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官员极其可怜的环保知识和理念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2日 转载)
    
    北京官员极其可怜的环保知识和理念:北京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设施处副处长卫潘明认为北京建立垃圾焚烧厂按照欧盟标准,技术上没问题,而且“所有重金属污染,都是累计性的, 不可能吃一点点就中毒了。”
     (博讯 boxun.com)

    
    
    
    
    中外对话:在中国首都北京,市民和专家正在审议商讨各种垃圾处理的方式。霍伟亚就讨论中的方案进行了调查。
    
    奥运之后,北京“垃圾围城”的威胁盖过了交通和空气质量的争议,成为公众和媒体最为关注的环境问题。
    
    8月上旬,搜狐绿色频道、中外对话等机构组织30多名媒体人员和北京市民参观了北京的阿苏卫、高安屯两处垃圾填埋场(以下简称“阿苏卫”、“高安屯”),实地考察城市垃圾处理现状。
    
    阿苏卫建成于1994年,北京最早的垃圾填埋场,现在每日填埋生活垃圾3800吨,超出设计量1800吨,垃圾焚烧项目将在年底开工建设。因早期建设的垃圾填埋场防渗性都很差,填埋场渗滤液污染地下水,有媒体报道阿苏卫周边居民的患病率增加或与此有关。
    
    高安屯上世纪80年代曾是附近居民的垃圾倾倒点,1995年改造成垃圾填埋场,去年北京奥运会之前建成的垃圾焚烧厂目前仍处于调试阶段。去年8月30日,难以忍受高安屯垃圾场恶臭的数百居民曾手持标语戴着口罩,上街表达抗议,引起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政府随后快速整治了高安屯的恶臭问题,一是通过覆盖塑料膜和喷洒除臭剂来除臭;二是把其承担的一部分垃圾处理任务转移到北神树和阿苏卫两家垃圾场,减轻处理负担。
    
    但铺设易受损的塑料膜和转移处理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北神树和阿苏卫两家垃圾场虽然距离居民区较远,但也存在臭味问题,尤其阿苏卫本身已处于严重超负荷运作。去年高安吞居民集体抗议的发起人之一赵蕾女士,对政府的整治措施和结果并不满意,仍在为此各处奔走。
    
    就在今年7月,北京海淀区政府表示,由于超负荷运作,接纳该区全部生活垃圾的六里屯垃圾卫生填埋场经要提前4年关闭。政府规划在此处建一座垃圾焚烧厂,备受臭味煎熬的附近居民曾在2007年的世界环境日围住国家环保总局(现已升级为环保部)办公楼。因为焚烧厂排出的二恶英致癌,他们反对在此处建垃圾焚烧项目,至今项目仍处于博弈状态。
    
    根据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的资料,北京垃圾以每年8%的速度增加,2008年日产垃圾1.84万吨,预计2012年全市垃圾生产量将达日均2.5万吨,2015年达日均3万吨,届时,北京现有垃圾填埋场将全部填满。
    
    面对垃圾量加速整长,北京市政府早在1996年就已经提出垃圾分类的倡议,民间组织“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也在这一年开始在北京市的社区中试验垃圾分类,但十多年过去,生活垃圾依然混合填埋。
    
    北京市公共场合中布置有“可回收”和“不可回收”两种垃圾桶。但城市居民都知道,即使他们愿意在源头做垃圾分类,末端处理时分好的垃圾还是被混合在一起填埋,缺乏分类运输、分别处理的机制和设施条件,这正是多年分类无果的原因。
    
    北京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设施处副处长卫潘明日前表示,“我们设施建设的很快,但是垃圾增长量更快,压力比较大。所以要通过源头分类,资源再利用,减少垃圾产 生量,每年降低一到两个百分点,到2015年实现垃圾总产生量的零增长。”这是政府新一轮的垃圾分类表态,但实践上还未见有多少改进。
    
    一些民间环保组织欲模仿日本的做法,把详细分类作为最终目标,暂时先从简单分类做起。但做垃圾生意的合加资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景志认为不应该过度分类。 “有机质如剩菜、剩饭分出来非常好,但其他的东西垃圾处理厂的机械设施完全可以进一步分出来,为什么要在源头上耗那么大成本?” 他认为“可回收”与“不可回收”的定义也有问题,一般人理解一个烂苹果是不能回收的,但“在我眼里这个烂苹果一定是可回收的,它可以做成很好的有机肥料。 ”
    
