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汪兆钧:周永康你将中共拖向地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5日 转载)
     汪兆钧
    
     稳定,已成了中共的头等大事。 (博讯 boxun.com)

    “维稳”也就成了最时髦的名词。
    乃至于为了“维稳”,就必须折腾!
    为了不在脖子上,天安门动刀子,就必须在腿上,胳膊上动刀子!
    “3·14”拉萨一刀子,保了奥运平安。
    “7·5”乌鲁木齐一刀子是否能保“国庆”60周年平安?
    这个国家怎么啦?
    如此能“维稳”多久?
    如此能平安几时?
    
    这里我先公布一封信件,再开始说事!
    
    这是我在今年四月份给周永康先生的一封信。信全文录于下。
    
    您好,周永康书记:
    本人,汪兆钧,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
    我写此信是为了解除我对您基层派出所部下的某些误会,并希望在您的指导下,今后不出现我对您,及您的部下的误会,从而落实胡锦涛总书记:和谐、不折腾的治国安邦政策。
    
    事情缘由简述如下:
    
    今天我已邀请您的部下,北京市公安的同志们作客本人的新居:北京,我与一对小夫妻合租的两居室,本人只占用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房间!确实,比当初30年前,陈景润先生的居所好不到哪里去!要知道我是一个拥有两项国家发明专利授权,(北京市科委统计公布:拿到如此一项授权,国家要支付国营科研所1500万元科研经费!而我没有叫国家支付一分钱!)同时本人拥有十多项实用新型专利授权的科技工作者!而且今天虽然年龄已过六旬,我仍然在利用本人的技术和专业知识,特别是利用本人的市场知识和经验在从事着对我国环境保护,节能减排的高新技术的鉴别、提升和市场化推广的工作!这是当前我国最短缺、最需要、最有现实意义的工作之一!同时,国家对这种人才的短缺和需求,乃至无法从国外引进这种人才!
    
    所以,客观地说:我已经可以感动中国了!
    
    我对您基层派出所部下的误会是:我认为是他们使我搬到了这间可以写报告文学的陈景润的居所!(为了节省您的时间,这里不赘述。如果您感兴趣,我可以专门为您写来!)
    
    对于生活上的困境,只要能够坚持工作,我就能够忍受,不作计较。就当一场误会吧,我委曲求全。
    
    但是在工作上,在我当前的经济、商务工作上,我不希望发生误会!而且发生误会的几率也很小!因为我在各地的经济粉丝们会提供证据!如此,那就会出现非常尴尬的局面!是我们大家,是我,是你,是全国人民,是党(中国共产党),是所有的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尽管我已经跟有的朋友打过招呼:我汪兆钧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我不会再写政论性文章了,更不会去搞政治!除非国家(事实上是中国共产党)需要我出来“和谐”和“团结”,我是会出来的!──
    
    我告诉了我为数极少的朋友,后来又告诉了您的部下,北京市公安的同志们。──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汪兆钧不为自己维权!
    
    所以我写此信特向您,周永康书记汇报:希望在您的指导和保护下,不要使我汪兆钧加入到维权的队伍里。在国家的多事之期,我汪兆钧希望安定,我会安安静静专注于做好我的科技工作,环保工作,经济和市场工作。如果我在这些工作上有不检点的行为,自有法律的惩处。但是我相信:本人的品质和人格,我做的事是国家需要的事!是对人民有利的事!是为中国增光、受到世界人民尊重的事!
    致
    敬礼!
    汪兆钧
    2009年4月2 日
    
    从信中可以看出,我已经两次被逼搬家,已经搬入了一所比当年陈景润不如的不到1 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不过我想:“也好!这样我可以专心做事!”
    
    所以我写了这封给周永康先生的信,请北京国保把信捎去。我问:“能递到吧?”
    答:“汪老放心!”
    
    不想今年六月份开始就不安定了!
    
    一天小房东羞羞赧赧地对我说:“房东老太太来电话了,问你我是什么关系?她的意思是我们住在一个房子里不好!”
    
    我笑了:“你和你先生是一对小夫妻啊!我已经是个60岁的老人了,她这样说话有损我们的名誉啊!”
    
    小房东严肃了:“她请你搬走!”
    
    我也愣了:“那你请她到法院起诉吧!你跟她是有租房合同的,我跟你也是有租房合同的!”
    
