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曾节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2日 转载)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作者 : 曾节明,
     (博讯 boxun.com)

    
    几乎如同十七届四中全会稀里糊涂的结果那样,中共国六十年大庆的戏,同样演得出人意料:没有任何党内外职务的江泽民,以八十三岁之高龄,居然与党魁、军头、国家元首三位一体的胡锦涛平起平坐、共同阅兵,抢足了胡锦涛的风头。胡、江两人一同登台、一同检阅、一同观舞、一同“亲民”...而置其他常委、元老于身后,整个十月一日的庆典大戏,胡锦涛招摇到哪里,江泽民就抢到哪里,可谓是如影随形、死缠烂打...据统计,央视的现场直播中,江共出镜22次,有6次是与胡一同出镜;江泽民出镜的时间仅次于胡锦涛,且远远大于其他八位中共政治局常委。
    
    江泽民的强抢镜头,显然决非胡锦涛所愿:经过江泽民这一抢,本来踌躇满志要在十多亿臣民面前耀武扬威、过足毛泽东瘾的胡锦涛,顿时威风大打折扣;经过江泽民这一抢,胡锦涛借阅兵立威的企图,完全泡了汤,此次阅兵,虽然规模空前,胡锦涛却远不及1999年江泽民的阅兵那样威风:当年的“五十大庆”,尽显老江南面独尊之势。从胡锦涛个人的角度看,诚可谓趾高气扬准备,窝窝囊囊收场。
    
    面部表情,也充分说明了胡锦涛在此次“国庆”炫耀大戏当中角色之窝囊:君不见天安门城楼上,江泽民眉飞色舞、指手画脚、怡然自乐,而胡锦涛则满脸的凝重、愤懑和痛苦,直到美女“民兵”方阵通过广场时,这才绽露出一张本能的笑脸。
    
    江泽民狂抢胡锦涛风头,得自央视的大力配合;显然,中共高层有一股强力,迫使憋足了尽要狠狠过一把皇帝瘾的胡锦涛,不得不临时接受江泽民同台并列的“组织安排”。
    
    江泽民的突然袭击抢风头,像是对十七届四中全会“决议”的反击。在九月十九日结束的十七届四中全会上,江泽民于十七大上为胡锦涛指定的“接班人”习近平,出人意料地未能册封军委副主席,这就打破了所谓的先例,从江泽民的角度看:当年他江泽民信守承诺,在1999年的十五届四中全会上册封邓小平生前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为军委副主席,如今他江泽民人还在,胡锦涛就要变卦废储,这还了得?
    
    对于习近平接掌副军头之受挫,外界盛传胡锦涛于四中全会期间,指使国庆阅兵总指挥、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逼宫,以枪杆子要挟政治局常委会取消了那次会议的人事“议程”。虽然这一消息尚未证实,但可以肯定的是:胡锦涛于四中全会期间,通过权谋手段阻断了习近平如期接掌军委副主席的计划。
    
    中共高层江、胡之间的并立相争,还表现在着装上的“对着干”。按中共的惯例,庆典无小事,中共高层领导的着装绝对不可能“自由主义”行事,而是有着精心的讲求和安排。庆典开幕式及检阅仪式上,胡锦涛一身灰黑色的原味毛装,江泽民却以一身西装领带于胡锦涛并立,完全一副分庭抗礼的姿态,这种穿着上的大相径庭,显然是刻意而为之。
    
    胡锦涛的穿着,毛共气息扑鼻而来,既凸显高出众常委一截的独裁者地位,又炫耀自己共产政权嫡系传人的正统性;江泽民装束,官僚资本味道浓厚。面对重举马列毛的胡锦涛,江泽民毫不示弱,以西装领带上阵,处处同胡锦涛争抢镜头,以显示自己与国际接轨的“先进性”、炫耀自己才是邓式“改革开放”的真正继承者、自己才是“与时俱进”的“三个代表”。
    
    这是一幅经典的双头寡头专制政权临摹像,中共红朝,首次出现一国二君的状况。生发于四中全会和“六十大庆”上的这些个异象,反映出中共高层的内部争斗进入一个新阶段。这个阶段的终结之日,也就是中共政权寡头共治的相对稳定时代行将终结。
    
