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宛平路9号:访上海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不遇记/唐士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7日 来稿)
    
     建国60年大庆即将到来,几乎全是外籍主演的《建国大业》,正在电影院创造新的票房新高。本人--新闻记者唐士军,按说应该欢欢喜喜迎佳节,可沪上两级法院裁判、检察机关从法院枉法的“说客”升格为“帮凶”,导致新闻记者唐士军劳动维权,至今没有依法得到处理。为了帮助沪一中院潘福仁先生“院长发现”秃子头上的虱子,新闻记者唐士军从9月7日开始的静坐抗议,到今天已是第十九天。其间发生了一系列的现场新闻,方方面面的公职人员每个人都有“镜头”亮相,今日沪上“依法治市”与理想的法治社会,显然还有不小的差距--
     (博讯 boxun.com)

     本人坚守一年参与沪上司法实践,并尽可能客观地报道这一典型个案,从一个角度说明当下沪上司法环境还不容乐观,沪上党和政府,沪上司法、检察机关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司法为民,团结广大群众建设和谐社会,还大多停留在报纸、电视和文件中,并未全面落实到社会生活所有的“神经末梢”。
    
     前天,就本案一二审法院枉法裁判、申请抗诉检察机关合谋“帮凶”,两者的主要问题是,沪一中院无视法律规定、选择性失明,知错不改、拒不认错、拒不再审,沪检一分院严重无视法规、本人抗诉申请,以不负责任的“不立案决定”,践踏司法公正,破坏社会公义,继续合谋加深本案劳动侵权,新闻记者唐士军在数次与上海市记者协会会长贾树枚电话沟通后,向记者协会和市政法委提交书面反映材料,并以公开信方式将有关材料见之于互联网络媒体。
    
     鉴于贾树枚会长正在外地,有关材料由市记协批转政法委还需几日,为了尽快解决问题,本人希望尽快将有关情况反映到政法委有关方面,最好能够见到吴志明书记,直接说明情况,领导明镜高悬,明辨是非,责成有关方面尽快做出处理。今日上午,本人按照原有信息直奔吴兴路225号,孰料一到那里,保安就告诉我说,政法委搬走了早已经不在此办公。“搬哪里去了?”不厌其烦,我一遍遍问,两个保安开始一律“不知道”,后来其中一位良心发现,悄声告诉我:“他们搬的时候,也不告诉我们……好像在康平路过去,拐弯到宛平路9号。不一定对,你再问问别人。”“谢谢谢谢!”四个谢字之余,立即赶往,一路急火火边走边问,好几个大叔大妈都说不知道“政法委”。
    
     10:40许,本人终于到了宛平路9号。这是一座巨厦,门口没有牌子,前面有许多玻璃门,但只开了右面窄窄的一扇,两个物业保安在门口“严防死守”,估计蚊子飞入也都困难。我走上前去向保安出示记者证件,说明来意。保安问我预约了吗?我说没有。保安说,那没有办法,吴书记连我们平时都难见到他。我说那找一下办公室等窗口部门也行,只要有负责同志出面接待,先了解情况做个记录就行。6188号保安问:找哪个部门?我说这我说不好,你们看给联系一下。我说按照政府信息公开的要求,政法委有关部门联系电话应该公开,或许因为搬迁的原因还不见公开,但联系电话你们肯定是知道的。保安说那不行,我们就是吃这碗饭的,他们有规定我们必须执行,你说不清哪个部门、具体找谁,我们没有办法。交涉半天,保安就是不予通融。正在这时候,里面出来一位白衬衫的先生送客出来--白衬衫脖子上有蓝色工牌绳,但牌子装在左上口袋里,不知姓甚名谁。抓住机会迎上去,向他出示证件说明来意,言及保安为难,请他帮我联系一下接待。白衬衫先生说,我不是具体管宣传、信访这事的。我说这我知道,正因为如此,保安为难,才请您帮我联系一下嘛。白衬衫说,这我不好联系,他示意保安,可跟办公室联系一下,随即以有事告辞,记者一再请白衬衫先生留下大名,他不愿意留,搪塞过去……“白衬衫”匆匆离去上楼,我继续跟保安沟通,请他们联系办公室有关同志,他们一直不予联系,很为难的样子。这时,里面出来一位保安领导样的,编号6157,我立即向他说明情况,请他帮忙指示前述两个保安电话联系办公室同志。经一再央求,6157终于良心发现,进去让6188电话联系,但他与我继续在楼外交流,保安跟办公室跟谁联系、电话内容如何,记者一概不知。
    
     6188号保安电话联系完毕,出来对我说,他们说了,有材料就留下,这里没有窗口部门,没有人专门接待你。我说材料后到,我今天来主要是想更早一点、更直接地面对面反映问题,以便领导更全面掌握情况。6188号保安和6157号保安都表示很为难,一再声言,我们就是吃这碗饭的,上面规定是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我问6188号保安:电话联系的是政法委哪个部门?做出上述回答的同志姓甚名谁……两位保安异口同声,这你不要问,我们没有办法告诉你。
    
     事实证明,由于信息不畅与不公开,当事人到上海市政法委有关部门反映问题,领导通过部门人员接待发现问题,以便于及早解决问题,还真是不容易。时至今日,难道我们有关机构的工作人员,除了接受生硬的书面材料外,活生生的当事人一概拒之门外吗?期待吴志明书记就记者本文反映的问题,责成有关方面整改,通过切切实实、认认真真、点点滴滴的工作,树立起“以人为本、依法治市”的上海国际化大都市的良好形象。
    上海市政法委难找,政法委吴志明书记难见,吴书记的下属也不好见。一介背气记者,访政法委不快,是为记。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 唐士军 09.09.25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静坐抗议十一日:只盼沪一中院里升起个太阳/唐士军
  • 静坐抗议六日谈:沪一中院“春色绿了”/唐士军
  • 唐士军:救救“重度昏迷”的沪一中院
  •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