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什么支撑方政站起来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09日 转载)
     六四事件已经发生二十年了,但很多关注那场屠杀的人,都记得当时一个被坦克压断了双腿的青年,他叫方政,当时才23岁,是北京体育学院的应届毕业生。他长得高高大大,一米八的大个,身体魁梧。而且上中学时,就是短跑健将,还拿过五项全能冠军,是个喜欢体育,热爱生活,正要迈向社会的青年。
    
     但六四那个晚上,他在救一个女同学时,被解放军的坦克压断了双腿。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个喜欢跑,喜欢跳,喜欢体育的大学生,突然之间,命运全都改变了,他成了残疾人,高位截肢,此后一生要坐在轮椅。这对一个年轻人来说,该是多大的打击! (博讯 boxun.com)

    
    我不知道他是怎样度过了最初那些日子。曾在电影上,看过失去双腿者的痛苦、悲伤,以至绝望。曾获奥斯卡奖的名片《阿甘正传》中,那个被阿甘在越战的枪林弹雨中背出来的泰勒中尉,却一直骂阿甘,因他双腿被炸断了,要一生坐轮椅;他宁可死在战场,也不愿这样痛苦地活着。那种失去双腿的压力和烦恼,那种年复一年生活上的种种不便,不是外人可以想象和感受的。
    
    泰勒中尉酗酒、发脾气,找妓女,自暴自弃,人生绝望。但后来在亲友的爱,在憨厚的阿甘等感召下,终于鼓起生活勇气,装了假肢,站立起来,并和相爱的女友结婚,投身阿甘的捕渔业,有了笑声,有了未来。
    
    美国残障军人是幸运的,他们有政府提供的医疗保险和生活费等;还有亲朋好友,以及陌生人,给予的爱、尊敬和帮助。
    
    但身处中国的方政,却完全是另一种命运。他不仅面对突然失去双腿的痛苦,不仅没有得到政府的任何补偿,却要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政府要求他说,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以掩盖六四解放军杀人,用坦克压死人、压残人的事实。而那个被他救了的女同学,为了自保,竟然也拒绝为他做证(这种缺德不可想像,更必须谴责!你的命被救了,别人失去双腿,哪怕坐监狱也得去作证啊!何况远没有那么严重)。
    
    方政拒绝说假话,结果就被当局视为“异类”,生活非常艰难。他父母在外地,北京只有一个妹妹,用做打字员的微薄收入补贴他的生活。有一个冬天的夜晚,他在回住处途中,由于轮椅出现故障,竟在寒冷的路边呆了一夜。
    
    多少人处于这种境地,精神都可能崩溃,因生活实在像六四夜晚一样漆黑无望。但方政真是“异类”。他不放弃,不沉沦,即使身体残疾,还坚持练身,参加体育训练,最后在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上,获得铁饼和标枪两项冠军。
    
    本来要代表国家队出国参赛,但当局竟因他是六四事件的伤残者,取消了他的比赛资格,据说全国残疾人联合会的领导邓朴方等决定的。邓朴方在文革中不堪迫害而跳楼摔断了双腿,但他心灵也残废了,才会对自己的同伴,做出如此残忍的决定。
    
    但方政没有气馁,没有绝望,甚至都没有去抱怨那个他救的女生。他平静地说,如果不救那个同学,他也可能被坦克压上,那个血腥的夜晚什么都会发生。高位截肢后醒来,他首先庆幸自己还活着,而其他很多同学,已经永远成为天安门土地的一部分。
    
    方政的这种气质,这种勇气,这种积极正向的人生态度,实在令人钦佩。六四后在西方流亡的不少中国知识人,拿着捐款和赞助等,生活无忧,但不少人却仍心理不平衡,甚至不健康到疾病的程度。一位著名流亡作家,竟说他在美国是蹲监狱,虽然他有近两千英尺的大房子,还有钱让朋友帮炒股票。另一位不久前在巴黎去世的流亡者,住着政府的照顾房(独自门户),享受全额医疗保险(虽然她没给法国打过税),但动不动就骂法国,说她住“贫民窟”。而方政在中国,有失去双腿的心理和肉体痛苦,有来自政府的迫害,更有生活的细腻的艰辛,但他的精神状态,却跟那些哀哀怨怨的流亡“名人们”有天壤之别!
    
    二十年,整整等了二十年!方政才有机会在今年初和妻女一起来到美国,他来领取“中国民主奖”。当局威胁他说,只要出去,就不让回来了。但方政来到美国,就准备留在这个自由的国家。他还希望安装假肢,走出轮椅,走向这个伟大国度的自由天地!
    