    貌似简单的分类,倡导了十多年,仍没有一个清晰、可操作的机制。
    
    目前中国600多座城市每年产生近1.5亿吨城市垃圾,大部分都在面临垃圾处理的麻烦。包括北京在内的很多城市都想发展垃圾焚烧项目,以此快速实现城市垃圾的减量化。
    
    而垃圾焚烧却是目前北京乃至全国争议最大的垃圾处理方式。卫潘明认为北京建立垃圾焚烧厂按照欧盟标准,技术上没问题,而且“所有重金属污染,都是累计性的,不可能吃一点点就中毒了。”但包括民间环保组织、焚烧厂周边居民以及部分专家在内的反对派对此疑虑重重,垃圾焚烧在国际上是不是一个即将淘汰的技术?目前中国城市生活垃圾的成分复杂,适不适合焚烧?能否做到科学选址和严格的运营管理?这些争论目前仍未结束。
    
    但根据北京市政府4月出台的《关于全面推进生活垃圾处理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接下来北京生活垃圾工作的目标是“增能力、调结构、促减量”。所谓“调结构”,卫潘明解释,就是“2012年垃圾焚烧、生化处理和填埋比例为2:3:5,实现城区原生垃圾零填埋;2015年比例为4:3:3”,这意味着未来北京的垃圾处理将可能是三种方式并存的局面。
    
    并不是“所有的垃圾都去焚烧”,卫潘明说,“不同的垃圾用不同的处理方法”,只要“污染控制方便了,成本上经济了,最后达到一个好的效果。”但好的效果”如何评判,政府、企业、公众的利益并不一致,专家的观点已经失信于民,焚烧争论考验的是各方的智慧。
    
    不管怎样,垃圾焚烧在中国正处于上升阶段。“存在是合理的,国家确实是要提高焚烧比例。我们即将在今后一两年内建成几个大型焚烧发电厂。” 张景志说,“垃圾焚烧作为BOT,利润模式是两块,第一是政府垃圾处理补贴,第二是上网电价补贴。”
    
    电价补贴来自电网公司,对于受垃圾数量困扰、急于寻找垃圾出路的地方政府来说,焚烧通过特许经营既能解决垃圾问题又没有财政压力,是一个相当划算的选择。
    
    “特许经营制度可以为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合作进行垃圾处理搭建平台,垃圾收集、运输、处理等环节都可以实行特许经营。” 特许经营专家徐宗威认为,只是“垃圾设施的投资规模大,回收期长,民营企业进入时,需要对可能存在的困难和风险有足够的分析和判断。”
    
