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回顾与林希翎大姐的短暂交往/赵京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989年我从日本去巴黎出席民主中国阵线成立大会,见识不少人物,林希翎女士是其中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位。
    
     我回到日本后,把关于民阵大会的文章寄给林希翎大姐(称“大姐”不是因为年龄辈分,而是因为“普天(或上帝)之下皆兄弟姐妹”的情感),发表在她主办的《开放》杂志上。不久,收到她的来信,批评我“一稿多投”,因为同一文章也发表在杨中美主编的刚出版的《民主中国》月刊上。我第一个反应是:“《开放》和《民主中国》在法国和和日本分别发行,我的文章都不要稿费,自己保有版权。”但我马上意识到:必须帮助林大姐。我回函道歉,专门写了一篇日本外务省对天安门事件的看法(“隔壁家长管教小孩,与我无关”)给《开放》,并附上五千日元。林大姐在《开放》发表我的这篇短文,并任命我为《开放》驻日本代表。 (博讯 boxun.com)

    
    我近来整理自己的文论,重新打字后在网上等发表,但没有动这一篇在《开放》上发表的短文。我十几年来一直希望,等我有了一本护照可以去欧洲时,要去看望林大姐,得到她的许可才能在别处发表那篇短文。现在,要到天国才能看望她了。
    
    中国近代以来的自由民主运动,多为当局镇压、个人利用,与中国的社会进步没有多大价值。庆幸1957年的自由民主运动,正是有了林大姐这样的旗帜,才没有被出卖。林希翎永存在中国的近代历史中。
    
    赵京,2009年9月22日,美国 圣拉蒙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 黄河清:挽林希翎
  • 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黄河清
  • 大右派:林希翎“我还活著”
  • 周素子:“右派情蹤:(11)林希翎
  • 杜光:沉痛悼念精神不朽的右派难友林希翎
  • 林希翎治丧委员会筹备组(中国区)第一号通告
  • 中国最后一个大右派林希翎:不管多么大的罪名 回去审判我好了 (图)
  • 至今未获改正的“右派”林希翎近况/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