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薄熙来与黑社会/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3日 转载)
    近期,中共中央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把一座山城当成了一个火热的大舞台,正在上演一场打黑除恶的闹剧,而此前的唱红歌不过是序曲,而现在的大幕一拉开,几个当地的黑社会分子被押上了台面,接受观众的审判,立即博得全国上下满堂喝彩。做为一个老观众,禁不住回忆起10几年前的往事,抚今追昔,不胜感慨,难免要问:薄熙来为什么要在此时大张旗鼓地上演这出大戏?他是真的打黑除恶吗?他与黑社会究竟是什么关系?
    在狱中“黑老大”传授的真理薄熙来是目前中央政冶局委员中,唯一真正做过牢房的人,这个经历必会在人格与性情上,对其产生巨大的影响。可惜他不是曼德拉,他沾染了恶习,接受了坏的教训。不论是我的切身体验,还是接近他的人复述,都证明了这一点。
     我多次参加过大连市人大举办的会议,也至少有四次读过他的个人提供的简历,在1968年至1972年这一时间段,他写道:“文革中进学习班,参加劳动”,他为什么不写“监狱服刑”呢?,我一直感到困惑,后来在1998年我在齐齐哈尔偶然见到了他的狱友孙某某,才知道了底细,并恍然大悟。原来,薄一波因为山西61人叛变团伙而坐牢,的确是文革时期受4人帮的迫害,而薄熙来已是大义灭亲,与父亲决裂,根本与其家庭划清了界线,所以他坐牢的原因,当年在秦城的狱友孙某某说,是小偷与流氓。他对我说,薄三{薄熙来外号,因排行第三}的家人孩子多,他妈上吊死了,爹又关起来,都丢在社会上,就被一些小偷,掏包,流氓带坏了,最初薄三混人家一点吃的,喝的,后来就掏包与小偷小摸,以至斗胆在北京烤鸭店门前,偷了一台基普车,事发后叫人揍坏了,关到监狱,后在秦城关押。就在那时,薄熙来结交了一些狱中的牢头狱霸。孙某某是其中的一个,他犯了投机倒把罪,判了10年,另一个姓汪的是“大哥级”人物,打人致残判了死缓,后改为20年。最初他们狠揍薄熙来,因为那时薄瘦细个头,娘娘腔,又是小偷,必成靶子,但他见风使舵,很会巴结人,就被两个老大,当成跑腿的“饭勤”使用,有一次伺候老大不周到,叫汪某打的鼻青脸肿,老大把他肛门踢肿了,并问他:“你说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是真理? (博讯 boxun.com)

    孙某某摸仿他们当年的动作,一边挥手,一边拿腔拿调地说:“薄三回答说,是真正的理!”于是被我们扇了6个巴掌,满脸血印。老汪告诉他:“拳头就是真理,老大就是爹!”薄连声叫爹讨饶,从此记住了“黑老大”的权威性与至理名言。
    上任伊始,专门拜访两个“黑社会”1984年秋,薄熙来由北京中共中央办公厅,下派到大连金县任副书记,薄一波托的是大连市委书记崔荣汉的人情,崔书记也是山西人,阎锡山家乡人讲义气,把离婚后没脸见人的“薄三”收留下来,他却想当“李向南”{电视剧《新星》中的基层干部典型},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干一番大事业。崔书记对同僚说,李雪峰和女儿都放不过他,离婚后还把上告信寄我这里,怎么办?大连又不能不要他。可见他处境不妙。
    当地干部大都排挤他,以副市长唐某舜为首,故意冷落他,分配他下乡管农业,所以他没办法开展工作,想起了狱中“黑社会”老大的话,豁然开朗,立即问了一个当地人,才知道金县有两个黑社会老大,很吃得开,一个叫邹显卫,外号“虎豹”,把当地所有的饭店揽过来,收取“保护费”,另一个叫范某某,是个建筑包工头子,金县所有的“土建话儿”,都被他垄断下来再转手。他马上专程登门去拜访,那两个人中,最热情的是后者,搂着他的肩膀直喊弟兄,最慷慨的是前者,一下子给了他一千元,从此这两个人都积极支持他,帮助他请了一大批三交九流的人,包括6个县乡干部,给他吃喝,帮他捧场。慢慢地他的工作打开了局面。
    这些“黑老大”告诉他,你从监狱放出来了,获得了自由,但你与社会上的人一样,实际上都还在狱里边,只不过围墙变高变大了,大的离你太远,你没有感觉罢了,所以外面的一切原则还和墙里一样,是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现在你当县长了,是“红老大”,我们当不上官,但拳头大,是“黑老大”,我们哥们团结一心就全了,还怕谁?
