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黑社会何以沉碴泛起/ 邓聿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4日 转载)
    
    
     重庆最近掀起的“打黑行动”,让人们管窥了中国黑社会的一幕。据悉,一些地方的民众要求重庆“打黑行动”延伸到全国,可见重庆的“打黑行动”是深得民心的。 (博讯 boxun.com)

    
    重庆这次历时数月的“打黑行动”,被警方捣毁的主要黑恶团伙有14个,67名黑恶团伙首犯和骨干分子及100余名黑社会团伙骨干成员被缉拿归案,其中包括一批亿万富翁级的“黑社会老大”。但这可能并非是全部,因为据警方原先掌握的线索,黑社会性质团伙有104个。可以想见,随着打黑行动的深入,涉案人数会越来越多。
    
    大都游弋于政商两界
    
    重庆的黑恶势力不过是正在形成中的中国黑社会的一个缩影。对于黑社会犯罪团伙,近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加大了打击力度,然而,这些黑社会组织似乎并不怕政府的严打,他们的发展壮大是一个值得人们严肃思考的问题。黑社会一旦成势,就有自身的运行逻辑。届时再想干净地铲除,就很困难了。这有一些发展中国家的黑社会为鉴。
    
    从学理上看,黑社会是一个游离和否定在合法社会之外的高效组织犯罪结构,它集暴力和经济犯罪于一身,具有严密的组织性和比较强大的经济实力,因为只有高度的组织能力和严密的纪律,黑社会才能和现有法律结构抗衡,“法外生存”;只有明确的经营目标和相当的经济实力,黑社会才能长时间生存。
    
    从重庆被打掉的这些黑恶团伙来看,大体符合黑社会的上述特征。例如,它们都有一个合法化的企业外壳,里面汇聚了各色人等,并形成森严的等级结构和明确的责任划分。
    
    黑社会的发展一般要经历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阶段。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初级阶段的黑社会是一些松散的暴力团伙犯罪。中级阶段的黑社会则多以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慈眉善目的慈善家身份出现,并通过金钱、仕途和暴力手段等,对能够与他们利益相关的政府官员威逼利诱,采取一种隐形的控制。
    
    而黑社会到了高级阶段,甚至可能推出自己的代理人,形成“影子政府”。近年警方破获的几起影响较大的涉黑案,如浙江温岭的张畏、沈阳的刘永、深圳的陈毅锋以及重庆的陈明亮、陈坤志、龚刚模、黎强等,无不显示出黑社会组织已经走出初级阶段,开始向中级阶段演化和发展。例如,重庆这次被打掉的几个黑社会组织的头面人物,大都游弋于政商两界,在“黑势力”和“红帽子”之间根据需要不断“变脸”。
    
    黑恶势力沉碴泛起
    
    现在的问题是,黑恶势力何以在中国沉碴泛起,并兴旺壮大?
    
    从中国黑社会滋生的时间来考察,它是改革,特别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副产品,是由改革和市场经济而来的。在改革前,中国虽有黑社会的传统,但在新政权的严厉打击下,加之不正常的社会运动源源不断,以及社会没有过多的剩余价值可分配,旧的黑恶势力基本被肃清。改革后,上述因素突然间不存在了,特别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壮大,社会有了可分配的财富,这为黑社会的滋生提供了一种客观可能性。
    
    但要使可能成为现实,还须有社会基础。黑社会就是由于合法社会的运转不正常产生的。因为在改革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过于重视经济建设,在社会的财富分配上,没有制定一个相对公平和公正的规则,公共服务匮乏,社会管理机制薄弱,从而导致社会矛盾涌现,特别是弱势群体不断被推到贫困的边缘,权利丧失,相当一部分人由“弱”变“恶”,成为黑社会组织成员的主要来源,有的甚至形成了固定的黑恶势力。
     另一方面,政府在退出大部分市场的同时,和市场经济配套的法规与制度并没有完全建立,存在大量的灰色地带可以谋取利润,一些犯罪组织就企图利用转型漏洞,通过暴力实现其经济利益。两方面的结合,便形成了今天的各种黑恶势力。
    
    完善合法社会的运作能力
    
    如果说,权贵资本还企图通过影响政府决策的合法途径来取得私利,那么,黑社会则奉行赤裸裸的强权法则和利益法则,因此对整个社会的危害要大得多。黑社会频频制造的恶性暴力事件,不仅对公共安全形成挑战,也严重影响人们的心理,使社会丧失生活安全感。
    
    另外,黑社会只要一有机会,就会腐蚀渗透政界,寻找保护伞,导致公共权力不为民所用,严重破坏社会体系的正常运行,甚至影响政权的稳定。黑社会也会利用自己的巨大经济力量和政治势力,来阻碍一个平等、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制度的建立。
    
