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仲維光:中共暴政如何影響每個人的生活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2日 转载)
    
    中共暴政如何影響每個人的生活
     ——我為何走向反對中共暴政之路(下) (博讯 boxun.com)

    
    ● 仲維光(根據希望之聲廣播錄音整理 張英轉正體字並校訂正體字後首發)
    
    諸位聽眾,第二我想跟大家一下,不只是我,實際上我們在大陸生活的每一個人,都在每天經歷着共產黨的殘暴。這里最簡單的一個,就是我們每個人的家庭生活。實際上家庭生活從我們一生下來開始,就和我們每個人緊密相連的。但是共產黨把我們中國人的傳統社會的這種家庭生活完全粉碎了,它讓我們在這種家庭生活里過着一種非人性的、非中國人的一種扭曲的生活。
    
    從我自己的經歷我給大家講幾個很隨便的,大家都經歷過的事。第一個,在我們小的時候,共產黨大講階級教育,大講階級斗爭。在那個時候他們宣傳的是什么呢?黨比父母還要親,統制家庭的也是黨來統制家庭。唯此在那個階段,任何一個家庭在家里頭,沒有人敢說真話的。因為隨時隨地父親就可能把兒子給揭發了;兒子和女兒也可能把父母給揭發了;而且夫妻之間反目也是隨時可能的。
    
    當時這個階級斗爭,使得中國社會的每個人為了保自己而把親情這些東西完全置之不顧了。也就是說當時中國人完全就已經成了一種為了利害關系而沒有親情的,可以說是一種新型的禽獸。實際上現在大家都知道。但是照中國的古話「四海之內皆兄弟」,大家也知道血比水濃。但是這樣的道理在當時的時候,在共產黨統治的到八十年代以前,是不存在的,血比水濃是不可能的,「四海之內皆兄弟」也是不對的,只有階級。所謂階級是甚麼呢?祗有擁護共產黨是最大,你不擁護就遭到鎮壓。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中國的家庭遭到了徹底的粉碎。
    
    我自己在中學的時候就經歷過,孫子因為爺爺的成份不好,把爺爺打死了。文化革命裡,我覺得大家周圍去問一問,幾乎中國人每個家庭都經歷過這樣的情況。所以實際上中國的家庭,在共產黨統治的前三十年遭到了一種徹底的粉碎和扭曲。
    
    第二,實際這種扭曲在後來的,在八十年代以後的,共產黨不講所謂的階級斗爭了,是否就沒有影響了呢?不是,並不是。在共產黨不講所謂階級斗爭的時候,實際上共產黨從來也沒有過松階級斗爭這根弦。大家可以知道,在八九年的時候,凡是參加六.四的那些個學生和家庭,都受到牽連。大家也知道,在九九年法輪功問題上,中國又有幾百萬人受到牽連。而且大家也知道,這些個受到牽連的人,他們自己除了父兄姐妹以外,他們的父兄姐妹還有父兄姐妹……,那么實際上中國的這種共產黨的政治迫害它影響到中國的每一個家庭。
    
    即使到今天,你說沒有階級斗爭,誰能夠想像在九九年以後中國出來一個法輪功問題,祗因為有一大批中國的民眾因為煉法輪功而得到了益處,而相信了法輪功。這裡邊包括民眾,包括大學生,包括教授,也包括很多資深的共產黨員、共產黨干部,但是這些人都立即就遭受了鎮壓,而這些人他們的親友也立即受到了牽連。就我知道,幾百萬法輪功受到鎮壓,那么幾百萬的家庭就沒有了幸福生活。
    
    所以雖然是在八零年以後,所謂不講階級斗爭了,但是由於共產黨以他們的政權統治為第一,實際上這個階級斗爭還存在。就是說共產黨對於民眾的鎮壓一天也沒有停止過,而這一天也沒有停止過的過程當中呢,就影響到每一個家庭。
    