    小房东年轻,很有涵养,她们夫妻俩终于把我请到他们房间里,郑重其事的告诉我: “汪工,实在对不起,房东现在几乎天天给我打电话,要你搬走。而且今天把我找去,小警察田XX也在,说要你搬走。”
    
    我说:“噢?”我确实吃惊。
    
    于是第二天我打电话把这一片的治安警察田XX找来,问:请我搬走是谁的意思?
    
    当他回答:这即不是他的意思,也不是他领导的意思,而是出于形势,是因为国庆,是居委会的意思。于是我把给周永康的信给他看,我说:“我希望安定和谐,我住在这里跟60周年国庆有什么关系?你去跟居委会主任打个招呼,叫老房东不要再骚扰小房东了!”
    
    他表示理解。
    
    但是两天以后,晚上,老房东敲开了门,还带了一个凶汉,来找小房东夫妇,我也跟了进去。
    
    小房东:“阿姨,你也不能逼我啊,老先生说了他不搬走,我考虑还是我让步,我们夫妻俩搬走吧!”
    
    我插话了:“大姐,我怎么啦?你非要逼我搬走?”
    
    “没什么,我们就是看不惯你住在这里!”
    
    我说:“我是有租房合同的,合同到期,你留都留不住我!但是合同没到期,即使他们(小房东夫妇)走了,我也不会走!”
    
    凶汉:“你不走?我把你铺盖扔出去!”
    
    我说:“你好凶啊?你再来两个大汉,把我的尸体抬出去!”
    
    我知道这是警察田XX在忽悠我!
    
    而且我在老房东和小房东的争吵声中知道:是警察田XX当着老房东和小房东的面定出了时间,八月三十一号前,请汪兆钧走人!
    
    这样,我拨通了电话,请北京国保的“朋友”到我这里来一下。这是我在2008年12月 31号写了《告全国人民书》后,找我去“谈”了一晚话的国保“朋友”,他们在第二天送我回来的路上对我说:“汪老,你以后在北京经商有什么困难,跟我们说,我们会尽力帮忙!”
    
    我的性格本能的回答:“谢谢,我没这份奢望!”给周永康的信,我就是叫他们递上去的。
    
    我把北京国保请来,把以上情况作了介绍,并且强调:“家丑不可外扬!作为一个企业家居无定所,这是很丢脸的事!所以我从来不对外张扬,两次逼我搬家我都默默承受了,事不过三!今天,于情,于理,于法,都在我这边!我不能不维权了!……我所从事的工作,科技产业化是多么艰辛,今天总算有了点起色,你们千万不要把我推到维权的队伍里!”
    
    他们表示非常理解,并且一定向上反映!
    
    两天以后,晚上,老房东夫妇俩(全家)外带那个凶汉又敲门光顾了,并且很客气地把我挡在了小房东的门外。很长时间,他们才出来,走了。我进了小房东家,感到气氛不好。我问:“怎么样?”
    
    小房东哭丧着脸:“你没听到吗?我的声音很大!就是逼我们搬走,然后他们会叫你搬走!我说老先生不会搬走的,那汉子说:我有办法叫他走!”
    
    第二天,小房东告诉我,他们小夫妻俩决定搬走了,房子也找好了。问我:“汪工,你为什么不搬走?”
    
    我回答:“人有一个尊严。”
    
    我出来后给北京国保的“朋友”打了电话,还发了一个短信,最后四个字:“言之意尽!”意思是:“逼上梁山”!
    
    是的,你逼我维权,我不得不维权!
    既然维权,我就不仅仅为我汪兆钧维权,而必须为全国人民维权!
    为全国弱势群体维权!
    为全国访民、冤民、下岗者、失业者维权!
    为全国上进的企业家,为全国民营企业家维权!特别是民营科技企业家维权!
    为全国正义的,特别是维权律师维权!
    为全国的知识份子,特别是爱国、正义的,有良知的知识份子维权!
    为全国人民被当今宪法所认可的,被国际法所赋予的每个公民的应有权力:居住权,谋生权,表达权,选择权,选举权,维权!
    
    执政党的政策和施政错误导致人民的愤怒和反抗,在世界各国司空见惯,改正了就是了!屡犯错误就要检查制度上的原因,就要改革制度!
    
    但是,如果执政党屡犯错误,而且不断重复错误,重复的错误都被老百姓看在眼里,却抬出像周永康那样的人,利用国家机器,想方设法打压抓捕。这样,执政党改革的资本越来越少,而离地狱越来越近!
    
