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惠林泉: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30日 来稿)
    
    一将成名万骨枯 一官升迁万家哭
     惠林泉: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 (博讯 boxun.com)

    
    我亲身经历了无锡的违法暴力拆迁,每一个环节都涉嫌违法,拆迁没有拆迁许可证,土地征用没有“二公开一告知”,土地出让没有招拍挂,国土上的房子却按集土标准补偿,挂名“三创载体”实际在造的滨湖区政府没立项,拆迁是犯罪手段,停水停电,砸窗封门,入室行凶,无所不用其极,我和父亲的二幢房子没履行任何手续被偷拆,房推倒后还到我住处砸门威胁,简直是流氓土匪。
    偷拆后,派出所表示此案虽立但无法破案,拆迁人以胜利者自居,提出远低于原来标准的补偿条件,逼我走上了上访之路。在上访中,我才知道无锡拆迁问题极其严重,是市委书记杨卫泽在错误政绩观指导下谋划的一场大灾难。
    无锡拆迁已成为继文革以后的一场社会大灾难。
    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在苏州任市长时就以拆迁而著称,到无锡后更是拆疯了。2004年,杨卫泽到无锡不久,朝阳广场因拆迁死了一个老太婆,杨卫泽说,拆迁哪有不死人的,不就是多给几个钱,鼓励放开手脚干。此故事在社会上流传甚广,本人无法判别真伪,但无锡违法暴力拆迁从此进入疯狂却是事实,全市成了一个大工地,拆迁公司好比残害人民的汪伪“七十六号”,大大小小吴四保是拆迁人才,血雨腥风,惨绝人寰,其规模和惨烈的程度可数全国每一。
    太湖鼋头渚拆迁,杨卫泽亲自批示,亲临一线。《中国青年报》、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连续发表二篇文章:《拆迁目的是招商? 太湖环境治理引发拆迁纠纷》、《无锡太湖危机下的鼋头渚拆迁》、上海《新民晚报》撰写了评论《行政失当缘于忽视群众利益》(读者可网上搜索)。
    其中有如下的文字:
    “在犊山村居民的记忆里,2007年12月10日发生的事情恍若一梦。
     ‘几百名警察和城管分乘几十辆车子开进犊山村,他们要强行打开居民的家门,整整折腾了一天一夜,场面令人心碎。’犊山村居民周炜亮对本刊记者如是说。
     相关影像资料显示,雨雾朦胧的太湖边上,几百人拥挤在一起蠕动,嘈杂声哭喊声交织在一起,有居民被警察带走,有妇女被挤倒踩伤。对峙直至11日凌晨,在泥泞的巷口,穿着制服的警务人员手挽手站成方阵,在他们的前面村里的老人跪成一片。
      11日下午,当得知有江苏省委领导前往无锡市委党校做报告,三个村的居民分头赶到市委党校,他们跪在市委党校门前的道路两旁试图“拦车申诉”, 在返回的途中被近百名城管执法人员强行带走30多人。”
    这不是异族入侵,而是面对骨肉同胞的暴行,丧尽天良,灭绝人性! 
    再略举几例:
    一、滨湖区西园里拆迁血腥惨案。
    西园里拆迁,采取血腥残暴手段逼迫被拆迁人签约,警察出动六七部警车反被流氓包围,在拆迁户被逼签字后才让警察走。不少人房屋没没签约被捣毁,不少人被打被绑架毒打。南长区退休干部马群超(其夫为检察院干部)西园里12号房遭偷拆,民警赶到现场制止犯罪行为,被开发商布置在现场的黑恶势力不法分子围攻扯打,民警石磊、吴立江被打伤,指导员张鈺良警服纽扣全部扯掉。袭警暴徒不受追究。警察悲鸣:我们连狗都不如! 受害人:王圆月、赵儒清、薛焕凤、陆占军、马群超、吴锡英、汤亚琴、顾洪元等。
    二、周老汉丧财百万无赔偿
    2006年6月27日凌晨5点左右,无锡市江海东路一条商业街,在没张贴任何告示,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明及办理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大批身穿统一制服、手持警用装备的人员包围了12位业主的合法商业用房,出动了警车、消防车,采用暴力手段破门而入,业主稍有反抗,便受围攻殴打,受害人上至七、八十岁老人,下到未成年人,共有30多人被强行驱赶,二人受伤,造成粉碎性骨折,5人被非法拘禁。随后将户主所有家庭财产装车用搬家公司的车拖走。周长根提出贵重物品能否搬至亲戚朋友家。强拆负责人横蛮地说:“只有签字同意拆迁,才能归还本人的私有财产。”因保管不慎,这么多业主的财产全部丢失。受害人:周长根0510-80210021
    三、 “学习班”非法拘禁群众逼迫签字
    房屋偷拆,东西被抢被偷,地方所有部门不管。为诉拆迁之害,太湖镇湖东村民浦赛娣,沈林岳,沈云岳(残疾人),李伟兴,蒋侬娣,陈婉君,顾连宝,惠金娣,丁红芬;申新村民张白妹;蠡东村民王雪琴到北京上访讨说法。