    這裡你可以說:我們不反共產黨,我們不說,就影響不到我們了。我可以告訴你,八九年那些個天安門廣場上死的學生的母親,很多人過去也是你這種想法;九九年受鎮壓的那些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庭也是你這種想法。你很難說你哪一天你就不會也又觸犯了共產黨。比如說因為拆遷,因為把你解職,因為一切問題。也許你過馬路的時候,有一輛車開過來把你軋了,軋成殘廢。而那個開車的他是某個干部子弟,你去打官司你打不贏。然后就把你推到了一種政治上的異議人士的這麼一方面。所以只要這個共產黨政權不倒,六十年來,如果它不倒的話,再到七十年,他的殘暴統治就一直會涉及到我們中國人的每個家庭。
    
    在家庭里,我還要跟你講的,就是它對家庭損害的更深的一層東西,也就是說它把我們中國人傳統的那種忠、孝、禮、義、廉、恥這些概念都已經粉碎消滅了。在這些個家庭裡,你不能夠因為忠孝而去和共產黨不一致。比如說吧,有某個法輪功學員,他受迫害了,那么他的父母,或者是他的子女,如果認為這是他們的父母就去捍衛這些個法輪功學員的話,那么他們立即就會受到迫害。這些父母和子女只有把這些法輪功學員「拋」出來才行。而這種「拋」出來,說句實話吧,就違背了人類最根本的倫理。因此我可以告訴你,只要共產黨的這種統治哲學存在,只要共產黨的這種本質存在的話,他就損害着每一個家庭。所有中國人的家庭都無法過正常人的生活,也無法享受正常的天倫之樂。
    另外我再談一個就是和我們每個人影響最緊密的教育問題。因為我自己對教育問題體會很深,因為到現在我出來以後,我懂事以後,我更深的明白:如果我不是生在這個共產黨社會,那麼我會做更多的事情,那麼我整個的精神教育知識的發展,會有一個更好的發展。
    
    這裡我可以跟大家談一下我們每個人都司空見慣的一些個現象。比如說在我回顧我的一生的時候,在五十年代中國共產黨攫取政權以后,他們馬上在學校里實行了所謂教育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也就是說一系列的所謂教育革命。大學里院、系調整,理、工分家,然甚麼以後對大學老師,那些個好的,有人文思想的,有學術思想,的有能力的教授的整肅,都嚴重的影響了中國的社會。
    
    而我自己所經歷的,比如說我在六十年代雖然上的是北京最好的學校清華附中,但是這個學校在六十年代初以後的教改,改成甚麼樣子呢?就已經把所有那種傳統的、人文的那些個教育給去掉了,而加上了很多共產黨的宣傳,在文、史、政治上。而在數學、化學、物理這些方面,他們也是把這些學科的那種思想性的活動,那種打開你的眼界的那些個知識給去掉了。完全變成了一種工具式的,公式性的,所謂用他們的話說:少而精的東西。
    
    但是我懂事以後使我深深看到,六十年代初期清華附中的改革是一個非常失敗的改革。因為這個改革,它粉碎的是人的全面發展,是人的人性的發展,是人的那種和世界關系,從更廣闊的范圍里來看世界的那種思想的那種發展。
    
    六十年代初期,清華附中和清華大學推行的所謂教育革命,可以典型的和美國五六年以后的推行的一種物理學革命做一個對比。美國由于五六年以后蘇聯的衛星上天,曾經擔心被共產黨社會科技上超過,於是在他們那個時候釆取了物理學上的一些改革。而他們的物理學改革就是要教給學生從什么地方看這個世界,要教給學生哪個物理學家他們的這個認識是怎麼來的,為甚麼會有這樣的認識。而這個改革的結果就使得物理公式具有了最豐富的思想、人文,人的內容。那麼這個物理公式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對於世界的探索,人對於世界的認識。
    
