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象大自然那样制衡自然——黄豆发芽与大国建树/巩胜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巩胜利更多文章请看巩胜利专栏
【今日评论】

     (博讯 boxun.com)

    巩胜利(独立学者)
    
     据报载:一个总投资超过8亿元的四川省雅安市汉源县瀑布沟电站移民重点工程——永定桥水库,是中国国家启动4万亿元国际金融海啸救市的第一批项目。在四川省汉源县副县长、永定桥水库管理局局长兰绍伟一手操控下,自2008年10月到2009年4月份,在概算近3亿元的永定桥水库枢纽工程招投标过程中,从业主代表到中介机构、从评标专家和竞标企业的代表,几乎所有的参与者都在表演一场“串通招投标”、“蛇鼠一窝”的经典闹剧,差点把国家这项移民救灾工程攫取约7000万元的经济损失;这让人想起新华社披露广州市政府采购中心窝案前赴后继腐败的招标的大案(分别见新华网四川频道2009年9月8日电《泄露招投标秘密 汉源县前副县长兰绍伟被判12年》一文,作者江毅;新华社2009年1月7日电,《广州市政府采购中心窝案背后灰色利益链调查》一文,作者王启广)。
    
     “蛇鼠一窝”“环境败坏”,是当代中国党政腐败、典型的一个“中国特色”,国际社会几乎没有这样的党政腐败案例。自所有国际社会没有中国有,说明在全球“市场经济”的大环境、大背景之下,中国有生态环境方面的严重悖论——本是“天敌”的猫与鼠何以同流合污?以陈良宇腐败为案例,在他“一把手”之下,上海市从社保局到区政府、再到企业界,谁敢、怎能不“同流合污”而上?而“大自然”规则是:“逆我者亡”。于是,中国特色的党政腐败,无比泛滥成灾。
    
     再联系到永定桥水库管理局局长兰绍伟窝案,他集政、经“公母”于一体,既是副县长又是3亿元项目的水库管理局长,他御用的从专家、招标、施工、工程建设方都是自己来一手实施,居然没有一个例外,人人腐败、个个贪婪,完全成了“蛇鼠蛇鼠一窝”。“蛇鼠一窝”是一定要有生存环境背景的:蛇本以老鼠为重要食物,现在蛇不吃鼠了,那么蛇就必然有更优于鼠的其它食物——几千年来如是规则,今来何以巨变?!这是人类生物界的一种“反祖”现象,被今人们称之为“太可怕、太简单、太可恨了、太司空见惯了”。
    
     腐败7000万元算什么?就是中国救市四万亿中元(注:学者对人民币的称谓),也不过是今日中国绝对的小菜一碟。中国2009一年的国家GDP将接近40万亿中元不远,中国30年“改革开放”堆积的国富将有300多万亿中元之巨。但中国经济 “大木桶”盛金寡多的成败在于那块最短的“小木板”,一旦“短木板”超量咋泻,中国经济的”大木桶”将无以存在,30年如是,60年如是,80年、100年岂不流尽、泻光?从腐败近2亿元的中石化总经理陈同海到中国“核掌门”中核集团一把手康日新落马,从广东政协主席陈绍基到深圳市市长许宗衡许,从国家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到中共浙江省纪委书记王化元,从中国国家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黄松有再到国家文化部党组书记于幼军……湖南省郴州市党政全军覆没,中共山东省委副书记杜世成、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等等等,中国经济的“大木桶”还有多少财富不被流、漏掉?中国2009年180天之内,已有9158名党政官员被绳之以法,其中大多是腐败成性。
    
     生态环境决定一切,这是人类“大自然”唯一的生生不息之道。而现在是:人类大自然里有一颗颗黄豆,你把他吊在墙角或空中,只要与水分相隔离,它就永远不会发芽;就是你把这些黄豆泡在了上乘的好水里,只要控制了温度,黄豆同样不会发芽。控制“水分”与“温度”,就能够把握和控制黄豆的一切真相。春夏秋冬,大自然就是这样制衡人类地球,人们的腐败环境也是这样:只要将“权”与“金钱”分道扬镳,腐败又怎样生成、成就其业?中国的60年及未来,太需要这样的环境建树——比如所有“法制国家”通用的“财政申报制”、建立党政制度制衡、引进社会中坚“第三者”制衡等,需要对中国“特色腐败”来综合“生态环境”建树,以60年的伟大与苍凉来建树中华民族的国家大计!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崛起了:“中国价格”的游戏该怎样玩?/巩胜利
  • 小学生古装“祭孔服”上场:“传承中华”就这样吗?/巩胜利
  • 中国盐业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巩胜利
  • 法制国家→法官·律师的法律游戏该怎么玩?/巩胜利
  • 【回眸60年】 中国“话语权”何衰?/巩胜利
  • 焦点时论:房地产撑出中国的天?/巩胜利
  • 焦点时论:与水争锋岂能不覆?/巩胜利
  • 【尖峰时论】“中国信心”再上那座巅峰?/巩胜利(图)
  • 一元、十元、千亿元!/巩胜利
  • 哪来的腐败?哪来的“敌对势力”?/巩胜利
  • 中国剑指“特别提款权”意欲为何?/巩胜利
  • 学术腐败,国家腐败更霍乱/巩胜利
  • 反腐败,中国固有黑洞?——评广东省纪委“直管”的国家环境生态建树利弊/巩胜利
  • 中国怎对“两拓”说不?——全球铁矿石“定价权”究竟在哪里?/巩胜利
  • 谁烧钱?谁上绞刑架?——评中国“法制环境”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巩胜利
  • 依法制权,中国真能建树?——评“法制环境”举世悖论及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巩胜利
  • “中国威胁论”究竟源自何方?/巩胜利
  • 独家时论:货币的美国苹果与中国橘子/巩胜利(图)
  • 一罐饮料喝醉中国——评中国“第一品牌”王老吉饮料遭遇“中国风”狂飙?/巩胜利
  • 独家聚焦:把美元挑下马,中国还没有准备!/巩胜利
  • 巩胜利:按国际标准,中国贫困人口1.5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