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又不是维吾尔人?!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07日 转载)
    我又不是维吾尔人?!
    
     来源参与 作者:伊里夏提 (博讯 boxun.com)

    在东土耳其斯坦,维吾尔人见惯了中共和一部分无知汉人的歧视、迫害。部分“聪明”的维吾尔人仅仅是以沉默表示抗议,等待时机,如大部分城市维吾尔人。少数软骨头们俯首称臣、甘当走狗、叛教背祖,和中共汉人狼狈为奸,甘当中共的皮条客, 以讨得中共汉人扔给的一块骨头,如王白克力,胡阿肯江之流。
    大多数有骨气者,当场予以回击,如韶关惨案反汉人暴力袭击的勇敢维吾尔年轻人。7.5惨案以和平游行求公正的维吾尔孩子们,他们面对的是成千上万持械暴徒,面对的是武装到牙齿的中共军警,但他们以单薄的身躯,以无畏的勇气,以气壮山河的壮举,坦然面对死亡,震惊了世界,唤醒了沉睡中的维吾尔人,唤醒了观望中的维吾尔人!。
    中共的这歧视政策也是一部分“粪青”汉人遭殃,这歧视使他们哭天呛地,愤愤不平。尤其是生活在东土耳其斯坦的一部分汉人,他们在中共狼奶的喂养下长大,总以为自己比当地维吾尔及其他东土耳其斯坦人高一等,真以为自己是统治者的一部分。所以在维吾尔及其他东土耳其斯坦人民面前他们趾高气扬,狐假虎威。但到了他们主子—中共哪儿就都是癞皮狗了,是奴才。当然奴才的心理总是希望讨得主人的欢心,得赏一两块骨头,还希望能分得一些残羹剩饭。但令他们失望的是, 中共每次用完了他们,让他们‘爱国’完后,总是像扔垃圾似的把他们也给扔了,也对这些个“粪青”“爱国”汉人行歧视迫害。很多生活在东土耳其斯坦的汉人,到中国探亲访友,旅游看病面对的是同样的歧视。尽管这歧视相对维吾尔人及西藏人遇到的非常轻了,但他们还是非常痛苦,很是无奈, 如丧考妣。
     在东土耳其斯坦,甘当奴才的维吾尔人,即便是像王白克力似的忍受侮辱歧视,忍气吞声卖命的奴才们,也只能捞个副职当,即使担任正职,也是行使汉人书记小老婆的职权。 所以很多汉人,当他们官场不得已的时候,挪来挪去,总是副职的时候,偶尔也会发一些小脾气,发下牢骚说:“我又不是维吾尔人,为什么我总要当副职?”
     最近因为7.5事件的影响,这歧视也殃及国外的汉人“爱国粪青”,令他们大为失望,满腹牢骚。 最近一位在东土耳其斯坦出生,但在上海长大的美国华人,到中国大使馆办签证时遭到了拒签。理由是他护照上的出生地是东土耳其斯坦的某一城市。根据中国政府最新规定: 中共六十年国庆期间,不给任何东土耳其斯坦人签证。 我好心的理解,这应该是对维吾尔人的歧视政策,但到下面执行时,就变成了凡是在东土耳其斯坦出生的人都不给签证。但这位汉人老兄“涵养颇高”,因习惯于中国歧视政策,当惯了奴才,所以并没有暴跳如雷,据理力争,只是略带怨气地说出了东土耳其斯坦官场汉人失意时的经典话语:“我又不是维吾尔人,为什么不给我签证!我只是要去上海。” 尽管他生活在美国,作为受过高等教育在美国生活了几十年的一个美国人,他知道这是歧视,是侮辱,是违法的。但慑于中共主子的淫威,他没有敢于要求自己的权利。这些人情愿自己被侮辱,被歧视。因为这是中共主子—代表祖国对他们这些奴才的要求。他们敢于指责西方政府的政策,发表不满,甚至上街游行!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知道欧美政府是民主的。他们的要求只要是合理的会有人听。即便是不合理的也会有人听。不会危及他们的生活,工作,生命!但对以中共的无理,他们却采取忍气吞声,甘当奴才的态度。因为他们不敢惹中共独裁者。他们在国外的爱国也是在中国大使馆的统一安排下的整齐划一的“爱国”。多数时候,是在大使馆的经济刺激下的“爱国壮举”!他们充分享受西方国家的民主,敢于在西方国家表现他们对中国的爱国情怀。但不敢惹自己的独裁者, 从不敢奢想在中国自由的爱国, 更不敢想象举着红旗在天安门广场进行爱国!四川地震死了那么多孩子,也只是大佬们含泪劝说家长,三鹿奶粉令那么多孩子小小年龄就得“爱国”结石,既没有人含泪劝说也没有人要求正义。国外的“粪青”们也保持了一贯的“爱国”沉默!他们对中共的淫威俯首称臣,甘当独裁者的奴才帮凶。对弱者,不管是汉人,还是维吾尔人,西藏人,这些汉人要么是冷漠无情,要么是站在中共一边共同进行无情打击,落井下石!在无奈中,我只能说这些人真是无可理喻!
    醒醒吧,汉人!捡回你的人的尊严!学会文明,学会以现代人类文明和其他人交流!和其他民族交流!不要在中共制造的谎言和野蛮中狂吠!最后,我以鲁迅先生的名言向汉人呼唤重读《狂人日记》:救救孩子!
    
     (作者是世界维吾尔大会内务部长)
    
    首发参与
    
    
    
    伊利夏提 (博讯记者:羽森)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