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手机+色情”:3G时代新毒瘤?手机比电脑更难监控(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2日 转载)
    
    
     9月1日,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博士李强状告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北京有限公司一案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庭。
    “手机+色情”:3G时代新毒瘤?手机比电脑更难监控(组图)
    
    9月1日中午,李强走出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经过两次开庭后,法院仍未作出判决。李强对记者说,“打这个官司的目的就是要运营商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手机+色情”:3G时代新毒瘤?手机比电脑更难监控(组图)


    
    手机色情利益链示意图。
    
    今年3月3日,李强收到一条短信,内容为一个手机上网的链接和一条淫秽的标题,他当时并未在意。3月20日,他在更换手机SIM卡时,无意间点击了这个链接,先后打开了5个手机WAP(WirelessApplication Protocol,无线应用协议,简称WAP)色情网站,“不仅可以浏览色情图片和黄色视频,还可以下载,内容淫秽不堪。”
    
    “通过一个链接轻而易举就可以浏览大量淫秽色情信息,这些信息要是被孩子们看到会给他们的身心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啊!”当时身为一名初三学生家长的李强决定将对手机WAP色情网站的调查作为一项课题来研究。
    
    6月8日,李强一纸诉状将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北京有限公司告上法庭。
    
    从 3月到8月,李强仅从这一个域名链接出来的淫秽色情WAP网站就达144个。8月,李强万余字的《移动梦网(CMWAP)互联网服务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出炉。李强在《报告》中指出:“淫秽色情网站和邪教法轮功组织正通过移动梦网在传播不良信息和进行反动宣传,手机互联网服务已成为国家网络安全的巨大隐患。”“充斥着淫秽色情和反动信息的WAP网站历经严打而难以根除,甚至越来越多,绝不是各部门整治的力度不够,其根本原因在于运营商没有针对移动梦网互联网服务存在的问题进行有效的接入控制。”从事信息技术的李强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色情服务被伪装成游戏的名义收费
    
    2009年3月20日9:40~9:50,李强用尾号为8859的151手机号码使用移动梦网服务链接到了一个淫秽色情WAP网站。据李强提供给记者的手机截屏图片显示,当时这个网站主页充斥着淫秽色情的文字和图片。
    
    “主页上的链接能够自动下载、安装恶意程序,点击该程序图标,就自动进入下载页面。”李强说。
    
    但蹊跷的是,李强在北京移动某营业厅打印出来的2009年3月的代收费账单显示,该号码在2009年3月20日9:44下载了由北京五洲金源提供的名为“梦幻大富翁”的手机游戏,北京移动为此代收费10元。
    
    李强随即拨打中国移动10086服务热线询问,“梦幻大富翁”是在哪个WAP站点下载的、该站点有什么内容、通过什么操作可以下载、下载的程序是什么,但北京移动均以“无法提供”回绝,并认为“业务计费正常”。
    
    2009年3月29日和30日,李强再用尾号为3309的138手机号码通过链接访问另一个淫秽色情WAP网站主页,通过5次点击操作后,下载了一段色情视频。
    
    但从营业厅打印出的该手机号码的收费账单显示,该手机在2009年3月29日和30日分5次下载“热铃・流行原创铃”,每次下载收费2元。
    
    李强的两部手机从2009年3月20日到4月6日十几天的时间里,拨通并测试北京移动各种增值业务,共被收取代收费28元、GPRS流量费303.51元,但是这些代收费的账单都显示是诸如“梦幻大富翁”、“热铃・流行原创铃”、“盘点劲爆畅销金曲”、“影视预告”等各种各样的名目。“实际上我测试浏览的都是淫秽色情文字、图片、视频、音频。”李强说。
    
    运营商已与SP和WAP网站结成了捆绑利益链
    
    李强在《关于淫秽色情WAP网站问题的调查报告》中称,一些SP(手机增值业务提供商)与各大基础电信运营商签订代收费协议,不法SP架设色情内容服务器,限定为只有通过WAP网关才能访问的模式,将客户群锁定为手机上网用户,群发色情网站宣传短信;只要手机上网用户点击色情网站的链接,基础电信运营商就能收取GPRS流量费并代收费。基础电信运营商和经营色情WAP网站的不法SP都能从中获利。
    