    所以,对黑恶势力决不能等闲视之,必须在其还未壮大成熟时就打掉,否则,后患无穷。目前,黑恶势力与资本、权力相互勾结的局面已隐约成型,其组织之严密、力量之大,在一些地方俨然成为了与合法政权并驾齐驱的另一股势力。这对中国脆弱的社会平衡来说,始终是一个巨大威胁。
    
    经验证明,运动式的严打和专项治理,只能奏效于一时,要彻底干净地解决黑社会问题,必须在持续加大法律打击力度的同时,建立起一个自由、公正的市场经济制度和权力制衡的社会结构,完善合法社会的运作能力。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薄熙来与黑社会/姜维平
  • 中国黑社会每10年进行一次质变:涉黑腐败“警匪官”三结合
  • 从汉字整形说到“黑社会”之名/羽戈
  • 太子党打黑社会 大巫捏小巫/于来山
  • 北京金泉广场业主才遭泼漆又遭恐吓电话 中共依靠黑社会辅助统治
  • 特权世袭 超越黑社会/张跃进
  • 严家伟: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 连黑社会都要有代表?
  • 黑社会在哪里,其实是明摆着的:薄熙来敢做其他领导敢吗?
  • 黑社会不可怕,就怕黑社会“有文化”/李磊
  • 黑社会在党的吞吐之间/王次炤
  • 黑社会不可怕就怕勾结官员 “体制化”
  • 黑社会不可怕,就怕黑社会“有文化”
  • 文强是黑社会的黑后台,那么谁又是文强的黑后台?
  • 文强是黑社会的黑后台,那么谁又是文强的黑后台?!
  • 律师致函澳洲国会议员与政府部门,促上海当局依法调查黑社会与警察勾结,绑架、拘禁、敲诈勒索、澳洲公民孔保罗一案
  • 官靠山导致黑社会/王立军
  • 刘逸明:严晓玲案显示福州警方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 维族暴乱是中共暴政黑社会化的必然产物/郭永丰(图)
  • 贵州瓮安事件所涉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获刑
  • 中国式反黑30年:现在官员也成为黑社会组成部分
  • “人民”法院黑社会
  • 实拍:北影黑社会暴打北漂青年,警察反抓被打的(图)
  • 重庆刑释男子领导黑社会组织获刑20年
  • 重庆黑老大受央视采访 骂黑社会低级 (图)
  • 北京政府用黑社会手段逼拆强迁
  • 广州某住宅小区管理处有关工作人员对业主叫嚣:叫黑社会收拾你
  • 山东东营:为拆迁,政府勾结黑社会打砸抢(多图)(图)
  • 张清扬:黑社会犯罪居高不下,最高法院誓言深挖保护伞(图)
  • 任内黑社会猖獗,重庆司法局长文强被双规
  • 光天化日,淄博黑社会绑架妇女 岳华东虱
  • 李国军是哈尔滨警察、还是沈空军官、还是黑社会老大?
  • 中国强调防止黑势力涉政 打掉黑社会1200多个(图)
  • 不是黑社会,而是社会黑:上海南汇周浦的最后掠夺!(图)
  • 成都龙泉24岁青年蒋万春被黑社会老大枪杀(图)
  • 武汉黑社会为抢工程闹市开枪 8岁女童中飞弹身亡
  • 惨遭福建警察黑社会毒手加害的,不止严晓玲:王子波案(图)
  • 大连开发区的惊人一幕:书记主任带黑社会野蛮拆迁
  • 不是黑社会而是社会黑(上海南汇周浦的最后掠夺!!!)
  • 官商勾结雇用黑社会将李建军、白刚人头活活砍下/李庆元
  • 官匪勾结疯狂打击举报人李玲,包庇黑社会/杜鹃
  • 江苏铜山黑社会承包计划生育办公室 大肆抢劫
  • 全国各地出现“不明身份”的打砸抢叛乱队伍:中共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 黑社会打人有理 小百姓自卫有罪?
  • 青岛公安局成著名黑社会 公然欺压当地军人
  • 冤!黑社会谋杀妙龄女子、警察还殴打家属:江苏受害人家属的紧急呼吁!!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退伍军人蔡光武见义勇抓捕黑社会,深圳警匪勾结将其劳教
  • 高密是黑社会的天下?夏庄镇綦家村一位七旬老妇被打
  • 刘松元:广州天河黑社会的情况反映
  • 东北黑社会制造的另一起惨案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门头沟绿岛家园业主的呼唤”,没认清当局和黑社会勾结的本质!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浙江省台州市黑社会猖獗/路不平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沈阳东宇公司雇黑社会强迁致村民脑浆迸裂死亡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投诉:强占耕地 黑社会棒杀村长
  • 中国政府黑社会公开化: 西安碑林祭台村被官匪蹂躏数日后上层袖手旁观,打砸继续恶化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天理何在!? --警察和黑社会一起对大学教师施暴令人发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