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独秀所谓的正确实际是政治上的幼稚/巴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07日 来稿)
    
    陈独秀因为是共产党的第一个政治领袖而中外驰名,但后来的陈独秀又变成了被共产党开除出党的怪物,他是一个坚持“真理”而不会改弦易辙的人。从表面上看,他一不叛变乃张国涛似的苟延残喘,光明磊落的让他的敌人也觉得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政治角色,同时,共产党的首要又想他回到共产党阵营里去,他却不屑,即使国民党也想给他个劳动部长头衔,但他一样不为所动,因为他为他所谓的真理而奋争。
     简单地讲,他是一个正仁君子,没有花花肠子,也不会脱离自己的政治主见而与不是他所想的政治道路乃妥协一二。就如同他说的“我愿意说极正确的话,也愿意说极错误的话,绝不愿说不对又不错的话;我只注重我自己的独立思想,不迁就任何人的意见……”一样,仿佛十分正确,其实荒谬致极,因为他这种思想的人在政治界里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切合实际,也更不应该参与政治,应该在他所谓的学术里去寻找他需要的思想或字眼,可是他偏偏又是位响当当政治家。 (博讯 boxun.com)

    陈独秀是什么人物早有各种定论,在这里,鄙人不谈他是什么人,什么思想,而是想到我们民运圈子里有多少大人物与他的思想是多么地相似,政治上的幼稚得偏偏不在学术领域里寻找答案反欲在政治领域里找到他所需要的政治技巧。一些所谓的大人物,在下实在不敢恭维,原因是在这中国现实环境里,他们害怕与邪恶的流氓势力针锋相对或进行必要的政治斗争,而是欲想独裁者良心发现然后推行民主制度。这种不切合实际的幻想其结果可想而知。
    许多欲下山摘桃子的人早就拭目以待,认为独裁制度不会坚持太久,用不了他这个实际个体的行动就足以使邪恶势力自动土崩瓦解,也就等大家都做好了他也“破鼓众人锤”地伸上一手,而这样的条件仅仅依靠别人或流氓独裁者自己实现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也是说,希望别人做了有了个大成他再行动的这样地投机取巧的想法是多么的狭隘。
    这样的人,引经据典绝对是个高手,但能把经典完全化入到自己的思想精髓里那是不可能的事了;这样的人,适合花前月下,喝着咖啡或南国的工夫茶,风花雪月地探讨深奥,也很内行,却不会被政治浪潮弄湿了衣服,被革命的风尘染上一点尘土;这样的人,适合做博士,做教授,做文人,但他做不了民族英雄,更不屑做杨佳、胡文海;这样的人,如果让他享受成果,或让他帮助新的制度完善,肯定比起我们这些卤莽的实干家要高明得多。但是,独裁当局绝对不给他们权力,我们暂时也给不了。所以,当前这样的人只能是我们民主阵营中不可缺失的成员,但做不了开拓者,也不该是开拓者。
    陈独秀虽然踏进过政治风潮但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地尴尬而不自明,是个知道了不明白,看到了不懂得的人,他的一生完成了多少学术研究在这不论,可他究竟做成了什么我们已经很清楚,还不是一向不被他高看的那群粗鲁汉暂时解决了中国那个时代的实际问题他却什么也不能解决?当然共产党的接钵者接了的是与国民党争权夺利问题,也是给人民一样地造成巨大的灾难。再想到徐锡麟、秋瑾的刺杀与秘密行动失败被晚清政府杀害后,更激起了人民的反抗,就如同新疆维族的和平反抗遭到当局的杀戮才有了扎针事件一样,他们的失败虽然可悲,却很壮烈,结果,徐锡麟、秋瑾的死亡却带动了众多壮士——爱国者新的报复,最终推翻了清王朝,而维族寻求独立的呼吁是因为共产党没有给维族公正的生存权利还杀人,若这样地让维族人民不哼不哈未免太高看了他们,所以,东突独的宣示对汉人攻击不是忽悠。
    陈独秀不是这样的人物,他适合研究什么是是非,什么是真伪,也可以在监狱里一样的与老婆做爱,却不适合搞政治,因为政治本身的容量不仅仅是对的,也有错的,不仅仅是崇高的,还有低下的,甚至在这实际斗争中有些手段是卑鄙下流的,政治利益容不得我们去认真选择。而且事实上的案例告诉我们,当年蒋介石有所成功,他运用了多少值得推敲的谋略呢?政治领域里,就是这样,没有什么正统和正确值得推敲,谁愿意研究我们虽然不反对,可我们没有时间去研究,只有民族利益才使我们该做更正确的事,其中难免有卤莽、幼稚、愚蠢的热身,但我们对民主制度的建立是多么的迫切,这在实际斗争中我们会体现得出来给世人看。
    在对付独裁势力的现实作为中,我们不应该仅仅看是什么方式,用什么人,而是什么方式能推动,什么人能做得,才最正确,才最有利,一时放弃那种完美的,道德的,不是不喜欢完美,不想道德化,而是在客观现实环境里,我们应该走好我们的政治脚步为第一,而不是研究政治学术为第一,更不该过早地讲究什么是完美的,什么是道德的。再说,我们的对手根本就不容许我们有什么“正确”的选择。鄙人非常小觑陈独秀式的坚持原则的硬骨头精神,是因为我们面对的凶恶敌人容不得我们的更正确。
    我们能在错误中走对自己,能在荒唐卤莽中实现民主,只要具备这样的条件的话,不会因为错误和荒唐而不敢前进,同时,在我们愿意把自己交付给民主事业的同时,个人的得失就能完全放下,事实上,放不下自己的人不适合做民主道路的开拓者。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为实现中国民主的伟大目标走好我们的开初。并且,把以下文字“光复汉族,还我河山,以身许国,功成身退”修改成“铸成民业,还民河山,以身许国,功成身退”。不反对“ 推翻中共,光复中国!建立民主,结束独裁!”的政治主张。但又觉得推翻谁不重要,实现民主制度后任何政党都可以存在,否则,我们也就是为独裁制度从新设局,这是我们坚决反对的政治问题。
    
    
    2009年10月7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南京!》:文青的历史幼稚病/杨禹
  • 黄佶:中国左派和右派——请摆脱偏执和幼稚
  • 从18亿亩红线到抗旱不值,幼稚还是无知?
  • 杨威利: 茅于轼天真幼稚还是包藏祸心?
  • 胡锦涛PK温家宝/幼稚病患者
  • 胡锦涛PK温家宝/幼稚病患者
  • 业主的“穷人心态”及“幼稚病”/北野
  • 伟大的中国人民是极幼稚与太不成熟的人民/ 宣昶玮
  • 大偽之士對幼稚的初生之苗的戕賊/李怡
  • 崔书君:學校如同幼稚園,“阿姨”“阿舅”要均衡
  • 为“收容遣送”招魂的逻辑其实很幼稚
  • 山里红:《亚洲周刊》是幼稚,还是中共的喉舌?
  • 专制的第一卫士--幼稚病患者
  • 曹长青:马英九应上中国幼稚园
  • 要看清中国社会的主流-有感于潘岳“打破官场潜规则”的幼稚判断
  • 郭金龙主政西藏:幼稚 卖国/南方周末时局观察员曹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