    “简单来说,一条手机色情信息内容的发布,一般要经过三个环节:运营商(主要是指各种手机图片、铃声、视频、文字、游戏等内容发布平台和渠道的提供者)、SP 和WAP网站。”北京邮电大学一个曾长期关注移动增值业务的人透露,“SP在运营商和WAP网站间牵线搭桥,三者已形成捆绑各方的利益链,一旦获利,三方都有收益。”
    
    一位曾与某运营商合作、提供彩铃等业务下载的网站负责人对记者说,目前正面内容都由运营商自己做,只有擦边的东西才让内容商提供,而用户下载的费用肯定是先到运营商账上,然后双方分成。
    
    在中国移动2007年1月发布的《移动梦网SP合作管理办法总则(V3.0版)》中明确规定了中国移动与SP的三种商务合作方式。
    
    这三种合作方式以及相对应的中国移动与SP的结算模式为:
    
    一、普通合作型。中国移动提供网络通道、业务管理平台,代计代收信息服务费,配合SP提供客户服务。与SP应收信息费结算比例为3∶17。
    
    二、半紧密合作型。这种合作方式与前一种不同的是,负责客户服务。与SP的结算比例为3∶17。
    
    三、紧密合作型。在第一种合作方式的基础上,中国移动自主进行业务营销宣传,提供全部客户服务,并享有该业务的响应知识产权。与SP的结算比例为1∶1。
    
    去年12月19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北京轻点万维电信技术有限公司罗某等4人3年至5年有期徒刑。法院认定,4名被告为增加公司手机WAP网页点击量,上传28张淫秽图片,点击量达8万余次。
     轻点万维公司原业务主管罗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需要借助通信运营商的平台才能把手机内容传播出去营利,因此运营商对他们也有业绩考核,排名靠后的10%的供应商将被淘汰,而在页面内容上选择有诱惑力的图片和文字,是增加点击率的重要办法。
    
    罗刚向公安机关供述,他曾告诉下属,在点击量和浏览量比较低、政策也比较宽松时上一些有“色”的信息,提高点击率和浏览量。
    
    曾供职于上海某知名网站无线部门的周青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色情文字、图片在WAP网站上曾经相当普遍,点击量也相当大,“一线WAP网站每日总点击量都在 5000万以上,其中色情信息的点击量最高时能超过一半。即使排除网站自己刷点击量的部分,实际点击数仍然非常可观。”WAP网站的广告价值主要取决于有效点击量,这样网站就有更大的驱动力上传淫秽色情内容。
    
    “运营商出于自身利益考虑,纵容和包庇不良信息通过移动梦网互联网服务传播。运营商通过移动梦网互联网服务不仅可以得到GPRS流量费收入,还可以与增值信息服务提供商(SP)分成,SP为吸引用户又由大批淫秽色情WAP网站进行广告宣传,这样的利益关联是当前不良信息通过移动梦网互联网服务肆意传播的根本原因。”李强说。
    
    “手机+色情”:3G时代的网络毒瘤
    
    今年7月16日,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第2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显示,上半年我国网民规模已达3.38亿,其中,使用手机上网的网民也已达到1.55亿,约占我国网民总数的一半(46%),半年内增长了32.1%。
    
    上述数据表明,以手机为载体的移动互联网已经开始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然而近年来,淫秽色情信息逐渐向手机WAP网站蔓延。赤裸裸的色情内容和新闻资讯一样,只要通过手机上网就唾手可得。
    
    从2005年起,手机上网开始流行,手机网站便增加了很多具有诱惑性的图片。如果用户点击图片,并想继续看下去,便会被收费。随后,互联网上又出现很多WAP网站,通过吸引手机用户的点击量获利。
    
    但当时WAP的色情没成什么气候,网络色情和手机色情都有各自的不足,限制了其发展----网络色情有电脑终端,屏幕大、下载快,但收费是难题。而手机色情可以解决收费问题,却存在网速、视频等其他技术问题。而当两者在合适的条件下相交时,巨大的“威力”顿时显现。
    
    “2008 年年底正式批准启动3G牌照发放工作,手机网络的数据传输速度将达到180kbps以上,是GPRS的3倍。这使得数据的传输速度增加,也就为手机视频的发展提供了强力支持。虽然3G手机还没有真正的普及化,但随着第三代移动通讯技术的研发和开展,网络色情从业者已经对这个庞大的市场虎视眈眈。”一位手机业内人士如此解释。
    
