批「周公」、反擊右傾翻案風、批鄧、鎮壓四五民運、清查「三種人」等等的歷次政治暴力運動;而地富反壞右「黑五類」和他們的家屬賤民,被告知「只許規規矩矩,不准亂說亂動」,隨時隨地接受中共權力機搆的管制、訓誡、欺凌、鬥爭、 關押和殺害。
     中共國是一個沒有共和制度的「共和國」。半奴隸、半封建中共皇朝,比半封建、半殖民地滿清皇朝更反動。六十年一億二千多萬中國人慘烈死去,殃及無辜家屬親朋,更是不計其數,罄竹難書。中共殘踏人權、犯人類滅絕罪乃全球之最,堪稱「世界第一」,中共國比當年納粹德國更納粹,故至少應曰「納粹中共」, 名副其實。
     二、中共國六十年整個大陸實際上是座超大監獄
     中華各族億萬人民犧牲在納粹中共血腥暴政鐵蹄之下,以中共國前三十年「和尚打傘,無法無天」,最為慘烈,但後三十年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時代還在繼續,「道士戴帽,有法無天」,甚至有時暴力有過之而無不及,祗是欺騙的形式和手法略有不同,「與時俱進」。壓制民主,扼殺自由,草菅人命,本質一樣。
     譬如,1983夏秋,中共在整個中國大陸從重從快「嚴打」,一百六十多萬中國公民被從嚴冤枉槍斃、或被錯判無期和長期徒刑入獄;1989三月,中共軍警在拉薩血腥鎮壓和平請愿的西藏人民;同年,二十萬共軍對北京「圍城」,坦克車、裝甲車、機關槍齊上陣,以大中學生和市民為敵,從東西長安街等地殺進屠城,六四血洗天安門廣場民運,上萬學生市民無辜傷亡,並在全國範圍內實施大追捕,幾百萬中國公民被嚴查清洗,腥風血雨,震驚世界;1998秋冬,中共大肆高壓全國26個省市中國民主黨人依法公開的組黨運動;接著,中共又殘酷迫害信仰自由,恣意誣陷,大肆鎮壓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及其未修煉的家屬,以及廣大家庭教會基督徒眾,迄今持續鎮壓也已十年,死傷悲壯慘烈;去年三月,中共軍警又在拉薩血腥鎮壓和平遊行的藏人僧侶,竟拒達賴喇嘛和解的「中間道路」,五十年來從不與達賴本人平等對話,「鏡花水月,談和是空」;今年中共當局製造三個恐怖的七五事件,即中共國家恐怖主義製造的新疆烏魯木齊血腥「暴力門」七五事件、中共黨內恐怖主義製造的北京中南海抓捕政治局常委「秘書門」七五事件、中共國際恐怖主義製造的上海抓捕澳大利亞力拓高管「間諜門」七五事件,尤其是軍警武力製造的烏魯木齊七五事件,這使中共長期對新疆維族人的政治歧視、文化侵略、經濟盤剝、宗教逼害和暴力鎮壓,終於把激發民族矛盾逼過臨界點引爆種族流血衝突,可能將東土爾其斯坦(新疆)問題延伸演變為「聖戰」的「巴勒斯坦化」了!如此等等,凡此種種,死于納粹中共恐怖主義的中華各族人民,又是天文數字。
     中國共產黨早已黑社會化,貪官污吏、惡法亂令,官商勾結、警匪一家,兩極分化、貧富懸殊,黑窯礦難、豆腐工程,假酒假藥、毒奶毒水,強搶農地、暴力拆遷,綁架勒索、強暴墮胎……大量可憐的中國同胞啊,每年每月每日每時,掙紮在死亡線上,生靈塗炭。
     至于據有人說,中共強墮已成型的胎兒,扼殺生命,二億四千多萬,亦有說五億多的,常有被強迫墮胎的孕婦也死亡,一針見血,確有道理,這裡另當別論。
     更多的中共國草根階層,平頭百姓,任人宰割,生不如死。每年十多萬起的群體抗爭事件,二千萬人維權上訪大軍的抗爭運動,以死相搏,前撲後繼,此起彼伏,中共如臨大敵,追堵捕押,甚至殺害,層出不窮。
     最近三十年來,約有一千萬人次的政治犯、思想犯、宗教犯等良心犯,遭受納粹中共非法關押,殘酷迫害。其中,敢說真話,「盛世」危言,民間傑出代表王炳章、秦永敏、吳義龍、楊天水、何德普、 陳樹慶、謝長發和許萬平等中國民主黨人,以及彭明,還蹲在納粹中共監獄中;胡佳、黃琦等人權鬥士,高智晟、郭飛雄等維權律師,師濤、劉曉波等自由作家,也在納粹中共黑牢(勞改、勞教、監禁)中。例子多多,不勝枚舉。忘記過去,漠視現在,這意味著背叛,我們要同遺忘作鬥爭。
