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唐士军:与潘福仁羊焕发决斗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7日 来稿)
    
    决斗书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潘福仁阁下 (博讯 boxun.com)

    并沪一中院民一庭审判长羊焕发博士阁下:
    
      本人唐士军,现以静坐抗议19天看不到任何希望之文弱瘦小之身,正式向尔等人面兽心、毫无廉耻、枉法肥私之徒公开提出决斗!
      我自愿接受尔等豹胆枉法吃香喝辣一身膘、孤军奉公守法善无善报无业就没饭吃,就此严重不公,愿以原始丛林法则,与尔等决一生死!
      今日沪上,法治社会,我作为一介背气新闻记者、文弱书生,明知自己体魄不如正在养尊处优、油水四溢、威武生猛的尔等,却要放弃法律途径和其他和平解决方式,以一种最原始的血腥方式来与尔等决斗,盖因严重不满尔等借助黑恶保护,借权耍横、贪赃枉法、践踏公平,以及国家有关方面无所作为,纵容尔等继续肆无忌惮合谋加深对新闻记者唐士军劳动权益的侵害。
      由于在农民日报社遭受严重劳动侵权,被告农民日报社社长、法人代表沈镇昭先生对中国记协等一再声言放弃调解、主张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纠纷,本人从2008年3月以来,在沪寻求司法救助,双方在沪上法院讨要公道,迄今一年另六个多月,我仍然看不到希望。作为一个长期从事舆论监督的新闻记者来说,我一直相信通过“严格执法”可以解决一切纷争,相信打着“人民”旗号的法院会真正为人民负责,也相信尔等所谓“高级法官”;不幸的是,经过一年六个月的徒劳,我现在终于发现,本人任何试图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正当权益的行为,在尔等无良法官把持下的所谓人民法院和无良检察官把持下的所谓人民检察院中,都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正义支持。官欺民、民怨官,民怨官、官高枕,在这种残酷的现实面前,我基于一个文弱男人一点不多的尊严与血性,愿以一己之躯,让普天下民众看到咱背气新闻记者维权的悲壮和尔等不良官员的冷血与残酷。
    本案经(2008)徐民一(民)初字第2524号一审认定、(2008)沪一中民一(民)终字5210号二审终审认定:新闻记者唐士军即原告唐士军,与被告农民日报社于2006年3月起建立劳动关系,原告为其下属子报《中国现代企业报》(非独立法人)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工作地点在上海市。两审判决载明,原告唐士军户籍兰州,2006年3月应聘供职于被告下属子报,当年4月7日,原告第一篇见报新闻报道即发自兰州,署名“本报记者 唐士军 兰州报道”。根据被告农民日报社工作需要,原告于当年4月中旬迄今常驻上海,曾获报社“2006年度优秀职工”荣誉称号,上述证据均被法庭采信。一审宣判后,农民日报社没有依法上诉,这意味着农民日报社对一审认定的上述法律事实不持异议。
    在长达数年的新闻用工期间,被告农民日报社置承上启下两部劳动法律于不顾,不提供必备劳动条件、不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不能同工同酬、不及时足额支付薪金、不办理社会保险等,奉行内外有别、厚彼薄此,涉嫌严重就业歧视。因为长期不签书面合同,被告长期恶意克扣原告应得薪金,被一再异议;2008年2月份,在新劳动合同法颁布实施近两个月后,被告为了逃避法律风险,置已有事实劳动关系于不顾,没有任何补签合同的诚意,而且不惜通过恶意停发薪金的流氓手段,逼迫原告另签一份违法合同,被拒绝;一不做二不休,次月,为了逼迫原告就范入彀同意这份严重违法的劳务合同,被告农民日报社在已经恶意停发工资的情形下,进一步恶意停发新闻记者唐士军已经采写好多份新闻稿件。不怕威胁,原告依法主张权利,坚持要农民日报社依法尽快补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拒绝另行签订这一违法合同。被告在明知违法的情况下,滥用解聘权推定解雇,恶意终止了原有劳动合同义务的履行,明显造成对新闻记者唐士军的劳动侵权。
    原告就职的《中国现代企业报》,只是被告下属部门,因为不具平等法律主体资格,经一二审法庭认定,并没有参加本案诉讼。原告与《中国现代企业报》的关系,只是新闻采访、新闻组稿等新闻业务关系,原告与农民日报社之间的关系才是劳动关系,对此,原被告在一二审期间并无异议。
    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至今尚未与原告补订书面劳动合同,劳动双方劳动关系迄今依法存续3年6个月,早已形成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关系。按照法律规定,农民日报社应该立即与原告补签书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但农民日报社拒不履行法律义务。一审庭审期间,被告代理律师代理无效,法官指出后被告代理律师并未退庭,而是继续“代理”,程序违法;法庭上,被告“代理”律师辩称,被告农民日报社所谓“终止合作关系”之行为,依据的是劳动合同法第40条,但被告农民日报社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该条款规定的情形,以及第44条规定劳动合同终止的情形已在原被告之间发生。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13条进一步明确,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不得在劳动合同法第44条规定的劳动合同终止情形之外约定其他的劳动合同终止条件。劳动合同法第35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劳动合同约定的内容。劳动合同的变更,是对劳动合同部分内容作部分修改、补充或者删减的法律行为,它是对原劳动合同的继承与发展,也是对双方已存在劳动权利义务关系的发展,而不是全部推翻,全部推翻则是在签订新的劳动合同。
