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评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9日 来稿)
    作者:郭知熠
    
     最近看了《博讯》转载的房向东先生的文章《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郭知熠先生决定写一篇即兴评论文章。 (博讯 boxun.com)

    
    笔者几年前看过房向东写的一本书,题目是 《鲁迅:最受诬蔑的人》。其实,光就这个题目来说,郭知熠认为房先生已经弄错了。鲁迅先生并不是什么“最受诬蔑的人”,恰恰相反,鲁迅是一个受到了过多的不实之推崇的人。
    
    房向东的这篇文章多少是《鲁迅:最受诬蔑的人》的一个缩影。
    
    房向东说,鲁迅去世的第二天就有人开始写攻击他的文章。
    
    “鲁迅去世的第二天,就开始了他半个多世纪受非议、遭诬蔑的厄运历程。鲁迅是1936年10月19日逝世的,噩耗传出,几乎全国的报纸,都在10月20日发出了沉痛哀悼的报道。而天津的《大公报》,发出的却是一则‘短评’——《悼惜鲁迅先生》,竟然利用这短短的悼文,向鲁迅投出了明枪暗箭,明目张胆地说什么:‘他(鲁迅)那刻薄尖酸的笔调,给中国文坛画了一个时代,同时也给青年不少的不良影响。’”
    
    郭知熠觉得,这篇短评不过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 对鲁迅谈不上什么诬蔑,“刻薄尖酸的笔调”是事实。可是,房向东却用了“明目张胆”这样的奇怪词句。可那是国民党统治的时代啊!鲁迅可不是国民党的什么“红人”,任何人都可以写文章评论鲁迅,用得着偷偷摸摸吗?!房先生用这样的奇怪词句,可见他还没有走出“文革”的阴影。
    
    房向东说:“几十年来,人们非议、诬蔑鲁迅有些什么内容呢?从鲁迅不是革命家到鲁迅嫖妓,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首先是鲁迅是不是一个革命家。有人攻击鲁迅不是一个革命家,房向东举了郑学稼的“攻击”。不过,郭知熠并不想考察这些“攻击”是否有些合理性。这是因为鲁迅是不是一个革命家在今天已经毫无意义。我们经过了太多的狂热,却后来发现我们狂热的理想不过是十足的乌托邦。郭知熠先生再也不相信“革命”这样的激进词汇,“革命”不过是某些人煽动别人为自己夺取政权的工具而已。
    
    其次是鲁迅是不是一个思想家。郭知熠先生曾就这个题目不止一次地讨论过鲁迅。在笔者的文章《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中对于这个问题有更加详尽的解答。在那里笔者对于为鲁迅是一个思想家所作的种种辩护作了一一的驳斥,当然也包括房向东在这里的辩护(可能是顾及到了郭知熠的批评,房向东没有将所有的辩护在这篇文章中全部列出来,有些辩护非常幼稚,不值一驳)。笔者不想在这里重复了,有兴趣的读者可搜索因特网。郭知熠只是想在这里强调一点,对于那些为鲁迅是一个思想家作辩护的人们,请你们至少回答这样一个非常合理的问题:什么是鲁迅重要的前人所没有的思想?如果你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你们所有的为鲁迅是一个思想家所作的辩护岂不是毫无意义吗?
    
    再有是鲁迅是不是一个文学家。笔者认为鲁迅应该是一个文学家。这一点与房向东没有什么两样。
    
    至于鲁迅私生活的那一点事。郭知熠先生觉得没有什么大惊小怪之处。有人说,鲁迅嫖妓, 完后还赋诗。其实这多是捕风捉影。因为他们的根据不过是鲁迅的一篇日记。鲁迅只是说邀一妓来坐,并没有说“嫖”。不管鲁迅是不是真的嫖过妓,郭知熠觉得这都没有什么,不值得我们大惊小怪。不是说尼采也嫖过妓女吗?是否嫖过妓女与一个人的人格没有必然的联系,更与一个人的伟大与渺小没有直接的联系。
    
    笔者最后对于房向东先生自称为鲁迅的“狗”颇不以为然,因为这多多少少令人有点恶心。“狗”这种动物,对于主人不可能有任何的批评,它对于主人除了恭敬,就是摇尾乞怜。倘若如此,房向东先生关于鲁迅的文章,还剩下多少公允的成分呢?鲁迅先生放的任何一个屁,房向东都会拿它当圣旨,这就丝毫不令人感到奇怪了(请参考郭知熠的《论权威与奴性》)。
    
    写于2009年9月1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朔:鲁迅不是一个正经作家
  • 王朔:鲁迅不是一个正经作家
  • 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 萧让:鲁迅滚蛋皆因笔下人物复活
  • 假如鲁迅活到今天/丁东
  • 鲁迅淡出教科书与明星改国籍/张永峰
  • 楼压鲁迅 GDP盖胡适/黄卫
  • 继承鲁迅不难,继承好鲁迅、超越鲁迅实难/顾则徐
  • 鲁迅走开了 他笔下的人物欢呼雀跃了
  • “鲁迅”的“现在价值”
  • 钱理群:“鲁迅”的“现在价值”
  • 鲁迅淡出教科书 民族脊梁成鸡肋
  • 为删掉鲁迅文章叫好 他的文章太不和谐了
  • 卫金桂:许广平为什么如此恶搞鲁迅?
  • 王藏:小谈鲁迅,并别鲁迅幽灵(图)
  • 仿鲁迅:《纪念邓贵大君》/姚文嚼字
  • 仿鲁迅:《纪念邓贵大君》
  • 顾晓军:鲁迅与汪精卫没有什么区别
  • 纪念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发表90周年/乐黛云
  • 人教版语文教材减少收录鲁迅作品引争议
  • 梁实秋文章首次入选语文教材 鲁迅作品明显减少(图)
  • 且看“鲁迅文学院”不负责行经/曹喜蛙
  • 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成人教育学院影视动画培训基地维权
  • 防鲁迅:纪念毒奶粉受害者
  • 革命與詩的失落,鲁迅《狂人日記》及新詩發表九十周年/陳智德
  • 仿鲁迅:纪念三鹿集团/梁下君子
  •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