    从此,中国社会在薄熙来眼中,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监狱,金县就是一个监区,他与邹,范等这些大大小小的黑恶势力头子就组成了红黑交织的“狱老大”。这些人帮助他拉关系,先敲搾勒索,后有了大钱,再到北京送礼,批了金石滩等旅游项目,再把开发的土建工程给他们干,几年下来,薄熙来升了官,他们这些“黑社会”老大发了财。
    1989年薄熙来当上了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他最器重外宣处长王某强,正好他是我辽大校友,与我关系密切,他转述薄的话说,在监狱中他没少挨狱老大的欺负,有一次被人把膝盖骨都打坏了,很悲愤。但也磨练了意志.,懂得了一个真理:光讲理没有用,必须有强权!谁不老实就收拾他!所以,上任才两个月,他就把4个处级干部撤了。另一个被调离的姓姜的原宣传部办公室副主任对我说,这个人的作风,完全是“黑社会”那一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确,黑社会的强盗逻辑渗透了他的血液。
    “黑社会”是薄熙来的保镖80年代初,邹显卫与薄的关系十分密切,以至有一段时间,竟成了他的专职保镖。由于薄熙来负责农业,经常要下乡,走夜路不安全,邹及其兄弟就自报奋勇担当了守卫的重任,他对警察说:“你枪里没有子弹,我这里有!”每当晚饭,薄就到邹开办在大连开发区的“一步天”饭店吃饭。酒酣耳热之时,邹对薄讲:你知道为什么叫“一步天”吗?就是为你起的名,叫你当县长一步登天呀!薄熙来笑得心花怒放。。。。。。当地人都知通他们关系特铁。这一点,正是2003年4月14日至17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大连市最大、具有黑社会性质的“虎豹”犯罪团伙案时,一度曾给邹显卫戴上黑头罩的原因。薄及其死党生怕“虎豹”咆哮起来,当众揭了他们的老底,才用了香港法庭惯用的这一手法。等到薄离开了会场,就把头罩摘下来。8月18日上午,沈阳市中级法院公开审判了被“虎豹”拖下水的辽宁省大连监狱原监狱长谢红军等3人。但是,实际上真正的保护伞就是薄熙来,上面不敢深挖下去而已。
    同年11月3日,正义的枪声结束了“虎豹”及其骨干成员陈德政{外号大东}的罪恶生命!薄熙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们的嘴终于永远地封上了。有些秘密的确被带走了。
    薄熙来对哥们讲,别怨我不保他,他整的太大了,闻世震咬住这个案子,全国都知道了,我也没办法!
    薄熙来与“黑老大”是拜把兄弟我在80年代初,也曾光顾过“一步天”,见过虎豹两三次,他的英俊的大胡子给我印象深刻。但并不太了解他。
    后据当地媒体报道,在狱中服刑的“虎豹”把监狱当豪宅,出入监狱如履平地,服刑期间,他带十多个“小兄弟”,乘多辆出租车杀向大连开发区维也纳洗浴中心,在与另一团伙高某某交手时,邹显卫持猎枪向其连开两枪,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
    “虎豹”还大肆贿赂司法官员做保护伞,被其拉下水的有,辽宁省大连监狱原监狱长谢红军等数人。更为荒唐的是,“虎豹”与女狱警勾搭成奸。大连监狱内这名女狱警还是狱政科科长张某的太大,她不顾自己是有夫之妇、已为人母,无耻地坠入了他的情网,成了他招之即来、共享鱼水之欢的铁杆情妇。
    显然,大连“虎豹”案是一起震惊中央和辽宁省的案件。这个黑社会性质团伙私藏枪支弹药、杀人越货、敲诈勒索,还大肆贿赂司法官员做保护伞,可谓无恶不作、血债累累。
    该团伙是以绰号叫“虎豹”的邹显卫为首,于某龙、王某毅、岑某玖为骨干,黄某峰等人为主要成员的将近30人的、较为固定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
    在长达20年里,假如没有薄熙来这样的保护伞罩着,怎么可能如此疯狂呢?