    但是六十年代清華附中的改革、清華大學的改革、中國教育的改革,卻恰恰是把這些都刪掉了。而最后得到的結果就是培養出一批蔣南翔所稱的紅色的螺絲釘,一些個工具。而這樣的結果現在已經在中國社會的各個大學里,大家已經能夠看到了。所有中國大學現在那些骨干的人,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以后培養出這些人,眼界狹窄,他們的整個知識訓練有限。而這樣的一些人,他們培養的人就沒有研究能力,就使得中國的大學日益萎縮在下去,就使得中國的大學遠遠落在世界的後面。
    
    而這一切我自己都親身經歷了。當我在後來自學了大學的課程,後來上了大學、上了研究生,後來出來以後,我再回過頭去看,大家可以看到,八十年代中國電大的教程,都比六十年代中國清華大學的那些大學教程要深、要系統、要全面。因此實際上六十年代以後,中國的教育革命給中國的社會帶來的危害,到現在還在持續。這個危害我覺得大概將要持續兩代到三代人,也就是說中國的教育要想重新走向正常的道路,大概還要經過幾年。就是即便中國共產黨倒台以後,要在教育這些個問題上重新正常,象共產黨統治以前那個社會那樣的,有一套正常的機搆的話,大概還得需要二、三十年以上。這就是中國人說的話:百年樹人,是一個長遠。
    
    我剛才講所謂這些教育革命,最後培養出來的我們這幾代知識分子,就是在精神上,在知識上,都實際上是畸形的一種病殘的人。我為甚麼說是這個呢?我還是把它講的更加淺顯一點。例如你的孩子上學的時候,在西方的孩子上學,這些學校是推崇自由,並不給孩子灌輸政治上或者其它的。但是你在中國大陸那些孩子上學的時候,你面臨的就到處都是謊言。你一進入學校,學校就要告訴你黨怎麼好,就要告訴你胡錦濤怎么好,就要告訴你毛澤東怎麼偉大,就要掩飾他們過去那些個殺人罪行。你這個孩子就不能夠知道八九年天安門廣場上發生了甚麼,就不能夠知道在抗日戰爭的時候中國共產黨到底是怎么做的,就不能夠知道很多歷史。而且這個謊言在充斥着這個孩子周圍的一切。
    
    第二個訓練就是我剛才講的,這個訓練在數理化上只是訓練你能夠解題,他不能夠讓你打開眼界看到,比如說牛頓他是為甚麼、怎麼發現他的牛頓定理的?愛因斯坦他的思想又是甚麼?他為甚麼能夠發現相對論?他對相對論的看法是甚麼?但是由於愛因斯坦他對共產黨的唯物主義是深惡痛絕的,所以你永遠不會看到愛因斯坦真實的思想。你祗能自己去摸索,而在課堂上和大學裡是不會告訴你。而這種摸索,以我自己的經驗,說句實話,本來在西方的大學裡人家一下就能接觸到了。我自己是通過三年、四年、乃至更長的時間,由於接觸到了一些個書有時候看到,有時候是自己感覺到而朝那個方向去找,還有的時候是你花了很多力氣還沒有找到。實際上如果有一個好的導師,如果有一個好的環境的話呢,你很快就能得到。
    
    另外在教育上大家也知道,我們中國的傳統是有教無類,但是中國並非如此。在過去八十年代以前所謂階級成份論,在八十年代以後是不是就有教無類了呢?也不是。所以改革以後大家可以看看,你在大學裡,你在以後的發展裡,你從一開始是不是窮人的孩子、干部的孩子、各個階層的孩子能夠站在一個平行的、同樣的起跑線上呢?而在起跑以後是不是大家都可以受到均等的這種待遇呢?不是。這個東西就是說共產黨已經徹底把中國傳統的有教無類給打碎了。而共產黨的階級成份論和那種選拔精英的那一套體制,我可以告訴你,他都是按照中世紀以前那些基督教會裡的那些方法來去選擇來去做的。
    