     本案一二审期间,农民日报社除了提出管辖异议与上诉合法外,并未就原被告双方劳动关系应履行提供劳动条件、同工同酬、签订合同、办理社会保险等法律义务,依法提供任何有效证据。一二审卷宗中,仅见的“证据”,只有以《中国现代企业报》名义,应付差事,临时打印提供的“现代企业报唐士军稿费发放明细”与“唐士军与中国现代企业报的三次通信”。上述“证据”,首先是提供“证据”的诉讼主体错误,法庭选择性失明,原告一再提出后不被是非明辨;其次是这些“证据”,没有一件可以证明农民日报社依法履行了法定“同工同酬”“及时足额”支付薪金的义务,也没有一件满足农民日报社所主张的劳动合同法第40条终止双方劳动关系的规定。
    被告下属中国现代企业报编辑部,不顾自身不具平等法律主体资格实情,于2008年3月慌里慌张,“越俎代庖”意欲将原告由新闻采编工作岗位“照顾”到所谓的“新的经营岗位”,并采取软暴力方式逼签违法合同,显然不是合同变更,而是另签一份新的劳动合同,其实质是,被告农民日报社滥用解聘权,违法推定解雇新闻记者唐士军,当然明显违反劳动合同法有关规定。
    基于此,可见一审认定的原告之所谓月薪、原被告劳动关系“终结”等,均没有事实基础与法律依据;其“并无不当”,实属一审法院枉法裁判导致的严重过错,有关办案法官不予追究,无以维护法律之尊严。
    一审错判后,新闻记者唐士军依法上诉,沪一中院受理上诉后始终未对一审存在的严重枉法裁判问题,结合上诉人去年9月19日给法庭的补充陈述,就本案中劳动合同、薪酬待遇、社会保险等主要法律事实依法审查,而是就原审枉法裁判的一些所谓“事实”不断“捉迷藏”“猫盖屎”。今年2月27日,沪一中院谈话审理、5月26日开庭审理后,上诉人就被上诉人农民日报社存在严重就业歧视等劳动违法、一审程序违法、认定事实不准、引用法律失当等问题,又分别提交了多份书面补充陈述、质疑与检举材料,并同发于互联网,早已在社会各界产生很大影响。虽经上诉人反复提请,但令人奇怪的是,二审法院以羊焕发博士领衔的合议庭,对上述材料一律选择性失明、始终视而不见,未就一审中所存在严重枉法问题依法进行处理,最后还以“正确”甚而“完全正确”的荒唐理由,不仅违法延期审理,并枉法作出“维持原判”的错误终审判决,明目张胆、胆大妄为制造了一起引起社会各界关注的新闻记者劳动侵权冤假错案。
    终审错判之后,本人立即进行了系列公开质疑,先后撰写数十篇文章进行揭批其中的错漏与荒唐,http://tangsjt.blog.china.com/200906/4810930.html ,并就本案终审错判公开要求问责审判长羊焕发,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779550.html, 公开建议农民日报社长沈镇昭先生引咎辞职,http://blog.ifeng.com/article/2779578.html , 并就案件终审错判再致潘福仁院长,希望“院长发现”启动再审,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782594.html ,并于6月12日(终审错判后第八日)向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及该院审判委员会提交书面再审申请书……
    孰料法官羊焕发等名为博士实为奴才,对本人大量质疑与公开问责,甘愿做替罪羊,“守口如瓶”对本案背后的黑恶一个字也不说。潘福仁院长果然是“卧槽泥马”,高居庙堂之上、潜藏深不可测,本人进行的一系列公开质疑,“领导们天天看”,就是始终不予露面也不公开避谣。置新闻记者唐士军一系列合理合法、有理有据的申诉和异议于不顾,除了通过民一庭王启杨副庭长、吴薇庭长、监察室周荣芳主任、立案庭自称不懂法律只负责信访的周副庭长等,一再伪善地建议本人向高院申诉外,没有任何查错纠偏的诚意,接到本人书面“再审申请书”3个多月,不予处理,转移矛盾、上交矛盾,究竟是何道理?本案中的舛误错漏比比皆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潘福仁先生的“院长发现”千呼万唤不出来,您这不是尸位素餐、放纵下属胡作非为是什么?诉讼资源稀缺,潘福仁先生为什么要将这样明显的错漏推给高院?唯一的解释就是:踢出这个难踢的“球”,让国家的诉讼资源浪费我不管,我在沪一中院我做主,我自岿然不动院长享清福!
      在过去18个月间,我曾寄希望于沪上党和政府,我为一二审法官的违法行为和沪一中院的终审错判,先后依法提出异议、申诉、控告,我为此足迹遍及各处,我不仅想找潘福仁、羊焕发等沟通,也找过检察院、纪委、人大和无数新闻媒体反映、申请抗诉,公开致信俞正声书记,http://tangsjt.blog.china.com/200812/4119138.html 但落后的中国信访制度,对于尔等无良法官把持下的审判机构的错误裁判,至今没有产生任何实质性地触动,纠偏查错遥遥无期,穷尽所有途径仍然看不到任何希望!