    这意味着:网络色情商业链的最后一环最终打造完成了。3G时代到来了,通过手机上网不但能快速浏览图片和文字,还能快速观看视频图像。
    
    “如果任由淫秽色情和低俗内容在手机WAP上泛滥,不对一些手机网站进行更严格的监控查处,那对社会带来的毒害将越来越严重。”李强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手机色情比电脑色情更难监控
    
    有直通手机用户的“黄色通道”
    
    李强发现,提供淫秽色情等不良信息的WAP网站有直通手机用户的“黄色通道”。
    
    在从事过多年互联网研究的李强看来,这条通道很通畅,而且非常隐蔽:手机用户只要用WAP上网,就能进到淫秽色情网站,同样的网址,用电脑上网去找,却看不到内容,什么都没有。
    
    “为逃避监管,色情WAP网站会设置IP地址访问权限,只允许手机用户访问,或只允许手机用户通过移动梦网互联网服务访问非法WAP网站,电脑模拟器访问不到淫秽色情WAP网站的实际内容。”李强说。
    
    李强认为,设置IP地址访问权限的目的在于:一方面,多数电脑用户的浏览器不支持WAP网站的网页格式,这种访问非但不能带来任何收益,反而会占用服务器带宽资源,影响手机用户的访问;而更重要的是,现有对WAP网站的监测手段基本上是用电脑通过Internet模拟手机上网,允许这种访问模式意味着网站将面临被发现、监控甚至关闭的危险。
    
    我国现在主要依靠电脑模拟手机上网,来对WAP网站进行监管。但是这些淫秽色情网站,通过极其简单的技术处理,如制作网页时设置IP控制,就可以轻易逃避这种监管。
    
    通过技术检测,李强发现某色情WAP网站有两个域名,其中一个域名的服务器在美国,今年5月25日测试时曾一度无法访问,但目前又在通过移动梦网互联网服务传播淫秽色情内容;另一个域名对应的IP地址曾两度被封堵,目前该网站服务器已转移到上海电信IDC机房,IP地址为222.73.85.205,仍在传输不良信息。
    
    在历时4个月的手机WAP色情网站调查中,李强通过技术手段,探测到了144家非法WAP网站的服务器托管地、接入位置和接入商。他调查发现,有相当大一部分非法WAP网站的服务器托管地在国外,主要集中在美国和新加坡。
    
    李强曾向北京市公安局报案,并到国家公共信息网络安全举报网站举报,相关部门对此进行了整顿。但截至8月4日,仍有30个淫秽色情WAP网站在运营,其中有 17个服务器在美国,4个服务器在新加坡,其他接入点在广东、上海、江苏、浙江、江西、福建等地,国内两家著名运营商为上述淫秽色情网站提供了接入服务。
    
    控制手机浏览色情网站目前并无良策
    
    2006年起,无线上网开始了跳跃式的大发展。随着无线上网用户呈现几何级数式的增长,各种独立WAP网站也应运而生。在传播淫秽色情等不良信息的网站中,相当一部分独立WAP网站是主力。
    
    6月22日中午,李强致电北京移动公司,举报了12个手机WAP色情网站。客服人员表示负责梦网业务的工作人员会进行调查,如果确认是色情网站,肯定会进行处理,绝不会让这些网站毒害社会。
    
    但 6月24日,北京移动公司的客服人员答复李强说,经过移动梦网技术人员调查,李强反映的网站是一些免费的WAP网站,它们不是北京移动的合作网站,因此,北京移动无法对其进行管辖。此外,因无法看到李强手机里下载的内容究竟是什么,也无法确认李强举报的网站是否色情网站。
    
    “运营商没有针对其提供的互联网服务存在的问题进行有效接入控制。在这种情况下,撤销域名、封锁IP等整治措施只能扬汤止沸,通过注册新域名、更换接入商、更换IP地址,淫秽色情WAP网站可以轻而易举地再次上线。”北京邮电大学网络技术研究所的林昭文博士说。
    
    “发现色情网站,通过技术手段可以将它过滤掉。”在浙江移动工作的喜山(化名)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起码能做到发现一家过滤一家。”
     但移动梦网处理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移动公司只是提供上网的途径,公司对有协议的服务供应商的网站内容负责,对与移动没有协议的WAP网站,移动公司不对其内容负责。
    