    注定终结中共政权这种“共治稳定”的首要原因,是两大寡头之间不可调和的既得利益冲突。江泽民和胡锦涛有高度一致的方面,就是追求政治上的专制独裁,因此江泽民坐视胡锦涛发了疯地禁书封网而心安理得;但在社会经济治理上,两人意见分歧:江泽民追求权贵资本主义社会,较能容忍经济上与国际接轨;胡锦涛则坚持马列社会主义社会,喜欢处处严管“紧套”,无视国际惯例行事,与国际社会格格不入。胡锦涛路线必然会损害到江泽民等 “三个代表”们的经济利益,江泽民也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追究胡锦涛发展经济的失败的“政治责任”。但江、胡的根本矛盾,还是既得利益上不可调和的激烈冲突。
    
    如今的江泽民,年事已高,步履蹒跚,尽管暂时快活滋润,但来年毕竟无多,因此必须抓紧时间为子孙家族准备后路。江泽民之上台,全靠沾邓小平六四屠杀之光,上台后搁置十三大报告混日子,“闷声大发财”,贪腐劣迹斑斑,而发起镇压法轮功的罪责,更是其挥之不去的梦魇。为了保证子孙家族在自己身后不被清算,江泽民必须要抓住中共十八大机会拼老命卡位,力挺铁杆的亲信接班。江泽民本来就不放心胡锦涛,通过七八年来的明争暗斗,胡锦涛韬光养晦、口蜜腹剑、厚黑阴狠的权奸属性,江泽民已看得十分清楚,因此,江泽民决不容忍胡锦涛指定“接班人”,江泽民必然要竭力争夺“十八”大的主导权。
    
    另一方面,胡锦涛还剩三年时间就得交班,如果不抓住十八大这最后的机会安插亲信、完成权力软着陆,离职后命运就将掌握在政治对手手中。如果是一个比较清白有为的人,象朱镕基那样,或许顾虑不大,可问题是胡锦涛背负的历史罪责比江泽民的更为沉重:从迫害法轮功到镇压维权上访...所有江泽民犯过的罪行,胡锦涛都犯过,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江泽民没有的罪行胡锦涛也犯过:自八九年“拉萨平暴”始,在胡锦涛的主导下,中共对西藏施行了十多年极端野蛮的极权高压统治,胡锦涛的双手沾满藏人的鲜血。
    
    即使撇开人权罪行,以邓小平“改革开放”为标准体制内的究责,胡锦涛也担当不起:江泽民再不济,其任职的十三年间,经济上较为宽松的政策上好歹造就了一个经济快速增长、物价低廉、颇具活力的社会;胡锦涛上台以来,扭转邓江私有化的市场经济路线,在经济上大行“国进民退”、积压和摧残民营经济发展、复辟计划经济专制管控...一连串的倒行逆施导致经济大萧条,中共国陷入愈来愈深的经济危机当中。两相比较,胡锦涛没有资格追究江泽民的罪行,江泽民倒有足够的理由和资格追究胡锦涛治理经济失败的“政治责任”。
    
    身处这样的情形,胡锦涛再能“韬光养晦”,也韬晦不下去了。江、胡相争,七年来还基本上可以维持鸭子划水——表面平静的状态,现在表面平静维持不下去了,因为时间到了非得有一方胜出的阶段。
    
    可问题是,不管是胡锦涛还是江泽民,都缺乏一招制胜的权威:一个窝囊到当了七年一把手,还落得被前任大抢风头的地步;另一个想学邓小平却始终学不来,以致于年过八旬还得不辞劳苦亲自上阵抢镜头,当年邓小平垂帘听政,泰然自若、何其“潇洒”!何须这般奔命操劳?
    