      在18个月天真善良的努力后,我发现我除了获得更多法律知识和对以尔等无良法官为典型代表的司法黑暗面有更深刻的认识,别无所得。正是尔等无良官员的贪婪、残酷和愚蠢,使我对法律和司法机关的态度,从充分相信到将信将疑,最后终到彻底绝望!
      现在想来,尔等的行为,的确具有很强烈的代表性。潘福仁院长、羊焕发博士用铁的事实证明,在您们的眼里“宪法顶个球”“法律是个鸟”,法律只是您们用以捞取好处、昧着良心维护自己既得利益的工具,让我看清了你的流氓嘴脸,这也让我明白,当法律这个所谓神圣的东西一旦落入尔等流氓手中,中国社会就宁可要无法无天,也不要流氓借法律当道;
      尔等明知《中国现代企业报》不是平等主体,却故意偷换概念,将其视为被告,采信假证、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侵犯新闻记者合法权益权益,明知错误竟然胆大妄为违法做出终审错判,这让我看到了尔等的无赖嘴脸。在尔等无良流氓的眼里,法律不过是儿戏,不过是尔等仗势欺人的工具;
      本案审判长羊焕发,名为民商法学博士,可是置本人数月来连篇累牍的公开质疑,始终装聋作哑不置一词,这让我看清羊肚子里的真才实学的确是多,也让我看明白了披着“羊”皮的狼,锋利的爪牙再行拥有法律,该是多么的让人胆战心惊;而潘福仁先生,身为上海市人大任命产生的院长,不学无术,不问法律,不论是非,不听民意,一味放纵下属的违法行为,是谁给潘先生这样无法无天的特权?
      所有这些事实让我明白,在这样一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在这个虚伪的国度,尔等将这些卑鄙行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该是多么正常的了。
      羊焕发,尔的不良、无耻的流氓行径,让我一介被侵权新闻记者至今不能依法得到保护;潘福仁,尔罔顾人民的信任,滥权渎职,将本应成为社会公平正义底线的沪一中院,变为尔的私家庭院,让到沪一中院的当事人再无正义保障可言。尔等的违法行为,虽然只是让我一介新闻记者权益受损,但据这一段时间以来接到的投诉、反映估计,在尔等无良之辈的把持下,偌大的上海,还将有多少当事人被尔等借法律之名所欺凌。
      为了追求原始的公正,讨一个说法;为了众多诉讼当事人不再被尔等无良流氓继续欺凌;为了让那些沉睡的机关能真正醒来;我一介背气记者――唐士军,愿意承担鸡蛋碰石头、小鸡落虎群的风险,与尔等一决生死。尔等可选择两人齐上阵与我搏斗,亦可选择轮番上阵与我一决高下。
      尽管我忍饥挨饿静坐抗议连续十九天的体能不如尔等,但我的气势要胜尔等万倍,互联网上民意给我的精神支持力量要胜尔等亿倍。因此,我有百倍的信心在决斗中战胜并杀死尔等昏庸法官两人,以报仇雪恨并为民除害!
      “苟利国家生死矣,岂因祸福避趋之。”温家宝在当上中国总理之后曾经引用林则徐的这句话表明心迹,近期本人已就本案改邪归正致温总理公开信,http://tangsjt.blog.china.com/200909/5166461.html 希望温总理拨冗看到我一介新闻记者在沪维权的辛酸与悲苦。在我看来,对于上海人民而言,潘福仁、羊焕发尔等流氓法官是祸,除掉尔等则是人民的福,因此,为了司法正义,为了社会公平,为了所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被侵害,我甘愿冒着个人生死,迎难而上,与尔等进行决斗。
      此前本人公开邀约,如果还是男人的话,请羊博士应邀出来喝茶,至今不见回复。现在,本人再次邀约,如果尔等还是有阳具之人,如果尔等体内还有点血性的话,不要回避,接受决斗。
      关于决斗的具体事项,现提出如下,供参考并期待得到尔等的答复:
      1 决斗时间,在2009年11月上旬,因为这时季节更迭,正是沪上秋高气爽,天时地利人不和,适合我们进行决斗;
      2 决斗地点,建议选在沪上最热闹的地方进行,这样方便人民观战为正义助威;
      3 决斗工具,可以徒手格斗,或用长矛、匕首,具体悉听尊便;
      4 决斗见证,可以双方各邀约30人左右见证,人数对等;
      5 决斗结果,以决出生死为最终结论,无论生死,双方都自愿接受,不再受摆设式的鸟法律约束;
      6 决斗完了,双方均不再互相追究。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 唐士军
      2009年9月26日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宛平路9号:访上海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不遇记/唐士军
  • 静坐抗议十一日:只盼沪一中院里升起个太阳/唐士军
  • 静坐抗议六日谈:沪一中院“春色绿了”/唐士军
  • 唐士军:救救“重度昏迷”的沪一中院
  •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