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批评崇拜毛泽东的草根民众和年轻人果真是“脑子进水”?/李悔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悔之更多文章请看李悔之专栏
    草根更多文章请看草根专栏
     (博讯 boxun.com)

    ——就《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一文与杨恒均先生商榷
    
    杨恒均先生您好:
    
    这些日子,先生可谓进入博客创作高产期。不但高产,而且可以说件件皆上乘之作——尤其是《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一文,令敝人击掌叫好,连读多篇。……
    
    然而,读了您的新作《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之后,感到文中某些观点存在值得商榷之处——“君子和而不同”,心中有不同看法,还是坦率说出来为好。
    
    发言前,有必要重复敝人在一篇文章中曾经讲过的一句话:如果杨先生是一位普通博客作者,那么,此篇文章的降生就毫无必要了。然而,先生是一位当今中国网民中有广泛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所以,如果您的言论出现偏颇,不经意间会在网民中产生某些负面作用。或对某些人产生伤害。正因为如此,对您《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一文某些观点,十分有必要向杨先生表明自己的意见。
    
    先生在文中说:“我把崇拜毛泽东的人简单地分为两类,一类属于精英,包括掌权者、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特别是有知识的人,不管是海龟还是土鳖,对于这几类人,我除了用脑子进水了,甚至用脑残这种词外,实在不愿意与他们较劲,批评他们是浪费我时间。”
    
    依先生看来,批评崇拜毛泽东的“掌权者、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特别是有知识的人”,是在“浪费时间”。那么,这里我不禁想问:其他人对“掌权者、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特别是有知识的人”的崇毛言论和行为进行批评,是否也是“浪费时间”?
    
    如果是,那么,此观点敝人实难苟同!——这些年来,为了牟取组织、集团和个人私利,一些掌权者、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拉毛旗作虎皮”,百般美化毛泽东,将毛泽东重新供上神坛。有些人更借崇毛之名,公然为“文革”翻案,甚至扬言要再来一次“文革”……这些言论,在当今中国民众中产生了巨大的思想混乱。在民智未开的情况下,对此进行揭露、批判,本是极有必要的。所以,何来“浪费时间”之说?
    
    先生“浪费时间”之说,我想,恐怕并没有针对第三者之意。但纵然如此,杨先生作为一位在中国有较大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浪费时间”之说,似乎也有欠妥之处——这些年,愈燃愈烈的毛泽东热,对中国民主进步的阻力,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揭露有些人再次将毛泽东供上神坛的别有用心;剖析盲目崇拜毛泽东对确立现代化公民意识的危害性……等等,是当今中国民主进步的一件刻不容缓、十分有现实意义的工作。然而,先生却认为是在“浪费时间”。对此,确实令人困惑不解:就推进中国的民主进步事业而言,不知先生认为究竟哪样事情才不是“浪费时间”?这里,恕我直言,先生此论差矣!——中国的民主进步事业,需要靠无数人去推动;须要多种方法和多种手段着手、楔入——杨氏讲故事式的循循善诱是一个好方法;然而,艾氏、冉氏等等方式也是必不可少的!!!
    
    其实,杨先生内心尽可以认为与批评崇拜毛泽东的“掌权者、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特别是有知识的人”,是在“浪费时间”。也完全有不批评的权利和自由。但在公共场所作此表态,却会产生一种不可忽视的负面和消极作用——打个比方:一直以来,就有许多民主派网友对李悔之屡屡撰文揭判张宏良之举不以为然——观点与先生相似:是“浪费时间和精力”。有此人甚至百般挖苦和攻击——说这是李悔之进行“个人炒作”。所以,看了杨先生此文后,确实令敝人内心产生了一种不小的压力——按杨先生的观点,李悔之对张宏良的揭判是否也属于“浪费时间”?
    
    众所周知:当今中国,也绝不止于李悔之一人经常批评崇拜毛泽东的“掌权者、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特别是有知识的人”。甚至,为此与这些人进行短兵相接式的论争。这种论争,常常到了难解难分、水火难容的地步。所以,杨先生“浪费时间”之说,是否无意中产生了“泼冷水”作用?尤其是您关于“还有另外一类,也就是普通民众,草根,包括绝大多数的年轻朋友,对于他们崇拜毛泽东,如果我也去批评,甚至讽刺他们的话,那脑子进水的就是我,而不是他们了”一席话,是否会客观上令听者产生诸多联想?
    
    我想,将心比心,亲爱的杨先生:这不会是李悔之“太敏感”或“太小气”吧?
    
