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财经》杂志经营部集体出走的内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4日 转载)
    来源:腾讯财经
    
     在这次《财经》杂志人事地震中,除了辞职的总经理吴传晖之外,还包括副总经理张翔、傅继红,以及8位部门总监等在内的几乎全部经营部门的60多位员工,这占了整个《财经》杂志经营部门约90名员工的70%...... (博讯 boxun.com)

    
    她将离职创业,做一家新媒体公司,且投资已经落实,但该消息未得到她的证实。有业内人士向腾讯财经透露,《财经》杂志本次人士变动主要是经营层与其大股东SEEC联办在杂志未来的发展方向和理念上出现分歧。而且这一分歧也存在于财讯传媒董事局主席王波明和胡舒立之间。
    
    有消息称,胡舒立和吴传晖为主的团队经营层倾向于引进外部投资者改善股东结构,更好的坚持原有的发展道路。经营部门的集体辞职很可能是胡舒立离职创业的前奏。
    
    1 更震荡的在后面
    
    据搜狐等网媒报道,《财经》经营部门60多人已经集体辞职。这些人并非就此散去,而是去为另一个平台作准备。
    
    然而人们不知道的是,另一次更加震撼的辞职将发生在一个月后,届时,《财经》的主要资产----编辑和记者----也将集体辞职,转投到经营部门先期搭建好的平台之下。
    
    这意味着,这份全国最佳的财经类媒体进行了一次大搬家,将采访资源、广告资源完全从一个地方搬走,再到另一个地方重建。这样的折腾大概只有在中国这样的特色地域才能够见到。
    
    2 为什么要搬家,原因之一,财务不独立
    
    此次事件,之所以《财经》必须出走,是因为长期矛盾积累的结果。
    
    由于中国的特色,媒体必须寻找一个公有制挂靠单位,获得刊号才能出版。此前,《财经》挂靠的单位是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原名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简称联办),由于联办负责人王波明与主编胡舒立的关系,《财经》杂志获得了自主的采编权。
    
    但是,这种挂靠的体制也决定了《财经》对于自己的利润分配插不上话。目前财经年广告收入以亿为单位计算,然而这些钱最终到底属于《财经》,还是属于联办?至少从记者的收入就可看出端倪。
    
    《财经》记者的工资在业内并不算高,与其在业内崇高的名声很不相称,对此,记者的抱怨很多,但却一直得不到纠正。原因在于国内媒体的管制,即使记者不满薪水想离开,也找不到更好的平台,只能留下。
    
    但长此以往,激励机制不解决,迟早会带来大问题。
    
    3 为什么要搬家,原因之二,独立采编权的丧失
    
    在没有财政权的情况下,胡舒立之所以一直决定继续挂靠联办,是因为联办给了她自由采编权。
    
    在以往可以看到,联办对于《财经》采编是很少干涉的,这保证了《财经》成为了全国最有魄力的媒体。除了少数报道,比如《谁的鲁能》,由于直接牵扯到最高层腐败问题而不得不撤稿之外,一般的稿件都能够保持其犀利的风格。
    
    但进入今年之后,由于媒体环境的收紧,不管是联办还是联办的上级单位全国工商联,对于采编权的干涉却越来越多,短短的几个月,从央视到石首到新疆到通钢,《财经》已经不得不撤销或者推迟了多篇重量级稿件,对于采编权的干涉等于将双方之间最后的妥协给抽去了,这是胡舒立下决心离开的关键因素。
     4 如何搬家
    
    今天,财经经营人员的集体离职已经发生。一个月后,采编人员将离开,至此,留给联办老《财经》的将是一个空壳。
    
    如今,新的架构实际上已经建好,资金已经到位。当人员辞职后,马上就可以为新的平台工作,中间不会出现太大的间断。
    
    然而,这绝非简单地从联办转移到另一个挂靠单位,其背后还有另外的操作来避免曾经的问题。
    
    据悉,虽然有了新的挂靠单位,但出资的可能另有其人。厚朴投资的方风雷可能为投资人之一。引入外部投资后,新的挂靠单位可能只是提供挂靠资源,但在资本上却无法拥有话语权(满足于每年获取一定的红利),这能够保证新财经的独立运作。
    
    同时,据猜测,在引入外部投资时,其记者资源也可能会作为一部分资产入股,这意味着,至少有一批资深的采编人员有可能获得股权的激励。如果走出这一步,将是采编资源市场化的一次尝试,并能带来长期的激励机制。
    
    通过资本的运作,以及协议的签署,胡舒立将尽可能限制新挂靠单位的干扰,保证采编和财务的独立性。
    
    5 隐忧
    
    对于胡舒立而言,为了保持独立性这一步迟早会尝试。
    
    如果做好了,将成为在“中国特色体制”内尽量用市场化力量冲击体制阻力的样本。
    
    但是,这样的做法也许会给不喜欢《财经》的人带去新的恐惧。另外,胡舒立仍然无法摆脱中喧部、国新办的监督。最后,如果挂靠单位顶不住压力,也会插手采编权,到时候,与联办争斗的一幕也许会重演。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