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党中央为何沦为“强奸犯卫士”?/党基层之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1日 来稿)
    
    
     2009年8月3日,21岁的安徽女访民李蕊蕊,因在北京上访而被中共警察关押在聚源宾馆。在这个被称为“黑监狱”地方,她被“黑狱警”徐建强奸。对此,中共警方不仅不接受民众的报案,反而将报案人员关押,甚至还将李蕊蕊送回老家,将其关押在精神病院。中共政权因此完全沦为强奸犯的“保卫者”。 实际上,李蕊蕊案并不是中共政权沦为强奸犯“保卫者”的第一个案件。在此之前,这样的案件还有很多,可以一一列举出来。 高莺莺案,2002年3月15日,18岁的湖北襄樊老河口市宝石宾馆女工高莺莺,在其工作的宾馆“坠楼”身亡,衣衫不整:上衣纽扣有几粒甩掉了,腰带和鞋子也不翼而飞,裤子的拉链也未拉好,遗体上多处被抓伤、颈上有被掐的手印,手腕也有黑紫色的勒痕,一个乳头被咬坏,其内裤上有精斑。舆论普遍认为,高莺莺是被孙磊强奸后杀死的。然而,由于孙磊的父亲孙楚寅是襄樊市委书记,因此中共当局不仅出动警察抢尸火化,而且还认定高莺莺是被其父亲高天虎强奸的,并将高天虎判刑七年。 黄静案,2003年2月24日,21岁湖南湘潭市临丰小学女教师黄静,裸死在其宿舍床上,全身赤裸、身上有多处伤痕,其生前男友姜俊武的精液在现场被发现。舆论与律师普遍认为,黄静是被姜俊武强奸致死。然而,由于姜俊武是中共官员子弟,中共法院因此认定姜俊武无罪。 孙巾云案,2006年8月11日,18岁的江苏省灌南县饭店服务员孙巾云,被人强奸并虐待后扔进河里。对此,中共警方不仅将此案定性为情杀,不予立案,并且还对死者家属进行拳打脚踢。 杨代莉案,2006年12月30日,17岁的四川大竹县莱仕德商务酒店迎宾小姐杨代莉,遭到三名高官轮奸并虐杀,身上被针刺了很多小孔,几颗牙齿被打掉,舌头被咬断,乳房被割掉,下身被弄烂等。然而,由于涉案的是三名四川高级官员,中共当局不仅出动警察对因此产生的万人群体事件进行镇压,而且还将酒店调酒师刘持坤作为“替罪羊”。 严晓玲案,2008年2月10日,25岁福建省闽清县女子严晓玲,被8人轮奸后杀死,甚至死后还奸尸,“阴道口张开很大,无法收缩”,“阴道内还有精液”。对此,中共当局不仅认定严晓玲死于“宫外孕”,还将揭露这一案件六位网民抓捕。 李树芬案,2008年6月21日,17岁的贵州瓮安初中生李树芬,被轮奸后杀死。由于强奸犯中有一人是瓮安副县长王勤的儿子,一人是贵州省公安厅厅长姜延虎的亲戚。因此,中共当局不仅出动武装警察对因此案而导致的瓮安万人群体事件进行镇压,而且将李树芬死亡定性为“自杀”。 邓玉娇案,2009年5月10日,22岁的湖北恩施州巴东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女服务员邓玉娇,因被野三关镇官员邓贵大、黄德智强奸未遂,而将邓贵大刺死、黄德智刺伤。对此,舆论普遍认为邓玉娇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然而,由于强奸犯之一黄德智的家属是中共当局的高官,因此中共当局不仅认定邓玉娇有罪,还将其关押在精神病医院,甚至还对巴东地区实行戒严。后来在全国舆论压力下,中共当局还是依然认定邓玉娇属于“防卫过当”,犯有“故意伤害罪”,但“免予刑事处罚”。 在高莺莺、黄静、孙巾云、杨代莉、严晓玲、李树芬、邓玉娇、李蕊蕊等一系列强奸案件中,中共当局不仅出动警察对家属进行恐吓与殴打,而且还出动武装警察进行镇压,俨然以强奸犯“保卫者”姿态出现。 那么,中共政权为何沦为强奸犯“保卫者”? 首先是因为,这些强奸犯要么本身就是中共官员,要么其家属是中共官员。为了保卫它“伟大”、“光荣”、“正确”的面子,中共当局当然会采取一切措施,充当强奸犯的“保卫者”。 其次是因为,自其1949年建立以来,中共政权就六十年如一日地不断对民众进行“精神强奸”。已经习惯进行“精神强奸”的中共当局看来,既然民众能够忍受“精神强奸”,也就应该忍受“肉体强奸”。 再次是因为,自“六四”屠杀之后,中共政权就以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面目出现。既然可以公开对民众耍流氓,当然也就能对民众进行“强奸”。 最后是因为,中共政权有共产共妻的传统。远在1949年之前发生的事情就不用说,仅仅是最近就爆出其公安系统40多位高官共用一位叫“王菲”的情妇。而且,其曾经的最高领导人毛泽东,本身就是“强奸犯”,强奸了不少的服务员与文工团员。 面对这个已经沦为强奸犯“保卫者”中共政权,我们每一个民众能够做的就是,当我们被“肉体强奸”时,就要积极主动地进行反抗;当别人反抗“肉体强奸”时,我们就积极地参与支持反抗;不仅要反抗看得见的“肉体强奸”,而且反抗无时无刻不在的“精神强奸”,甚至反抗这个不断戕害公民权利的极权主义政体。 因为,用梁启超先生在其《拟讨专制政体檄文》中的话来说:“起起起!我同胞诸君!起起起!我新中国之青年!我辈实不可复生息于专制政体之下,我辈实不忍复生息于专制政体之下。专制政体者,我辈之公敌也,大仇也!有专制则无我辈,有我辈则无专制。我不愿与之共立,我宁愿与之偕亡!”我们只需要将这里的专制政体换为极权主义政体即可。 虽然,面对强奸犯“保卫者”之机枪与坦克,我们的反抗可能会与1989年的“六四”民主运动一样遭到失败。但是,我们一定要相信,目前的中共政权已经日落西山,我们的反抗最终一定会取得胜利。 我们更要相信,当越来越多强奸事件发生时,最终将会给予中共政权致命一击。中共政权保卫的强奸犯越多,它垮的越快。 (博讯 boxun.co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