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疆困局的成因和解结之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0日 转载)
    来源:明报
     
     新疆最近事故频生,先有大规模骚乱,后有连环「刺针事件」。当局信奉「治乱世,用重刑」之策,已有3人被判入狱,最高刑罚为15年。但是,此非长久之计,须釜底抽薪,敢于创新思维,才能找到解结的万全之策。 (博讯 boxun.com)

    
    不妨先概括新疆困局的成因,主要有四:一是长年遗留下来的民族摩擦,由来已久,千年未解,而且不断积累新的矛盾。近代的有清朝对新疆地区的数次讨伐,并把其族名称改为「畏吾儿族」,后来才改为维吾尔族;其后,仇杀间歇性延续。左宗棠在杀戮后更留下一句名言:「看你们还敢不敢杀害汉人?」又如上一世纪50年代,王震也在新疆「平乱」,当地人伤亡惨重。最近的「7‧5」骚乱,死伤千人,也是一个新的仇恨烙印。这有如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仇恨,难以平息。虽然中国政府想了很多办法解决,但始终未能化解长年累月积下来的历史遗痕。
    

发展新疆民族矛盾不减反增
    
    二是确有暴力集团在闹事。这是上述原因的延续,「分裂势力」、「敌对势力」等暴力集团纷纷出现。他们带复仇心态,或「民族自主」、「民族复兴」,以至「民族独立」的目标,与北京对抗,形成一大隐患。更有什者,除了北京点名的「东突厥」和热比娅之外,近年来在新疆及周边地区,还出现了一些诸如「天山拯救者党」的组织,深入维族青年之中,有些更在大学内活动。在新疆与境外接壤地区,暴力集团经常越境组织活动。这些确是事实,我在新疆时也常有听闻,但数量多少,是否如官方所说到了猖獗的地步,则不得而知。
    
    上述两个原因都是长期存在的,而下面两个原因则是近10多年才逐渐出现的。
    
    三是开放改革之后,尤其是西部大开发之后,中原人士不断转到新疆发展,逐渐垄断了当地的发展机会,开发当地的资源(其中又以石油为重)。本来,从中央政策角度,这是帮助大西北发展经济,应该是一个民族融和的好政策。但由于执行上的偏差,令新疆的少数民族感到,这是中原人士前往剥夺他们的资源,而开发的成果和利益却不是主要留在新疆,用在新疆。有些极端主义的说法,更指这是「汉人对新疆的经济侵掠」,民族矛盾不减反增。
    
    客观而言,新疆近年来的发展应该是肯定的、正面的,但像中原地带的经济发展一样,出现两极分化、贫富悬殊加速的趋势。如今,南疆和北疆的生活差距愈来愈大。有新疆学者指出,新疆与中原地带的贫富悬殊坚尼系数已超过全国的平均数,高达0.48(国际警戒线是0.37至0.4);而南疆又较北疆更贫穷,当地少数民族情绪的不稳定可想而知。这不单是政治性、民族性的问题,还是最基本的生活问题,只是官方避而不谈而已。
    
    从另一个数字可见当地汉维之间的分化。全新疆的汉族人口约占当地总人口40%,而维族人则约占41%,连同其他哈萨克等12个少数民族在内,少数民族的数量仍比汉人多。但汉人多集中在富裕的北疆(例如乌鲁木齐,汉族人已超过一半),而少数民族则散居在南疆等贫瘠地区,生活水平远比汉人低。这是经济失衡、能力水平差距的问题,当然不能怪汉人,但当地少数民族则逐渐产生一种感觉,认为「汉人把少数民族赶到贫困地区去」,再加上一些人士在挑剔,情绪更为波动。
    

宗教政策执行出现狭窄偏向
    
    更值得注意的是,王乐泉在新疆主政10多年,已形成盘根错节的利益网,经济利益多集中在官僚阶层或有背景的人士身上,早期迁到新疆的汉人也感到不平,少数民族的经济更只能小规模地进行。出现这种情还有一个隐藏的思维问题,就是北京看见曾是新疆首富的热比娅后来竟然与敌对势力走在一起,最后用经济犯罪的理由把她拉倒,判监。这种「富可敌国」的恐惧更令北京担心,让少数民族富起来可能会出现更多「热比娅」,这就令少数民族的经济难以大规模地成熟发展。
    
    四是宗教思想和政策待遇的差异问题。本来,中央对新疆和西藏的宗教政策已比以前宽松,对这两个自治区的经济支援,按人均计算也是全国最高的,又拨款维修寺庙,给予一定的宗教自由,他们认为少数民族应该心领,感恩戴德的了。可是,在执行时也出现狭窄偏向。例如,维族人搞了一些经文学校,原意是研究他们信奉的伊斯兰文化,但后来有官员认为当中涉及了「疆独」倾向,因而禁了。这个界线该如何拿,各有道理和标准尺度,为官者应该从宽处理,但事实往往从紧。
    
    在民族政策上,官方认为已经特别优待少数民族的了,例如判刑较轻,有时甚至可以按民族习惯带刀上街。但这些政策却没有在汉族身上执行,令部分汉族感到不公,因而出现政府不能保障安全的愤慨,这是另一个民族关系的结。
    

4建议解结须打破思维局限
    
    面对上述四大问题,该如何解结呢?必须对症下药。在此谨提一些建议,这些建议都是在官方能力范围可以做到的,但必须打破思维局限。
    
    第一,安排中央信任的维族人担任新疆的党委书记。长期以来,这个最高权力的位置都由汉人担任,少数民族只当新疆自治区政府主席,如能让他们当党委书记,在感情上先纾缓一下。中央不需担心失控,就像中央控制香港特首的人选一样,不如意的可以通过法律程序更换,哪有失控的可能?
    
