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镕基还能思考吗/葛霄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2日 转载)
    
      在60年国庆盛典的观礼台上,我们看到了久违的共和国前总理朱镕基先生。与其它人不同,他眼戴墨镜,打着
     (博讯 boxun.com)

    黑色领带,静静的站在那里,面对空前绝后的壮观场面,他自始至终不露一丝笑容,也不见他与身旁的故交同事交
    
    头接耳。
    
      一个镇定的身影孤寂落寞。
    
      一种霸气的神情正义高大。
    
      朱镕基在想什么呢?
    
      没有记者在此时或过后采访他的感想,虽然他说自己退休后就是“一介草民”,虽然有很多很多“草民”都
    
    面对镜头表达了自己的激动和感受。
    
     朱镕基应该开心。 
    
     据说,退休后的朱镕基,过去的严厉与严肃渐渐淡去,面相温和慈祥了不少,笑容也日趋增多。他的原则就是不跟任何人谈工作,但喜欢同普通人聊天。他看书、练书法、拉胡琴。兴致来时,还会与夫人劳安一起“妇唱夫随”地来一段京戏。他的每一天平和而充实,正过着一个退休老人含饴弄孙的幸福生活。朱镕基没有什么烦心的事。
    
     盛大的国庆阅兵、游行和联欢活动,场面之宏大,秩序之井然,气氛之热烈,军容之整齐,装备之精良,色彩之艳丽,组织之精巧,空前绝后,无与伦比。我们看到的不只是由人群所构成的滚滚铁流、整齐步调和万众欢呼,还有庆典背后强大的经济财富、长达数年的精心组织以及直接展示在世人面前的军事科技。国庆典礼展示的是国家的威严、政党的强大、人民的欢乐……。正如一位网友所述:“一个大国的泱泱气象恣意展示,一个政党的勃勃雄心跃然凸现。如凤凰来仪,如万国来朝。中央帝国的赫赫威仪恍若提前降临,共产主义的早日实现仿佛指日可待。”
    
     曾经作为这个共和国的总理并为之奋斗一生的朱镕基,面对此情此景,有什么理由不开心?应该开心得要死!但是——
    
     朱镕基始终表情凝重,不像参加喜庆活动。他郁闷吗?
    
     从50周年国庆开始,朱镕基在人民大会堂主持了数届国庆招待会并发表了讲话。昨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招待会如期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上届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李鹏、李瑞环、曾庆红等出席。为何不见朱镕基?
    
     如果是国务院办公厅忘记了通知“草民”朱镕基先生,那他太郁闷了!
    
     如果是通知了朱镕基,而他不去——以要听戏、打太极拳、见外国朋友的理由推脱,那说明他可能不仅仅是郁闷了。
    
     有人说,如果朱镕基真的视自己为“草民”,他应该愤怒!
    
     朱镕基当政的几年,主要功绩就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抵挡通胀,经济“软着陆”,化解97亚洲金融危机,并在全国范围内大力实行政府体制改革,大力整治腐败与不作为。朱镕基的对错,人民心中自有一杆秤。至于有人说他的坏,可以理解,毕竟他得罪了很多人,如被调查的官员。但是,从他退休后的表现来看,决没把世人的评说当回事,更谈不上生气。
    
     作为一个睿智而且忧国忧民的人,朱镕基想得更多的可能是,自己的祖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解决国家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比任何好大喜功都重要。自己的国家尚有几千万人没有解决温饱问题,除去农民尚有数千万失业大军,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只有三千美元(国家统计局数据);有多少人在为住房、教育和医疗“三座大山”所困;民主问题、公平公正问题、腐败问题仍严重制约着社会经济发展;南中国海被东南亚小国们瓜分,果敢人(实际是汉人)被驱离,台独疆独藏独此起彼伏,近一千守法公民光天化日之下在自己国家的乌鲁木齐市被暴徒杀害;中国商人财货被俄罗斯霸占,中国钢铁业被三大铁矿山狂宰一千亿美金;出口经济完全依靠廉价劳动力,廉价产品,廉价环境代价……
    
     站在高高的天安门城楼上,有如此之心情,面对整齐的游行队伍(群众游行搞这么整齐干吗?),面对漂亮的女民兵方队(模特是走猫步的,因为长得漂亮就拉来作标兵?),朱镕基先生能作何感想呢?阅兵就是检阅当兵的,理应由那些由日常军费养着的战士接受检阅,这些兵应该拉来就能受阅,所谓召之能战,战之能胜,方可显示其战斗力。为了阅兵,要建设一个阅兵村,成立一整套机构,给所有人员发放工资和补贴,与之相配套的几个月的安保措施……民脂民膏被如此奢靡耗费,如此涂脂抹粉妆饰门面与国家武装力量的战斗力究竟有多少关系!朱镕基是搞政治的,也许他不愿意面对此情此景——眼不见心不烦!但正因为朱镕基是政治人物,他那一届政府官员都出席,只要身体条件许可,他必须出席。于是,朱镕基带上墨镜,扎上领带,满怀对国家民族前途的担忧,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
    
     他不想来,他昨晚就没来,虽然昨晚他也应该来。
    
     今天他不得不来。
    
     他无能为力。
    
     他只有愤怒!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