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城市拆迁矛盾不会终结:访民走失在官衙的迷宫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9日 转载)
    
    
     作为上海市旧区改造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上海市长韩正日前走访了沪上中心城区七个区,了解旧区改造的情况并召开了相关会议。他在会议上说,高楼大厦背后还有不少居住条件很差的老旧平房,甚至是危棚简屋。这类房子涉及当地中心城区740万平方公尺,及34万户居民。 (博讯 boxun.com)

    
    为此,韩正强调会把旧区改造作为上海下一步工作的重点,把它视为“考验各级领导干部是否胸怀宗旨意识、是否把群众冷暖放在心头的重要工作”。吊诡的是,就在韩正重申要在全市推广“阳光动迁”制度,让全社会进一步了解上海住房保障工作目标、任务和步骤等的同一天,我和同事却在繁忙的人民广场附近,看到令人心酸的一幕。
    
    一名看上去20来岁的女子披麻戴孝,手上持着一块白布,这块布写上家人受骗导致住房被拆,其父母因悲伤过度猝死的“冤情”,要求见市领导一面。只见四个公安趋前好言劝她离去,但由于女子不愿配合并且放声痛哭,引来许多路人围观,公安只好强行把她抬上警车。女子被抬起来时,一只手还紧紧抓着路边的栏杆,挣扎间踩着的拖鞋掉落在地,其中一个公安连忙把鞋子拾起来,让路人不胜唏嘘,却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帮上忙。
    
    女子原来站立的地方就在上海市政府信访办公室附近。据我了解,当时信访办内,若干浦东居民正针对住家附近幼儿园旁边开始建设变电站,担心儿童长期身处电磁辐射环境中危害健康,提出停工诉求。信访案例绝不只出现于发展相对落后的特定中国乡镇,就算是在正努力跻身国际大都市、来自世界不同角落的人纷纷集聚的摩登上海,诸如上述信访的例子,依然层出不穷。
    
    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不久前就坦言,面临了历史遗留的利益调节问题,比如大批“知青”回沪后,上海养老水平与插队落户的地方有所差距,以及改造危棚简屋所涉及的搬迁补偿矛盾等等。诗人、学者兼文化评论人叶匡政曾在博文中说,信访是“群众来信来访”的简称,极具“中国特色”。他说,信访的本意是反映民情、化解矛盾,但社会转型导致的社会矛盾,却使信访渐渐成了“累积民众怨恨、加剧官民冲突的敏感区”。
    
    他也留意到,通过信访“上达”民众看法原来是实现对地方权力的监控,然而,由于矛盾越积越多,上访人群却成了不安定因素。“为了政绩,很多地方对一些难以解决的信访问题,采用诸如盯梢跟踪、强制截访、罚款、送精神病院、劳教、办学习班、拘留、判刑等非法手段予以压制。这种做法,无疑强化了信访者反复上访的决心,地方怕什么我就做什么。如此恶性循环,导致信访人群的雪球越滚越大,最后形成了一个不可忽视的特殊群体。”
    
    为解决一些反复申诉、没完没了的问题,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上月提出了建立信访终结制度,终结经审核的“合理诉求确实解决到位、实际困难确已妥善解决”课题。此外,中央政法机关也对进京上访量比较大的省、市、区,派出接访组或巡回接访组。对不满的群众而言,程序上的“终结”不意味着上访行为的终结,特派的“信访钦差”充其量也只是把人民的诉求,“在复杂的党政部门间转来转去”罢了,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入夜时分,在餐馆和娱乐场所林立的淮海中路上,总能看到一些乞丐。最近,或许是因为杜绝他们的力度加强了,淮海中路上的乞丐少了。可是,取而代之的却是沿街“卖花”的人,他们不管你要不要买,都会把一朵朵花往你怀里塞,让你哭笑不得。
    
    矛盾不会终结,但聪明的人们总能换个方式去寻找一丝希望。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