    第二,按经济规律和法律制度,让维族的企业自由发展,甚至扶持一些典型维族企业做大做强,不宜渗入政治考虑。其实,内地也出现了一些其他少数民族的企业家,更有少数民族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我不相信他们都会变成「热比娅」。
    
    第三,从小处做起,令当地公民权利以至工作权利均等。举例说,新疆有一条贯穿南北的石油公路,中途有多个岗站,既负责公路防沙等一般工作,也负责安全,但这些工作一般只由汉人担任,令维族感到官方不相信维族人,并剥削了他们的工作权力,这类事例很多,说明细微的心态适宜及早疏导。所以,不妨把这条公路改名为「维汉友谊公路」(这是内地的习惯),然后安排维族人参加岗哨工作(事实上相当辛苦,半年至8个月才能换班一次,也不是所有维族人愿意担任,但至少机会均等,可宣泄他们的怨气)。
    
    当然,上述只是权宜之计,更重要的还是政治开明开放,反贪防贪,提高生活水平,才是上策。 (博讯记者:鲍伯)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自由价更高:新疆政府扭曲不了香港的核心价值
  • 新疆的“杀人犯”王乐泉/曹长青
  • 新疆掴了中央一巴掌
  • 新疆骚乱与信息控制/毕研韬
  • 中央不能再放纵新疆官员胡作非为
  • 从日治台湾历史看新疆暴乱
  • 新疆问题是因为镇压不力吗‏
  • 新疆问题建议/李贵强
  • 新疆特产是袁木
  • 指鹿為馬的新疆新聞辦
  • 余英时关于新疆问题的5个常识性的错误/中国学社
  • 新疆流血事件发生质的变化/林保华
  • 打压新闻自由:新疆“维稳”乱上加乱/卢峰
  • 六四镇压与新疆事件/郭保胜
  • 心惊胆颤走新疆,胡锦涛僵化到极点\陈破空
  • 卫方:我马上要回新疆了:乌鲁木齐出事,全疆都要封网?(图)
  • 新疆问题的出路在于渐进式民族融合/冒招
  • 新疆问题出路与思考(一)
  • 新疆王与西藏张:一手杀人,一手捞钱/陈破空
  • 新疆再次重判四名针刺袭击被告
  • 新疆未平息 西安又现“针刺党”
  • 新疆警方破获恐怖爆炸袭击:逮捕六嫌犯
  • 内部协调不敌「大局需要」——新疆公安对待港记内幕
  • 新华社报道新疆公安逮捕6名维族恐怖分子/RFA
  • 新疆针扎案当局逮捕75嫌:恐怖活动“目的制造民族仇恨”
  • 汉人在新疆是“少数民族”挤压维人情况不存在
  • 新疆共抓获“针刺”嫌犯75名
  • 新疆通报:目前已抓获75名“针刺案”疑犯
  • 《新疆都市报》曾因刊登骚乱死者图片被收回/RFA
  • 新疆的“杀人犯”王乐泉
  • 中央关注新疆打压香港记者事件,怕影响十.一
  • 新疆局势依然不稳 香港舆论不满记者被殴
  • 小熊:恐怖袭击已从新疆蔓延全国:中国陷入“对骂时代”
  • 美对新疆 发出旅游警报
  • 新疆针筒刺人案持续 维族人被禁出门
  • 新疆有汉人伪造针扎案骗取政府高额抚恤金
  • 针刺案蔓延,新疆3市捕9犯
  • 新疆有汉人伪造针扎案骗取政府高额抚恤金/RFA
  • 宝钢集团新疆八钢被诉违反劳动法案二审代理词及上诉状
  • 宝钢集团新疆八一钢铁有限公司四千多内退职工集体诉讼案4月23日二审
  • 新疆呼图壁马兰英劳教因公摔伤索赔,无赖劳教所与法院狼狈为奸(图)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新疆呼图壁县园户村镇和庄村五组居民致信全国两会代表(图)
  • 揭露新疆兵团106团党委书记集体掠夺血汗民财
  • 新疆石河子市高中家长的呼吁!
  • 新疆弱女子方秀兰的紧急呼吁书
  • 新疆:要办免税政策花的钱,比免得税都多
  • 博讯特稿:那场远去的大火,至今烧着我们的心--新疆克拉玛依12.8大火十周年祭
  • 曹长青:新疆的三光政策──吃光,抢光,分光
  • 新疆"抹黑警察"闹市再行凶 乌鲁木齐市民群起攻之 警察成了过街老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