    09年6月,太湖镇对上访人员以“读书班”名义非法关押。所谓的“读书班”,实质是非法拘禁,群众又回到了文革十年动乱年代,先搜身,搜包,抢财物,后关进密不通透风的小房内(每人一间),门口24小时保安看守,,不给喝,不让睡,不让放风晒一分钟太阳,生病不让医治,还要打人,看到人饿的不行了,才给一点点吃,还当着关押群众的面,把大部分的饭菜扔进垃圾箱中,无恶不作地虐待摧残群众。镇党委书记陈红升下令:“只要人不死掉就行,达到逼他们签字目的。”这些文化不高的老年农民实在忍受不了非人虐待和恐惧惊吓,含泪被迫签字。知情人:丁红芬,手机18921161175
    这种事实在太多,大量拆迁引发的刑事案件可到无锡市公安局查实。
    无锡拆迁缘于违反科学发展观的政绩冲动
    2008年,高达98米,设计年限至少100年的江苏省无锡市第一人民医院只存在了七年便被拆除,耗资一个多亿的无锡周山滨汽车站使用才一年也被拆除。诸如此类拆新建新比比皆是,违反《循环经济促进法》,除了GDP翻番,对国家和人民无益。
    城区拆了拆郊区,地卖完了拆村子。据2008年的无锡日报报道:今年全市计划归并650个自然村。前三年,全市已有2516个自然村被拆除。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变成了以拆迁为中心,拆迁成了各级政府的头等大事。政府是提供公共服务的,现在却成了经济实体,滨湖区腾地拆迁,街道成了开发商,政府公司化必然追求利益的最大化,雇佣流氓拆迁,政府从一个公共秩序的维护者坠入为黑色恐怖的制造者。
    土地征用暗箱操作,留下巨大的腐败黑洞,新区一个村长家现钞就抄出600万。据说东降某村长把1200万土地补偿土款划在自己企业帐上,在检察院干预下才退回集体,混乱可见一斑。
    中央三申五令严格控制建造政府办公大楼,无锡市大搞楼堂馆所,掀起造城运动,占据太湖周围最好的区位建造市、区二级办公大楼。区政府象宫殿,街道办公大厦一个比一个豪华,我到蠡湖街道谈拆迁,书记办公室奢华宽大,总理办公室可能也比不了。我所在的无锡日报搬进新大楼没多久,自己的楼房还没租掉,又命令到郊区造新的办公楼。中央文件等于一张废纸。
    拆群众房子,却在太湖边违反国家禁令造大量别墅。滨湖区侵占国营向阳林场土地为领导造别墅,还动用水利工程款开挖人工湖,背山依水,人间仙境,被人举报到中纪委巡视组叫停(已造好,可作为景点去参观),但没人受处理。
    政绩工程劳民伤财害死人。无锡国际纺织服装城是一个典型,血腥暴力强迫人民拆房让地,光一地就擅自扩大占地65公顷,除住宅外都是基本农田,号称全球最大的纺织服装交易中心。当年的宣传是:“远见卓识的无锡市政府作出二项重大决策,斥资100亿,建设6000亩国际纺织服装产业园;斥资200亿,打造五大产业集群,最终使无锡成为中国最为重要的纺织服装集群制造基地和全球交易中心”。开业二、三年,门可罗雀,经营者为退租要回押金烦恼。
    无锡政治上作秀,什么官办分离,什么干部轮岗,群众意见很大,不抓党的思想作风建设,只图形式上玩花样,投机取巧取得震撼效应。
    经济上花架子也不少。无锡有个工业设计园,我曾兴奋地去探讨这个设计园的内在机制,看了后很失望,据说是写字楼老板与朋友在酒桌上聊出的点子,公关搞了块牌子。当时里面有二个工业设计企业“奥泰克”、“无极限”及一家“恒信达”快速成型公司。“奥泰克”是日资,在日本接单;“无极限”当年三月刚从上海引进,与“恒信达”均因缺少市场而亏损,(当时曾写了一个《关于无锡工业设计院软环境建设的建议》给有关部门)。一楼还有无锡公司租赁的设计办公室,平时没人。三楼以上是其它公司,抱怨说来领导参观就让他们停工或不要出来。经济建设原来也可以炒作玩假。
    无锡经济实际上还是路径依赖,靠卖地为生,吃祖宗饭,造子孙孽。据《无锡市委书记和宪法到底哪个大?》披露,无锡以市政府和区政府的不动产抵押贷款150亿、预支企业税收大兴土木,竭泽而渔,胆大妄为。
    国务院几位领导最近在基层调研指出:经济发展需要智慧,更需要实事求是,万万不能靠拍脑袋,如果再夹杂的个人私欲,那么一定会把当地的经济给葬送了。
    中共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姚志文在《官员“瞎折腾”的表现与根源》一文中一针见血“诸如此类的瞎折腾、穷折腾,集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于一体,是科学发展的大敌。个别官员瞎折腾的冲动源自对自身政治前途的焦虑,而失位的监督使这种冲动成为现实的可能。
    无锡拆迁从制度设计上是违宪违法的犯罪行为
    党和国家的宗旨是人民利益,立党为公,执政为民,除此之外没有其它目的。
    一个大的社会行为,领导者必须根据法律政策和客观实际科学策划。无锡拆迁从制度设计上就是一个罪恶。
    前期是血腥所谓拆除违章建筑。公民不能在自己的宅基地上造房子,搭一个窝棚都要拆除,为圈地准备。