    喜山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电信运营商只给人们提供一个工具,网络提速不是错,用户利用网络从事什么活动,运营商无法控制。即使是通过ADSL上网,目前用下载工具下载色情影片的行为也屡见不鲜,但不能拿ADSL来问责。之前的色情短信、色情铃声,运营商已经通过清查SP、废除手机代收费等手段来过滤色情信息。但对于手机浏览色情网站、下载色情影片,目前并没有太好的解决方法。”
    
    “独立WAP网站是一个基于内容开放的价值链体系,加上业务图片内容保有量和更新量巨大,尽管不断加强管理力度,仍频频出现漏网之鱼。而对WAP不良图片的自动识别技术又特别缺乏,无法进行有效的监控和管理。”林昭文说。
    
    “对WAP内容监管不力纵容了不健康内容的传播”
    
    据了解,目前大多数WAP网站公布的同时在线人数都达到了5位数,而一线门户网站基本都在6位数以上。再加上手机传播的低成本、私密性和易用性,个人用户非常容易通过短信、彩信等方式将色情内容与他人分享,手机色情内容传播的广泛性远远超过想象。
    
    目前,相关部门对手机媒体行业一直未能形成强有力的制度性监管,手机色情内容的流行程度也随着各种专项打击行动的开展和结束而波动起伏。
    
    百纳电信咨询分析师许政认为,监管部门对WAP内容监管不力,纵容了不健康内容的传播。在WAP发展初期,包括运营商和主要监管部门在内对WAP产业的商业模式和运营机制都没有完全清晰的认识和了解。
    
    公安部信息中心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坦承,目前对手机网络淫秽信息传播方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打击手段,主要还是从对网站的监控和查处入手,而直接对全国手机用户进行监控难度太大。
    
    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增值服务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杨萍告诉记者:“利用手机上网增值服务传播淫秽信息,同直接利用电脑传播并没有什么区别,除了着手打击处于源头的服务商外,对青少年开展广泛的网络教育也是有效控制淫秽信息传播的方式之一。”
    
    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会清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色情信息是中国法律明令禁止的。含有色情内容的书刊、音像等都是违法的。严格来说,手机用户在浏览网站和查阅资料时所碰到的色情网站也不例外,也在法律禁止传播的范围之内。我国《刑法》第364条规定:‘传播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和管制。’”
    
    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市场处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如果被确认为黄色WAP网站,电信管理局将会吊销网站的信息服务许可证。
    
    “针对WAP行业中各种违法违规行为的界定方法以及惩罚措施,也只能在实际的运营中逐渐得到完善,这给不法企业提供了没有管制的灰色时间段,相信随着中国WAP行业相关法律法规的成熟,色情内容网站将因无法生存而消失。”许政说。
     部分青少年对手机产生精神依赖
    
    “滴滴……滴滴……”夜深人静,QQ的提示声从小强(化名)房间隐约传来。小强的妈妈立即警觉、翻身下床,蹑手蹑脚地推开儿子的房门看到,蒙头蜷缩在被窝里的小强,正和同学用手机聊得热火朝天。
    
    为防止刚刚升入初三的儿子频繁上网,开学前,小强的妈妈已将家里的电脑搬到了客厅,哪知儿子利用手机上网已有一段时间了。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手机对孩子的影响已经不容忽视。”西安市铁一中心理辅导老师苏芸茹对此深有感触。
    
    “部分青少年,已对手机产生了精神依赖。”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内第一条公益性母亲热线的创办人高春鸿认为。
    
    高春鸿同时是一名初一女生的母亲,女儿班里的71名学生,几乎人手一部手机,有的还不断更新,个别孩子甚至有两部手机。
    
    “他们对手机功能的了解,远远超出了成年人。”一项“中学生一般用手机做什么”的调查显示,除与家人联系外,中学生用手机主要是为发短信、玩游戏、上网、闲聊。
    
    很多学生,都是埋着头走路的“拇指族”。苏芸茹说,对手机的依赖,使孩子们忽略了正常的人际交往。他们在短信中相互逗乐,但真正面对面时却会无所适从。更严重的是手机中的不良信息对青少年造成了危害。
    
    “通过手机传播的不良信息,有文字、有视频,还可以互动,这对青少年具有很大的吸引力。”高春鸿认为,他们认为自己长大了,渴望摆脱父母的约束,渴望和同伴、和异性交往。这时,一些交友网站通过手机这种比较隐秘的渠道,频繁地发出交友信息,甚至色情内容,很容易诱使鉴别能力差、受好奇心驱使的未成年人误入歧途。
    
