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节:北京流氓当局两大怕(巴克推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在中国,以“维稳”借口进行血腥杀戮已经是流氓当局信手捻来的活,而真正制造不稳定的根源却又是这些杀戮者。为了既得利益,他们已没什么因太荒唐而不敢做的了,也就难免出现抗争者。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们除了杀戮,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维系自己的独裁生命。在西藏,他们枪杀了许多僧人,在新疆,又无辜枪杀了几百个维吾尔,当然,在内陆对付汉族民众更不手软。他们利用强霸的国家武器,无处不制造恐怖。而对民主人士的监视与迫害又相当地无耻与卑鄙,北京当局的爪牙亵渎宪法的行为与主子早已达成了默契,特别是,国人想做点对国家有利的事,只要被他们视为“三种人”,就没有了人身自由,更不要说什么有所作为了。
     (博讯 boxun.com)

    汪兆钧先生不过是发表了一些个人的心声,也就失去了在北京居住的自由,北京当局将搞什么不要脸的庆典就在眼前,流氓们的紧张害怕当然很空前。任何时候,公然与人民对立,不论具有什么势力,占有多少凶器,都将被人民所淘汰,也是流氓当局害怕的主因。暂时没有被淘汰是因为人民还没有得到更准确的方法或所利用的时间还不够而已。当局的一系列的装模做样,虽说有些让一知半解的民众相当地感恩,可他们的掠夺与强奸行为总是露出血腥腥的獠牙,又让更多的人民相当地仇视。
    
    最近到银行给另个帐户汇款,一万元就必须的要身份证复印件,汇十万就更要了,向来不用身份证的我十分地恶心,同时感受到了流氓当局并不是对付贪官污吏,以及为钱而来的各种不法之徒,而是对付欲独裁势力的民主人士,因为资金的输送能使更多的民主人士做很多的令独裁制度更难维系的事,可资金的匮乏使国内民主人士少做了许多该做的事了。
    
    湖南长沙的民主党负责人谢长法先生被流氓当局非法重判13年徒刑,仅仅是为民主党在长沙一些人的公开聚会,谢先生用公开的和平形式做着宪法给予的权力内的事,而对于流氓当局来说完全是一种温和的促动,但是长沙的流氓们也就十分地害怕了,为虎作伥的国保又想立个大功,便采用了亵渎宪法的方式对付公开活动、又手无寸铁的谢先生。
    
    郭泉先生只是在网络里谈论国家大事,没有形成实际的政治组织体系,可流氓当局还是没有心慈手软,虽然郭泉不怕抓捕而被抓捕,可这样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肤浅真的令我们很遗憾。我们都清楚,在监狱里要想做利于民主事业的事比在外边难得多。郭泉先生再伟大还是跳不开被抓捕的怪圈。如果即能推动民主进程又能使流氓无法下口,那么我们还有这么多的尴尬么?
    
    现在,当局最害怕的是人民团结起来,再就是有钱带领民众做他们推动民主进程的事。其根本的所在就是害怕取缔独裁的流氓制度,或使他们失去继续杀戮、掠夺或强奸民意的先天条件,而民主人士这种做法又完全不背离流氓当局自己设立的宪法所赋予人民权力的基本轨道。他们之所以这样做的理由仅仅就是手里几乎没有了基本人权,成了被随时宰割、供杀戮者享受的俎肉,因为杀戮者拥有着杀戮人民的厨刀,并不在乎还有什么人间法理与否等等。
    
    说回来,我们民主人士到了今天还没有都清醒,依然把公开的推动当着首要的任务,并为之相当地乐观,不在乎被随时传唤,审问,坐牢,还以此为荣,又没有必要的经费使欲独裁制度变成垃圾的民主人士秘密的、专业的做事,而那些民运精英或自诩是领袖的同仁不是为民运整体策划,有效地筹集资金,然后在本土秘密的组建抗暴队伍,导致了流氓当局随便亵渎人民,蹂躏人民,公然强奸人民而不违法。我认为,这不只是流氓当局邪恶,还有我们的思路确实有问题,才纵容了流氓当局的无耻行径。
    
    现时期,公开的活动已经没有多少实质的意义,最起码,公开的活动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挟持国家政权的流氓独裁势力的基本指针,而能完全地下的活动又是流氓当局无法防范的最有效的遭受打击的基本条件。过去,我不主张这样做,是因为这样做很容易用暴力手段对付恐怖手段,但今天,也认同了没有人民对暴力的反抗与遏止根本就不能导致邪恶势力在短时期的真正灭亡,甚至无法改变独裁的流氓制度。在这方面,我看到了袁红冰先生也支持抗暴,魏京生先生也清楚了只有反暴力革命,才是解体独裁体制的通途。
    
    可看不到一向被我们看好的民阵在反恐抗暴的实际活动上在国内有什么实际作为,其它的党派我们更不要再说了,基本上被邪恶的独裁者震慑住了,不敢越雷池一步。而理性对付暴力的手段也是不得不如此的原因才使国人没有其他条件能够有所成就的时候方才有所选择。其实,我们并不希望成为以暴抑暴的思想者,具体的行动者,是流氓当局的一系列杀戮唤醒了我们应该秘密的抗暴行动,而且,没有这种思路就不可能改变中国政治体制停滞不前的实际状况。再说,采用反暴力手段才是震慑恐怖分子的最强劲的方略,没有必要不敢逾越。
    刘晓波、郭泉、谢长法先生的被捕又证实了流氓当局原本就没有和平进化的思想,再说,国家的主权应该由人民做主,而不是固定在什么党什么人身上,才能解除国家内部的震荡,人民的受害,这是邪恶人都懂得又认同的公道,况且,只要人民有权决定国家命运,国内现在的各种矛盾也就基本上能够解决,也不会有国家被分裂的可能,可那伙仅仅是为了刺激感官的独裁杀戮者,比起上个世纪二战时的希特勒、东条英几来强不了多少,他们哪里把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当着一回事?他们到是念念忘记不了自己口袋装了多少钱财,器官满足了多少不同的刺激。
    
    这样的流氓群体,还有什么资格继续享受基本的人权呢?他们继续挟持国家机器,中国人民怎么会有“和平”的利益呢?再说,我们既然知道流氓当局最害怕我们有钱和团结起来,那么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有钱和团结起来呢?还是柴玲君有远见,能够有了自己的公司,那么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有我们自己的钱源呢?因为祖国需要我们拥有!更需要我们早日打败挟持国家政权的杀戮者;需要我们早日取缔独裁统治!
    
    同时,提醒欲中国实现全面民主的所有组建或在野的政党与部门,只有能拥有起码的基金而在国内组建起秘密的抗暴队伍,才是发展与壮大体系的唯一方略,否则,最终也只能是一现的昙花,不被民众群体当着一回事,更没有多余的桃子让你们吃。而能组建秘密的抗暴队伍,没有起码的大气不行,恐惧流氓当局的镇压更不行。当然,没有起码的智慧和秘密的行动知识还不行!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