    大家還可以看到在這個教育體制裡,你進了學校,學校的老師、黨領導就實際到把你關到一個籠子裡頭。你這個學生就要在籠子裡頭就要聽話才行,一切都象訓練動物似的,這些我自己都經歷過。而今天中國社會的那些孩子們還在經歷。如果你不想按着這種訓練,就是讓你往左走,你不想往左走,你想往右看看,那麼你立刻就會受到懲罰。因此大家可以看到中國的教育體制,由於是政治統帥一切,由於黨統治一切,這個教育體制,說難聽了就是說從小給孩子們的精神思想知識上帶上一個枷鎖,它釆取的方法是一種訓狗似的。
    
    最後一個我想說一下中國共產黨的殘暴。剛才大家在我講的已經看到,它是滲透到社會的一切方面。在你平常的時候,雖然你看來很平常,你沒有受到迫害,但是那個迫害,那個對你精神的蠶食已經在存在了。而這種東西最後我要講的,實際上在共產黨統治以後的六十年來的每一個社會生活中,每一個文化生活中,每一個媒體當中,它都滲透着這種殘暴、沒有人性,這種扭曲。
    
    例如你去看電影,你去看戲劇,那些個戲劇都已經不是傳統的,人們能夠自由創作的戲劇,而是都是經過共產黨審查過的,甚至都是共產黨花錢雇佣人來創作的。而這些東西裡面,實在說套一句食品污染性的這種話說,所有共產黨社會的精神產品里,都已經有了毒素;所有的共產黨的媒體里頭,都已經有了毒素。你在這樣的社會里,如果你想不吃這個毒,你是沒有這個自由的,你只有老老實實的服這個毒,你只有老老實實的去跟着他走。
    
    因此第三個我要講的,共產黨社會實際上在過去和現在,都是一個動物莊園,我們每一個人在共產黨看來都其實是一個動物,而不是一個人。在毛澤東那,他所謂的烏托邦是甚麼呢?所謂的共產主義理想是甚麼呢?就是你們都聽我的,我可以給你們吃的,給你們稍微好一點。
    
    在現在來說呢又是另外一個,現在的共產黨由於發現過去那一套不靈了,他們就釆取了這種圈養的方式。就是說你在這個豬圈裡你願意做甚麼就做甚麼,祗要你不往外跑,祗要你不損傷這個豬圈的建築,這樣就行。因此整個在這樣一種政策底下,從過去豬圈的那種分房制,那種一個一個豬嚴格的每個都拴起來的那種制度,變成了一個自由的在圈里亂跑的這種東西。而這種亂跑就使得共產黨的統治它發現也得到了好處,因為你們在亂跑的時候就可能互相的去拱,就可能去亂拱,就可以去胡亂的拉屎撒尿。
    
    因此現在中國社會,實際上比起毛澤東統治時代來說是更加典型的豬圈。這個豬圈里的腐臭、墮落、敗壞,比毛澤東統治的時候更加為甚,為◇「」甚麼?就是一個有序的豬圈變成了一個無序的豬圈,一個無序的豬圈它的腐敗是更加嚴重的。實際上從毛澤東社會到現在這個社會,中國人我們大家只要心平氣和的來看一看,你還是在一個非常殘暴的沒有人性的社會中。這個殘暴就表現在你想有任何的人性,你想表達任何的對自由的向往,你都會立刻受到殘酷的鎮壓。而這個殘酷的鎮壓,實際上我們每個中國人的家庭都已經承受過,包括那些個表面上非常平安的、平常的家庭。
    
    所以我覺得共產黨統治六十週年,從我個人的經歷來說,我充分的看到共產黨它是一個非常非常殘暴的,也就是用德爾拉斯的話來說「共產黨是人類歷史上最殘暴的一群人,他們是一群最無恥、最卑鄙、最不擇手段的這樣一個集團」。由於他曾經做過共產黨的第三把手,因此他的評價我認為也是非常中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仲維光:达赖喇嘛的超越與「大西藏問題」探源
  • 仲維光:科學技術、現代社會和極權主義問題
  • 仲維光《中國共產黨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張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