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中国走进了死胡同/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06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首发
    从刚刚结束的60周年国庆阅兵可以看出,中国第4代领导人,与邓小平江泽民一样,都未能走出毛泽东的阴影,尽管中国穷兵黜武,劳民伤财,倍显虚假的繁荣昌盛,但胡锦涛并没有新思维,中国走进了死胡同:经济上的高速增长与政治上的僵化倒退,将国家陷入了撕裂状态。未来的几年内社会不稳定因素将会进一步增多,党内权力争斗会表面化,中国有可能发生大的动荡。
四幅画像,两个中心,一条死路

    在游行的浩荡队伍中,被扭曲了价值观的人们,高举着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的巨幅画像奋力前行,这一点并不令我奇怪。显然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都不是民主选举产生的国家领导人,前两位的权力是靠枪林弹雨打出来的,后两位是被前者欽定任命的,尽管他们都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挂在嘴上,但从其行动观察,人们找到更多的是中国历代封建帝王统治的治国理念,外加斯大林时代阶级斗争的余毒,他们远不及善于疏导治水的大禹,可能更像惯于封堵山洪河水的禹的父亲鲧,而在残暴镇压人民这一点上,他们与暴君秦始皇比较,又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总之后三位未能走出毛泽东的沉重阴影,而毛泽东毕生都在古代线装书的字里行间徘徊,他至死也未能找到让中国人民走出贫穷与痛苦之路,所以他只能闭关锁国,自欺欺人说,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连邓小平也不得不承认,1976年,中国国民经济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因此他本人又未能走出秦始皇的阴影。这正是今天他们四代领导人一同在天安门前挤成一团的原因。
    无疑地,邓小平比毛泽东的眼界更加开阔,但改革开放的30年的实践证明,他主张的目标与政策仅限于包括自己子女在内的一小部分人暴富起来,他们并没有为广大劳动人民媒得福祉,而江泽民与胡锦涛也都同样不能解决社会贫富不均两极分化的问题,他们只能模仿毛邓时代的惯用手法,以暴力与谎言交替使用,欺骗与恐吓人民,让没有合法性的政权苟延残喘,而且他们有的子女还抛弃了毛泽东廉洁奉公的伪装,直接参与了对社会财富的掠夺与侵蚀,并大言不惭地以毛泽东的忠实继承者自居,所以假如毛泽东从天安门前的纪念堂里复活爬出,也未必对他们会十分满意。
    
    然而,目前关键的问题是,前两位已经成了僵尸,但后两位还在争斗,当他们共同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毛泽东的时候,却各怀心事,貌合神离。显然,俗话说,一山容不得二虎,专制统治下,绝对容不得两个声音发令,两个权力中心同时运作,他们的两个主张将使党内形成分裂,使下级官员无所适从,使人民群众迷失方向,这大概就是中国目前出现许多自相矛盾情况的原因吧,至于刚刚结束的17届4中全会没有作出制度性的人事方面的按排,也就不足为怪了。
四个党魁,只能两派,互相倾轧

    我是经历了文革与粉碎四人帮事件的人,回想1976年,华国锋抓捕王张江姚的过程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的重大举措,可以找到他们的另一个共同点:无一不把党内的对立面当成假想敌,他们无一不把毛泽东或者说共产党的错误,全部推到政敌身上,以骗取具有臣民思想的大众百姓的谅解与支持,而当自己得势之后,又不得不跟在毛泽东的屁股后面爬行,一旦失势,又成为它人的假想敌与牺牲品,所以同样当过中共一把手的华国锋,胡耀帮与赵紫阳,不幸地都未能被愚民涂上巨幅画像的油彩。因此,拒绝政治体制改革与普世价值的中共,只能由内部权斗寻找社会发展的动力与激情。这就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下一个假想敌在哪里?如果针对外部世界当然好说,一切反对或批评他们的人都可以称为“海外敌对势力”,而在党的内部呢?在双方都有贪腐问题的处境下,共青团派与太子党,谁抓谁?谁能先下手为强?抓捕之后,在把所有的社会弊端再次推到他们身上的时候,能漂亮地重复1976年的故事吗?能象那时那么轻易而举地获得人心的认同吗?试问:时过境迁,中国已不是70年代的中国,人民已不再是听到”你办事,我放心“就热烈欢呼的人民了?会不会弄巧成拙,适得其反?
    那么,怎么办呢?如果接受人类社会的精神文明成果,走宪政民主三权分立之路,共产党有没有信心与其它党派展来竟争,有没有耐心象台湾国民党那样当一阵子在野党?恐怕不愿把所谓“革命先辈用鲜血和生命打下的江山”,拱手相让别人吧,何况他们的鼻族毛泽东,早就赞美过古代皇帝的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要知道,中国自古就没有美国华盛顿式的英雄,与民主选举的传统。
    