    据报道,邹显卫,1963年生于大连市金州区,别看已被押上审判台的他,头发已经灰白,双手被铐在背后,背部向前微驼,脚上戴着镣铐,步履艰难,他过去与薄熙来拜把兄弟时,可风光一时,那时他是一个高大剽悍、凶残好斗的大汉,因而被人送以“虎豹”的绰号。
    1979年9月,16岁的邹显卫因持刀伤人被劳教2年。1983年4月,邹显卫又因流氓罪被当时的大连市金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
    他出狱后就出了名,成了黑老大,也恰好认识了从北京下派金县的薄熙来。两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在他的帮助下,邹显卫在刚刚兴建的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办了一家名为“一步天”的歌舞厅,由于薄是开发区党委副书记,主动给他拉客,所以歌舞厅为他带来了滚滚钱财。他又投资开办了其他的娱乐餐饮项目,生意越做越大,不到10年,他已拥有了上千万的资产。早在“一步天”歌舞厅开张伊始,邹显卫就将一大批两劳释放的流氓地痞,网罗到他的麾下,为他充当打手,日久天长,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团伙就此形成,在大连市内、金州、开发区的黑道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薄熙来导演了“捉放曹”的闹剧这时的薄熙来,随着官位上升,变的小心了,他不再直接与邹显卫往来,但通过公安局副局长林某某与秘书车克民,与其暗中勾搭。1992年10月19日,邹显卫纠集7个同伙,手持猎枪、藏刀、木棒与高福崇、常福胜团伙发生黑吃黑打斗火并,高福崇当时被打死,常福胜被打成重伤。邹显卫见势不妙,匆忙逃到国外躲避,而给他通风报信的,正是薄的爪牙,一年后他听说薄当上了大连市长,又偷偷地潜回了大连,1994年3月,有人给省委写信举报,迫于舆论压力,警方抓获了邹显卫。
    薄的死党为了救他,又兼顾薄的政治前程,就私下玩弄司法,导演了一场“捉放曹”的闹剧,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很快在押的邹显卫,向看守所的管教检举了同监室羁押的另一犯罪嫌疑人更深的余罪案底,经警方查证属实,警方循此线索破获了一起大案。殊不知这个被检举的犯人,有多项命案在身,反正也要判处死刑,就通过狱誓杷所谓的“立功表现”{余罪}卖给了“虎豹”。这些都是薄的人马精心策划的。后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邹显卫杀人一案时,对他的检举揭发重大立功表现予以认定,但同时认为,邹显卫致人伤亡的枪支下落不明,他没有如实交代,说明其没有真正的悔意,故不能减轻处罚。{因为枪是公安人员给的,邹故意不讲}
    1995年4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流氓罪、非法拘禁罪判处邹显卫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邹显卫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辽宁省高法。为了能让他活命,邹显卫的余党四处活动,直接向薄熙来求救,对他说,不讲枪的来源,是因为上面有编号,虎豹够义气!薄马上明白了。。。。。。随后他们还买通了其他一些官员为邹说话。
    1995年11月6日,辽宁省高院对邹的上诉案作出终审判决,认为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鉴于邹检举揭发他人的犯罪行为、破获了一起重大案件属重大立功表现,应依法从轻处罚,故改判邹显卫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虎豹”邹显卫因此被第一次“刀下留人”,在地狱的门口把小命又捡了回来。薄熙来松了一口气。
    无微不至关照“黑老大”按照终审判决的要求,邹显卫应立即押往辽宁省瓦房店监狱服刑。但当时邹因结核病正在大连监狱医院住院,没有成行。大连消息人士透露,这也是造假。
    据当地媒体报道,为留在大连服刑,邹通过薄及其死党的关系和大连监狱狱政处副处长杨某玉接上了头。在一次谈话中,邹向杨某玉透露了欲留在大连监狱服刑的想法。杨说只有监狱长谢红军有权决定此事。在邹的再三央求下,杨答应给邹和监狱长谢红军牵个线。
    几天后,邹显卫向杨福玉介绍了一个很有钱的朋友,这人在杨某玉的引荐下认识了谢红军。在一次酒宴席间,这名老板塞给貌似冷淡的谢红军5000元人民币,以此来投石问路,谁知谢红军竟爽快地收下了,并马上投桃报李,派狱政处副处长杨某玉去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等部门办理将邹显卫的服刑地点转到大连监狱的手续。1996年4月3日,邹显卫如愿以偿地转到了大连监狱。入狱后不久,杨某玉就捎话过来,说监狱长谢红军从外地调来时间不长,当时还没有房子住,请邹显卫帮助解决。邹打电话给那名老板朋友,把一套八十多平方米的精装房送给了谢红军。1997年春节前,邹显卫将10万元钱送给谢红军。谢红军照收不误,还拍胸脯说他十分领情,以后有事可以直接找他!