    “这时,家长能做的,就是和孩子交朋友。”高春鸿说,要了解孩子内心的需求和发展变化,及时掌握孩子的思想动态,和他们一起成长。让他们知道家庭是温暖的,他们就不会到外面去寻找情感寄托。
    
    同时,家长要让他们了解社会是多元、复杂的,要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要上当受骗;告诉他们,手机是一种工具,要利用它做有益的事;让他们学会分辨是非。
    
    “学校也需要做一些硬性规定。”目前,一些学校已在《学生手册》里明文规定,学生上课不能带手机,一旦发现,立即没收,不予退还。每个班级设有固定电话,可以用来和家长联系。“这种做法很受欢迎,在一定程度上从源头规避了不良信息的传播。”高春鸿说。
    
    高春鸿对“通过立法规避手机不良信息的危害”持保留态度。“毕竟,在我国现阶段,以法律手段形成对手机的限制不具有现实意义,面对复杂多元的社会,家庭和社会应共同承担起责任,让青少年产生自身的免疫力。但她仍呼吁,相关职能部门应出台政策,保证青少年运用手机的安全,净化青少年成长的环境。
    
    苏芸茹建议,应开发一种学生专用手机,只具有最基本的通话功能,最多再加个短信功能,总之要“功能少一些、价钱低一些”。
     3G或成为部分青少年家长的噩梦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7月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现有手机网民1.55亿人,其中超过5000万人是19岁以下的青少年。
    
    由于手机已经成为一些中学生乃至小学生的通信工具,一旦带有色情内容的游戏或服务在手机平台上蔓延,最直接的受害者就是缺乏自制力的孩子。
    
    “如果不从根本上规范手机媒体,3G时代的到来也许会成为许多人特别是家长的噩梦,因为它也为手机色情信息的传播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并且对家长而言,监管孩子用手机上网的难度,要远远超过监管孩子用电脑。”某门户网站科技频道总监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很多家长为了防止孩子浏览色情网站,将电脑装在客厅里,并安装绿坝等上网过滤软件,可在刚刚到来的3G时代,很多家长显然还没意识到,原来孩子们通过手机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接触到诸多不良信息。”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陆士桢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陆士桢认为,政府有关部门应当加大对手机淫秽网站的打击力度,发现一个曝光一个,打击一个。同时,也不妨借鉴监控互联网色情网站的办法,开发可以安装在手机上的过滤软件。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认为,安装过滤软件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控制孩子们用手机也不是办法,“手机只是一个载体,而载体是层出不穷的,如果仅盯着载体,家长会感觉防不胜防,孩子们也会越堵越好奇。”
    
    “我曾接触过的一个刚上初中的学生,他迷上了用固定电话进行色情聊天,电话中的女子不仅用挑逗的语言勾引孩子,还教会了孩子如何手淫,弄得这个孩子面色蜡黄,最后不得不休学。固定电话的方式够土吧,但是同样可以严重危害青少年的成长,所以载体并不是根本原因所在。”孙云晓说。
    
    孙云晓认为:“青少年处于群体社会化的阶段,同伴之间特别容易相互影响,在某个人接触到色情信息后,很容易就形成一个传播的圈子,使得危害的范围急剧扩大,这是青少年通过手机接触色情信息的最大危害。”
    
    孙云晓认为,根本的解决办法是给予青少年适宜的性教育。“其实性教育是一项丰富多彩的综合教育,包括生理、心理、道德、审美和法律等多个方面,但是我们目前在学校开展的性教育远不能满足正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的心理需求,或遮遮掩掩、或冷冰冰的态度也有很大问题,青少年有强烈的性心理需求,但是我们在这个阶段给予他们的教育远远不够。在我国,对青少年普及适宜的性教育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主任郝向宏认为,网络移动化最主要的体现就是手机上网,而目前色情信息的传播趋势也正从互联网逐步向手机终端转移,随着3G时代的来临,这个趋势目前越发明显。手机已经取代电脑网络成为学生接触色情信息的主要渠道。
    
    郝向宏介绍,青少年网络协会每两年编制一次青少年上网报告,以前主要是针对以计算机为终端的网络游戏上瘾和色情信息等方面,而正在编制中的新报告会将手机终端上网纳入调查范围,针对手机游戏和手机上网接触色情信息等问题提出相应的解决办法。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