    今天,我也不怕“家丑”了!我宣布:我汪兆钧的居所“北京丰台区韩庄子西里4号楼1门洞13号”对全国人民,对全世界开放!参观这不到10平方米的小房间,同胞们就会理解:为什么30年了,我们中国始终处在世界产业链的最低端!为什么我们那么辛苦,却生活改善不多,而失业,下岗却首先轮到我们!为什么中国的制造业如此低迷脆弱,民营企业,民间企业,特别是民营科技企业,步履维艰!人在衰老,企业却永远长不大!……等等等等,很多问题都可以得到解答!
    
    我欢迎中外记者前来采访(手机:13141323089),如果我不到10平方米的小房间接待不下,我们可以到楼下大院里。我的楼下就是居委会,我想他们会尊重当前的中国宪法,尊重公民的表达权。
    
    我希望记者们带齐采录设备,如果能开来转播车,对全中国和全世界作现场直播是我最高兴的!因为我要对我全体同胞讲话,讲很多话!
    
    我要对全国同胞们讲:“中国的政治变革,由此牵动中国的一系列改革,经济,金融,文教,卫生等等,中国不会乱!”
    
    前不久,我与一位年已六旬,德高望重的律师,他在为中国最著名的民权领袖作无罪辩护,他的辩护词逻辑严密,贯通法理。我张大嘴巴,呆呆的望着他,令我不可思议的是:两年前他还是毛泽东的崇拜者,是“乌有之乡”的欣赏者!但是,回味下,我就释然了!不是吗?1966年和1967年,我和很多年轻人一样,为毛泽东的“伟大壮举”经常感动得落泪,但是仅仅一年,1968年,就180度的大转弯!尽管因此有失落感和非常的痛苦感!那么今天,在资讯发达的今天,解除了对新闻和媒体的控制,几个星期,几个月就可以了!尊重表达权,尊重信仰权,中国人的思想会空前解放,国家的凝聚力,民族的凝聚力会空前加强!
    
    我要对全国同胞们讲:“中国的变革,不会出现民族分裂!中国的历史,中国的文化,中国的现实情况,中国完全不同于前苏联!”
    
    我还要对同胞们讲:“当前,尽管还是中国共产党垄断着中国的政治。但是今年‘十一'以后,中国人民对中国政治的影响力将空前增大!中共的最近一次党代会,无论谁,举什么旗上台,哪怕在权力平衡中一个庸碌之辈上台,两年左右,中国必然进行变革!因为否则任何人都无法对这个国家统治下去!我相信中共党内,包括中共上层,有爱国者,有正义之士,有胸怀大志者!”
    
    记者们前来采访,我没有什么招待。但是如果能拍摄到这样的镜头:在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几个壮汉把一个60多岁老人的铺盖从房间里扔出去,再把老人拖出去或抬出去。那么,这是对“共和国60周年华诞”不错的献礼!
    
    汪兆钧
    2009-9-3夜
    
    v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知道是否有人在关注汪兆钧先生的处境?/律师代理声明
  • 汪兆钧:告全国人民书——2009,中国社会转型开始年!
  • 汪兆钧、觉慈智法师关于郭泉声明
  • 汪兆钧:关于恢复中华民国在联合国常任理事的公开信
  • 汪兆钧:祝贺马英九胜选,早日开启两岸和谈!
  • 郭泉:汪兆钧和郭泉,分别象征着什么/民主先声153
  • 郭泉:们天堂相见:致中国的“基督七君子”及汪兆钧先生/民主先声137
  • 汪兆钧:我为什么拥护中国过渡政府
  • 中国过渡政府:邀汪兆钧先生为特别谈判代表
  • 汪兆钧发表致胡温第二封公开信
  • 汪兆钧给胡、温第二封公开信——对策中国宪政改革
  • 汪兆钧:莫名其妙的变数
  • 我读汪兆钧先生的公开信:他实乃商界良知
  • 汪兆钧先生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情——回应向钧先生“集体失语”论/綦彦臣
  • 面对汪兆钧公开信,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为何集体失语?/向钧
  • 刘逸明:警惕汪兆钧事件所带来的政治假象
  • 汪兆钧:关于我的公开信的说明
  • 荆传:汪兆钧上书的“炸锅效应”
  • 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我们支持汪兆钧、郑存柱、郭泉等仁人志士的政改呼吁
  • 汪兆钧起诉新浪网 律师发表代理声明
  • 汪兆钧1月3日晨回到家中
  • 汪兆钧1月2日深夜被北京警方传唤
  • 汪兆钧、郑存柱、郭泉三人准备在美国联名起诉网易
  • 汪兆钧:辟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