    在谢的授意下,大连监狱很快就在大墙内的偏僻一角腾出一处远离普通牢房的、独门独院的两室套房,客厅、卧室各一间,专供邹显卫一个人在此居住。这哪里是牢房,分明是一处稍次于高级酒店客房的世外桃源!在邹显卫的个人卧室内,沙发、彩电、冰箱、空调、VCD和外线电话等家具、生活用品应有尽有。对于如此“有能力”、如此“特殊”、如此“风流倜傥”的犯人,大连监狱内一名女狱警主动投入他的怀抱。
    此后,虎豹”提出要减刑,监狱长在上级的关照下,帮助编造所谓立功材料。1997年的7月,邹显卫向监狱长谢红军提出减刑要求。谢红军找来副监狱长汪永明、狱政处副处长杨某玉和邹显卫所在监区的大队长于景波等人开会研究如何帮邹显卫减刑。直接主管邹显卫的大队长于景波受命,仅用一夜时间就为邹伪造了齐备的服刑表现考核、立功表现等材料。其中一份立功表现的材料编造了邹显卫在1997年5 月5日狱中车间着大火时,奋不顾身带领犯人奋力扑灭大火,避免了重大损失等谎言。实际上狱中确实着过那么一场大火,但当时邹显卫根本不在监狱内,他正在大连市内潇洒呢。立功表现材料还称:由于表现突出,该犯1996年被表扬3次,记功一次,年底被评为改造积极分子;1997年被表扬两次,记功两次,记大功两次。
    1997年11月,谢红军派人将编造好的邹显卫减刑申报材料送呈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在谢红军的极力“推荐”下及与某些官员疏通后,邹显卫不仅如愿地于1997年12月10日被批准由死缓减刑为服刑17年,还因他的“立功表现”被评为辽宁省“劳改积极分子”,这为其后的减刑又埋下了伏笔。作为对谢红军“救命之恩”的回报,1998年春节前,邹显卫在监狱外、大连市内一著名酒店设宴款待谢红军,并在席间将装有10万元人民币的两个纸袋塞给谢红军。此后,邹显卫走出监狱的次数更加频繁,但谢红军对邹在社会上胡作非为之事不管不问,听之任之,只要邹向自己交上可观的“保护费”,谢就任凭邹肆意妄为。
    1999年春节前,谢红军给在狱外的邹打电话,以暗示方式索取“保护费”。邹显卫约谢红军到大连开发区的一家星级酒店,二人酒酣耳热之时,邹拱手奉上两纸袋共计人民币15万元的“贡银”,谢红军照单全收。此后,谢红军又授意大连监狱有关人为邹编造争取考核加分的材料,给邹申报省“劳改积极分子”。辽宁省监狱管理局认可了邹的考核材料,批准邹为省“劳改积极分子”。此后的1999年3月,邹显卫又获得减刑1年零11个月的“奖赏”,服刑时间又从17年减到15年。
    大连新闻界人士表示,尽管邹显卫频繁出入监狱如履平地,但他的身份毕竟仍是犯人,时不时地还要回监狱里应付一下。而10多年漫漫刑期不知何时是尽头,邹显卫连时不时回监狱里“住”两天的耐性也没有了。他要“彻底自由”,他要不受任何限制地回到社会,领着他的那些小兄弟大干一场。为此,他向监狱长谢红军进一步提出了保外就医的要求。
    谢红军对邹的如此过分、苛刻的要求没有拒绝,因为他知道邹的靠山是谁,他召集汪永明、杨某玉、于景波商量,如何才能使邹的愿望得偿。最后几人达成一致,只有说邹得了精神病才能达到目的。2000年3月21日,邹显卫获准出监“保外就医”了。
    又杀一人闯下大祸邹显卫看薄熙来的官越当越大,胆子也就越来越大。有人告诉他,在他坐牢这几年,位于“一步天”不远处的一家桑拿浴老板发达了起来,不把他及其小兄弟放在眼里,于是2000年4月7日中午,“虎豹”邹显卫率陈德政等十几名“小兄弟”,乘多辆出租车杀向大连开发区维也纳洗浴中心,立即与经理高某某等团伙猛烈交手,邹显卫持猎枪向人连开两枪,致高某某当场死亡、另一人受了重伤。
    这次又是薄的马崽掩护,邹显卫改名换姓,便衣简从,在金州等地躲藏了起来。于某龙等团伙头目、骨干逃到辽宁庄河等地匿身。直到10多个月后的2001年初,在全国声势浩大的严打整治斗争中,公安机关才迫于上面强大的压力,又抓获了邹显卫、于某龙等人。
    这回薄的确不能再救他了。因为今非昔比,薄当上了省长,正和省委书记闻世震展开殊死搏斗。他已经装做不认识“虎豹”了,甚至希望他快死。