    对“还有另外一类,也就是普通民众,草根,包括绝大多数的年轻朋友,对于他们崇拜毛泽东,如果我也去批评,甚至讽刺他们的话,那脑子进水的就是我,而不是他们了”这段话,虽然您作了大篇幅的解释。但纵然如此,也难以使敝人认同您的观点——当今中国,国民个人依附意识,群体依附意识,臣民意识,驯民意识仍然十分严重。民众缺乏应有的独立思考能力。没有人的主体意识,没有独立人格。所以,面对跛脚改革所带来的诸种严重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面对权贵既得利益者集团的专横,以及固守既得利益的贫婪和自私,相当一大部分民众不是想到要如何运用合法的斗争逼使权贵既得利益者集团作出让步。更不会想到呼吁实行进一步的政治体制改革来消除这些问题和矛盾,他们在张宏良一类真正“别有用心”者的蛊惑下,发出了要回归毛泽东时代的呐喊和政治诉求。更令人痛心疾首的是,一些被迷惑的国人同胞,长期对持自由民主立场的人士进行围攻和漫骂(其中包括对您)!……
    
    所以,当今中国愈燃愈烈的毛泽东热,客观上成了中国民主进步的巨大阻力和障碍。在这种情况下,用事实揭开毛泽东时代的真相,让民众认清毛泽东极左政治路线和“救世主”情结的危害性,从而确立现代化公民意识,是所有热爱民主进步者义不容辞的责任。更是一项具有重大现实意义的工作。另则,对那些盲目崇毛,视民主为仇敌的“普通民众,草根,包括绝大多数的年轻朋友”,对他们错误的言论和行为,进行耐心的、善意的规劝,进行理性的批评,是十分有必要的。总之,对这些人的态度,与对“精英,包括掌权者、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的态度,要严格区分开来——前者采用循循善诱的方法,后者则针锋相对、毫不妥协!
    
    而您关于“对于那些崇拜毛泽东的知识分子,我认为他们脑残。对于那些明白道理却因为各种原因而保持沉默的知识分子,我得说,你没有权力批评那些崇拜毛泽东的草根民众和年轻人,除非你“有破有立”,除非你能够告诉他们:其实还有更加光明的路”之论,也是值得商榷的——其实,包括您在内的诸多有良心的中国精英知识分子,并非没有告诉中国民众“有破有立”的出路在那里!——而是因为是有人长期以来刻意从中百般作梗、阻挠,故意将民众诱向错误的一端!
    
    以上思考,不知杨先生认为如何?
    
    或许,先生会解释说:该文代表的是我杨恒均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针对他人。然而,不知先生有没有想过没有:举凡一位共众人物,其言论、立场和观点,常常会对其拥趸的思想产生一种潜移默化作用。所以,这就是公众人物发言,常常会在舆论中产生轰动效应的原因所在。但是,由于粉丝往往对偶像有盲从的倾向,所以,如果所言不当,也会产生消极一定的因素。乃至严重的消极因素。这就是此信我要公诸于众的原因所在。
    
    最后,真诚对尊敬的杨恒均先生进一言:推进中国的民主进步事业,既需要义勇当先的战士,也极需要像杨先生这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又有良好人脉资源和处世圆融的社会活动家型人才。然而,“熊掌与鱼不可兼得”,先生作为一位共产党员,顾全大局的意识固然令人敬佩,但是,顾全大局,并不意味着要面面俱到。更不意味不得罪任何力量和任何人!
    
    以上意见,如有谬误之处,还望杨先生批评指正。冒犯之处,尚祈谅囿。
    
    
    李悔之 敬于2009年9月11日星期五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浅析“社会主义大众民主”的荒诞性/李悔之
  • 易中天先生:你是“公民”吗?/李悔之
  • 九条中国人命新闻不及英国大臣丑闻重要?/李悔之
  • 杨恒均和陈永苗也须要接受“启蒙”/李悔之
  • 习近平忧年轻官员沦为“家奴”/李悔之
  • 毛泽东屡犯乌托邦狂热症的根源浅析/李悔之
  • 中国,一个要装疯卖傻才能说话的国度/李悔之
  • 孙东东事件背后折射出中共体制的严重问题/李悔之
  • 邓小平"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思想遗害无穷/李悔之
  • 红卫兵在“文革”中何止毁灭了千件“兽首”?/李悔之
  • 李悔之:强烈要求中共不能继续篡改和歪曲历史
  • 张宏良腥风血雨的暴力宣言/李悔之
  • 李悔之:张宏良之流一再炫耀的“四大自由”究竟是什么货色?
  • 与中国的“老右”们交交心/李悔之
  • “导致社会纠错机制坏死”究竟是谁之错?/李悔之
  • “团结在毛新宇主席周围”的惊世之论/李悔之.
  • 李悔之:忠告毛家后人,学习蒋氏子孙低调做人才是明智之举!
  • 李悔之:高度警惕个别毛派极左人士“借尸还魂”的政治策略
  • 中共为何将瑞典考察纪要封杀十四年?/李悔之
  • 组织出租车司机罢工者究竟犯了什么罪?/李悔之
  • 李悔之:再次质问新浪网:这样的文章也被强行删除,天理何在?
  • 中石油和中石化是全世界最黑心的垄断寡头/李悔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