    据此可以预料:“六十大庆”后的中共政权,内斗将空前激烈;未来两三年内,无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日子都不会好过。中共政权自“六四”后维系了二十年寡头共治稳定时代,行将终结随着江胡决斗的收宫而终结;未来两三年内,必然有一方是失败者和政权的殉葬品。
    
    中共内斗的重新残酷化,完全是“六四”后的中共当权者们自己造成的。胡锦涛一度企图谋求党内“和谐”,但是,规则在哪里、底线在哪里?没有规则和底线,谁和你和谐?胡锦涛死心塌地坚持毛共理念,视普世价值为洪水猛兽,直到今天还顽固拒绝民主,甚至连党内民主决不容忍;在中共强人作古、内斗加剧的今天,胡锦涛仍继续瞪着三角眼、扯着破锣嗓子高唱“民主集中制”的陈词滥调,诚可谓作茧自缚、愚不可及。
    
    由于顽固拒绝政治体制改革,中共政权至今形不成权力交接的规则体系,仍然停留于黑箱作业和私相授受。接班人的问题,毛、邓在世时可以凭借政治强人的权威指定,毛、邓死后,问题立即来临:没有了政治强人,谁说了也不算;江泽民扶持习近平在四中全会上受挫,就是接班人危机的首次大暴露。只要中共拒绝改变,接班人问题是一颗定时炸弹,迟早会掀翻中共政权。
    
    大致可以预判的是,随着寡头共治时代行的终结,中国有三种命运:
    
    一是胡锦涛最终胜出,中共国倒退回极权社会,越来越与朝鲜接近,最终因贫穷和内忧外患而全面崩溃;
    
    二是江泽民最终胜出,中共国将异变为专制独裁的权贵资本主义社会,独裁政权或者逐渐弱化,继而在颜色革命中瓦解、或者象新加坡政权那样依靠经济上的成功而长期存在。
    
    三是江胡之间相持不下,其激烈争斗为未知的第三方所乘,取而代之,在中国建立新的统治(包括建立宪政民主中国)。
    
    我们应该作最好的争取、最坏的准备。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九年十月五日星期一傍晚于曼谷流亡寓所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高锟得诺贝尔奖看六十年前的选择/晓路
  • 评中共六十年
  • 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杜光
  • 曾节明: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 转眼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年了,中国人还是零件
  • 毛泽东复辟家天下,以文革告终--六十年中国之一
  • 曾昭鹏:六十年甲子重头数:中国再出发还靠摸石头?
  • 江枫:中共建政六十年大庆与新闻封锁
  • 曹长青:血腥中国六十年——共产党杀人记录
  • 未来六十年:实现复兴和平统一关键期
  • 辉煌六十年”展缺乏自我批评
  • 鲍彤谈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年国庆
  • 新中国建国六十年后党商利益纠结
  • 两岸六十年亲历沧桑变:渡尽劫波,终须握手(图)
  • 鲍彤谈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年国庆
  • 明亡三百六十年祭/狄马
  •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 子口: 大中華民國慘遭分裂六十年祭奠 (附詩两首)
  • 冯怀燕:全国党代会和六十年国庆之前再遭当地噪扰强烈呼吁社会观注!(图)
  • 网络爱国群众针对刘士辉律师学习新华社社论开展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现场实录/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六)
  • 杜光: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
  • 回望六十年 世界期盼中国的未来
  • 六十年中国现状看看大陆流行的顺口溜(图)
  • 中共窃国六十年 胡锦涛的新纳粹运动/魏京生
  • 血雨腥风六十年,武林冤案何时了
  • 王书瑶:六十年前中国人就没有祖国吗?
  • 东莞农民工第二代打来的求助电话/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五)/李原风
  • 新中国六十年庆典:天安门观礼台下藏“天兵”(图)
  • 六十年国庆将至,各地访民被以各种手段劫回当地
  • 国庆六十年外埠进京车辆采取临时管制
  • 张清扬:如临大敌,中国六十年“国庆”保卫设置三道防线
  • 铁流:六十年,中国大陆的“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在哪里?
  • 刘云山回应“老同志国庆六十年前夕谈话”:动向值得注意(图)
  • 中宣部长刘云山回应“老同志国庆六十年前夕谈话”
  • 黄宏委员曰,庆祝建国六十年应有传世力作!
  • 有迹象表明中共沿用六十年的领导人梁山排座次陋习可能改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