    据报道,2001年3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邹显卫死刑立即执行。2001年4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赵某到沈阳视察,闻听“虎豹”一案详情后,指示要彻底查清此案背后的保护伞。辽宁省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当即赶往大连,于当夜就在瓦房店看守所提审了“虎豹”邹显卫。又马不停蹄地返回沈阳,向领导作了汇报。次日,中共辽宁省委主管政法委的领导王唯众出面协调,“虎豹”才被从大连押解到了沈阳,一并揭露出谢红军、汪永明、杨某玉、于景波、董吉运等一大批贪婪腐败的司法界官员。但恐于薄熙来的权威,王唯众下令斩断了更深的线索,保住了司法部副部长高某某等人。
    2003年8月18日上午,在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谢红军等3人开庭审理的法庭上,辽宁省大连监狱原监狱长谢红军、原副监狱长汪永明、四监区原监区长于景波站在了被告席上,他们本来是管理罪犯的,如今自已却沦落成了罪犯。
    据悉,检察机关共指控谢红军5项罪名:徇私舞弊减刑罪、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罪、受贿罪、行贿罪和挪用公款罪。指控汪永明犯徇私舞弊减刑、暂予监外执行罪、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罪和受贿罪;控诉于景波犯徇私舞弊罪、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罪、受贿罪和贪污罪等。
    然而,薄熙来这个利用职权包庇纵容黑社会的人,不仅安然无恙,而且步步高升,先是辽宁省长,后是商务部长,还当上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近期并以反贪打黑出了名。大连新闻界人士说,如果他真的那么正直,就不会让邹显卫横行霸道了20年,就不会豢养了冬海波,范某,李某,史某波,李某健,米某叔等10几个“黑老大”。他打击重庆帮,是因为他知道,贺国强,汪洋和他一样,都难免与黑社会有爪葛。为了争权夺利,他必须通过这一手愚弄百姓,打击政敌,收买人心,抬高自已。所以,他比谁都黑,他是最大的黑社会头子。
    2009 9 2多伦多
    首发 大纪元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薄熙来欲救党?/秦连海
  • 薄熙来汪洋是一路货/郭克利
  • 薄熙来、汪洋、李源朝急眼了/张星云
  • 老爸余威 薄熙来“狠”/范云军
  • 从薄熙来反贪打黑看中共高层的权斗/姜维平
  • 有人建议薄熙来作共产党的接班人
  • 神化薄熙来/林伟
  • 薄熙来打黑 大贼捉小贼/李维肖
  • 薄熙来打黑 属于勇敢者的游戏吗?
  • 薄熙来打黑 属于勇敢者的游戏吗
  • 薄熙来:不跑基层要出大毛病(图)
  • 黑社会在哪里,其实是明摆着的:薄熙来敢做其他领导敢吗?
  • 薄熙来比地头蛇文强强/卢云东
  • 薄熙来得到一片好评声/许远国
  • 南平:我向来对薄熙来有好感
  • 从薄熙来贩卖“红歌”谈太子党的劣根性
  • 薄熙来、孟学农现象之我见/吴焱金
  • 王健林,应与薄熙来保持点距离/姜维平
  • 薄熙来不可能调任上海/姜维平
  • 薄熙来欲救党?
  • 薄熙来攀比习近平/姜维平
  • 树立形象:薄熙来重庆打黑的深意
  • 重庆市“打黑除恶”60岁的薄熙来,将进行政治生涯中最后冲刺
  • 打黑成就薄熙来重返北京权力中心的机遇
  • 重庆打黑薄熙来人气大升,除恶应从制度入手
  • 正义就是正义,毫无吹捧之意:薄熙来带兵出击
  • 薄熙来的性丑闻/姜维平
  • 重庆暴雨薄熙来去了哪里?
  • 方影竹:新“文革”起步重庆 薄熙来夺权先声(图)
  • 薄一波儿子薄熙来如此评价邓小平的老婆卓琳
  • 薄熙来重提毛泽东的“历史周期率”
  • 薄熙来重庆部分国企超标发工资福利上亿元
  • “三个一律”,薄熙来为啥对“黑老大”们如此过不去?
  • 李克强离开重庆,薄熙来坐在火山口上/姜维平
  • 薄熙来:不能要百姓生命换来的GDP
  • 薄熙来说了实话:儿子薄瓜瓜水份多
  • 薄熙来真反腐能干 重庆市高院副院长张弢被查
  • 没有薄熙来 你不会知道这个秘密
  •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