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滕彪︰面对暴力的思考与记忆——致李和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02日 转载)
    滕彪更多文章请看滕彪专栏
     本台推出《奇文鉴析》专栏,选刊网友来稿及网上时评类稿件。所刊文稿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评头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荐稿件。摘选文稿以文明、理性、独立、多元为准则,本栏以此自励,并同大家共勉。
     (博讯 boxun.com)

    —法广编辑部
    
    
    滕彪︰面对暴力的思考与记忆——致李和平
    (首发《人与人权》 2007年11月号)
    
    (一)秘密警察与公开犯罪
    2007年9月29日下午5点半,中国著名的人权律师李和平被一群不明身份人士绑架;暴徒用绿色头罩套住李和平的头部,塞到一辆轿车内,劫持到北京郊区,一个地下室内进行毒打。
    
    根据李和平后来的讲述,围着他的有10人左右,除了一位戴着眼睛的男子大概40岁左右,大都是二三十岁的样子,但个个是彪形大汉。有个打人者随即喝令李和平脱掉身上的衣服。李和平不脱,随后招来一顿暴打,他迫不得已脱掉了上衣。这些打人者还不依不饶,将李和平打倒在地,强行动手脱掉了李和平的裤子,只剩下一条三角内裤。那个看起来是个领导、文雅的戴眼镜的男子,在讯问李和平的过程中也冷不防用手中的胶皮棍狠狠地捅了一下和平的脸部。
    
    
    这些打人者分为三拨,每拨打人者打累了就换上新的一拨人马。每拨人马冲上来之前都表演一番,哇哇大叫并改变着打人的方式,总计有揪头发、打耳光、用满罐的矿泉水瓶子砸头、用胶皮棍抽打、用脚踹,最让李和平受不了的是这些打人者用电棍电击他身体的各个部位。电棍甚至多次电击身体最为敏感的小腹。
    
    毒打断断续续地持续了五六个小时。大约在夜里凌晨一点,被毒打得遍体鳞伤的李和平被命令穿上衣服、戴上头罩,大约开了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之后,他被扔到荒郊野外。(中国和解智库:《李和平律师被殴打真相调查》)
    
    一系列迹象表明,这次暴行极有可能是中国的秘密警察机构——国保策划和实施的:
     ——带走李和平的是一辆没有牌照的汽车。这是国保常用的手段。在北京闹市区大摇大摆开无牌照车的,一般和警方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对胡佳、高智晟等很多维权人士实施软禁、跟踪的国保,就大量使用无牌照车。
     ——在殴打期间,他们不时发出警告:“北京有1600万人口,就是容纳不下你这个又瘦又小的李和平,你把房子车子全部卖掉,滚出北京。”“你以后再也别想出国了!”“就是你们这些外地来的律师在那里瞎折腾!”“今天我最少要打折你的一条腿!”他们还威胁到李和平的妻子和孩子。而在此前一天,国保找李和平谈话时,提到了让他离开北京,李和平没有答应。
     ——李和平对这些打人者说,你们既然来打我,就应该让我明白你们是谁,为什么打我,何况你们问我什么都一一回答。他们回答说,现在不能告诉你,等以后有机会肯定会告诉你。有一位打人者在再三追问之下,说自己叫王宇(音),是辽宁人,国家安全局的。
     ——李和平被绑架之前被北京国保跟踪监控,当天负责跟踪李和平的朝阳区国保大队的梁姓警官事后说,当时他先上了自己的车,透过车窗开见李和平上了另外一辆车,他以为李和平要去与另外的人谈点事情,就没有多问。李和平说,平时国保发现自己不在他们的视线或者与他人接触时,都会贴近跟踪,这次竟然不闻不问,甚至在自己在失去联络的时间里,没有任何国保设法查询他的下落,负责跟踪的梁警官更装作毫不知情。这极其反常。
     ——歹徒拿走的东西包括:法轮功信徒曹东案件的申诉材料、手机卡、移动硬盘、名片夹、律师执业证、护照、北京暂住证。笔记本电脑的硬盘被卸载了。显然不是为钱。拿走这些东西主要是为了阻挠和破坏李和平继续从事维权活动,这正是国保要干的事情。
     ——有个打人者说,你明天可以召开记者会嘛,告诉全世界的媒体你被打了。这不像是一般犯罪者的说话方式。
     ——李和平说:“打人者很专业,训练有素,看来不是要我的性命,而是让我饱受皮肉之苦。”施暴者不为私仇,不为财色,缺乏犯罪动机。综合起来看,完成“政治任务”似乎是唯一能说得过去的作案动机。
    
    
    秘密警察是任何极权制度必不可少的要素,从纳粹的盖世太保、西德的斯塔西、苏联的克格勃、到北朝鲜的国家安全局和中国的国保与国安。不过外界对具有中国特色的秘密警察体制一向所知甚少。随着民间维权活动的发展和互联网传播技术的普及,秘密警察的活动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曝光。由于秘密警察不是一个执法体系而是一个违法犯罪体系,在外界关注的案件中,他们惯常使用的秘密违法犯罪手段不可避免地公开化。
    