    最后在美国医生及医院的慷慨赞助,还有天安门伙伴的帮助下,方政终于被安上了最好的智能假肢,可以站起来了!他的人生遭遇令人同情,他二十年受到的不公不义待遇令人愤怒;但他乐观豁达、健身参赛、珍惜人生、热爱生活的不屈不挠劲头,更令人感动。
    
    方政站起来了!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残疾人装了假肢的故事,这是一个六四事件的缩影——共产党用坦克压死人,压残人,那是一场屠杀、一场暴行,方政的存在就是一个活的证据!
    
    方政站起来了!他代表着一种精神,一种毅力,一种人生态度和哲学,那就是永不放弃,永远乐观,不管遇到多大的灾难,都不怨天尤人,都不自暴自弃,而是以巨大的毅力和勇气,战胜磨难,永远对人生有一份热烈的追求,有一个正向的、心灵充满阳光的向往!
    
    正像美国作家海明威在其代表作《老人与海》中说的,“一个人并不是生来就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的精神。”那些跟命运搏斗的人,那些跟自己的“身体极限”搏斗的人,可以失败,但却无法被打败;你可以折磨他的肉体,但无法打败他的精神,他的意志,他作为人的无限潜能!
    
    方政的故事,就代表这样一种精神。在为他的假肢安装成功而举行的庆祝会上,方政终于走出轮椅,站立起来,和多年来无怨无悔、相随相伴的妻子共同起舞。一个多么感人的瞬间,一个美到令人流泪的场面。
    
    这种美、光明的信念、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不仅让方政站起来,更会照耀一个健康、美丽的人生。祝福你,方政!
    
    作者附记:
    如想支持或帮助方政,可给他电子信:[email protected]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09年10月8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区域竞争,应先约束地方政府
  • 东星敢“绑架”地方政府?/黄波
  • 地方政府扮房托 胡温很危险/宋桂芳
  • 从武汉东湖沙湖连通工程开工看地方政府的“瞎折腾”
  • 地方政府改革需要多大耐心/王甘武
  • 胡熙华:英国地方政府改革的几点启示
  • 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长彭真怀:对处理涉藏问题的建议
  • 农民工怪病事件不能由地方政府唱独角戏
  • 地方政府也该提前公开预算数据
  • 盐巴向地方政府讨债的馊主义
  • 基督教信仰与西方政治——从基督教的观点看政府和法律/John W. Whitehead
  • 地方政府不许再越权救房市/崔巍
  • 地方政府濒临破产怎么办/曹思源
  • 地方政府和房地產開發商在拆房徵地中的一些蒙朮
  • 谢国忠:中国核心是解决地方政府财政问题
  • 地方政府救市的十大严重后果/刘光宇
  • 梁丁:地方政府救楼市,不如革新“卖地财政”
  • 何小成:地方政府强拆了我的商店,还要打击上访
  • 随州教师受地方政府歧视
  • 部分地方政府设网络新闻发言人回应网上舆情
  • 上海市杨浦区平凉西块动拆迁------地方政府暴力的真实演绎(图)
  • 地方政府默许 有毒物质倾倒入河
  • 地方政府应重视网络民意,给本地论坛宽松环境
  • 中日韩地方政府首脑共推区域协作应对金融危机
  • 新一轮地方政府改革精简厅局级机构80个
  • 中国各地方政府的办公大楼(图)
  • 坦克压断双腿,方政:20前的所作所为无怨无悔(图)
  • 地方政府拿纳税人收入给开发商做担保
  • 吉林打响地方政府减副第一枪
  • 访民肖昌海、高作康就是这样被法制教育的/武汉地方政府报告
  • 地方政府要降地价了?/朱大鸣
  • 地方政府何以屡屡充当“替罪羊”?
  • 看看地方政府的嘴脸-长庆油田“棒棒队”撂倒20余民警
  • 正常上访维权遭广州地方政府的迫害中国人权何在?
  • 89六四屠杀中被坦克碾断双腿的方政和妻子抵美(图)
  • 老友见面,不禁潸然——六四被碾断腿的方政来美领民主奖
  • “六四”伤残者勇士方政夫妇顺利抵达旧金山
  • 快讯: 六四伤残者方政先生成功离境飞美
  • 制造我冤案的各级地方政府责任人
  • 方政的20年(图)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读者来信:地方政府强占我们的土地(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