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是否应该取消“高干病房”/韩松(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3日 转载)
    
    我住的这个病房里的病号们基本上都是老干部,所以医生护士见到我这个年龄的人也有些感兴趣。这个“高干病房”是两人一间,屋里有电视机,有冰箱,有中央空调,还有热水洗澡的,总之是按宾馆标件设计的。但我实际上还在别的医院见过更好的“高干病房”,那个大概是五星级的,我们这个最多只能算二星三星。
    
    
是否应该取消“高干病房”/韩松

    
    
    一周中我这间病房中换了三个老干部,分别为六十二岁、六十六岁和八十二岁的。这个八十二岁的是支气管扩张,年轻时为革命工作不顾身体,结果年纪大了就不行了,现在打抗生素都不起任何作用了。住院期间我没有看到他的家人来看过他,他说儿子在微软工作太忙来不了。他自己则像猴王一样机灵,不断呼呼地上床下床,独立地拖着吊针上厕所、吃饭和做别的事情,满不在乎。
    那么为什么说病号都是老干部呢?因为他们看北京晚报而不是法制晚报,他们背着手扬着下巴踱步,有的子女们的眼神很不屑,子女为了让他们父亲的病床挪出去就连一句招呼一句客气话也不说就把别的病人的病床猛劲地推到一边去,而那人(其实就是我)正在输液。老干部病人对主治医生说话是这样的:你叫什么?你干了几年了?要不先给我照个CT?要不你们让某某医院的某某来给我做个会诊?还有一位走进电梯就大声批评:这家医院没规矩,哪有货梯与病人同一个梯的?我想老干部们批评得很有道理,因为他们的确早已经脱离货物的境界了。在人类看来,在自然界,水有三种形态:固态、液态和气态。在老干部看来,在医院里,人也有三种形态:老干部、医生和货物。
    因此我想要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是否就应该考虑先取消“高干病房”呢(要保留的话最多也就保留九间吧)?这个问题不能说不深刻,不能说不常识。但我能同意么?同志们能同意么?
    最后说说医生和护士。他们和她们(大都是女性)是很和霭的,很专业的,而且肯定比我要敬业。那些年轻的女护士对挑剔的老人病号们像对自己的家人一样不厌其烦,让我深受教育和感动。不少女医生看上去比较憔悴,使我想到谌容的那篇著名小说《人到中年》。我一直在想这些女医生是否也都忍受着慢性病的折磨。另外我对传统医学也有好感(这回医生给我吃了不少中药),也又一次想到了王晋康的科幻小说《生死平衡》。但我不知道怎么就把中西医“结合”在一起了,因为这完全是两套理论和两套体系。这是世界上最难的,比如说超过了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结合在一起的难度。我在想如果真能结合,宇宙中很多疑难的问题都是能解决的,世界上也就真的可以不需要科幻作家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