    
     (二) 作为统治手段和统治目的的暴力
    
    
    绑架和殴打行为不是为了仅让李和平一个人饱受皮肉之苦。显然当局明知道媒体会报道,而这正是他们希望达到的效果:杀鸡给猴看或者杀猴给鸡看,或者杀猴给猴看。总之,用暴力手段增加维权的成本,用恐怖手段恐吓和遏制方兴未艾的维权活动。
    
    
    近年来,维权人士遭受警察或者政府雇用的打手殴打的情况数不胜数。公开报道较多的就有姚立法、吕邦列、胡佳、李方平、郑大靖、傅先才、李劲松、李苏滨、高智晟、郑恩宠、程海、陈光诚、袁伟静、郭飞雄、唐荆陵、郭艳、杨在新、周莉、孙小弟、华惠棋、段惠民、严正学、孙不二等等,还有大量的案例尚未被媒体关注。
    
    
    当局使用黑社会手段来对付维权人士自有他们自己的考虑。一方面,使用黑社会的成本比使用正式法律程序来迫害维权人士的成本要低。动用刑事法律给维权人士判刑需要到一定的严重程度,也需要找到明确的条文和(制造)一系列证据。另一方面,动用黑社会手段虽然会遭到外界的谴责,但使用法律手段来迫害维权人士则会遭到更强烈的、更正式的谴责。其中恐怕有举证的原因。警察充当黑社会打手具有较强的专业优势:打到什么程度、怎样不留下证据,都训练有素。由于负责立案侦查的正是打手的操纵者或者是打手自己,因此无法通过他们找出真正的凶手。即使受害者找到行凶者,也无法证明他们出于警方的授意。在最好的情况下(比如足够的外界压力),不过是警方随便找几个替罪羊而已;这也极少发生。
    
    
    实际上,绑架和殴打维权人士也仅仅是中共政权黑社会化的一部分表现。在瘸腿改革导致的经济畸形发展过程中,社会各个方面都有黑社会化的表现。夜总会、娱乐城、洗浴中心中的色情服务业,没有政府官员作为保护伞,很难存在和发展。制作、贩卖淫秽物品、制毒贩毒、赌博、走私,矿难频发的黑煤窑、黑矿井,背后也往往有政府官员和黑社会的影子。通过买官卖官,黑社会成员可以跻身官场,在主席台上作反腐打黑的报告。警匪一家,不过是民间对社会现实的形象总结而已。
    
    
    成都车站派出所的四五十名警察与站内小偷勾结,小偷如果要进入候车大厅行窃,必须要给在该段执勤的警察交纳数百元不等的“入场费”;交费之后,小偷即可在候车大厅内自由行?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钱理群 陈奉孝 滕彪:民主前驱,自由之魂——林希翎祭
  • 滕彪: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一)
  • 人权:从理念到制度——纪念《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滕彪
  • 许志永等关于滕彪博士失踪事件的联名呼吁
  • 刘晓波: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滕彪被绑架
  • 对华援助协会呼吁中国政府释放遭绑架失踪的滕彪博士
  • 我们都来关注滕彪博士/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王天成(图)
  • 北京杀气逼人---滕彪被绑架与李和平被撞车的启示/中国人权论坛
  • 滕彪:后极权时代的公民美德与公民责任——声援胡佳之二
  • 滕彪:关于《奥运前的中国真相》一文的说明—声援胡佳之一 (图)
  • 滕彪:抓捕胡佳意味着什么?
  • 茶人滕彪/萧瀚
  • 滕彪:黎明前的见证
  • 黎明前的见证/滕彪
  • 滕彪专访-滕彪:盼与政府互动 和平维权
  • 中国维权运动往何处去? 滕彪(北京)
  • 范亚峰、秋风、陈永苗、滕彪等:乡土中国问题的宪政之维——中道论坛之六
  • 一个思想实验:关于中国政治/滕彪
  • 一南一北说国庆:法律工作者滕彪和自由撰稿人昝爱宗谈网络封锁
  • 就“公盟”创办人之一许志永取保候审采访滕彪律师
  • 许志永被取保候审 滕彪即去见许志永(图)
  • 滕彪:开江县法院随意剥夺公民的辩护权
  • 滕彪:邓玉娇是不是“女杨佳”?
  • 滕彪出国权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
  • 滕彪诉北京边防检查站阻止出境、收缴护照案
  • RFA张敏:细谈滕彪律师护照被扣起诉边检案开庭
  • 当局限制法学院讲师滕彪与外国议员会面/RFA
  • 滕彪律师起诉北京边防检查站今天开庭(图)
  • 滕彪律师护照被扣起诉边检案拟10月22日开庭(图)
  • 央广访谈:滕彪:北京律师将持续努力,推动律协民主化
  • 维权律师滕彪不获发执业证 执教鞭也受压/RFA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