    中期是为违法暴力拆迁保驾护航。以地方政府文件否定所有国家的法律法规政策,利用黑社会暴力拆迁,与新疆西藏暴徒无异,群众向所有的部门反映都没用。面对拆迁中的违法犯罪行为,早先是公安立案不破案,法院立案枉法审判,现在是一律不立案,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已无保障,公民的诉权被剥夺。无锡葛巷的一个拆迁案子,最高法院督办都立不了案,据说同类案子在无锡有一万多。
    后期是截访,回到文革,违法的基层政府以学习班的名义拘禁拆迁受害人,有的学习班惨无人道。
    拆迁是民事行为,在无锡却成了政府行为,政府定个价强买强卖,不接收说成对抗政府,雇佣流氓打砸抢,强拆强搬。
    拆迁人与被拆迁人的利益博弈是正常现象,政府应当创造一个良好的法制环境。无锡人通情达理,有的街道补偿稍微宽松一点,拆迁就处理的比较好。问题是地方政府过度盘剥和霸道产生的,使用暴力和一切非法手段,致使矛盾激化,小问题变成大问题,并迟迟不能解决。
    决策的犯罪是最大的犯罪,无锡的这种执政方式是流氓土匪行为,是毁灭党和国家的行为,行政暴力、司法暴力加黑社会暴力,让人民走投无路,陷于绝望!
    无锡报亭强拆事件震动全国,无锡大规模违法暴力拆迁性质更加严重。杨卫泽作为无锡的主要领导负有不可推托的责任,根据《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设立的七种问责情形,他都沾上了,理应问责。
    
    江苏无锡工惠林泉, QQ和QQ空间896330628,  电话0510-89990606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评无锡市南长区政府回复“扬名镇五爱村厉巷地块有拆迁许可吗?”
  • 揭开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文保书记”的画皮(之一)
  • 征集签名:控告问责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无锡维权
  • 无锡,苏南模式嬗变中的悲哀/惠林泉
  • 新编无锡景/无锡袁天放
  • 陈赐贵:无锡市政府:热衷拆迁为哪般?
  • 无锡访民袁天放对施酷公安的新年寄语
  • 无锡市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你自己裁决自己的行政行为合法吗?/何笑
  • 无锡市委昏庸和愚蠢的决定
  • 著名满学家阎崇年先生无锡签名售书被袭
  • 无锡新华村民给湖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系列之二(图)
  • 沈泉珍:世界和平日,无锡人被逼要做杨佳
  • 给无锡滨湖区长陆志建的一封信(图)
  • 无锡市滨湖区区长陆志坚大力推行暴力强拆
  • 使胡温中央颜面尽失的“无锡马山的别墅”/老哈
  • 无锡马山的别墅/老哈
  • 睡梦中遭遇强拆 高呼“共产党万岁”被掐喉咙/无锡丁仲初
  • 三妹:上海民间人士自发组织起来,免费向无锡市运送桶装饮用水
  • [中国环境危机三定律]破解无锡水危机之谜/Taodax
  • 无锡拆迁户在网上号召国庆日万人集会游行
  • 国庆60周年无锡将举行万人抗议“非法拆迁”游行示威活动
  • 无锡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在玩躲猫猫
  • 无锡市小学、初中和普通高中如此收费
  • 无锡公安部门接受美国公司行贿 还无官员人受惩
  • 控告并问责江苏省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 第一批签名名单/无锡维权
  • 江苏无锡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 三死八伤
  • 控告问责江苏省委常委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 /戴三表
  • 无锡人大委员涉嫌非法吸储2.5亿
  • 无锡以非法拘禁形式进行非法拆迁
  • 无锡涉法信访问责,政法难以承受之重/惠林泉
  • 胡锦涛为无锡“法制学习班”站岗(图)
  • 江苏无锡警察公然逼迁、跟踪被拆迁人
  • 无锡4女子偷渡老挝豪赌沦为人质
  • 无锡市政府是这样利用太湖蓝藻事件的
  • 无锡强拆:流氓在光天化日之下打砸抢,惨绝人寰(图)
  • 无锡:违法暴力拆迁严重危及国家安全
  • 无锡拆报亭为了世界佛教论坛
  • 无锡市委书记回应报亭事件称工作没到位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无锡市委书记和宪法到底哪个大?
  • 无锡市滨湖区法院违法拍卖无锡市卷笔刀厂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无锡市鸿桥村民状告江苏省政府
  • 王桂英:无法无天的无锡城管打死了我丈夫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