     中共所謂六十年大慶,十月一日的閱兵和游行,鶯歌燕舞,粉刷太平,北京空城,祗見表演,卻無觀眾。慶典期間,連著名的「王麻子刀剪」,也不准賣菜刀等刀具,草木皆兵。上海等六大城市,竟百萬警力嚴防,扭曲社會,「防民如防川」,走火入魔,色厲內荏,恐懼萬分。當局非但不大赦天下,謝罪天下,反而是大監視、大拘捕,罪惡滔天。1959十年「國慶」,毛澤東尚有「特赦」,現在六十年「大慶」,居然沒有甚麼「大赦」,表面文章也不會做,社會最不和諧。目前並沒有出現「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甚至不如五十年代初期的情況,可見當下中國,比毛時代還在倒退。倒退是沒有出路的。所以,我們感到無慶可言。
     尤其是胡耀邦對前三十年,主持平反五百多萬起冤假錯案後,有了發展民主主義的經濟市場化、政治民主化、文化自由化、 社會平等化的演進走向。但近三十年來,後繼非人,又積壓了大量冤假錯案,堆積如山。眾多蒙冤者和他們的親朋好友,散布在社會各個角落,積怨既深,遂使社會充滿了戾氣怨氣。這同所謂搆建「和諧社會」,民族和解,極不協調,格格不入。為著推動社會的進步,以民為本,化戾氣為祥和,變怨憤為歡愉,應該再來一次平反冤假錯案的大動作,還政于民,「民有民治民享」,政通人和。太上皇和今上,侈談三十年經濟偉大成就,卻不飲水思源,正是「胡趙新政」十年政經改革打下的基礎。奈何中共黨內民主派、至少開明派旗幟胡耀邦、趙紫陽,自身冤案尚未平反昭雪,磨難曲折,非常諷刺,妄論人民大眾,平頭百姓乎?這種正義呼聲,或許不識時務,與虎謀皮,嗚呼哀哉。
     總之,整個中國大陸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就是納粹中共六十年的一座超大監獄,屠宰場!
     三、 中共報禁沒有新聞自由哪能「搞好輿論監督」?
     日前,中共國主席胡錦濤先生,在北京「世界媒體峰會」開幕式上,致辭時表示:在推進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過程中,中國政府始終高度重視媒體發展,鼓勵和支持中國媒體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創新觀念、創新內容、創新形式、創新方法、創新手段,增強親和力、吸引力、感染力,在弘揚社會正氣、通達社情民意、引導社會熱點、疏導公眾情緒、搞好輿論監督和保障人民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監督權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他強調搞好輿論監督,一是看到了輿論監督對防止、反對腐敗的重大作用, 二是輿論監督有效的改善和推動了政府工作, 三是彰顯了執政黨反腐的決心、信心和氣度。
     胡主席錦濤先生的話不錯,說得也夠漂亮,正是傳媒人多年來的訴求,大家的企盼。問題恰恰在于:中共言禁報禁網禁,沒有新聞出版自由,祗有被監督輿論的「自宮」,互聯網絡生動活潑,卻常被封網和刪帖,天網黃琦和師濤等等許多網絡作家,爭取新聞自由而因言獲罪,還被「監督」在中共黑獄,哪能「搞好輿論監督」?更不用說,廣大普通的老百姓,沒有社會保障,也沒有思想自由。這些年來,當權的既得利益者力圖遏止、破壞公民社會的發展與成長, 鎮壓維權運動、查禁民間社團、製造種族流血衝突、打擊公共知識分子,等等等等,中共特色的暴力和謊言拉圾,仍是充塞著官方媒體的「主旋律」。
     傳媒今已進入無界的互聯網時代,不應也不可逆轉。十一偽慶前後,中共又是言禁,又是報禁,又是網禁,大量封殺無界網。尤有甚者,武力製造烏魯木齊七五事件的罪魁禍首王樂泉,在新疆不僅全面封殺互聯網,而且封殺電話手機等短訊,還搞了個所謂「七種行為」被禁的「立法」禁網,害怕各族人民倒新疆王的事實真相。一句話,中共封網就是對中國億萬網民的信息戰爭!
