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印度妇女在为“半边天”地位努力/杨雪冬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2日 转载)
    
     妇女在印度社会中地位相对很低,但是印度又有许多女性精英,不仅在国内而且在世界范围都很有影响。比如著名的英迪拉甘地夫人。在目前的印度政界,也有几个杰出的女性,比如现任总统普拉蒂巴·帕蒂尔(印度首任女总统),国大党主席索尼娅甘地,人民院议长达利特党领袖梅格瓦蒂。在企业家中,也有很多女性,比如印度最大的生物医药公司BIOCOM的董事长。
     从甘地时代起,一些有识之士就非常强调要发挥女性在社会中的作用。甘地提倡两性平等,婚姻自由,反对嫁妆制度,女性贞洁来束缚女性自由。印度独立以来,一直在提高女性地位方面做着努力,取得了一些成效。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在宪法中规定为女性保留特定的公共职位。1988年,印度全国妇女发展计划建议在所有层次的选举职位中位妇女保留30%的席位。妇女组织则坚持要在村盘查亚特(村委会)层面为妇女保留席位以鼓励基层妇女参与政治。最终,这个要求被写入了1992年宪法第73、74修正案。按照这个修正案,三级盘查亚特(类似中国的区、乡、村)都为妇女保留1/3席位。 (博讯 boxun.com)

     这种做法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扬。在我国,一些妇女组织也开始积极推动村委会选举中增加妇女数量。首先取得成功的是湖南省,在省妇联和民政厅的联合努力来,最终确定了村委会组成中要有1/3的妇女。陕西省也在这方面做了努力。实际上,在村委会中已经明确有一位女性委员,而鼓励更多的妇女加入村委会,无疑有利于更好地发挥女性的作用。
     在为妇女保留1/3席位的基础上,印度政府和社会还在计划将这个比例提高到1/2。8月27日,印度联邦内阁在总理辛格的主持下,批准了将女性在三级盘查亚特中的席位比例提高到50%,并以此对宪法的243(D)款进行修正。盘查亚特部、城市发展部被要求根据这个要求来修改相应的法律。由于在三级盘查亚特中,还为表列部落、种姓保留着席位,所以50%比例标准也适用于这些保留席位。但是,由于盘查亚特属于各邦的权限范围,所以具体的落实还需各邦具体执行。到目前为止,在印度281.8万盘查亚特代表中,有36.87%是女性。这个宪法修正案实行后,将有140万女性代表在各级盘查亚特中。这意味着,在地方政治生活中,女性在数量上真正取得了“半边天”地位。
     然而,由于印度社会没有经历过中国式的革命(今年是建国60周年,我们应该对中国的社会革命有更多积极的正面认识),所以社会的等级结构依然保存着,尤其在广大的农村地区更是如此。妇女的社会地位并没有实质性的提高。在农村里,妇女是主要的劳动力,妇女出嫁依然要备很多的嫁妆。尽管1961年禁止嫁妆就写入了宪法,但是到目前为止,每年因为嫁妆问题妇女被迫害致死,新娘被烧死的案件依然很多,在北部地区尤其严重。根据全国犯罪记录统计局的数据,2005 年,与嫁妆有关的死亡案件有6787起,2006年尾7618起,2007年增加到了8093起。而2007年妇女遭受家庭暴力的案件达到了75930 起。根据医学杂志THE LANCET的估计,由于地方警察对这类案件疏于登记,并且受害人家庭会贿赂警察避免调查,所以与嫁妆有关的实际死亡数据可能是官方数据的六倍。
     我的房东雇了母女俩收拾屋子做饭。母女俩住在附近的农村里,每天早上来,做完中午饭后回去。我刚来的时候,由于陌生的原因,从来没有看到她们俩笑过。后来熟悉了,才看到她们的笑容。听房东奶奶说,她们家里,都靠这两个人工作,父亲把她们赚的钱拿去买酒喝,而且还经常打他的妻子。这里是班加罗尔,发展最快的地区。性别问题依然严重。
    官方对于因为嫁妆迫害新娘的犯罪一直持坚决打击的态度。高等法院的一些法官就公开表示,那些因嫁妆烧死新娘的人应该判以极刑。但是这类发生在农村的案子中的受害当事人多不愿意求助法律。另外,印度的司法系统还受困于腐败和效率低下,所以,人们更多的是道义指责,缺乏真正的法律严惩。
     印度有许多妇女组织积极推动维护女性权益,并且在国际社会很有影响。但是这些行动相对于长期存在的社会等级和社会结构来说,显得非常单薄。虽然在印度的政界中一些女性参政,并且占据了重要位置,但是她们的当选多不是由于她们是女性代表,而是家族、政党的支持。因此,对于她们来说,如何维护女性权益并不是头等重要的事情。这实际上回到了选举政治中的一个悖论:谁能代表谁?女性一定代表女性利益吗?回到中国的场景,就是:农民就一定能代表农民利益吗?
     印度时报上的一篇博客在谈到印度这次法律改革时说,在缺少机会平等的社会里,保留席位是一个蹩脚的措施。没有教育、工作上的平等,这种保留只是一种虚伪。另一篇研究1990年代初期印度国会女性席位的文章则说,女性在议会中的代表虽然表明了社会正义和合法性,但是并不能轻易成为妇女利益的代言人。这些女性代表的获胜得益于印度妇女运动,但是没有与妇女运动形成良好的互动。因此,政治变革与社会变革也无法形成对接。
     在中国,妇女运动方兴未艾。女性主义理论、性别意识、反对家庭暴力等从国外进入了国内。但是中国社会在经历了毛泽东领导的革命之后,两性关系发生了重大变化,实现了实质性平等。这是中国与许多发展中国家中最大的不同。因此,这些舶来的观念似乎并得到有效的响应。另一方面,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开始受到更多的限制。经济的变化正在挫伤着社会革命时期形成的两性关系。从这点来说,这些观念又是非常的需要。但是还存在着在中国语境下的转化问题。
     为妇女保留席位的做法也在中国政治领域悄悄地推行,比如在人大政协代表中,在政府组成人员中,女性都给与了一定的“特权”,实现了形式上的公平或公正,但是,如果没有持续的社会革命,这种形式上的公正可能会沦为政治上的作秀,并且会造成妇女群体内部的分裂。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印度的社群冲突/杨雪冬
  • 别让创新变成折腾/杨雪冬
  • 国民精神转型需要个体觉醒/杨雪冬
  • 为什么墨西哥政府那么“事儿”/杨雪冬
  • 整齐的城市与安静的心灵/杨雪冬
  • 全球化:已知的与未知的/杨雪冬
  • 杨雪冬:克里斯多夫•希金斯与《神并不伟大:宗教是如何毒害万物的》
  • 美国政府创新:以提高公民福利为标准/杨雪冬
  • 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可以相互替代吗/杨雪冬
  • 杨雪冬:全球化时代与社会主义的想象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