    唯一的出路是,党内派别斗争的合法化与公开化,先在党内真正地展开民主,搞几年人民看得着的党内公开竟选,然而接下来又会导致社会的进一步民主化,开放党禁与报禁就势所难免,也就是说,共产党绕不过大潮流,大趋势,不能与时俱进,只有被其扬弃。从目前情况看,这种微步改良的举动,中共都明言加以拒绝,可见中国前进之路将有多么艰难。
四句套话,并无新意,一脉相承

    了解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胜利,创立中华民国时,中国人民就已经站立起来了,假如孙中山先生晚一点过世,没有后来毛泽东与蒋介石这两个人的争斗,可能不会出现以后的复杂局面。总之,毛泽东在1949年高喊“从此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并不符合实际。显然,此前中国曾独立过,此后并未统一,建国60年来非正常死亡的8000万人,不能算是站立者吧!
    邓小平呢,搞对外开放没有错,抓经济发展的功绩举世公认,然而,他犯了两个不能饶恕的错误:一是一部份先富起来的人,并没有带动更多的人发展,反倒把他人永远地踩在贫困的脚下,社会上百分之零点四的人占据了百分之七十的财富,贫富两极分化日益严重,官民冲突,警民对立,群体性事件层出不穷,工人起义,农民暴动,学生运动,风起云涌,他都不能怀柔应对,只能武力镇压,结果造成了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二是他没有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没有从根本上改善人的生存环境,因为人不是动物,除了吃饱喝好的生存权之外,还要有幸福感,安全感与成就感,还要有知情权,表达权,监督权等等,但是这些东西中国人有吗?所以,邓小平带领一小撮既得利益者集团,可以摸着石头过河,然而普罗大众并没有过河抵岸,反倒被强权政治淹死了不少生命。
    而江泽民呢,他所鼓吹的“三个代表”理论,不过是欺世盗名的漂亮词藻而已。当他的儿子与外商勾结侵吞国家民脂民膏之时,究竟代表哪个人民呢?当他的孙子在大连公开受贿,又代表谁呢?当他大搞文字狱,抓捕与监禁敢于讲真话,揭露贪官的记者时,他是代表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吗?全世界现在还有几个国家仍在用监狱封堵不同的声音呢?他所代表的方向在何处?还有在所谓先进文化方面,他所倡导的只是僵化愚昧的党文化,把文学艺术完全变成了粉饰太平,歌功颂德的政治工具,把文化精英变成了用绳索豢养的犬儒,彻底地破坏了中国古代的传统文化,远离世界现代文明于千里之外,何谈代表先进文化?
    2002年,上台伊始的胡温班子曾被人们热望成为“胡温新政”,然而7年过去了,“新”在哪里?“正”在何处?所谓的科学发展观,“科学”在哪里?地方政府与黑社会融为一体,对敢言记者与维权律师大打出手,这是科学吗?当官的日益见“裸”,纷纷向海外转移巨款,这是科学吗?山村的孩子读书都没钱,政府却财大气粗地搞国庆大阅兵,这是科学吗?老百姓大都没有养老保险,国家却把8500亿元投买美国国债,这是科学吗?。。。。。。那么,美妙的和谐社会又在哪里呢?在瓮安吗?在石首吗?在陇南吗?在通钢吗?在新疆吗?在扬佳倒下的血泊中吗?在邓玉娇流泪的桑那房里吗?在刘晓波坐牢的铁窗前吗?在不会说谎的孩子,作家余杰的寓所楼下吗?
    总之,在我看来,游行队伍里响起的四个人的声音是一个腔调,是一脉相承的,他们都没有新思维与公正心,1976年前毛泽东没能真正地解救中国,此后他人也不能借尸还魂,为胡锦涛开辟新的国家长治久安之路。勇敢地把毛泽东的画像从天安门上取下吧,不要让死人挡住活人的路,连手机都没有见过的毛泽东,能为互联网时代的地球村支出高招吗?
    胡锦涛不必穿上中山装,还是放眼展望世界吧,让中国融入人类社会的民主潮流,果断地开启政治体制改革的进程吧!千万别让中国走进了死胡同!
    2009年10月5日我的生日写于多伦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疆问题需要新思维和大转变
  • 换套新思维新模式才是解决类似"7.5"事件之道/查建国
  • 利益分享经济观:中国改革30年形成的人本新思维[①]/李炳炎
  • 中国民间开启对日新思维 感谢同时并未忘记历史
  • 左翼民运的兴起与中国民主化的新思维/王希哲
  • 钉子户呼唤中南海新思维
  • 牟传珩:二合出三新思维—— 一分为二哲学走向末路
  • 中共「护法」压制普选「新思维」/艾克思
  • 施晓渝:改革要有新思维
  • 龙应中:政治体制改革加新思维
  • 信访制度改革需要新思维/于建嵘
  • 两千纪委书记进京轮训:昭示“维稳”新思维
  • 解决中国农民问题需要新思维
  • 多方面迹象显示,处理群体性事件正酝酿新思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