     言必行,行必果;聽其言,觀其行。胡錦濤先生如果真的要「搞好輿論監督」,就得解除言禁報禁和網禁,實行新聞出版自由,改革開放媒體市場。但中國冇政治改革,不可能有新聞自由。二十多年來,爭取思想自由、創作自由、學朮自由、新聞自由的呼聲不斷,對公權機關增加公開性、透明度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對于知情權和言論權的要求,這是幾代知識分子和民眾普遍的心聲。思想權、言論權是行使其他一切政治權利的必要基礎,以開放言論權為突破口的政治改革設想,是符合實踐邏輯的。然而,因為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對舊體制下的貪官污吏、惡法亂令具有直接的殺傷力,所以,開放言論的要求必然受到各方面最強大的阻力,可預見的「政治正確」的緊箍咒,仍將牢牢地套在媒體的頭上,這個突破將異常艱難。將來如讓中國民主聯合陣線主辦、中國民主黨中央聯辦的《中國之春》在中國復刊,《大紀元時報》、《前哨》、《蘋果日報》等自由媒體登陸,《自由亞洲》、《法國廣播》等國際電台在北京或上海設點,撤掉非法編製的五十萬網警,並使「山寨文化」、「山寨出版物」發展為文化出版界主幹,這是成就傳媒業進步的試金石。胡主席說「彰顯了執政黨反腐的決心、信心和氣度」,未必。但願有此認知、膽識和勇氣,成為政治改革優先的突破口,這是一。
     其二,以無罪釋放一切良心犯始,大赦天下,朝野對話,啟動平反冤假錯案機制。平反前三十年遺漏和需賠償的,平反昭雪後三十年重新堆積的冤假錯案,並防止更多新的血案重現,這當然是個浩大工程,積重難返,談何容易。但正經大事總得有人做起,以民意法制治理。拜十年的「胡趙新政」造福,中共當局如今有的是人力、財力和物力,祗要解放思想,尊重維權,改弦更張,真正變革,民間配合,媒體監督,分段分片,分清緩急,分門別類,條塊結合,朝野互動,復查平反,昭雪冤獄,假以時日,終可完成。
     第三,解除黨禁以實行民主憲政。僅就反對腐敗來說,也必須政治改革,對內開放,開放黨禁。中共自身反腐,越反越腐敗,不反亡國,越反亡黨,而且民間維權反腐冤假錯案,越來越多。唯有讓在野黨及媒體輿論監督,執政黨才會比較廉潔奉公。在今日之中國,恐怕沒有人真正相信,政治體制永遠無需改革。政治體制變革,或早或晚會成為中國無可回避的結果,而其突破點,大約就在「逃避政改」的「中國模式」,難以為繼之時。民主化的價值觀,核心就是新聞自由、多黨制、民主選舉、憲政法治。擯棄落伍的一黨專政,建構先進的多黨政治,良性競爭,真正監督,人心所向,大勢所趨。良藥苦口,這是共產黨的自救,也是救中國,人民幸矣!