    但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副会长傅涛强调,“垃圾处理作为政府职能之一,仍属于公益性事业。政府可以请别人帮它做,但并不能因此免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密度的北京万年花城成了教育地产
  • 在北京没有一点耐性和幽默感,日子还真不容易过
  • 请把首都移出北京,还古都以宁静/绿十字联盟(图)
  • 请把首都移出北京
  • 长江商报反击北京日报:言论权利岂能权力独有
  • 宋腾之死突显北京120之困
  • 北京沦为台湾内斗的“箭靶”:两岸关系的结构性危机已现
  • 中共拆毁北京 无法和巴黎罗马比
  • 牟传珩:中共建制60周年“重大课题”——“北京模式”发展“两强”集团
  • 北京人都是“百万富翁”?
  • 北京地铁蹲式服务 /陈一舟
  • 强烈质疑北京管庄小寺村限价房
  • 北京市统计局吹牛/李柯勇
  • 政治体制真面目:《北京植物人》美妙的极权情节
  • 北京“住商倒挂”显楼市不稳
  • 严家祺:北京应当欢迎达赖喇嘛到台湾为灾民祈福
  • 马立场摇摆,北京忧虑日深
  • 达赖喇嘛访台,北京棋输一着\陈破空
  • 给北京大学季羡林先生治丧工作组全体同志信
  • 湖南自由知识分子谢强被警方带离北京
  • 北京六环路全线贯通 每公里造价约一亿元(图)
  • 北京查处42名银行行长集体外逃案
  • 北京三少年藏身飞机储物柜 为偷渡美国
  • 北京大兴运油车突然失火油罐爆炸掀车顶(图)
  • 北京通州云景东里一所幼儿园教师宿舍着火
  • 北京121枚危险放射源被集中收储入库
  • 北京9字头公交车实时视频监控
  • 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被软禁
  • 北京提高戒备迎国庆 荷枪实弹夜间巡逻
  • 北京南站恐怖截访事件:半夜一行人抬起老妪就跑(视频)(图)
  • 9日北京结婚新人创历史新高
  • 北京管控车辆进京 15日起禁行外埠危化车辆
  • 北京,王琳老人最后的抗争(一)
  • 北京周边6省市区将武装夜巡:190警犬进京负责庆典搜爆(图)
  • 北京及周边6省市区15日起将实行夜间武装巡逻
  • 马英九感谢大陆捐款,北京为何突然紧张?
  • 北京周边七省市签协议巩固国庆安全
  • 为迎接国庆 北京又除“四害”
  • 在北京被民警谢振昌、王艺铭殴打残废
  •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 北京密云村支书腐败滥权玩弄妇女致民怨沸腾
  • 不应建北京海淀六里屯垃圾焚烧厂(图)
  • 北京“金地·格林小镇”附近臭味源集体实地考察
  • 北京雍景天成抓阄抽取车位的的黑幕揭秘
  • 北京要求下访,莆田中院竟还是闭门拒访?
  • 赵国莉诉北京朝阳公安分局警察诱骗拘留解决上问题
  • “两会”的折磨何时了——北京“两会”折磨蒙冤农妇一家七年整/陈伯才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关注当局无理要求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停业半年
  • 湖南百姓彭北京先生给官员的决斗挑战书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今天数十名北京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
  • 北京名流花园小区众保安被指殴打抗议停热水业主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残奥会后北京白色恐怖依旧 杭州访民刘训连紧急呼救
  • 480名硕博士起诉北京“中国学位论文数据库”侵权
  • 北京朝阳区居民:求求你,让我再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 北京公安局杀害李桂芬女儿冤情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北京奥运会指定医院发生共产党殴打国民党事件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国人财产被抢——谁能保障参加北京奥运人的安全
  • 3月23号我在北京办暂住证的经历(愤怒)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旅日华侨苗女士在北京的遭遇/田伯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北京恶霸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害死我家两条人命/张书英(图)
  • 北京丰台王佐法庭张怀斌、幺龙暴力执法,殴打转业军人王伟平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郭小林:殇周达(外一首)-记一位“北京支边青年”
  • 北京注册会计师查账发现疑点,遭到官商联手迫害/王向明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北京万杰医院---一个黑洞医院
  • 穆正新:关注北京奥运的辱华措施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北京宝马车主将骑车人拖进车内狂殴!
  • 奸人告密,醋浪滔天:北京金五星旧书市场覆灭记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绿色奥运,还是“烂”色奥运?北京某个副市长看上了摩根中心...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北京地税局丧心病狂!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在天不高皇帝也不远的地方----一个北京打工妹的讲述
  • 北京交警滥用职权违法犯法控告书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一个北京家庭浩劫中幸存的家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北京:你难道要与全国人民交恶?
  • 北京长安街平静地控诉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mzxtd: 党中央国务院撤北京市长的事,有悖中国法律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风: 天呐!全国一半的病人在北京,请看高部长数据:
  • 古都北京 ——有人在拆定时炸弹!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评论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强夺民宅,如同强盗:在北京竟然会发生这样肆意践踏法律的事
  • 北京一公厕“为了国际影响” 竟然分中外“坑”
  • 北京警察的兽行!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坚决反对使用韩国现代车做为北京唯一出租车型
  • 北京地产商买凶逼迁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黑龙江警车北京街头撒野 撞人后又殴打被撞者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北京观察:北京鸦灾,不祥之兆
  • 北京性骚扰
  • “日本醉鬼围殴北京司机”续:北京市民被激怒了!
  • 日本人北京街头逞凶 聚众殴打的哥扬长而去
  • 钟馗: 论多伦多北京邪会的“民族意识”(另三则)
  • 北京奥运: 洋人之外,又多了好多国人怀疑的眼光
  • 北京,你知道我在这里过得有多苦吗?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惨! 惨! 惨!] - 北京舞蹈学院车祸死难者在天之灵怎能瞑目!?
  • 北京西站"话霸"公然勒索 警察视而不见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驱赶穷人拆民房 北京迎奥委招民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