     四 、請繼承並光大令尊習仲勳民主強國的政治遺願
     習副主席近平先生,令尊大人習仲勳先生是中共開國元勳,黨內的開明派,1959年起挨整的彭德懷「五人集團」之一。1962年9月,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因所謂的「《劉志丹》小說問題」遭誣陷,竟被毛澤東胡亂定位「利用小說反黨」。 在中共「文化大革命」中,他又受到殘酷迫害,再被審查、關押、監禁,前後長達16年之久。
     中共文革結束之後,習仲勳主持廣東工作,開創改革開放之先河,做著民主強國夢,言教身傳,卓有成效。凡是熱心政治改革的人總遭疑忌,凡是主張政治改革的領導人,總不免以「犯錯誤」,從而被結束他自己的政治生涯。 1987年1月,中央書記習仲勳是唯一力挺總書記胡耀邦的元老,錚錚傲骨,令人尊敬。
     習老先生貴為中共國府第一任副總理兼秘書長、國務院文教辦公室主任,尚且為著一本小說,長期蒙受政治冤獄,你也是這個文字獄的受害者,從九歲起,受株連迫害多年。如今因為中共言禁書禁,蒙難獄中的芸芸眾生,生死未卜,你應感同身受……。話說到這裡,就不多說了,希望好自為之,吉星高照。
     然而,在你參加的法蘭克福書展上,你領導下的新聞出版署、外交部,卻把貝嶺等一些與會的中國異議作家,看做「洪水猛獸」,言行出格,很不正常。也希望你對他們的倒行逆施,有所節制。有比較,才有鑒別;有交流,才有發展。真誠祝願國內來的千餘同胞,對于歐美先進政治文化,對于西方創作和新聞出版自由,學到新東西。
     在胡錦濤北京十月九日媒峰會上致辭當天,你在官方《人民日報》上,發表了專門論述新形勢下黨的建設長篇文章,我們對這篇所謂中共「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黨的建設的綱領性文獻」,許多觀點並不苟同。但對你這篇將近兩萬字的長文中,隻字不提「毛澤東」這三個字,認為思想解放,難能可貴,值得肯定,表示贊賞。
     順此,即頌
    旅歐愉快!
    
     中國民主黨中央委員會
     中國民主聯合陣線
     張 英
     2009年10月13日 法蘭克福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泽民专著赠德国总理 习近平罕见举动引联想
  • 由习近平访问大庆想到:江泽民保镖的扫荡腿
  • 习近平反对毛泽东还是反对胡锦涛?
  • 习近平与接班制/金钟(图)
  • 由习近平访问大庆想到的 /姜维平
  • 中共延长太子党习近平、张又侠、张海阳考察期?
  • 习近平言辞“硬气”令人想起“毛邓”
  • 李源潮比习近平有才/王廷连
  • 封闭社会:习近平、毛新宇、周森锋学历如谜/上官贤
  • 胡锦涛蔫了 习近平强挺/龙新民
  • 贪官忏悔套路就像习近平讲话/刘敏华
  • 习近平胡诹“要有那么一股革命热情”/周荣光
  • 习近平: 新疆“关键在党”/王廷连
  • 省党报透露的习近平、李克强微妙关系/刘郁偾
  • 习近平李克强人马初显 暗中角力
  • 动情地回忆说、、、、习近平半疯半傻?
  • 习近平忧年轻官员沦为“家奴”/李悔之
  • “真学、真信、真懂、真用”,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习近平同志考察河南大学纪实
  • 习近平“以德为先”/沈何
  • 习近平德国访问并会见默克尔 (图)
  • 习近平赠江泽民著作 罕见举动引发联想
  • 习近平在德国笑着说:中国足球水平的提高,时间会很长
  • 习近平警告:中共如脱离群众将丧失执政权
  • 习近平讲话绵里藏针 直指保护主义
  • 习近平抵达布鲁塞尔开始欧洲访问(图)
  • 不宣布习近平入军委,未尝不是好事
  • 习近平出访欧洲五国并将出席法兰克福书展活动
  • 习近平出席法兰克福书展?正谨慎评估
  • 习近平将出访欧洲五国进一步推动经贸合作
  • 习近平将出访欧洲5国 加强经贸合作
  • 十八大人事格局:习近平部分接班 胡锦涛预谋监国
  • 江、胡平分秋色:习近平夹缝中难做人
  • 胡锦涛与民牵手共舞:习近平夫人高歌“阳光路上”
  • 官方辟谣:四中全会并未原则通过习近平为军委副帅/昭明(图)
  • 为何习近平十七大能连升三级,四中全会却接班军委未遂/昭明
  • 官方暗示:习近平任军委副主席只是时间问题
  • 稍后委任中国军委副主席 习近平接班地位未改变
  • 内定总书记接班人的习近平请求辞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 习近平书记请你关注瑞安市的一起行政官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